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人生波动、林隐张琪沫张紫凝小说

人生波动

林隐张琪沫张紫凝小说

主角:林隐,张琪沫,张紫凝 标签:都市、装逼打脸、爽文、豪婿

他是个受尽屈辱的上门女婿,但没人知道,他也是首富家族的公子!

阿豪 状态:连载中

林隐张琪沫张紫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齐少,您真的要拒绝老爷的邀请?”

    “我不姓齐。我姓林。”

    “可您骨子里毕竟流着齐家人的血。”

    “从他们把我们母子赶出齐家的那一刻起,我就和齐家那些人,永无瓜葛!”

    下午时分,青云市,沿江街,杂乱的闹市中停了一辆气派的黑色宾利慕尚,显得鹤立鸡群,引来行人的瞩目。

    烧烤摊前,一名面容清秀的青年,正在收拾着烧烤工具,推车。

    从宾利车上下来的黑色西服老者,正躬身站在烧烤摊前,像是在请求青年什么。

    “少爷,您也知道,当年的事情老爷也是形势所迫。虽然委屈了夫人,但可从来没有赶您走啊……”

    “一年多前,老太爷病重了,老爷让我们找了您整整一年。动用无数资源和人脉,寻遍了大半个龙国,好不容易才找到您。”

    “您难道宁愿做张家这么一个不入流家族的上门女婿,受尽屈辱,也不愿意回齐家?您现在,可是齐家这一代唯一的血脉啊……”

    林隐淡淡道:“我的事情,不用齐家管,齐家的事我也不想听。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收了摊,他转身离开了沿江街。

    西服老者看着林隐离去的背影,也没追过来,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齐家,呵……”

    林隐走出沿江街,冷笑了笑,眼神有一丝恍然,仿佛勾起了很久远的回忆。

    帝京齐家,整个龙国都赫赫有名的顶级豪门世家,无数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和齐家攀上那么一点关系,从而鸡犬升天。   

    可对林隐来说,齐家却是心中一个难以抹去的痛!

    林隐出生在帝京齐家,是齐家老太爷的嫡孙,可谓出身荣华尊贵。可八岁那年,生父齐河图迷恋上了外面的女人,再加上和几个叔伯争夺继承人的位置,竟然和糟糠之妻林淑清离婚,娶了帝京另一大顶级豪门的千金。

    林淑琴虽然出身普通家庭,但也是要强的女性,不肯接受齐家任何的补偿,一人净身出户。而林隐也不愿和母亲分离,不顾齐家人的阻碍,和母亲林淑清远离了帝京,从此消失在齐家人的视线之中,母子相依为命多年。

    他也因此随母亲改姓为林。

    整整十年了,母亲三年前因病去世了,本以为人生这段悲痛的记忆再也不会想起,可没想到,齐家的人居然还找到了他?

    在街角抽完一支烟,林隐不再多想,拦了一辆的士,去往琳琅山庄。

    今天是张家掌权者,老大张洪军的女儿和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大公子结婚之日,庆典隆重,邀请了青云市各方各面的商界大佬,以及张家上上下下所有人。

    不然,以林隐上门女婿在张家的地位,一辈子都不可能来琳琅山庄。

    二十分钟后,的士停在琳琅山庄外。

    气派华贵的山庄大门前,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裙,身材玲珑有致的靓丽女子,正闪动一双眸子,面无表情看着林隐。

    这名美女,正是林隐的老婆,张琪沫。

    两年前,林隐在一手创办张氏珠宝集团的张定鼎老爷子的要求下,入赘到张家。

    当时这件事在青云市世家圈子里引起了轰动,都笑话张老爷子老糊涂了,把女儿嫁给一个没钱没势的孤儿。

    要知道,张琪沫是整个青云市都有名的美女,当时有数不清的优秀世家子弟追求。

    可居然被老爷子指婚给毫不相干,平凡无奇的林隐!

    这其中的一切,只有林隐和张定鼎知道原因……

    一年前张定鼎过世了,其中隐秘也就只有林隐一人知晓了。

    至于他老婆张琪沫,自始至终都没有同意,虽然最终无奈结婚,可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夫妻之实。

    随着张定鼎去世,张氏珠宝集团发生了巨大的权力变化。林隐的岳父在这场风波中,被踢出了集团权利中心,也没分到股份,家境一落千丈,在张家看人脸色生活。

    岳父和岳母把这些责怪林隐没出息,没出身没本事没钱,比不上张家任何一个女婿。

    林隐在张家遭受冷眼,成为所有人都瞧不起的对象。

    “林隐,待会宴席上你少说话。”张琪沫表情严肃说道,“今天的事情很重要,我带了一份大礼向凝姐求情。爸管理的工厂能不能撑过难关,就看大伯这次愿不愿意帮忙了。”

    “我知道了。”林隐点了头。

    进了琳琅山庄,山庄内一栋栋装修金碧辉煌的别墅,还有精致的花园小池,这些全都是张家老大的产业。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

    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

    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  

    “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 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

    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 

    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

    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

    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 第2章:我相信你

    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

    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

    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

    噼里啪啦!

