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温少情深不寿、白筱温少情萧左小说

温少情深不寿

白筱温少情萧左小说

主角:白筱,温少情,萧左 标签:宠文、总裁、豪门、宝宝、

“少情,要我!”那年,白筱一身青涩,把第一次送给了他。温少情以为明天起就会男婚女嫁,白首偕老。然而老天爷却跟他开了个玩笑,转眼间,她竟然嫁给了其他的男人。六年后重逢。她狼狈不堪,为了给丈夫还赌债,日日辛劳。他意气风发,谈笑间即可并购多家企业,挥斥方遒。“白筱,若你当年能爱我比爱钱多一点,何至于此?”她苦涩一笑。温少情,我对你的爱,又岂止一点半点?

夜风 状态:完结

白筱温少情萧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最后一次

    “轰隆隆——”

    夏夜的惊雷震耳发聩,滂沱的大雨如注,白筱只是从下车的地方跑到公寓大厅的功夫,就被泼了个浑身浸透。

    拉了拉紧贴着的牛仔裤,一丝惨淡的笑容渐渐浮起在她的嘴角。

    “叮——”

    电梯到了。

    白筱走了进去,一如从前那样,指尖落在12搂的按键上。只是这一次,她深深吸了口气,花了很久的时间考虑,才把这个按键按下去。

    深夜里,没有人出入,电梯带着她径直往上,没几秒就直达了12搂。

    一户一梯,互不干扰,这个人连租个房子都是这么挑剔。

    站在这个楼层唯一一道门前,白筱突然间毫无骨气地怯懦了。她害怕按响门铃,不,不是害怕,而是——紧张。紧张里,带着许许多多苦涩。

    一丝风夹裹着雨丝从窗外飘入,在这个烦躁的夏夜,白筱忍不住打起了颤。大概是被雨淋的,她想。

    犹豫再三,白筱还是按响了门铃。

    过了很久,门才被打开。

    “筱筱?”门里高大的大男孩诧异地看着她,然后眉头一皱,就把她霸道地拽了进去。随着“砰”地一声关门声,温少情略有点生气地说道,“大晚上的,你怎么跑过来了?淋雨了?出来也不带把伞。”

    说了半天,发现身后没有任何回应。温少情转身睨她:“怎么不说话?”

    “少情。”白筱鼓起勇气一把上前抱住他,身体抖得厉害,“少情……我……”

    温少情挑眉,轻轻拉开她,带着嫌弃的口吻说道:“浑身都是水,不要抱我。去洗个澡,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说着丢给她一套换洗衣物跟浴巾,就把她推进了浴室。

    白筱不争气地哭了起来,她刚才是鼓足了勇气想把话说出口的,可是被温少情这么一阻拦,她这勇气就跟被戳破的球似的,全都漏光了。不知道在门背后站了多久,直到浑身浸透的紧绷感确实让她十分别扭起来,她终于走到淋浴那里冲了个热水澡。穿上温少情准备的他的衬衣跟短裤,在镜子前哈了好大一口气,然后才走出去。

    温少情已经煮好了一杯姜茶,坐在沙发上等她。看到她头发还没干地出来,又是一顿堵心:“过来!”他面色不虞地敲了敲面前的茶几。

    白筱抿着唇,乖乖走过去。

    “坐下。”温少情指了指自己前面的地面,白了她一眼,“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洗完头把头发吹干。喂,叫你坐下呢你发什么愣,小心把我沙发弄的都是水。”

    白筱无奈地笑了笑,明明是关心自己,偏偏死不承认。这样的温少情,为什么就让她这般迷恋呢?

    她多希望,自己可以少爱他那么一点点。那么至少此时此刻,自己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听话地坐下,温少情拿起手边的干毛巾给她擦头发,显然是早有准备的,知道她不会吹头发。

    “把姜茶喝了。”温少情命令她。

    白筱依旧没说什么,端起姜茶就喝。

    “嘶,好烫!”她喝了一口赶紧拿开,拼命拿手扇。

    温少情翻了个白眼:“烫死你。急什么!”好在姜茶的温度他是有数的,不至于这一口把她给烫坏掉。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今天的白筱真安静真听话,要是换了以前,就刚才那句“烫死你”,她说不定就给你怼回来。

    “出了什么事?”他把白筱的小脸掰朝自己,而自己俯身看着她。

    这个姿势很奇怪,也很奇妙,让白筱那张小脸倒映在温少情眼底,显得比平常更加精致漂亮了。这份奇妙让温少情忍不住口干舌燥的,想上去在她那张小嘴上狠狠亲一口,好让自己确信,这个漂亮而又迷人的女孩子是属于他温少情的,而且,是他一个人的。

    “要我。”白筱突然轻轻吐出两个字。

    “什么?”温少情猛然一怔。

    白筱的两只长胳膊缠上温少情的脖子,依旧轻柔地说道:“少情,求你,要我。”

    感官的膨胀让温少情的眸子倏然缩紧,可是残存的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做。白筱肯定有事,她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肯说出来?

