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贴身狂医、秦可欣何昊方凝雪小说

贴身狂医

秦可欣何昊方凝雪小说

主角:秦可欣,何昊,方凝雪 标签:都市、异能、杀手、爱情、青梅竹马、霸气、高手、闷骚、扮猪吃老虎、热血、爽感强、暧昧

传承自师父的绝世医术,成为大小姐的贴身狂医,笑傲江湖,造福世人。“纵然你腰缠万贯,天姿国色,亦或是位高权重,又如何?生病了,还不是要来求我?所以,跟我说话,请低着头。”何昊如是说。

我是赵公明 状态:连载中

秦可欣何昊方凝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人渣

    春运回乡期间,动车内人满为患,多少外出的务工人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一年当中唯一可以和家人们团聚的日子。

    只是不同于他人,同在一节车厢内的何昊此刻非常无语。

    只见他的左边坐着一个容貌清秀文静优雅的女大学生,手里捧着一本精装版《神农本草经》细细品读着。

    右边则是一个中年男人,体型略显肥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模样贪婪猥.琐,就差没有在额头写上“我是叉叉犯”的字样。

    由始至终,他的眼神都没有从女大学生身上离开过,见女孩手里捧着一本书,似乎找到了搭话的机会。

    “小妹妹,看医书啊?”

    “恩。”女大学生头也没抬地点了点头。

    “挺用功嘛,都放假了还在学习。”中年男笑道,目光在女孩不算丰满但却傲然挺立的胸前驻足良久。

    女大学生似乎有些内向,咬了咬嘴唇没有回答,继续捧着书籍阅读。

    “哪个学校的?”中年男还不死心。

    也不知道是女大学生没听见还是什么原因,只见她依旧默不作声。

    如此一来,傻瓜也看得出人家女生是不想理你。

    中年眼镜男显得有些尴尬,看了看坐在中间的何昊,发现他十七八岁、面白无须、体型消瘦,身穿一件微微有些发黄的白色布衣,脸上表情天真无邪,明明是一副穷苦的农民工打扮,还偏带着个耳环假装非主流,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小伙子,你穿得这么时尚,是要回家?”

    何昊妖精一样的人物,马上就听出了中年男人话里的怪味,微眯的眼睛缓缓睁开。

    时尚?傻子都看得出来自己穿的是一身陈旧的布衣长衫,跟时尚两字根本就没有一毛钱关系。

    “去城里看一位病人。”何昊撇了撇嘴,懒得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果然,那女生听到他们的谈话,转过头来偷偷看了何昊一眼。

    眼镜男见成功吸引了女生的注意,心里一喜,笑道:“原来是去探亲的啊,唉,不知道该说你们农民工可怜还是傻,一年到头出门在外,工资少得可怜不说,还又脏又累,如今好不容易有个跟父母家人团聚的机会,却不能如愿,你那亲戚的病,生的也太不是时候了,还好你碰到了我,我是学医的,快说说你亲戚得的是什么病,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说完,眼镜男还特意用眼角余光瞄了女生一眼,发现她果然被自己的话题吸引了注意力,心里就更乐了,暗道:现在的小姑娘都很好骗,要是自己能够在她面前树立高大伟岸的前辈形象,博得她的崇拜,途中开个房啊什么的简直手到擒来,嘿嘿。

    “头痛。”何昊很不开心,自己才说了一句话,这个人就叽里呱啦讲了一大堆,还喷了自己一脸口水。

    “哈哈,头痛是小病,让他多注意休息就行了。”眼镜男武断道,而后假惺惺地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张二十面值的纸币,“对了小兄弟,看病需要钱,我看你挺穷的,这二十块你先拿去给亲戚看病,不谢。”

    何昊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指了指旁边的美女,问道:“你是不是对这位姐姐有非分之想?”

    “呃……啊?”面对何昊的直率,眼镜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想从我身上找话题吸引姐姐的注意力,然后肆意贬低我抬高自己博得她的青睐,再跟她一同下车,装肚子疼让她扶你去宾馆休息好趁机非礼人家?”

    “你,你怎么知……”眼镜男一脸错愕。

    他怎么也猜不到,这个外表看起来傻不拉几的毛头小子言语居然如此犀利,而且三言两语就道出了自己心里的全部想法。

    至于那位女大学生,则是被何昊露骨的话语给说得羞红了脸,看向中年男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警惕。

    “这位姐姐才二十岁,你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一头地中海式的发型,猪一样猥.琐的脸,你他吗都可以做她爸爸了,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何昊直接破口大骂。

    “小,小兄弟先别动怒,我是医生,我是为了帮你,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嘛。”眼镜男有些慌了,死皮赖脸地解释着。

    “医生?”何昊摸了摸耳环,继而怒道,“我看你坐姿不正,双腿不闭,明显有X病,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称为医生,畜生还差不多!”

