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婚色缠绵、顾迟苏清绒小说

婚色缠绵

顾迟苏清绒小说

主角:顾迟,苏清绒 标签:虐恋、总裁、日久生情、契约、

我在最好年华里认识了他,相安四年。他要我学会做人,我学了,他要我懂得分寸,我懂了,他要我拿钱走人,我走了。本就是一个错误,离开的时候,自然万分潇洒!可怎么让我滚蛋的顾总,反倒开始穷追不舍?他竟然一路围追堵截,追我到大洋彼岸。然后举手投降:“给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好不好?”

小酒儿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婚色缠绵

顾迟苏清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你回来了啊

    我弯着身子收拾桌上碗筷时,外面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

    我知道是顾迟回来了,他满身酒气从身后抱住了我。酒味和喘息声围绕着我,甚至还来不及放下手中的碗筷,他拽住了我的手腕将我身子转了过来。

    “你回来了啊……”我挤出一抹甜笑,满面挑花的看着他。

    顾迟生一张祸害人的脸,剑眉星目,五官深邃如刻,高挺的鼻梁下的薄唇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十分粗暴的撕扯我的衣服,丝毫不隐藏自己最原始的欲望。

    “呵!”他哼笑一声,直勾勾的盯着我。我浅笑一声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儿动怒半分。

    我和顾迟的关系有些复杂,不是那种水到渠成的恋人关系。不过,就是一场游戏。

    我需要钱,他需要人,所以我们一拍即成,彼此互相索取。

    我撩开长发。

    顾迟深沉的双眸闪过一丝光亮。

    “等等……”我妩媚一笑,推开了他的身子。等我将身上的衣裳整理好了之后,无视顾迟目光中的那点不悦继续说:“顾少,你是不是忘记一点什么了?”

    他眉头一蹙,眼中全是对我的不屑:“忘记什么了!”

    我会心一笑,将自己一双白皙修长的手臂搭在他的肩头上,趴在他耳边提醒他:“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顾少,今天可是发工资的日子。”

    他勾唇冷笑,嘴角的冷嘲深了几分。“你放心,这点钱你还值得!”

    他说着,从脱下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掏出钱包,唰唰的写了几笔,将一张支票丢给了我。

    我拾起支票,微微瞟了一眼,笑的诱人,“钱多了!我只要10万,我虽然爱钱,但不至于这么没原则。”

    “随你,开支票最低限就这么多……”他不屑的哼笑了一声,眼底全是对我浓浓的讽刺。

    我忍着心底那点不舒服,对着他媚笑。从我决定做顾迟床伴的时候,我就深谙情妇的道理,哪怕金主对你如何不屑藐视,你也只能装出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

    “那谢谢了,这钱你明天转我吧!”我没有半点羞涩,将支票丢了过去。或许你们都会认为我是在自甘堕落,但料想要是爸死了,妈病了,妹妹要钱读书,这一切都可以活生生的将人逼上这一步。

    这10万是我妹妹毕业创作需要的钱,所以我务必拿到,但多的,我也不屑要。

    顾迟冷冷一笑,觉得我在故意做作,突然解下了裤腰带,朝我逼近,“既然钱花到位了,我希望能享受到位的服务,苏清绒,最好拿出你的本事让我觉得物有所值。”

    我望着顾迟这张帅脸,只觉得这个男人和我谈话,就好比我是一件商品。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那抹难受,“行!……”

    我有点慌,但脸上还是带着笑。

    胳膊有点疼,但顾迟完全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翌日,我被短信的提示声吵醒,从被窝挣扎坐起来,才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酸痛的。

    这个混蛋,折腾人手下不带留情的。

    艰难的拿过手机一看,发现上面显示的是银行转账信息。顾迟办事向来有效率,我对他昨晚的那点气少了一些。

    拿出手机,我立马将钱转给了我妹妹。

    突然这时,门被推开,顾迟高大健硕的身材斜倚在门上,眸光划过一丝炙热……很显然,他这是动了下半身的欲望。

    “苏清绒,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忘记勾引我,你真长本事!”他冷笑看着我,嘴角的冷嘲深了几分。

