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豪门弃女:上校的迷糊老婆、纪安歌秦枭蓝晴悦小说

豪门弃女:上校的迷糊老婆

纪安歌秦枭蓝晴悦小说

主角:纪安歌,秦枭,蓝晴悦, 标签:

一夜误惹,她以为自己失身,却不想腹黑的上校是个正人君子。再次相遇,她成为他的贴身女仆。所谓的贴身,当然不止贴身这么简单。某日。“等会……我紧张!”纪安歌小脸涨红。“我知道,第一次难免紧张!”秦枭紧盯着怀中的女人。什么第一次?还不等纪安歌反应过来,一个天旋地转的翻滚,她已经被某人‘生吞活剥’!

可欣 状态:连载中

纪安歌秦枭蓝晴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求求你要我

    活了二十三年,纪安歌还从没这么紧张惶恐过。

    镜子里的她,明眸皓齿,及肩的中短发,看起来干练利落,身穿白色雪纺宽松衬衫,和一条黑色休闲西装裤,看着分外英气逼人。可眼下的纪安歌,神情却有几分怯怯。

    她脸上微红,又拿起剩下的红酒猛灌。

    “加油,纪安歌!新时代了,不就是上个床?!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着,纪安歌又灌了一口酒。

    她耳边还回响着出来之前,父亲对她说过的话:“安歌,这次爸爸的身家性命全在你身上了……爸爸知道对不起你,但家里欠了高利贷,他们说要把我手脚筋全都挑断,扔到荒山上去……昨天他们还来要债,把你妈妈吓得不轻……现在咱们家实在是……爸爸联系了一位富商,他说只要你跟他的贵客发生关系,就给我们五十万!”

    五十万,对纪家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纪安歌的母亲在商场里上班,一个月最多一两千的工资,而她父亲则是无业游民,家里十几万的外债,就是他赌博欠下的。

    为了这个家,纪安歌不得不做出选择。

    所以,她来了这里等待。

    忽然门被推开,纪安歌的心脏跳个不停,脑海里几乎是立刻就浮现出了中年猥琐大叔的模样,为了给自己壮胆,纪安歌刻意回避视线,趁着人还没有进屋的时候,把一整瓶红酒全都灌进了肚子里。

    起身的时候,纪安歌晕晕乎乎。

    “就是你这个混蛋想找女人?来吧,我还是第一次,算你走运!”纪安歌说话都已经不利索,却仍然强撑着,假装自己对上床一事毫不在意,她的视线模糊,几乎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只能看出个大概——身形挺拔,五官分明,轮廓坚毅,带着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

    男人看了看纪安歌,眼底带了几分嘲讽,冷冷的道:“装清纯?”

    说着,男人走近了纪安歌,男性的荷尔蒙,冲击着纪安歌的神经,此时她的脑子里混沌一片,听到男人说的话后,迟钝的反应了好长时间,才艰难地道:“谁装了?!”

    男人对纪安歌身上的酒味很排斥,他皱眉,嫌恶地推走纪安歌,声音仍然不带一丝情绪:“趁我没发火之前,滚出去。”

    一句话,说的纪安歌酒醒了几分。

    这个男人,不喜欢她?!不想跟她发生关系?!

    纪安歌心头犹如被狠狠砸了一下,一瞬间千头万绪,她猛地上前去拽住男人的手腕,态度软下来:“刚刚是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气。说实话,我长得也不难看……”

    说着,纪安歌蹭了过去,笨拙的想要撩起男人的欲望来。

    男人身子一僵,纪安歌慢吞吞的凑过来,诱人的双唇近在咫尺。男人避开视线,转而捏住纪安歌的下巴,目光锐利而寒意逼人:“为了钱?”

    纪安歌所有的话堵在嗓子眼里,讷讷的点头。

    “原来只要给钱,就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男人的眸子幽深,声音低沉,带着几分薄怒。

    “滚出去!”最后三个字,男人几乎是呵斥。

    纪安歌站在原地,双手紧紧的拧在一起,她咬咬牙,刚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但是又想起了出门之前,父亲对自己的交代——如果自己这趟不成事,回去以后……纪安歌几乎不敢想。

    就算是被羞辱又怎么样?

