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回到村里做土豪、孙小平王春晓小说

回到村里做土豪

孙小平王春晓小说

主角:孙小平,王春晓 标签:

小屌丝公共汽车上勇斗咸猪手,意外获得了一个神奇的小宝塔,回到农村承包山岭,搞种植,建农庄,爬爬山,钓钓鱼,泡泡妹子,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嗯!这才是生活。

米泉 状态:连载中

孙小平王春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公共汽车上的咸猪手(1)

    一年中的七月走到了尾声,天气越发溽热起来。

    太阳就像火盆一样,向着大地尽情地散发着自己庞大能量,尤其是周五晚上的一场大雨,使得明珠市本就炎热沉闷的气温急遽升高,气温一下子竟然拔高到了三十多摄氏度!让人们充分感受到了夏季的酷热与煎熬!

    不过就算如此,平时忙于上班难得出来的人们还是不打算把这个难得的周末浪费在家里面,纷纷外出游玩闲逛。

    公园,各处景点人群涌动,各个商铺超市自然不会放过如此难得的良机,纷纷打出了出血含泪大甩卖这个累试不爽的万能招牌,吸引着人们前来出血大采购,从而赚的钵满盆溢。

    开往秀沿路的6路公交车上,人群拥挤,孙小平站在车子的中间和同车人挤着,午后的热风从车窗外拂进来,使得本就闷热的车厢内越发热烘烘的。

    汗味,体味,女性身上的脂粉味道在车厢里四处弥漫,让孙小平几乎喘不过气来,全身上下汗如泉涌,衣服几乎可以拧得下水来。

    “唉,这鬼天气咋就这么热呢?”

    他心里狠狠咒骂着,在拥挤的人群中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脚,一只手抓住一个吊环稳住身子,另外一只手抱在胸前撑开,为自己在拥挤的人群中额外地争取到了一点空隙,这才感觉到稍微好受了点。

    孙小平今年二十八岁,是一个二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在研究生都是随便一抓一大把的明珠市里,他这个二流大学毕业的本科生要怎么不显眼就怎么不显眼了,这年头,扩招以后的大学生含金量大降,早就不吃香了。

    毕业以来,他的工作也找了四五个,但是就没有一个干长了的,不是人家炒了他,就是他炒了人家,在明珠市混了好几年了,至今还窝住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出租房里,连个长久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

    不是他不潇洒,身高一米八的他,五官端正,身体健壮,也算是有点小帅;也不是他能力差,不管在以前的工作单位,还是在现在工作的丽人服饰公司,他的上司对于他的能力还是比较认可的,尤其是最近的两个月,他利用自己学到的牛仔裤制版技术结合自己英语特长做了好几个单子,让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们很是刮目相看。

    之所以没有一个长久正式的女朋友,是现在的姑娘们都比较现实,看重的是车子房子票子,像他这种来自农村一切要靠自己奋斗来获取的小屌丝,做个临时的炮友还好说,正真地跟他处对象结婚的就没有了。

    参加工作的几年里,孙小平一次也没有回过家,不是他不想家,也不是不想父母亲人,而是有家难回。

    他来自湘省西南部大山中的一个小山村,村里与他同龄的年轻人大部分早早地休学南下打工挣钱,他的父母却咬紧牙关省吃俭用送他读书上大学,就是希望他能赚个城市户口,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从此摆脱在家务农的命运。

    要知道,他家里世代农民,当初他考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可是乐坏了,特意在村里摆了酒席,放了电影的。

    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他这个堂堂地大学生毕业以后在外面混得还不如村里一些外出打工的,肯定有着无数的闲言冷语,他自己还没什么,可父母亲人的脸往哪搁?