    温少情克制着,把白筱的两条胳膊钳住,用忍耐的,沙哑的嗓音对她说道:“筱筱,不要在这方面挑战男人的极限。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怎么了?如果不知道这些的话,我……我不会碰你。”

    虽然两人确定关系已经很久了,可是从没有越雷池半步。天知道每次吻她的时候,温少情有多想办了这个女人,可是他总是在克制自己,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他才毕业,他承诺的那些都没有做到。在这种情况下要她,并不是明智之举。

    可是没想到,今天晚上的白筱,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以前,她可是接个吻都能脸红半天的物种。

    这样的主动,像是一记猛烈催化剂,时时刻刻都会让他坚固的堡垒崩塌掉。

    白筱显然不想回答他这些,胳膊被钳住了,没关系,她还有嘴。她扬起脖子,毫不费力地吻上了温少情。其实,她很少主动吻白少情,原来主动出击的滋味,比被动接受更加好,更加有触感。

    她的嘴唇香香软软,就像夏季里一捧清雅茉莉,只稍一沾唇,就让人无法放开。

    去他的理智。反正他温少情这一辈子只认定了白筱,再也不会改变了。至于其他事,干完了再说。

    温少情一把抱起白筱,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然后紧紧扣住她的后颈,将她这个青涩而笨拙的吻重重地加深,浓浓地加深。

    从沙发,到地毯,再到别的地方。一路洒落,一路痴缠,像是再分不开彼此。

    这场雷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早晨的阳光带着几分独属于夏日的热烈,从窗帘的缝隙当中刺进来。

    躺在那儿的温少情闭着眼皱眉,然后一个翻身想再跟白筱温存一下,谁知却抱了个空。

    身侧是凉的,显然白筱早就不在原地躺着了。

    难道是因为第一次,不好意思面对他?

    温少情挂着笑意,穿上简便的家居服溜达到客厅。

    没人!

    沙发上整整齐齐叠着昨天白筱穿过的那身衬衣裤子,除了这一点,这房子像是从来没出现过她这么个人似的。

    这种感觉让温少情很不喜。

    “筱筱。”他叫了一声,可是回应他的只是空荡荡的回音。

    “臭丫头,跑哪里去了!”温少情一边摸出手机拨打白筱的电话,一边换鞋拿车钥匙出门。

    就跟猜的那样,这丫头关机了。

    温少情飞奔向电梯。电梯久久没上来,他等不住,只好从楼梯跑下去。十二层说不上多高,但是一路狂奔到车库,也喘地他够呛。

    这死丫头,吃干抹净就想溜掉?当他温少情是吃素的吗?看把她捉回来怎么治她!

    红灯。

    急在心里的温少情狠狠捶了下方向盘,到底是无奈地被堵在了半路。摇下车窗透气,那炎热的空气里,对面大厦庞大的电子屏里正在播放一段现场直播。

    “大家好,这里呢就是即墨雷先生与白筱小姐的订婚现场了,相信大家也跟小编一样,对这场即墨与白家两大家族的联姻十分关注。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跟着镜头去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到底有多热烈。”

    随着镜头地转动,偌大的花海与粉色气球一度占满整张电子屏。直到数分钟以后,终于出现了人影。

    那个,他再也熟悉不过,已经刻到骨血里的人。

    白筱。

    是他的白筱。

  • 第2章 没完没了的债务

    六年后。

    嘈杂的夜市摊,到处充斥着油烟的气味。这里是A市的不夜天,不光有许许多多的美食摊,两边还林立着好几家低档KTV、棋牌室、小旅馆。在这里占个位子摆上一个烧烤小摊的话,每个月的收入也是不错的。

    而白筱,偏偏蹲在这里卖手工制品。

    今天晚上,她连一个手串都没有卖出去。

    她坐在小马扎上搓了搓手,天已经很凉了,可她还是穿着单衣。

    一个中年女人抱着个四五岁的孩子突然跑过来,冲她喊道:“筱筱,筱筱,你家里出事了!”

    白筱一惊,立刻站起来。可是坐得太久双腿发麻,她一时没站稳,差点摔倒。还好那个中年女人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筱筱,你没事吧?”

    “没事。”白筱摇头,飞快地收拾好地上的手工制品,背起个大背包就跟着这女人走了。

    这样的场面,附近的摊贩已经很熟悉,猜也猜得到,一定是白筱家里那个不成器的男人又被人讨债上门了。想想这么个漂亮的女人,还得为男人出来彻夜摆摊,这男人也是够不要脸的。

    白筱刚来的时候,细皮嫩肉身材也好,虽然话不多,可是为人倒很亲和,所以这四周的人都挺喜欢她。

    本来她也是摆烧烤摊的,可是没摆几天就被几个混混看上了,要摸她。这事还惊动了邻里,听说白筱回去以后,还被她男人打了一顿,说她不检点。

    后来为了不出挑,白筱就只能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的,摆摆不起眼的手工制品小摊,这收入当然跟烧烤摊没法比。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一带的?记不清了。反正刚来的时候,她生完孩子没多久。

    白筱跟着中年女人飞奔来到自家出租屋前的时候,来捣乱的一群混混刚打算走。

    迎头碰见白筱,一个个都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哎哟喂嫂子,你可算出现了。怎么着,马哥的钱有着落了吗?”