    兴许是喝多了酒,纪安歌的胆子也更大了。她没有离开,而是上前来直接抱住了男人,酒气蔓延至男人的鼻尖,他面色越来越难看,而纪安歌却浑然不知,她把脸埋在男人的胸膛,带着些许鼻音,道:“要了我吧,要了我……我爸爸欠了赌债,我才刚毕业,没有收入,我妈妈常年在商场里打工,家里没有积蓄了……”

    “如果再不还债,我爸爸会死的。”

    “求你了……”

    换做清醒的时候,纪安歌绝不会如此卑躬屈膝。可她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又喝了酒壮胆,所以便说了出来。

    男人原本想要推开纪安歌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就在这个时候,纪安歌连忙踮起脚尖,主动将自己的双唇奉上,冰凉的触感,让纪安歌醒了几分,身上却开始燥热。

    ……

  • 第二章 当佣人

    次日清晨,纪安歌缓缓醒来,但是宿醉未醒,头疼得厉害。

    翻了个身,隐隐有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

    “纪福生?”

    “是的,首长。他与富商许奇志狼狈为奸,想贿赂威胁您……这两个人都已经按照程序移交了。”

    “房里的是纪福生的大女儿,新闻系毕业,还没找工作,她母亲在鑫湾商场打工。纪福生在一个月前赌博,欠下了十万的高利贷,现在利滚利,已经十多万……”

    “许奇志答应纪福生,如果纪福生的女儿把事情办妥,就会给他五十万。”

    越听,纪安歌就越是清醒。

    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

    什么?爸爸被逮捕了?!纪安歌连忙从床上跳下来,但却发现自己赤着身子……

    她顾不得许多,手忙脚乱把床边的衣服套上,然后跑到门口,拽住男人的胳膊,急急道:“你们报警了?!”

    男人神色淡漠,对纪安歌的紧张焦急视若无睹,冷冷地甩开了纪安歌。

    纪安歌扑通一声跪下,眼泪憋在眼睛里,哀求道:“不管怎么说,我都跟你发生关系了。人家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家的情况真的很难,如果我爸爸被判刑,那我们家就完了……请你网开一面……”

    男人让前来汇报的手下先出去,而后微微弯下身子,强势的扣住纪安歌的后脑勺,压着她靠近自己,两个人之间距离越来越近,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喷薄在脸上。

    男人的手指轻轻抚娑着纪安歌,看着她的眼神却没有半分情绪起伏,亦没有半分情感。

    即便如此,纪安歌脸上仍有些发烫。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男人勾起一抹冷绝的笑意。

    但是纪安歌却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她急忙点头:“你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不管纪安歌以前是什么性子,面对残酷的现实,都要低下头来。

    她连第一次都可以交出去,还有什么做不得的?

    看着纪安歌坚定的眼神,男人顿了顿,半晌才道:“你留下来给我打工,当佣人,我会帮你家还债。但你工作的期间没有工资,只管吃住。”

    纪安歌本以为男人要说出什么为难的条件来,没想到竟只是当佣人,她千恩万谢,答应下来。然后又犹豫着问:“那,能不能把我爸爸放出来?”

    似乎是怕男人不同意,纪安歌又连忙道:“我爸爸也是走投无路,否则怎么可能让我出来做这种事?就这一次,请你放过他。”

    男人不置可否,只是略带嘲讽的笑了笑。

    这种事本来就证据不足,把他们送到局子里,无非就是吓唬吓唬,让他们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尤其是,还犯到了他头上来,真以为国家的荣耀和权威可以轻视的么?

    ……

    纪安歌很快就搬到了男人家里,听管家介绍,纪安歌才知道男人叫秦枭,他母亲家里是做生意的,富甲一方。而父亲这边,则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秦枭从小耳濡目染,到了年纪便进了部队。

    秦枭的父母也住在这里。

    只要秦枭这尊大神不在,纪安歌便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刚一进去,熟悉了秦家之后,纪安歌便开始勤快的干活。

    虽说她好歹也是名校毕业,但如今迫于形势,秦枭能帮她还债已经仁至义尽,她当然也要投桃报李,好好工作。

    秦枭的父母都很喜欢纪安歌。

    “好了好了,家里已经够干净了,安歌,你也歇歇吧。”秦母笑眯眯的道,拉着安歌坐了下来。

    但秦枭却冷着脸,道:“让她来家里是工作,而不是享福的。”

    纪安歌这边刚坐下,听了秦枭的话,又反射性的站了起来,乖顺的道:“秦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饿不饿,要不要我去做饭。”

    秦母嗔了秦枭一眼,道:“安歌,你别理他。”

    纪安歌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坐下也不是。

    就在这个时候,外边忽然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秦枭吩咐道:“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纪安歌答应下来,刚一开门,就看到自己的父亲正在院门口跟保安起了争执。她那一瞬间头脑一片空白,连自己在哪儿,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听纪福生嚷嚷着:“我闺女在里边,我凭什么不能进去?我是她老子!”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