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医鸣惊人:狂傲言灵师、叶灵陆宇辰叶羽柏小说

医鸣惊人:狂傲言灵师

叶灵陆宇辰叶羽柏小说

主角:叶灵,陆宇辰,叶羽柏, 标签:

他是九州最年轻最神秘的王,身边大群美女环绕却丝毫不感冒有人说他是弯的,但他又对一个女人极其在乎,一路护之损之*她拥有无双美貌以及卓绝智慧,不仅天赋惊人,行事更是霸道然而在面对他时智商却时常掉线。面对某人的鄙视,她撇撇嘴“有你这个神助攻在,我还需要死脑细胞吗?”*某天他看着她沉思“世人都说我们CP感十足,配一脸啊!要不我将就凑合你?”她暴怒“配你妹啊!老娘不搞基。”

谣阙 状态:连载中

叶灵陆宇辰叶羽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花样作死

    “来人呐!不好了,大小姐又在寻死了!”

    突兀的声音陡然响遍整个叶府。丫环早早一路狂奔,上气不接下气。

    身穿华服的叶家家主叶羽柏眼皮狂跳,道:“这次她想怎么死?”

    “跳……跳楼。”

    “还跳楼?”叶羽柏嘴角一抽,顺手取下挂着的外套,疾步前行。“去看看。”

    ………………

    叶府藏书阁是叶府最高的建筑,四层。平日里少有人来,今天四周却围满了人。

    “叶灵,你又要玩什么花样?赶紧给我下来!”

    叶羽柏匆忙赶过来,就看到房顶站着一个身形苗条,容颜姣好的少女。身边还放着一个练武所用的五十公斤石磨。

    见叶羽柏纵身就想飞上来,叶灵连忙伸手,大喝一声:“等等!”

    众人面面相觑,就见叶灵一手负在身后,斜向上45°角仰望天空,眼神忧郁,cos梁朝伟。

    “哎!我只是单纯的想死,怎么就那么难?”

    这句装逼意味十足的话把众人雷得外焦里嫩。转念一想,却又不服不行。

    两天时间,叶灵花式作死。用了N多种方法,结果愣是没死成。

    上吊吧,一直没有出事的房梁突然断掉。叶灵屁事没有,屁颠屁颠的跑出来,房子就塌了。

    跳楼吧,还没准备好脚下就是一滑,自己掉下去没事,却把过路的家奴砸了个半死。

    投河吧,才跳河里就听见有人叫救命。没法,自己没死成,反而救了人。

    喝毒吧,一瓶鹤顶红下去,拉稀了大半天,整个人都虚脱了。找人理论,对方刚喝了一口,直接嗝儿屁,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

    诸如此类的事多不胜数。叶灵无语问苍天:我真的是单纯到只想死啊!

    “大姐,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非得寻死啊?”

    “就是啊。大姐若是心里不痛快,发泄出来就成了。这样要死要活的,岂不叫爹娘伤心?”

    “大姐,死不能解决问题的。”

    “妹妹,你赶紧下来。若是把爹爹惹火了,有你好果子吃。”

    “……”

    听着这些清脆如黄鹂般的声音,扫过莺莺燕燕,叶灵的心都在滴血。

    瞧这胸大的,瞧这腰细的,瞧这腿长的,瞧这臀翘的,瞧这脸俊的……哎,可惜了啊!

    叶灵生无可恋的摇了摇头,忧郁的小眼神望向天空。叹道:“你们都不必劝了。我的痛,没人能明白。滚滚长江东逝水,是非成败……”叶灵突然卡壳,貌似念错了?轻咳两声,继续装逼。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腐朽的活着。”

    叶灵感叹,弯腰去提旁边的石磨。

    一只手用力,没动静。叶灵脸色一僵,咬紧牙关用力,还是没动静。叶灵脸色更沉,双手一起用力。我擦!怎么还提不起来?

    “大姐这是在干嘛?”

    “好像在提武举石?”

