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家里真的有矿、赵明方圆李小华小说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

赵明方圆李小华小说

主角:赵明,方圆,李小华 标签:社会、成长、暧昧

碰巧救了离异女矿长的命,转正、提拔当主管,还要送个漂亮女儿当老婆?赵明摇摇头,不,追我的人多了,我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猪的理想大 状态:连载中

赵明方圆李小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在下赵日月

    涪江市郊!

    午后的太阳火辣辣,晒在人的身上跟一把针似的猛扎着皮子。

    赵明满脸是灰地蹲在楼顶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天下秀”,满头的大汗将脸上的黑灰冲出一道道的白净,看起来跟鬼似的。

    脚下的沥青都晒得软绵绵,头顶的太阳晕玄玄,如果不是赵明身体好,早就中暑了!

    呸!狠狠地啐了一口,赵明狠狠地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心想,草特么的谢宇,这么热的天让老子来给老干部楼安装遮雨棚,大中午的,得活生生地把人给晒死!谢宇,你特么的给我等着,等我以后当了领导,看我怎么收拾你,狗东西!

    又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赵明这才把老旧的安全绳系在了身上,然后背着全新的遮雨棚,顺着楼顶外墙朝下一步步地索降。

    这里可是四层顶楼,离地十五六米,一不小心摔下去可就完蛋了。

    赵明只是西川矿区(处)下属供应站(科)的一个临时工,领导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不然的话,就滚蛋!

    原本可以参加高考,上一所大学,走上人生巅峰指日可待,偏偏打了一架,最后被开除了。赵明一辈子都忘不了他爸去求子弟校的校长,左手拎着酒右手拎着烟,然后被校长从楼梯上推了下来。

    那天,好多同学都看到了,赵明去扶他爸,说不高考了。回到家,他爸用鞭子抽得他遍体鳞伤。打完之后,拎着没摔坏的礼送给了供应站(科)综合办(股)的谢宇。

    第二天,赵明就开始了他守澡堂子的生涯!

    校长了不起,主任了不起!只要在这个国企当中,芝麻绿豆大的官都能把普通的工人玩弄于股掌当中。

    赵明要出人头地,凭什么谢宇能当主任,他赵明就不行?这几年赵明吃的每一次苦,忍下的每一口鸟气,都是在为了将来某一天的爆发,一定要混上个干部,一定要出人头地!

    墙上的孔已经钻好了,螺栓已经打进孔里固定,双脚蹬着墙,歪着脖子顶住遮雨棚将两端喂进了孔里,等到拧上螺母后,赵明终于喘了一口粗气,可以歇一歇了。

    两脚刚踩在窗台下的水泥板上,吊着绳子靠着墙,歇几分钟再拿活动扳手紧固,就可以干三楼啦。

    咿呀!

    听到窗户里传来开门的声音时,再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赵明下意识往里一看,就再也挪不开眼珠子了。

    窗户里是浴室,一个蔓妙的背影举着双手正把香皂在全身抹均匀了,赵明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妈吖,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像电影里的美妇。

    等她举起手来对莲篷冲洗自己的腋下时,赵明第一次觉得腋毛都是好看的。她一转过身,浑身都是骄傲的本钱,脸盘子如蜜桃,弯眉大眼,眼角轻挑,带些媚又有些不同一般的气势,这美貌可算是一等一的了,至于身材(脖子以下不准写)这个女人真是极品,比谢宇也老婆还要美上不少。

    赵明搂了一把,憋得有点难受!

    这时,女人洗完了,就那么水淋淋地走了出去,赵明这么松了口气,还有些意犹未尽。

    哐啷!

    里面传来一声碎响,吓得赵明身子一荡,险些从楼上直接掉下去,紧紧地拉着安全绳不敢松手,这一吓,生生就蔫儿了!

    还没回过神,又是几声碎玻璃碎碗盘的声音。好奇之下,赵明把绳子松了些,伸腿跨过一米多宽的深渊,一手把在浴室的外墙窗台,另一手飞快地把着厨房外墙的窗台,歪着身子够着脑袋从厨房的窗户看进去。

    杀人了!