    所以,为了这有些可笑却又无比沉重的尊严,孙小平只能把对父母亲人,对家的思念藏在心里。

    这些年,他每月一发工资就为家里打一千块钱,每次与父母通话都是捡好的说,自己在城市里面的境况一点也没给父母透漏。

    父母在电话中一直催促他找女朋友结婚,他总是一直敷衍。

    去年过年的时候被父母逼得急了,他甚至拉了一个临时床友客串着照了一张合影寄了回去,总算是让父母暂时放了心。

    因为来自农村,他有着农村孩子特有的吃苦耐劳乐于助人的好品质,办公室里面的一些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因此,他在办公室里面的人缘很好,一些女性的大姐,对他的个人问题比较热心。

    昨天上班的时候,与他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一向对他比较照顾的本家大姐孙丽霞给他介绍了一个对像,并给他约好了见面时间。

    据孙大姐说,这个相亲对象是明珠本地人,是一名幼教老师,今年也有二十八岁了,算的上是一名大龄剩女。

    大龄剩女的父母也是为女儿终身大事愁白了头发,带着女儿的相片简介不知跑了多少回公园相亲会,逼着女儿去相了不知多少回亲,可总是不成功。

    前不久,大龄剩女的父母又一次带着女儿的相片简介来公园的时候,认识了在正在游玩的孙大姐一家,于是就有了孙大姐的这次介绍,今天他就是前去秀沿路相亲见面的。

    6路车晃悠悠地向着秀沿路开去,孙小平透过明亮窗户打量着沿途林立的高楼大夏,心里感叹着不知何时自己才能真正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不再过着飘荡的生活。

    看了一会,孙小平把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无意识地往自己的左手前方一扫,这一看,顿时就发现了异常。

    在他的左手边靠着车后门栏杆旁站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小女生,精致的瓜子脸,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扎着一个马尾,身上穿着及膝盖的连衣牛仔裙,露出了一双光洁笔直的长腿。

    花季的她还保持着未施粉黛的清纯,算得上是几百里才能出一个的小美女。

    她的右手上拿着一本书,左手抓着车上的吊环,从手背上的一丝墨迹来看,显然是一名在校学生,还是比较用功的那种。

    此刻这名清纯的小女生鼻翼促动,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红晕,表情似羞似恼,说不出的奇怪。

    而且她的身体颤抖着,不住地扭来扭去,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充满着惊恐,羞恼,绝望和祈求的神情。

  • 第二章 公共汽车上的咸猪手(2)

    车上的人很拥挤,别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小女生的情况。

    但这个小女生离孙小平太近,加之这种花季的小清新总是能激起男人特别的关注和留意的,所以小女生的这些异常,就落到了孙小平的眼里。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她是身体不舒服又或者是内急,网上不时有女人逛街内急找不到厕所湿了裤子的报道,小女生可能也是遇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

    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些为她着急,这种小清新要是发生了湿了裤子的不好事情,可真的有些大煞风景了。

    可这是公交车,人多拥挤没有什么可以方便的场所,希望她能挺住。

    眼看着小女生呼吸越来越急促,灵动的眼睛中也开始弥漫上了一层水雾,流露出绝望的眼神,孙小平心里有些不忍,低头看着她,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心。

    这一低头,就发现了令他怒愤不已的罪恶一幕。

    紧贴着小女生的后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短袖圆领衣服,显露出的手臂皮肤上露出了半截纹身,从那蜿蜒的姿势看,纹着的应该是一条盘旋的青龙,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根手指头粗细,一般只有暴发户才挂的俗称狗链的黄金色链子,黄金色链子的前端还挂着一个宝塔状的吊坠,他的头发染得金黄,犹如射雕英雄传里面的金毛狮王,两只耳朵的外沿密密麻麻地打了一圈的耳钉,看上去怪异无比,相当地惹眼。

    这一年轻男子全身上下行头,毫无疑义地透露出几个字——我是坏人!

    此刻这个坏人借着车上拥挤人群的遮掩,紧紧贴着小女生的身体。

    更过分的是,他的一只手还悄悄撩起小女生的裙边顺着那双光洁笔直的大腿摸了进去。他的眼睛半眯半闭,一脸的猥琐,显然正在享受着小女生牛仔裙里面的美好风光。

    孙小平心中恍然,难怪小女生的脸上是那种表情,原来是遭受到了臭名昭卓的咸猪手呀!

