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神级透视、叶寒周允儿林柏莫小说

神级透视

叶寒周允儿林柏莫小说

主角:叶寒,周允儿,林柏莫 标签:都市生活、社会百态、爽文

一次意外让叶寒拥有了神奇的能力,从此他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开拓最强商业帝国,称霸世界,一手医术妙手回春,成为医道圣手,坐拥亿万财富。

不醉 状态:连载中

叶寒周允儿林柏莫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阴阳法眼

    在山海市郊区的一间出租房中,叶寒整个人都傻傻的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的前方,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因为此刻他眼中的世界和以往他所接触到的世界已经不同了,他的那双眼睛竟然可以神奇的穿透墙壁,看到墙壁另一边的景物。

    “透视,竟然是透视,老子竟然可以透视了……”

    床上,叶寒的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双拳紧握,似激动,似不安,也似一种澎湃的野心正在逐渐释放。拥有了这种神奇的透视能力,叶寒相信,他的命运将由他自己来改写,往后,他再也不是那个让人瞧不起的小打工仔了,在这人海茫茫的山海市他绝对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片刻后,叶寒平复了一下心绪,他低着头摸着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阴阳玉佩,这块阴阳玉佩叶寒知道,是他寻找自己身世的唯一物件。

    不过也正是这块阴阳玉佩让他拥有了这种神奇的透视能力,昨天叶寒为了姐姐叶轻和几个混子打架,在这过程中,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叶寒他身体上的鲜血渗透进入到了阴阳玉佩之中,让他开启了阴阳法眼,左为阴,右为阳,右眼可以透视一切。

    “仇老三,你们等着,这仇我一定要报,敢调戏我姐姐,我也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叶寒咬牙切齿的说道。

    “啊……小寒,你醒了,太好了,都是姐姐不好,如果不是姐姐,你也不用遭受这么大的罪……”

    这时,出租房外面,一个靓丽清秀的女子正抬着一碗药走了进来,她看见坐在床上的叶寒,顿时小跑了过来抱住了他,泪眼婆娑。

    叶寒拍了拍姐姐叶轻的肩膀,扶着她咧嘴笑道;“姐,你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再说了这事情也不怪你,仇老三那几个混蛋敢调戏你,我绝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小寒,你没事就好了,至于那些社会上的混子你不要再招惹他们了。”叶轻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对着叶寒道;“来,小寒,先把药喝了,医生说你内出血很严重。”

    叶寒接过碗,一口气把药吞了下去,其实他的伤已经全部好了,不过为了让姐姐放心,他还是乖乖的把药给喝了下去。

    “小寒,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养伤,上班就不用去了。”叶轻摸了摸叶寒的头,满脸疼惜,父母临终前让自己好好照顾小弟,但是自己非但没有让他过上好的生活,还让他因为自己被人欺负成这样,想到这里,叶轻的心里就无比自责。

    “好的,姐,我就在家待着,你快去上班吧,我没事的。”叶寒对着叶轻笑了笑,不上班也好,他正好可以试一试自己的透视能力,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出来,如果可以,那么他和姐姐叶轻就不用为生活发愁了,也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他们。

    “嗯,那你就在家不要乱跑,晚上我回来给你做饭。”叶轻走出了出租房,为了两人的生活,朝着不远处的工厂上班去了。

    在叶轻前脚刚走,叶寒也出门了,获得了这种神奇的透视能力,叶寒急切的想要去实验一下,这些年和姐姐在外面奔东走西他已经受够了那种被人看不起的眼神,受够了欺凌,金钱,是他现在唯一的欲望。

    走在大街上,望着那些络绎不绝的车辆行人,漫步之下的叶寒来到了一处天桥下,瞪眼一看,在天桥下竟然有一处“赌摊”,一群人围在一块吆喝着下注了,叶寒走到外围看了看,这赌摊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模样清秀,嘴上还叼着一根烟,十足的一个女痞子。

    “来来来,下注咯,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女孩手中摇晃着一副骰子,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人,骰子和骰盅的撞击声仿佛是吸引了所有人神经,一个个开始争先恐后的开始下注。这时,女孩已经停止摇晃骰子,一把将骰盅按在了地面上。

    “我压五百,买大,前面几局连开大,这一把我就不信会是小。”一人脸色挣扎了下,从兜里掏出五张毛爷爷买了大,其余的人见此,也开始跟着买大,有的压一百,有的压两百,也有的压五百,只有少数一些人买了小。

    很快,赌注金额已经达到了两千多,叶寒站在边上,集中精神,他的左眼朝着那一副骰子看了过去,而随着叶寒集中精神,他的右眼仿佛在瞬间发生了某种变化,给似一种虚幻不定之感。

    阴阳法眼,左为阴,右为阳,右眼可洞穿一切事物,所以,在叶寒右眼的观察下,骰子里面的情况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四,一个三,一个二,二三四,九点,小。

    “真的可以透视!”见到骰盅里面的情况,叶寒激动不已,双眼死死的盯着女孩按住的骰盅。

    “呵呵,各位,那我就开了。”女孩熟练的吐出一个烟圈,神色如常,伸手快速一抬,旋即,一连窜的谩骂声便是从周围传了出来。

    “二三四,九点,竟然是小,又输了!”

