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念之差,总裁的替代品、杨楚楚莫辰良杜灵雨小说

一念之差,总裁的替代品

杨楚楚莫辰良杜灵雨小说

主角:杨楚楚,莫辰良,杜灵雨 标签:

他在她落魄的时候解救她,一步步把她拉往深渊,而她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杨楚楚,你以为你真的得到他了?他的心里根本没有你,你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带着家族的仇恨和自己的失望,她直接消失,再次相见,她带着她和他的孩子,看他如同陌生人。“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阿瞄 状态:连载中

杨楚楚莫辰良杜灵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韩家悔婚

    杨楚楚浑身酸软的进了电梯,还没从这场莫名其妙的遭遇中回过神来。大概是韩母给自己下的药太强劲,杨楚楚只觉得头疼的快要炸开来了一样,回忆也断断续续的不真实,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只是身体不会骗人,杨楚楚眼前,蓦地又闪过那个男人英俊的侧脸。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杨楚楚低着头走了出去,心想,现在大概已经凌晨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到出租车。自己这一晚过得真是凄凉,今后何去何从,还不得而知呢。

    刚走出几步,却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咦,这不是楚楚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楚楚听到那个声音,顿时眼前一黑。她头痛的站住脚步,却迟迟的不肯回过头。韩绥和韩母就站在距离杨楚楚不远处的地方,刚好看到她从电梯里面出来。

    “楚楚,你怎么会在这里?”韩绥大步走了过来,看着衣衫不整的杨楚楚,皱起了眉头。“你去哪儿了?”

    “呦,楚楚,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衣服皱巴巴的,头发也这么乱?”韩母不等杨楚楚说话,便抢过话头,大惊小怪的叫到。“天呐楚楚,你这幅模样,不会是刚跟男人…”

    韩母欲言又止,可她的眼神却像是两道利刃,深深的刺进了杨楚楚的心里。

    韩绥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他借着酒店大堂明亮的灯光,一下子便注意到了杨楚楚异常的神色和状态。口红几乎已经没有了,白皙的脖颈上,还有着深深浅浅的吻痕。再加上杨楚楚看上去异常的疲惫,韩绥几乎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你到底去哪儿了?”韩绥咬着牙问道。

    “跟你无关。”

    “跟我无关?楚楚,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跟我无关?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绥急了,一把捉住杨楚楚的手腕。

    韩母见状,立刻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小绥,发生了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啧啧啧,楚楚,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小绥刚刚办了婚礼,你就去跟男人鬼混,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

    杨楚楚死死盯着韩母那张虚情假意的脸,屈辱和愤怒忽然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原来韩家的人就是这样将人玩弄与鼓掌之间的,原来自己仅剩的这一点点价值,也要被韩母利用!

    “韩绥,发生了什么,应该只有你母亲最清楚。我累了,而且也不想再看到你。我先走了,再见。”

    “楚楚你站住!”韩绥死死的拽着杨楚楚的手腕,却扭头向母亲质问道:“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楚这样是你干的?”

    韩母顿时慌了,心虚的喊道:“小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害楚楚?分明是她自己不懂的检点,才把自己搞成了这副模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够了!”杨楚楚一声怒吼。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早已经心烦意乱,再加上一直头疼,而韩绥和韩母又一直在耳边吵闹,杨楚楚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什么也不想。

    “韩绥,从你决定和莫柔嘉结婚的那一刻起,我杨楚楚就不再跟你们韩家又一分钱的关系了。你选择了她,就不要再来纠缠我,明白吗?我现在是单身,所以我跟哪个男人鬼混,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质问我!”

    杨楚楚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韩绥,连珠炮一样的说道。

    “还有,虽然我跟男人鬼混,但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少不了你这位好母亲的功劳的。韩绥,我不再需要你的关心了。从今以后,我们分道扬镳。你自求多福吧!”杨楚楚说完边走,却再一次被韩绥死死攥住手腕。

    “妈,不管你做了什么,我希望你可以跟我坦白的解释清楚!楚楚是无辜的,你凭什么对她做出这种事情,你还有没有良心了?!”韩绥愤怒的像一头小豹子,拉着杨楚楚的手腕便要离开酒店。

    “楚楚,你跟我走!”