    “我说你们,马嘉的钱又不是筱筱借的,你问马嘉要去啊,管筱筱要算什么?”中年女人看不下去,抱着孩子就冲过去理论。

    白筱深知这帮混混什么都干得出来,急忙把人拉住:“李嫂,算了。”

    “问马嘉?呸!”有个混混啐了一口唾沫,“老子还想找他呢。现在马嘉找不着,当然找他老婆,谁叫她摊上这么个男人。我说嫂子,你懂的吧?婚姻法都说夫妻双方的财产跟债务是一起承担的,咱们这活儿,可是够合法的了吧?”

    欠债还钱当然是合法,可是高利贷与打砸,这些也是合法的吗?

    这些话,白筱知道跟他们说没用。要是讲得通道理,他们就不是地痞无赖了。

    她看着这帮人,唯一没有经过遮掩的眼睛里,是一道无论什么时候都十分平静的目光。

    从这帮混混跟她打交道开始,就从没见过这女人跟谁红过脸,也没见她露出除了平静以外的别的表情。

    要不是长得实在是灰头土脸的,说不定他们几个小混混倒还有兴趣尝尝少妇的味道。

    “多少钱?”白筱声线清晰且平静地问道。

    “上次还了三万,还剩三万呢!”混混头子从裤兜里翻出一张白条,还是以前马嘉写的那张。这张白条其实早就还清了,他们现在追的是利息。前前后后加起来,白筱已经还了将近十万。

    还剩三万……

    她蓦地捏紧了手指,这三万,她要从哪里凑?

    “给我……十天,十天后我给你们。”白筱说道。

    “十天?嫂子你开什么玩笑。你叫我们兄弟这十天喝西北风吗?”混混头子可不干,瞪着眼珠子说道,“三天……不,两天。顶多两天,再拿不出钱来,老子就……”他的话一顿,突然把苗头落到李嫂怀里的孩子身上。

    白筱冰山一样的表情终于有了起伏:“你们敢!。”

    轻重,他们这帮混迹在底线边缘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

    讨债可以,打砸可以,可是动小孩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作为一个合格的放高炮的混混,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再次恶狠狠瞪了白筱一眼:“两天后拿不出钱,那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说完,就气势汹汹地走了。

    李嫂实在不落忍,从兜里翻出薄薄一叠钱来:“筱筱,你也知道嫂子家里不宽裕。我出来之前,你李大哥把这些钱交给我,让我千万给你。帮不上什么大忙,可是好歹也算我们两口子的一份心力。”

    “李嫂……”白筱鼻子发酸,摇了摇头,“杯水车薪。我自己想办法,会有办法的,你跟李大哥不要担心。”

    其实只有几百块钱,李嫂自己也知道,这些钱根本帮不上什么。就没有推辞,把钱收回去,说道:“我帮你一起收拾收拾吧。”

    每一次混混来,都会直接踹门进家里,把里面能砸能摔的都弄干净。现在家里头一团乱糟糟的,的确需要收拾。

    可是白筱还是摇头:“我自己可以,你回去吧。天也不早了,明天一早,你还得出摊,快去休息吧。”李嫂是摆早餐摊的。

    李嫂拗不过,只好把怀里的孩子交给白筱,叮嘱道:“要是有什么事,千万要来找我们,别自己一个人硬扛着。”

    “嗯。”白筱目送李嫂离开,心里若是没有感动,那是假的。

    她跟马嘉搬过来不过五年,自打认识李嫂一家之后,就一直蒙受他们家的照顾。她认识马嘉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赌徒。可是为了自己,为了染染,只能把自己与一个赌徒绑在一起。而马嘉从早到晚都见不到人影,这或多或少让她松了口气。当然,除了那没完没了的债务以外。

    染染在她怀里,穿着李大哥家儿子的棉校服,整个脑袋都躲在大大的帽子里。白筱轻轻拨开帽子,看到染染睡得很好,轻轻舒了口气。

    把染染放到里屋,白筱挽起袖子开始收拾残局。

    只是当她捡起地上染染的玩具时,身后突然漫过来一阵酒味。

    她立刻转身,几乎是本能地用双臂挡住。

    “马嘉!”她恨恨地开口。

    马嘉醉呼呼的,连眼圈都喝得发红。抬起脸看了看白筱,咧开一嘴黄牙笑道:“哈哈哈……白筱。白筱……哈哈哈,白家的大小姐,是我马嘉的老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