    只见刚才那个光着身子的艳妇正被一个强壮的男人从后面死死地勒住脖子,一双腿拼命地踢蹬着。

    光天化日,入室杀人?这还了得?赵明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戳开沙窗,把窗栓给提了起来,解开安全绳,翻身爬进了这家人的厨房,抄起菜板旁的菜刀……等等,还是换成了擀面杖!

    赵明以前也打架,可是这样的事怀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胶鞋走路没有声音,很快就摸到了那个光头壮汉身后,举起擀面杖猛地一记狠狠在敲在他的后脑勺上。

    冒血窟窿哗哗地朝外喷血,光头歹徒捂着头,自然也就松开了被勒得半死的艳妇。

    这是一个光头黑脸,长得很凶,吃痛时五官都拧在一起了!

    “卧曰!”

    甩手又是一棒砸在他的头上,比刚才那一棒更为凶狠,这一棒下去,光头男双眼凶光暴涨,赵明一咬牙,扑上去狠狠砸了七八棒子,硬是将这个歹徒抡翻在地。

    呸!不知死活的东西!

    赵明心中骂了一句,赶紧蹲下来看看女人有没有事,刚才被勒脖子勒得太厉害,正干呕着,十分痛苦。

    艳媚娇容,皮肤水嫩多汁,赵明多看了几眼后有些热胀,赶紧进屋去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

    这么轻微的举动吓得她全身一震,赵明立即退了两步,双手挡在身前,解释道:“姐,你别怕,我在外面安遮雨棚的,看到有人要害你,所以才进来救你的。”

    安装遮雨棚?女人把单薄的衣服往胸前拉了拉,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自己那丰满娇嫩的身躯。

    看了一眼倒在血泊里没有了动静的歹徒,再抬头望着满脸黑灰的赵明。

    “不许看!”瞅到赵明的贼眼珠子正盯着她,女人有点害羞,更有点生气,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赵明没有多想,“供应站!”

    “你们站长叫什么?”

    “李小华!”

    这就对了!女人问了两个问题,赵明都答上来了,突然想起前两天开会的时候提到老干部楼失修,雨季时常飘雨进来,应该加装遮雨棚,这么巧,就是这小子来安装!

    突然,女人娇躯一颤,暗想,刚才自己在厕所,他是不是都看到了?

    见她眼神有变时,赵明心知她肯定猜到了什么,赶紧说道:“姐,你家里有电话吧,报警吧,他好像没气了!”

    女人强撑着站了身来,头有些晕,歪着身子就要往下倒,被赵明接了个满怀,女人顿时全身一麻,拧动着身子想要挣开。

    这一拧动,赵明满怀都是女人香,真舒服!

  • 第2章 杀人了

    杨皎月在西川矿区当领导这些年,谁敢对她下手?谁又敢占她便宜?

    好巧不巧,今天全都赶上了!

    被赵明搂在怀里,杨皎月脑子发晕,身子发烫,这一挣扎,叫她把赵明贴得更紧,浑身没有力气地吊在了他的身上。

    本来就只有一件披在身上的衣服相隔,心跳都像听得到。

    不管赵明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能看到不少的风光,年轻气盛就是好,经过人事的杨皎月顿时察觉,俏脸红扑扑的。

    离得近了,赵明才发觉杨皎月长得十分养眼,不论是三庭五眼的比例还是那水嫩的肤质,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既有**的风情,又有少女的身子,这样的女人让赵明的审美就像开启了一扇门:少妇才是真的好啊!

    此刻赵明脑子里的全是惹火的画面。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来刚刚洗过澡的女人身子这么香!

    旁边还躺着个不知生死的歹徒,这样的环境下心里总是不舒服的,赵明赶紧把杨皎月扶到凉椅上坐下,衣服遮上不遮下,往下拉一点,上面又……手足无措的憨样反倒惹得杨皎月多了一分兴致,只不过是一闪而过,转又觉得荒唐!

    看到音响上放的那台被纱巾遮住的电话,“我先报警!”