    “我也是啊,算了,我不玩了,才一个小时我已经输了三千多了,回家又要被老婆骂了。”

    女孩捡起十几张钞票,露出一对洁白的牙齿,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二三四,九点,我赢了。”

    赌博继续,接下来的时间里,叶寒稳定心绪后又看了一会儿,基本上他已经明白了这猜大小的规则,4到10为小,11到17为大,如果三颗骰子摇到一样的数字,就是围骰,通吃大小。

    而且,通过使用阴阳法眼去观察,叶寒也基本上摸清楚了这女孩摇骰子的规律,但也不得不说这女孩确实是一个摇骰子的高手,常人难及,可这一切在叶寒阴阳法眼的观察下根本没有一点作用,在高明的手段都如同虚设。

    所以,眼下这一局叶寒入场了,看着女孩晃动的骰盅,叶寒咧着嘴慢悠悠的蹲了下来,神色自然,女孩见到又一个赌客入场,摇晃着骰子笑眯眯的问道;“帅哥,玩两把?”

    叶寒老实的点了下头,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在女孩即将落下骰盅的时候买了大。

    “买定离手咯!”一声吆喝,女孩打开骰盅,随后暴露在大家眼中的是一个四,一个五,一个六,四五六,十五点,大。

    “娘的,怎么又开大了,早知道我继续买大算了。”周围的赌徒又开始纷纷谩骂了起来,一脸气愤,有人离开,又有人加入,这一局,叶寒很低调的赢得了一百块钱,那女孩也并未去观察叶寒这个“赌客”的存在。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候内,只要是叶寒出手,逢买必赢,短短一个小时,他已经从一百块钱累计到四五千块了,周围的赌客见到叶寒的运气如此逆天,纷纷跟随在他的身后,只要叶寒买什么他们就买什么,这也让周围的赌客们尝到了赢钱的乐趣。

    如此轻易就赚到了四五千块,比他一个月工资还多,叶寒同样乐翻了天,不过表面上叶寒表现的十分平常。

    然而,那痞子味道十足的女孩此刻双眸已经在喷火了,愤怒的瞪着叶寒,从这小子来到赌摊开始,她口袋里的钱,只出不进,在这样下去,她今天就该白忙活了。

    “怎么,美女,不赌了?”叶寒目光平视着女孩,那双漆黑如墨般的眸子无比平静,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呵呵,帅哥,运气不错啊,赌,怎么不赌,要不咱们两人来赌一把大的怎么样?”女孩身体前倾,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甚是迷人,让叶寒忍不住运用阴阳法眼偷看了一眼女孩。

    我擦!这一看,叶寒那双黑眸也变得有些不平静了。

    注意到叶寒贼眼,女孩心中的愤怒更甚,这该死的色狼。

    “喂,你到底敢不敢赌?”啪的一声,女孩用力的拍了下骰盅,冷冷的看着叶寒,周围赌客的目光也在两人的身上扫视着,纷纷想看一看这运气好到逆天的家伙和这女孩到底要怎么赌?

    “呃!赌,怎么不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叶寒连忙收敛其他心思,看着女孩笑着问道;“美女,你想怎么个赌法?哥来者不拒。”

    “很简单,一把定输赢,就赌你身上所有的钱。”女孩神色自若,高昂俯视般的看着叶寒;“当然,如果你输了...!”

  • 第二章 赵悠悠

    裸奔?

    叶寒被眼前这小美女的话逗乐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周围的赌客也都纷纷大笑了起来,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打转,这样的赌局才刺激精彩!

    叶寒邪邪一笑,给人一种邪气禀然之感,那邪气的笑容再配合上那一副阳刚帅气的面孔,仿佛可以让任何女人沉沦其中,他看着女孩咧了咧嘴,道;“好啊,我可以接受,但是你要是输了怎么办?难道也去裸奔吗?”

    “你……”赵悠悠气的鼓起了腮帮子,双目似要喷出火花来,不过她自信接下来这一局叶寒绝对不会赢,于是她盯着叶寒冷冷一笑;“你若赢了,本姑奶奶任你处置。”

    “好,开始吧。”叶寒挥挥手,神色平静,这女孩如此自信,他还真想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高超手段,旋即,在周围赌客的注视下只见赵悠悠单手快速的拿起骰盅,随后左掌在地面一拍,那三颗骰子弹跳而起,而赵悠悠闪电般的用骰盅将三颗骰子装入其中静静的摇晃了起来,神色肃穆。

    赵悠悠这一手立即让周围的赌客心中大呼过瘾,这样的手段平常可只有在电影中才能见到,不过赵悠悠这一手也让周围的赌客认识到这女孩儿确实是一个摇骰子的高手,和她对赌的少年只怕要输定了。