    我懵逼的看着他,微微低头才发现自己半身暴露在空际中,由于刚才给妹妹转钱,我没顾及那么多,现在一看,才发现身上没了被单。

    我本能的脸红了一下,卷起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

    虽然我跟顾迟熟悉彼此的身体,但我也有那么一点羞耻心。

    顾迟完全没在意我的脸色,迈着长腿朝我走了过来,低附在我耳边道:“遮什么?什么都玩过了,这点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知道顾迟挺看不起我的,在他心里我就跟卖的一样。

    压下心底的难受,我抬眸凝视着他说:“没什么好害羞的,防狼罢了!”

    “是吗?”顾迟冷冷一笑,眉峰一挑,转开了话题:“给你五分钟,换好衣服,我有事和你谈谈!”

    我微微一愣,顾迟和我除了床上那点事,还能有其他的事情谈?

    “好,等着……”我顺从的应道,一副乖巧的模样。

    我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只见顾迟拿出一支烟,迅速的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那白色的烟雾弥漫了他的脸庞,他就那么坐在我正对面。

    僵持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问:“你不出去?”

    他讥讽的哼笑:“苏清绒,装过头了就不好玩了?现在是跟我玩矫情?”

    我深吸了一口气,稍稍让自己镇定一下。

  • 昨晚的酬劳我已经拿了

    没有办法,我正了正身子,用柔软的声音说话,“你喜欢怎么样都好,我马上换……”

    顾迟明明喜欢装的女人,不然在床上也不会要我各种角色扮演,但如果他不想看你装的时候,那只能顺了他。

    当着他的面,我掀开了被单,这时,我才注意到我身上都是痕迹,这个混蛋,我默默在心底将顾迟骂了一遍。

    忍着双腿间的那点不适,我下了床,在地毯上还没走上几步,就感觉腿一软,直接瘫在顾迟的脚边。

    他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没有拉起我反而嫌弃的一甩,“还装?”

    我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强笑:“怎么会?还不是怪你太厉害了……”

    顾迟很吃撒娇这一套,目光变得温和起来,直接将我整个拉到他的腿上,捏起我的下颚冷声警告:“是这样最好,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太作的女人,玩过了头只会让我觉得扫兴。”

    这个混蛋,他还扫兴,我替他家扫坟墓的心都有了。

    但我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想着他喜欢柔弱的女人,况且我双腿真酸,干脆就攀住了他脖子撒娇道:“顾少,你看,要不你替我将衣服拿过来,昨晚姿势有点多,我腿疼……”

    我软声软气的说,心底有些鄙视自己。

    他挑了挑眉,微微低着冷硬的面容看着我,我心底有一丝后悔了,要是他不答应,还嘲讽我一番也是够丢脸的。

    没想到他拍了拍我的臀部,示意我先坐一边去,不慌不忙的站起了身,朝衣柜走了去。

    我微微惊讶了一下,僵硬的坐在一旁。

    他从衣柜里翻了一会儿,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丢给我。我接过裙子,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谢谢了,这衣服正好是我今天想穿的……”我甜甜的说道,其实这件白色裙子是顾迟喜欢的款式,不是我喜欢的。

    尽管这样,我还是表现出了喜欢。

    我拿着裙子,三两下穿好了。整个过程,可谓用煎熬来形容,虽然顾迟看上去干净帅气,衣冠楚楚,但他的眼神太凌厉了。

    看着我的眼神里又是带着炙热与讥讽。

    我穿好衣服后,捋起长发走到他面前。顾迟没有看我,反而不知从哪儿又抽出一张支票递给我,低沉的说道:“拿着,你应得的!”

    我微微一愣,这不是我昨晚不要的那张支票吗?