    “你,你……”眼睛男大惊失色,眼前这个男生的话居然正中自己要害!他怎么看出来自己有病?

    “你什么你?你这禽兽连患者都没见过就敢断言头痛是小病,而且还携带X病,企图传染给无辜少女,我们医学界,没有你这种人渣!”

    “小兄弟说的好!”

    何昊那一段慷慨激昂充满正义的话,马上便惹得周围的群众们纷纷鼓掌叫好。

    “我,我……”眼镜男彻底凌乱了。

    “住口!无耻老贼,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何昊怒道,言辞犀利不留情面。

    很难想象这番话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说出来的。

    眼镜男羞愤难当,直欲找个地缝钻进去,当下红着脸不再说话。

    “你也是医生?”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女大学生好奇地问道。

    “恩。”何昊缓缓闭上眼睛,语气变得柔和起来,“不瞒姐姐,我这次去杭城,就是为了给人看病。”

    女大学生一脸惊讶:他的年纪比自己小,自己尚且还在读大二,他居然已经在替人看病了。

    “我不信,要不你先帮我看看?”女大学生将信将疑地说。

    “可以。”何昊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我摸摸骨。”

    “啊?”

    “啊什么?现在的学生比较容易得腰间盘和劲椎病,外表很难看出来,必须得摸骨才能知道。”

    “哦。”见何昊说得有理有据,表情天真无邪,女孩不再怀疑,转过了身去。

    接下来,何昊用手摸了摸耳环,当着那中年大叔的面,将双手放在女孩柔弱的肩膀上,沿着龙骨路经肋骨、腰部,一路摸索至臀部尾骨,动作非常仔细,深怕遗漏了什么。

    “好了没有,痒死了。”女孩娇笑道,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

    “好了,没事。”何昊松了口气,孩子般天真无邪地说道,“我还以为姐姐你读书太用功,会落下脊椎病呢,现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你也别一直喊我姐姐了,叫我秦可欣吧。”女生浅浅地一笑,当真是绝美无比。

    “何昊。”何昊也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一旁的眼镜男羡慕嫉妒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这个时候动车到站了,何昊、秦可欣与中年大叔一同下了车。

    突然,何昊捂着肚子,整个人差点摔倒。

    “怎么了?”秦可欣连忙将何昊扶住。

    “我,我肚子好痛。”何昊脸色煞白,“可欣姐你先走吧,我在附近预定了酒店,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不行,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还是我送你过去吧。”秦可欣一脸担忧,语气不容拒绝。

    “那……好吧。”何昊想了想,终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当下,秦可欣扶着何昊走进了一辆出租车。

    看到何昊与秦可欣搀扶着离开的样子,身后的中年大叔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PS:公明小说,求兄弟们支持,收藏。

  • 第二章 美若天仙

    乘坐出租车来到杭城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前,秦可欣有些惊讶,心道:住在这里的费用可不小,看何昊的装扮不像是那种有钱人啊?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或许只是停在这里,并不一定要进去,他怎么可能住得起这种酒店?

    只是秦可欣心里的想法还没有落下,就听到何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了指酒店说道:“我已经到了,可欣姐你先回去吧,接下来我一个人就能够搞定。”

    秦可欣看了一眼何昊,发现他脸色煞白,嘴唇发紫,看上去极度痛苦,当下也不容拒绝,扶着何昊向酒店内走去。

    何昊拿出自己的身份证,被酒店前台告知房间早已经准备好,这不仅让秦可欣感觉到更加的意外,而当酒店工作人员带领两人来到他们的房间之后,秦可欣终于震惊了。

    顶层豪华套房,全落地式钢化偏光玻璃,太阳从窗户外照射进来使得整间套房亮堂无比,家具地板奢华至极,还有两名漂亮的贴身女佣穿着兔耳装随时待命。

    如此高规格的套房,这一晚得要多少钱啊?

    秦可欣再次把眼神落在了何昊的身上: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何昊忍着腹部的剧痛脱掉上衣,展现出近乎完美的身段,健硕而不粗壮,修长没有赘肉,皮肤白得异常,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一道清新的阳光午餐。

    不只是秦可欣,连那两名女佣也羞红着一张脸,想看,却又不敢看。

    只见何昊从随身携带的行李中拿出一个铁盒,从里面取出两支针灸用的毫针,分别在自己腹部两处的天枢穴中轻轻一扎,动作非常娴熟。

    一分钟过后,何昊面色恢复如初,拔掉毫针进行消毒,后重新装于铁盒当中。

    “你……”秦可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能是看到过何昊果体的缘故,双颊羞红,不敢开口。

    “可欣姐,让你见笑了。”何昊穿上上衣,腼腆道,“我小时候误食过一种至寒的东西,导致肤色异常白皙,体表光滑如玉,身体内有寒气流窜,时不时就会发作,不碍事。”