    叶寒漫不经心的看着他对面的女孩儿,样子懒散,还抽出一支红塔牌香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虽然他也惊异这女孩儿摇骰子的手段,不过这都不要紧,一切尘埃落定,输的人不会是他。

    见到叶寒这幅模样,赵悠悠心中冷笑,真正的赌术高手会在对手摇骰子的那一刻便聚精会神,心无他物,像叶寒这样的赌法,有死无生,这一局她赢定了,这该死的色胚子等着去裸奔吧。

    想到这里,赵悠悠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啪的一声将手中晃动的骰盅倒扣在地面上,眯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看了叶寒一眼;“小哥哥,你可以猜了,不过你最好猜准确一点,不然在大街上裸奔可是一件很不雅观的事情,当然,如果有人给你拍下传到网上,那么你就是网络红人了,这样算起来你也不亏,咯咯咯咯!”

    听着女孩儿的笑声,叶寒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一名赌客碰了叶寒一下,笑着说道;“小兄弟,咱们男人的脸面可就在这一把赌局上面,你可千万不要输了,毕竟,咱们男人可不能让他们女人小看了,哈哈!”

    “是啊,小兄弟,这一把你可要挺直了,决不能焉下去啊。”

    周围传来一阵大笑,叶寒抽了一口香烟,缓缓吐出,笑容玩味,在那烟雾缭绕中,只听他笑道;“咱们男人当然是要挺直了‘家伙’做人,自然不能在一个娘们面前怂了,美女,这一把我赌三个六,豹子!”

    此话一出,四周皆惊,一个个刚刚还在大笑的赌客们纷纷被惊得张大了嘴巴,玩骰子的人都知道,围骰,也就是豹子那是很难有几率摇出来的,而在这关键性的一把上叶寒竟然如此大胆,这着实让他们有些心惊,周围也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纷纷注视在骰盅上面。

    赵悠悠也被惊到了,俏容上的表情有些变幻不定,玉手紧扣,她自己摇的骰子她当然能感觉出来,只要不出意外,这一把三个六的几率很大,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叶寒竟然会猜中这个点数,如果是蒙的,这运气未免也太逆天了。

    “城管来了!”

    就在周围陷入短暂安静的时刻,一道惊呼声突然传出,打破了周围的寂静,周围的赌客纷纷一惊,不过朝着四周望去时哪里有什么城管,可就在这骚乱的片刻间,那摆摊摇骰子的女孩儿已经快溜没影了。

    “哼,想跑,没门。”叶寒刚才也是被赵悠悠这话给唬住了,这会儿回过神来他立马见到已经跑到一个转角处的赵悠悠,瞬间奔了出去,输了,可得兑现承诺,至少把钱给他才行。

    “跑了!难道她输了?”赌客们纷纷摸不着头脑,因为这一局怎么看叶寒都输定了,一名赌客这时解开骰盅,浮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撼住了他们。

    三个六,豹子,叶寒赢了!

    那少年同样是一个玩骰子的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人来车往的街道上,叶寒一直紧跟在赵悠悠的后面,虽然向一个女孩要钱不是一件很有风度的事情,不过眼下金钱对他来说极其重要,至于面子问题他才不会管了,咦!突然,叶寒一不留神儿那女孩竟然消失了,这让他脚下一滞,举目四望。

    很自然的,叶寒运用上了阴阳法眼,在他右眼的观察下,周围过往的人群犹如白纸一张,一具具让他险些喷血的玉体横七竖八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他还能清晰的看见这些身体里面血脉的流动轨迹,不过叶寒这会儿没有心思去观看这些迷人的风景,他的视线穿过了墙壁,很快便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刚才那女孩的身影,但是没多久,那女孩儿又消失了,叶寒想继续往前看去,不过他的阴阳法眼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再也看不到更远的事物了。

    “二十米,难道阴阳法眼只能看透二十米内的东西?”叶寒的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的光芒,不过这会儿不是去深究这事情的时候,那女孩儿消失在那一条巷子里那么她绝对还没有走远,想到这里,叶寒加快步伐朝着那一条巷子走去。

    这是一条已经有些年代的小巷,和叶寒居住的环境差不多,小巷的周围基本上都是一些出租房,房租比较便宜,一些外地打工的人群居在这里,为生活打拼着,此刻,巷子里面还有一些小孩在嬉闹玩耍。

    叶寒走在小巷中动用阴阳法眼,片刻,他便是在一间比较普通的院子里中看到了刚才那女孩儿,一声冷笑,叶寒朝着那一座院子走去,门没关着,叶寒进入其中,便是看到那女孩儿正在院子中的厨房忙碌些什么,一些刺鼻的中药味也从空气中散发了出来。

    “啊,怎么是你,你怎么跟来了?”赵悠悠端着一碗药从厨房走出来,当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叶寒时,哐当一声,那装满中药的碗直接摔碎了,她愣愣的盯着叶寒,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那闪烁不安的眸子暴露了她此刻的紧张心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