    韩母连忙上前阻拦到:“小绥你别闹了,嘉柔还在等着你呢,你别再跟这个不干净的女人拉拉扯扯了行不信?”

    “放开,你放开我!韩绥你个王八蛋,你忘恩负义,你不得好死!”杨楚楚的眼泪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她带着哭腔的叫喊响彻整个酒店大堂,引得前台的工作人员纷纷侧目。可她早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跟自己支离破碎的心比起来,那些东西又算是什么?

    三人正纠缠在一起,却忽然听到一个男人淡淡的说道:“呵,这深更半夜的,你们这是在演什么戏?”

    几个小时以前,当杨楚楚走出赛哥维亚大酒店的一瞬间,眼泪便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她机械的往前走着,漫无目的,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她的指甲深深的嵌进手心,可杨楚楚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是不停的流着眼泪,夜晚的冷风吹过,一阵寒颤。

    二十分钟之前,杨楚楚盛装打扮,出现在了塞哥维亚大酒店的大堂。她身穿一袭淡粉色的小礼服裙,衬的肤如凝脂,一双圆圆的杏仁眼楚楚动人。她踏进酒店大门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大厅正中央的韩绥。

    四周摆满了鲜花,放着舒缓的古典音乐。婚礼正进行到高潮处。西装革履的韩绥单膝跪地,语气温柔:“思柔,我愿意一辈子与你长相厮守,无论生老病死,全都不离不弃,永远给你幸福。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杨楚楚透过攒动的人群,望着台上深情拥吻的韩绥和李思柔,宛如瞬间被五雷轰顶,眼眶渐渐的红了起来。原来韩伯母没有骗自己,韩绥真的和别人结婚了。可分明几天前,他还握着自己的手说要因公出差,满脸愧色。

    原来如此。

    韩绥所谓的因公出差,竟然只是为了瞒过自己,跟台上的那个女人结婚!

    真是全天下最卑鄙的负心汉!

  • 第二章 意外的相遇

    杨楚楚气的血气上涌,抬脚便要往韩绥的方向冲过去,想要替自己出一口恶气,却忽然被一个身影拦住。“楚楚,你要干什么?”

    杨楚楚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韩母温婉的微笑着说道:“我知道,是我们韩家食言,毁了跟你们杨家的婚约。我也知道你心中一定觉得无比的委屈,可是楚楚,你难道不是深爱着小绥的吗?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韩家面临破产危机,看着小绥背负巨额债务,你就开心了吗?”

    “更何况,韩家还担负着你弟弟的医药费。楚楚,既来之则安之,你不如开开心心的说一句新婚快乐,然后忘记小绥。我想,这对于你我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韩家的人竟然果真如此忘恩负义,杨楚楚瞪着通红的双眼看着眼前的韩母,只觉得自己简直太傻!想当初,自己掏空家底替韩家填补亏损,可弟弟却突然住院,却连最基本的住院费都负担不起!

    迫不得已,只好求助韩家。但此刻韩母的意思,竟然反而拿这件事情来威胁自己吗?

    杨楚楚死死的咬紧嘴唇,看着一脸幸福的李思柔挽着韩绥走下台,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韩绥,结婚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新娘这么漂亮,你真是好福气。”杨楚楚顺手拿过旁边桌上的香槟,大步走到韩绥的面前,微笑着说道。不等韩绥开口,她便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韩绥略有些吃惊的望着杨楚楚悲痛欲绝的目光,微微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走到这一步,他也无可奈何。

    “小绥,快去敬酒吧,客人都等着呢。”韩母漫不经心的将儿子与儿媳推开,微笑着说道。然而一转头,却神情严肃的对着杨楚楚责备道:“楚楚,你不该这般阴阳怪气的。我们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

    “无奈之举?”杨楚楚冷笑一声,望着眼前这个曾经对自己百般照顾的中年女人,一股寒意,慢慢的从心底里蔓延开来。“韩伯母,看来我的确不适合跟你们这样的人打交道,我觉得恶心!”

