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宫倾玉碎舞轻尘、舞轻尘萧楚御赵青荷小说

宫倾玉碎舞轻尘

舞轻尘萧楚御赵青荷小说

主角:舞轻尘,萧楚御,赵青荷, 标签:复仇专情虐恋情深

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舞轻尘用七年时光,自以为修成正果,终于嫁给心爱男人,却不料,新婚夜,他将她狠狠踏入尘埃。七年后,她携滔天恨意归来,一步一个血印,他的万里江山,他的如花美眷,她要一样样给他揉碎了! "

雪夜舞蝶 状态:连载中

舞轻尘萧楚御赵青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喝醉了!

    帝王帝后的大婚之日,满目是红彤彤的红,耳中的锣鼓从早上到晚上就没停过。

    舞轻尘坐在龙凤大床上,她的脖子被凤冠压得有些僵硬,背脊直了一天,到此刻也很僵硬。

    想动,可——

    帝后的威仪让她不能动。

    今日后,她便是大周国的皇后,她不能让周围这些宫女看笑话,皇后在新婚当日,在洞房等待皇上的时候扭来扭去。

    指尖在红彤彤的铺上打圈,心里是压抑过的小雀跃,比起成为大周国的皇后,她更开心的是,嫁给深爱的男人。

    她爱他,从懵懂心动至今,已有七年。

    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她用了七年时间,终于修成正果。

    她的唇角是幸福的笑,对她而言,世上千千万,不及那人对她淡淡一笑。

    门外的脚步声纷沓而来。

    舞轻尘抚在铺上的手陡然一紧,下意识压在胸口。

    那个位置,心跳太快,“噗通噗通”,小鹿一般,想奔向脚步声来的方向。

    门开——

    一声轻笑自门口传来,是他的声音。

    舞轻尘看不见,红盖头遮住了她的眼,但她能想象——

    英俊不凡的脸,与她穿一样的大红袍子,龙凤呈祥,他的笑是世界上最美的景。

    “你们都出去……”

    极富磁力的声音,周围一切嘈杂音沦为背景。

    “皇上,这于理不合,按照祖制……”嬷嬷声音很急,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出去!”他的声音大了几分,不怒自威。

    盖头下,舞轻尘唇角抿起。

    他这是迫不及待想拥她入怀吗?

    她爱的那个人,从来把规矩制度视为粪土,他曾说“规矩乃人定下,为何不能改?!”

    她爱他,爱他的微笑,也爱他的张狂和不羁。

    纷杂的脚步声退去,周围安静下来,舞轻尘静悄悄的等着,心跳的声音更响。她等他揭她的红盖头,等他邀她喝合卺酒……

    少女的期待如一朵粉嫩嫩的小花。

    然,她等到的是——

    她爱的男人大力把她推倒,混合龙涎香的酒气铺天盖地,霞帔撕裂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块又一块的皮肤感受到空气微凉后,便是毫不怜惜的啃噬……

    不!不是他!

    舞轻尘猛的朝后缩起,一把扯下红盖头。

    眼前的男人……

    斜飞入鬓的眉,深不见底的瞳,挺直的鼻子,薄刃般的唇,依旧熟悉的面容。

    只红彤彤的喜袍把他的双眸映得如有簇簇火光。

    像狼!

    嗜血而凶狠。

    “萧楚御!你这在做什么?!”

    “洞房花烛夜,当然是洞房了。”

    薄唇微微上扬,他看着她,如看着股掌中的小兽,眼神微凉。

    “你喝醉了!”

    “喝醉……”

    小声呢喃后是一声冷笑。

    萧楚御一把抓住舞轻尘半裸的腿,把她往他的方向猛的一拉,几可称为残暴的,将舞轻尘七零八落的衣服扯下。

    舞轻尘挣扎着后退,躲避,眸中有泪,全是不可置信。

    萧楚御觉得那道眸光刺眼极了,顺手拉过红盖头,将舞轻尘脸蛋盖住,再一个挺身——

  • 第2章 舞家已经没了

    疼痛骤然袭来。

    她下意识想叫,大掌已隔着红盖头按在她张大的嘴上,声音堵在喉咙上,她如濒临绝境的鱼,眼泪将红盖头氲湿一片。

    “为什么?!”

    破碎的声音,带着压抑过的呜咽。

    “我舞家20万精兵供你驱使,助你夺帝,你为何如此待我?!”

    “萧楚御,我那样爱你,你从来没爱过我吗?!”

    “还有你对我承诺,都被狗吃了吗?!”……

    男人沉默,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回答她的只有重重的撞击和粗重的喘息。

    舞轻尘在男人身下,如巨浪中的小舟。

    凤冠扯着头发很痛,牙齿啃着皮肉很痛,从疼痛到麻木,再然后是无止境的荒芜……

    男人的喘息在夜色中分外清晰。

    最后一次,在舞轻尘再次痛昏之前,听见男人在她耳边,声音中有莫大的讽刺:“小郡主,舞家已经没了……”

    舞家……已经没了……

    .

    醒来时,天已大亮。

    舞轻尘浑身都痛,不用看也知道自己除了一张脸,浑身上下无一处完好。

    昨夜的一切像一场噩梦。

    她陡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慌乱道:

    “来人,来人!舞家怎么样了?!”

    干涸的嗓子,每说一个字都痛。

    “皇后娘娘这个时候想起舞家了?”

    房门推开,另一个熟悉的人走进来,女子身着华服,周围簇拥着大批宫人。

    赵青荷。

    “表姐?你怎么进宫了?”舞轻尘心有疑惑,不过,另一件事更重要,她的表情焦急,“舞家呢?舞家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我好像听见楚御说,舞家没了?”

    “呵。”一声冷笑,“相比舞家没了,皇后娘娘不是更应该关心自己的处境吗?”

    赵青荷走到龙凤榻前,一把掀开盖在舞轻尘身上的被子。

    白皙的皮肤上,青紫一片连着一片,分外狰狞。床褥被单上,血迹和不明混合物混在一起,更显靡乱。

    然,比淤青更狰狞的是赵青荷的脸色。

    “难怪皇后娘娘有恃无恐,原来是被狠狠爱过!”

    “赵青荷,你在做什么?!”舞轻尘一把把被子盖身上,声音很厉。

    昨夜那般,那好歹是她的男人,且只有一个人,而今日,当着这么多人,赵青荷竟然敢掀她被子!

    “不就看看啰!”赵青荷笑,伏身在舞轻尘耳边,小声,“昨夜,皇上把你干得很爽吧?他的体力一向很好……”

    一向……

    舞轻尘敏锐的抓住关键词,不可置信盯着赵青荷:“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青荷再笑,背脊直起,一个白眼甩给舞轻尘,毫不掩饰的轻蔑:“不过,也就一次!来人,送皇后娘娘去冷宫!”

    冷宫?

    舞轻尘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众宫人齐齐朝赵青荷行礼:“是,贵妃娘娘。”

    宫人们上前,七手八脚用被褥裹舞轻尘,舞轻尘身上片缕不着,根本没办法跳下床反击,只能大叫:

    “住手!本宫是大周国的皇后,你们谁敢动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