    一直听说开往秀沿路的6路车上有三多,人多,扒手多,咸猪手多,孙小平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碰上了有两样。

    这个清新小女生也许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可怕的场景,又或者是羞于起齿害怕丢人,所以尽管脸上羞怒交加却一声也不敢吭,一付忍辱懦弱任人宰割的样子,由着那个下流猥琐男为所欲为。

    孙小平看得叹息不已!

    女孩!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这种表现只会更加助长坏人的色胆吗?正是你们这种不敢启齿不敢反抗,吃亏了还默不作声的行为让社会中的咸猪手累绝不止呀!

    他心中怒其不争,有些不想管这种闲事。

    “没准人家还是比较享受这种咸猪手的侵扰呢!”

    孙小平愤愤地想着,有些脑残女不是说了吗,喜欢被人强x,网上更是报道了有脑残女被强x时,喜欢上了那种感觉,还跟人家来了五次,并用手机拍下了全过程。

    这世道,早已经变得乱七八糟莫名其妙了。

    这时,那个小女生的身子扭动了一下,孙小平的目光徒地一怔。

    尼玛的,难怪小女生默默忍受没有反抗。

    原来这下流猥琐男的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把不大的小刀,隐秘地从小女生的腋下穿过,抵在了她的右肋。

    要不是小女生刚才扭动了一下身子,让下流龌蹉男手中的刀子露出光亮的刀身反射了一下窗外的光线,孙小平根本就发现不了。

    “麻辣隔壁的,这样靓丽动人的小清新也下得去手,真是人渣中的人渣!”

    知道小女生是因为被胁迫而不敢吱声,孙小平的正义之心瞬间爆棚。

    他的身子往后面拥挤的人群用力一靠一挤,顿时就在人群中挤出了一点空隙。

    他来不及向身后被他挤的东倒西歪纷纷叫骂的人群道歉,身子原地一转,右手从人缝中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下流猥琐男的持刀右手,牢牢地控制住让他的手动弹不得。

    他左手抓住小女生的手臂往回一拉,把小女生拉到了自己身前刚刚挤出来的空隙处,脱离了下流猥琐男的罪恶之爪。

    下流猥琐龌蹉男正自闭目陶醉,突然遭此变故,猛然睁开眼睛,四下一扫,顿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碰到了所谓的见义勇为好打抱不平之辈了,他的心中怒火大盛。

    “尼玛的,臭小子,不知道坏人好事猪狗不如吗?”

    下流龌蹉男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眼神几乎可以杀人,被孙小平抓住的握刀右手用力挣扎,手中的刀子奋力转动,切削孙小平的手腕。

    除此以外,他的左手握拳,向着孙小平的脸上狠狠地打来。

    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那个裤裆没夹紧让你这小子蹦了出来,竟然敢来坏爷爷的好事,就让爷爷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孙小平脸色平静,说真的,对于这样的混混流氓,他真的是一点也看不上眼。

    要知道,他的干爹王大炮可是他家乡有名的把式(拳师),自小他也是跟自己的干爹学过几手的。

    虽说他平时得过且过练得不怎么样,可十几年下来,还是有几下子的,对付下流龌蹉男这种从出手姿势和力度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只知道耍勇斗狠的打架白痴,他真的一点压力都没有。

    孙小平的手上加劲,牢牢地抓紧了那下流龌蹉男的持刀右手,阻止了他的挣扎,让其动弹不得。

    同时脑袋急速向着左边一偏,让过了下流龌蹉男打来的拳头,使得他的左手臂一下子就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他乘着下流猥琐龌蹉男的拳头姿势用老还没来得及变招的机会,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胸前衣领。用力往前一拖,右膝曲起顺势向上顶向了下流龌蹉男的裆部要害。

    “呲!哎呦!”

    要害部位遭袭,下流龌蹉男顿时就痛得大声惨叫。

    松开了手中的小刀,捂着自己的要害部位,整个身子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蜷曲蹲了下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