    韩母吃惊的盯着杨楚楚,似乎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出格的话来。

    “楚楚,你…”

    “什么也不必说了。从此以后,我杨楚楚跟你们韩家再没有一点关系!”杨楚楚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与委屈,最后深深的往韩绥的方向看了一眼,便扭头决绝的离开了酒店。这个地方,她实在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夜晚的街道总是很冷清,宽敞的马路上,车辆寥寥无几。杨楚楚穿着和这幅凄凉景色毫不相称的小礼服裙,独自一人踉跄的走着,画面竟格外的凄凉。

    韩家的生意,原本是远远比不上杨家的。曾经韩家碍于上一辈人的情分上,出了相当一大笔钱,帮韩家度过了一段危机。韩家因此对杨家感激涕零,而韩绥也对杨楚楚一见钟情。两人因此两情相悦,度过了一段相当美满的时光。

    后来杨楚楚的父母遭遇了一场惨绝人寰的车祸,一夜之间双双离世,只留下了她和弟弟相依为命。可杨楚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却依然将父母留下的所有遗产,都给韩家填补了亏空。

    自己真是愚蠢透顶,竟然因为那所谓虚无缥缈的感情,活生生的斩断了所有的退路!本以为跟韩绥的婚姻早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终究,还是自己太天真。

    就在刚刚,韩家干脆利落的毁掉了这桩婚约。杨楚楚遭遇了背叛,并且即将无法支付弟弟的巨额医药费。

    一切都像是当年的那场车祸一样,来的如此突然。杨楚楚迷茫的看看四周浓重的夜色,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所有的情绪都交融在一起,愤怒,委屈,无助,杨楚楚忍不住一阵眩晕,被长长的礼服裙绊倒,跌在了马路中央。

    “韩绥,你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你!”杨楚楚带着哭腔的喊着,可却没有一丝回应。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寂静的夜色里突兀的响起。杨楚楚惊恐的扭过头来,一辆鲜红的跑车就停在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位置上。刺眼的大灯晃得杨楚楚睁不开眼睛,她勉强透过指缝,往驾驶座那里看过去,只隐约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那男人怒气冲冲的摔了车门下来,走到杨楚楚身边,一把握住她的胳膊,恶狠狠的说道:“你神经病吗?大半夜的坐在马路中央做什么?想死就自己安静的去死,别拉着别人下水!”

    杨楚楚这才看清眼前男人的长相,浓黑的剑眉,深邃的眸子,高挺的鼻梁,左耳上的那枚钻石耳钉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来,竟然让杨楚楚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我坐在马路中央怎么了?你开车开得那么快,撞到了人难道还怪我吗?”杨楚楚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概是心里一直憋着对韩家悔婚的怨气,便一股脑的撒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那男人似乎颇为诧异的扬起了眉毛,盯着杨楚楚看了许久,随即眼里露出了一股嫌弃道:“哪里来的疯女人,喝了不少酒吧?赶紧滚开,别挡了我的道。”

    杨楚楚忍不住落下一滴泪来,她强忍着心中铺天盖地的委屈,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说道:“我不是疯女人,我也没有喝多。你凭什么用这种态度对我?凭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傻,我好骗,你们所有人就都要欺负我吗?!”

    眼前又浮现出韩绥和新娘拥吻的画面,杨楚楚只觉得脑袋浑浑噩噩,恨不得现在立刻就被车撞死,也好一了百了,不必再去处理那些烂摊子。

    那男人却没了声音,只是站在一旁,抱着双臂看着自己,眼里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来。似乎是同情,但还有轻蔑和嘲讽。杨楚楚抬头瞥了他一眼,便被那双幽深的眸子给看的一个激灵。她心想,这人看上去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还是趁早开溜比较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