    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林隐,你个废物还敢动手打我!”张填海生怕事小,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里怎么回事?”

    张紫凝走了过来,身旁跟着张琪沫。就连新郎官孙恒也是表情严峻过来了。

    厅内的一众贵宾全都围了上来。

    “凝姐,姐夫,今天是你两大婚的日子,林隐这个废物,居然敢在酒席上对我大打出手。你说说,他这是不是要造反了?”张填海满脸怒火说道,恶狠狠的盯着林隐,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屈辱。

    “林隐,这究竟怎么回事?”孙恒强忍着怒火,脸色很不好看,冷声问道。

    “张填海他自己摔倒的,我没有碰他。”林隐如实说道。

    “自己摔倒的?那填海为什么说是你打的他?”孙恒沉声质问。

    林隐道:“在座的人都有看到,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姐夫,林隐这小子还狡辩。我刚才过来跟大家敬酒,他莫名其妙的上来打我,大家都是看到的。”张填海表情气愤说道,“说实话,姐夫,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我就废了他!”

    “诸位,你们刚才看到是怎么一回事?”孙恒看向在座几个张家女婿,开口问道。

    “就是海哥说的这样,林隐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

    “是啊,林隐酒气冲天的,自己喝酒都湿了一身,海哥过来和我们喝酒,他上来就打。”

    “对,我们看到的事情就是这样。”

    几名张家的女婿正色说道。

    林隐神情震惊,看了几人一眼。

    随后,他嘴角流露苦笑。张填海是三房的继承人,张家炙手可热的人物。谁会为了他一个上门女婿,去得罪张填海?

    都是选择睁眼说瞎话。

    林隐没再解释,那是多余的。弱者,没有理由。

    在张家,他是地位最低的那个人,就算没有做错,别人说你错,那就是错!

    “真的丢人现眼啊,喝了点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张家老爷子当初真是看走了眼,怎么招一个这样的废物当了上门女婿?”

    围观的宾客都是议论纷纷,毫不留情面的嘲讽着。

    “林隐,你真是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张琪沫气愤走到林隐身旁,脸上也是火辣辣的,感到非常丢人。

    尤其,他刚和凝姐和姐夫在谈父亲工厂的问题,林隐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还怎么开口求凝姐帮忙?

    “你!还不给凝姐,姐夫,道歉!”张琪沫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林隐做出来的事情,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林隐看着琪沫泛出泪花的眼睛,硬是咬着牙,道:“凝姐,姐夫,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打扰了你们的婚礼,我道歉。”

    张填海在一旁几乎要笑疯了,那得意畅快的表情,分明在说:我就算陷害你,让你丢尽脸面,又有谁会帮你说话?

    “林隐,你一个大男人,做错事也就算了,没有一点担当,还诬陷我弟弟填海,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张紫凝一脸寒霜说道。

    孙恒脸色更是铁青,他大婚的日子,酒席上闹出这种事,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林隐,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今天这个日子,我也不好出手打你。打碎的名酒玉器,也不要你赔了,现在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孙恒冷声说道。

    林隐长吁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围观宾客的异样眼光,转身向着厅外走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张紫凝突然蹦出一句话。

    “琪沫,你不是要我帮你爸度过难关吗?好啊,我再也不想看到林隐这个人。只要你回去马上和林隐这个窝囊废离婚,让他永远滚出张家!我马上帮你爸摆平工厂的事!”

    林隐停了下脚步,但没有回头,走出了贵宾厅。

    出了琳琅山庄,林隐点了一支烟,琪沫会怎么选择呢?

    “走,我们回家。”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林隐心中一动,转头看到了妻子张琪沫,她的眼睛里还泛着泪花。

    林隐道:“回家。那爸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张琪沫愤愤道:“我说过,我们迟早会离婚。但是,那也是我自己选择离婚,而不是被他们逼迫的去离婚!”

    “爸的事情再想办法吧。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他们欺负你,也就是在侮辱我。我还和他们谈什么!”

    林隐呢喃自语,“一家人……”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会。

    “林隐,对不起,我收回酒席上对你说的话。”张琪沫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我当时太气愤了,冷静想来,你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打张填海,你也从来都不喝酒。”

    林隐道:“你相信我?”  

    张琪沫道:“我相信你。”

    “谢谢你信任我。”

    林隐看着琪沫,心中有了决定,他,不会辜负任何一个信任他的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