    “看起来好像有些吃力呀。”

    “不会吧?”

    叶灵身形一顿,十分自然的放下纹丝不动的武举石,一副看透生死的高人气派扑面而来。

    屈指撩了额前的碎发,cos思想者。

    “回首半生坎坷路,伤心往事,历历在目。哎,我注定是不属于这个时代。”

    叶灵的妹妹们听见这话,两眼不由放光。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羽柏冷哼一声,“你赶紧给我下来。大不了我不逼你嫁人就是。”

  • 第002章:真相是这样的

    “啥?”叶灵脚下一滑,倒在房顶上。两腿一蹬,房瓦唰的滑落,哐当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问道:“嫁人?”

    见一脸懵逼的吃瓜群众点头,叶灵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众人以为,叶灵是因为天赋检测出了纰漏,曾经锋芒毕露的嚣张大小姐竟然没有检测出任何可对应元素,可谓是惊呆一群人。关键是在天赋检测前几天,皇上欲让叶灵嫁给太子,结果叶灵嫌弃太子都二十了,才仅仅只是言灵士,便高调拒绝了。

    转眼间,自己测试结果一出来,这脸打得啪啪作响。

    太子高调嘲讽,对手幸灾乐祸。霎时,叶灵就从天之骄女变成了最大的笑话。

    叶灵受不了这巨大的落差,便一而再再而三的寻死。

    但实际——真相却是这样的。

    ………………

    三天前的一个晚上。

    夜,漆黑。风,微凉。头,有点痛。

    哭声断断续续,听得有些烦躁。

    叶林翻了个身,打算换一个舒服的姿势睡觉,不料头却“嘭”的一声撞在墙上。叶林嘟囔一句,向另一个方向翻身,结果也撞上了。

    两次撞击让叶林被酒精麻痹的头脑稍微清醒了点。这时,就隐约听到不远处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早早,你……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好像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晚晚,你可别吓我啊,我胆子小。”

    “可……可是我好像真的听到了。你说会不会是……”

    “不会!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不可能的。”

    叶林皱了皱眉头,嘀咕道:“萧远这大晚上的不睡觉,看什么言情剧啊。”

    叶林眯了眯眼,继续睡。不过这床怎么这么硬?还有,被子呢?叶林眼睛一睁坐了起来。不过头又被撞上了。

    擦!什么情况?

    叶林双手摸向四周。嗯,方方的,硬硬的,上下左右全被堵死了,就好像电视剧里常用的道具——棺材。

    嗤笑一声,却猛的回过神来。棺材?

    “萧远你大爷。快放我出来。”叶林怒吼,脸色铁青。

    外面跪着的两个小丫鬟突然听见叶林的怒吼,吓得脸都白了。她们哆嗦着相互对视一眼后,双手合十,颤巍巍的说:“大……大小姐,你要是心有不甘,可以告诉侯爷啊,让侯爷帮你。奴婢这做下人的,帮不了你啊!大小姐……你……你还是安心去吧。”

    声音糯糯的,软软的,带着哭腔。若是平时,叶林早就心软了。但现在一听,心里的怒气更盛了。

    好你个死闷骚,还特意找了俩妹子来当群演,简直了!

    叶林手脚并用,用力踹着,空旷的灵堂里有节奏的发出嘭嘭声,听得人心肝一颤。

    外面哭声更大。

    叶林烦躁不堪,双手猛然用力向上一推,手掌竟然被淡淡的光芒覆盖着。哐当一声,棺材盖冲天而起,转了几圈,猛地砸在地上,石板轻颤,尘土飞扬。

    “鬼呀!”

    两丫鬟眼都直了,尖叫一声,抱作一团。

    叶林翻了翻白眼,正想说话,斜眼瞥见垂散的秀发,不由呆住了。

    一低头,身前多了一对胸器。叶林脸色一白,伸手一摸身下,脸色更白,如丧考妣。

    机械的转头四处打量,脸色白了又白。

    终于……他闭上双眼,仰天长叹:“沃日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