    “那,那我走了。”说完,秦可欣转身跑了。

    自从看到何昊完美的身体之后,秦可欣感觉自己的脸颊火热,心在狂跳,非常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想快点离开这里。

    何昊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秦可欣已经没了踪影。

    摸了摸耳环,何昊闲来无事,躺在床上打开电视机。

    这个银耳环,并非只是装饰之用,而是能够检查出一个人是否患病,以及可以压制何昊体内的寒气,何昊在车上之所以能够知道那个眼镜男的病情,全部得益于这个特殊的耳环。

    只是每次使用耳环的功能之后,体内的寒气就会趁机发作。

    “近日,地产大亨方如是之幼女脑干胶质瘤恶化,情况岌岌可危,杭城脑科医疗中心的专家们正在商讨急救对策……”打开电视,当地频道正在播放新闻,何昊也并没有在意。

    “叮咚。”这个时候,外面响起门铃声,何昊把门打开,看到两人,一个是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五十岁的年纪,圆脸、大嘴、垂耳,脸上始终挂着慈祥的笑容。

    何昊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来人,不出意外,这个老头应该就是雇主,另一人则是他的司机。

    “您就是何昊何医生?”老人问道,眼神当中透露出惊讶之色,恐怕没有想到自己要找的人会这么年轻。

    “正是。”何昊淡淡地回答。

    “你好你好,我叫方如是,春运期间请你过来非常抱歉,但是我女儿的病实在不能再拖了。”老头叹了口气。

    何昊震惊,家里老头子给他的信息只是酒店地址以及要为一个人治疗头痛,说是到了酒店就会有专人来接待,虽然早就已经料到此人身份不简单,但没想到居然是杭城的地产大亨方如是之女,而且……

    想起刚才电视上的新闻,何昊深吸了一口气:脑干胶质瘤,这个病,非常麻烦!

    “何医生,小女的病,有把握吗?”方如是拉着何昊进房间坐下,急切地问道。

    “没有把握。”何昊直言不讳地回答。

    “呵呵。”跟在方如是身后的中年人轻轻一笑。

    何昊自然明白这“呵呵”的意思,但对于脑干胶质瘤,这个世界上除了老头子之外,恐怕没有一个医生敢断定自己能够彻底根治。

    何昊不敢托大,身为医生,必须得实事求是,在不了解病情的情况下就盲目应允,无异于谋财害命。

    “病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何昊问道,过早的了解病情,就可以早一点想出对策。

    “阿福,把凝香的病情资料给何医生看看。”方如是说道,从始至终,他的脸上也没有显露出丝毫看不起何昊的意思。

    何昊暗暗点头,这才是大人物,不以貌取人。

    看完病人的资料,何昊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脑干胶质瘤虽然医治起来困难,但是联系到病人此刻的病情,凭自己的医术,可以医治!

    “方老先生,您女儿的病情我大致已经了解,不过杭城脑科医疗中心内汇聚着国内一流的脑科专家,难道他们没有把握医治您女儿的病?”何昊开始装起傻来。

    “何医生说笑了,多一名专家,我女儿的病就多了一丝保障。”方如是不愧是方如是,一方面巧妙地避开了何昊的问题,另一方面还适当地捧了何昊一把。

    何昊点了点头,当下不再打哑谜,说道:“方老先生,请带我去看看令女。”

    跟随着方如是来到杭城脑科医疗中心VIP病房内。

    此刻,病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长发,浓眉,大眼,琼鼻,小嘴,白净脸蛋。

    静若处子,美若天仙。

    完美!

    何昊形容不出世界上的词汇来描绘眼下见到的这个女人,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因为除了完美之外,其它一切形容词,用在此女子身上只会玷污她的美丽。

    如果真的要说出她的缺点,那就是虚弱。

    对,此女太虚弱了,微皱着眉头,轻咬着嘴唇,苍白的脸庞之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仿佛正在遭受着何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这样的一个女人,柔弱无助,楚楚可怜,躺在病床上就如同一坛放在地窖中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红,何昊单单看着她,便已经有些醉了。

    “何医生,我只问你,我女儿的病,到底还有没有救?”看到自己女儿的样子,纵然是方如是,也忍不住热泪盈眶起来。

    “方老先生,我也只问你,你信不信我?”何昊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犀利的眼神直视着方如是。

    “我……”方如是开始犹豫了起来,如果说对何昊不怀疑,那肯定是骗人的,只不过方如是城府深,所以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不信,我这就回去,你女儿是死是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只要你说信我,哪怕是口不对心,我也一定尽最大努力保你女儿平安无事。”何昊咄咄逼人道。

    “我,我……”方如是开始犹豫不决,最后终于咬了咬牙,闭上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信!”

    在他想来,那位神仙既然肯让何昊前来,必定是有他的用意的。

    “那么,你女儿便不会有事了。”何昊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