    “你别开玩笑了,昨晚的酬劳我已经拿了!”我根本不敢接,顾迟是个商业人,给你多少,他就会索取多少。

    顾迟冷笑了一下,紧接着又抽了一口烟,对着我说:“50万,如果你还嫌少,可以在后面添个数。”

    我愣住了,他以为我不接,是嫌少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顾迟将支票放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又说:“这个价格你还是值得的,论身材,配合度你不输任何小姐,第一次也是给我了,这点补偿,就当是散场费。”

    顾迟的话,让我当场愣住。

    脑海里蹦出和顾迟那些肮脏的过往。

    遇上顾迟的那一年,正是我爸去世,我妈接受不了我爸撒手人间,一病不起。我妹妹考上大学,顿时我家变得经济困难。怎么算我家都需要一笔很大开销,但就算如此我也没想过“卖”。

    后来,在公司年会盛典上,他英气逼人,站在人群中格外耀眼,很多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而我遭受家庭的重大变故伤心欲绝,年会上喝得不省人事,醒过来之后才发现我把顾迟睡了。

    自那以后,他估计很满意我的身体,主动提出了包养我,而我为了钱,就自然而然的答应了。

    但我真没想过,他这么快就玩腻了我。

    我拿起支票当着顾迟的面收了起来,完全没顾忌他眼中的轻视。

    顾迟见我收起了支票,冷笑了勾起唇:“你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从此我们银货两讫,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

    我朝他抛了一个媚眼,见他完全无视我,我又露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顾少,你真的不需要我了吗?”

    顾迟一听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我以为你懂了我的意思,看来你还是没懂!”

    呵呵!我在心底冷笑一声,这么久相处以来,我怎么可能会不懂他。顾迟虽然说了和我从此散场,大路各走一边,但要是我真潇洒答应了,恐怕他自尊心受挫,又得将我绑在他身边压榨一段日子。

    我一脸失落的走过去抱住了顾迟结实的腰身,蹭着他的胸口不舍的说:“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们就算没有感情,这几年相处的日子也不少,你真要这么无情,几个钱就将我打发了?”

    顾迟眼中露出浓浓的厌恶,重重的捏起我的下颚将我甩开,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冷笑:“呵!是嫌钱少了?不过像你这样卖身求荣的女人,也就值这个价了。”

    他在侮辱我,我压住心中熊熊怒火,微微低着头,佯装出一幅小女人委屈的姿态。

    “可是我不能没有你……”我不甘心的说。

    顾迟眉头一皱,厉色打断了我的话,深眸里冷光乍现:“苏清绒,要知道分寸,我睡你也不是白睡,从第一天开始你就该懂得游戏规则,现在游戏玩完了,我劝你最好拿着钱乖乖的从我眼前消失。”

    我一听,哭得泪眼婆娑:“如果这真是你的决定,我尊重你,不过,能不能让我留下洗个澡?”

    顾迟冷然的抽了一烟,目光在我身上瞟了一眼,漠然的点了一下头。

    我从沙发上站起钻进了浴室里,手颤颤的捂住胸口,明明我只是在顾迟面前装出一副不舍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胸口憋着一口闷气,有些喘不过起来。

    摊牌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大喜事,毕竟我妹妹马上要毕业了,母亲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完全不需要顾迟的钱。

    最算他不找我摊牌,我也想开始过新的人生。

    但此刻我脑海里满是过去和顾迟翻云覆雨的画面,整个人处于半懵逼、浑浑噩噩的状态。

    我谴责了自己一番,拧开水龙头的开关,洗净了顾迟在我身上留下的暧昧味道。

    将自己收拾干净之后,我走出来,看到顾迟还在房间里,旁边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亮着,他正低头翻阅手上的文件,看来他是要看着我走了才能安心。

    虽然睡过,但我还至于会死缠烂打!

    “这是钥匙,我放这儿了……”我红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将钥匙放到了茶几上。而顾迟一脸凉薄的样子,头始终没有抬起来。

    我流了几滴泪水,恋恋不舍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别墅。

    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我胸口处的那口烦闷少了一些,我抬手望了望蓝天白云,一身轻松自在。

    这意味着我从此自由了,再也不用他顾迟一个电话,就得乖乖的洗干净跑去帮他暖被窝。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婚色缠绵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