    “别,你打126呼834……直接留言,他姐让他第一时间回家来……”

    “噢……”赵明照做,熟练地拨通电话呼叫传呼号留言。

    杨皎月趁着赵明拨通号码的时候,把内衣穿上,然后套了一件绵稠的裙子,等赵明转头一看,没想到穿上衣服比不穿的时候还好看……不对,都好看,刚才能把这样的女人抱在怀里,也值了。

    “看够了没?”

    被赵明看到脸皮子有点烫,杨皎月不悦地说了一句后,问,“你叫什么名字,遮雨棚不是归事务办管吗?”

    “我叫赵日月……日月明!”赵明问,“姐,你呢?”

    杨皎月咬了咬唇角,“我叫杨皎月!”

    妈呀!赵明暗叫一声,不禁窃喜,无意间嘴上还占了个大便宜,日月明,真好!

    看到杨皎月脸色不对,赵明赶紧说,“我也知道装遮雨棚的事归机关事务办管,可是谁让我是个零时工呢?跟待业青年也差不多,哪儿有脏活累活,就得我去干。谢主任一句话,我也推不掉!”

    “谢宇?”

    “姐看来对我们供应站的情况挺熟的!就是谢宇,谢主任!”

    何止是熟,西川矿区(处)下属十二家科级单位的干部哪个她不认识?供应站谢宇这和稀泥的,她再熟悉不过了。

    杨皎月上下打量了赵明一番,身高中等,把脸洗干净了还是挺好看的一个小伙,身强力壮的又有正义感,今天救了她的命,这恩情得还。

    “想转正吗?”

    冷不丁的一个问题,赵明自觉地就点了点头,“谁不想转正,一个月要多二百来块钱呢?”

    杨皎月嘴角勾了一下,倒也是个实在的小伙,大中午的顶着那么大的太阳还干活,看到我有生命危险不管不顾地冲进来帮忙,从哪方面来讲都很优秀,就是眼睛不太老实。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响起,赵明抢在杨皎月之前把门给打开了,一名身着绿色警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一看这警官,赵明就傻了,“杨警官,怎么是你?”

    “赵明?嘿!你小子惹事惹到我姐家里来了是吧?”

    警官一看赵明,就要撸袖子收拾赵明,被杨皎月喝止,“杨科,看看地上这人死了没有!”

    杨科看到地上血泊里倒着个人,紧张地看着杨皎月,再看了看赵明,也没问,摸了摸鼻子,再摸了摸脖子的动脉血管,指尖猛地收回,摇了摇头,“没气了!”

    虽说赵明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听到杨科的话时,还是全身一抖,身子一瘫,倒在了凉椅上。

    毕竟年轻人,打架斗殴时常发生,这一下人把人给弄死,心理上一时半会儿是很难平复的!

    杨皎月看到赵明的样子把事情的经过三言两语说出来。

    杨科听后,在赵明的肩上拍了一把,“男人,就得顶住,你这是见义勇为,怕什么?”

    虽然手在抖,赵明的心已经平静了许多。

    杨皎月倒是镇定,问杨科道:“你们中队的副中队长位置是不是空出来了?”

    杨科还没回过神,点点头,“对啊,姐,怎么了?”

    杨警官是她的弟弟?难怪她这么镇定,有这么威风个弟弟,当姐姐又会差到哪里去?赵明暗想,刚才老子摸了杨警官的姐姐,不会被铐起来打吧?

    正想着,听杨皎月说道:“赵明,这人不能说是你打死的,要是没有目击证人,对你很麻烦,你还年轻,不能冒风险。”

    说得是,赵明刚才也是一时上头才有了这样的选择,当初也是冲动才害得自己错过了高考,杨皎月提醒得是,这功劳,不敢领,于是重重地点点头道:“皎月姐,我听你的!”

    “皎月姐?你也敢叫,我姐的丫头恐怕比你大吧,给我叫阿姨,别乱了辈份?”

    噗……

    杨皎月都有女儿了?而且还比他大?赵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感,她的身体明明那么年轻,虽然有点肉,但真看不出来生过孩子,还真是个美艳的少妇!

    “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吧!”杨皎月被人拆穿为人母时多少带着愤怒地凶了杨科一句,这才说,“入室行凶杀人,你救了两条人命,这个副中队长的位子就是你的,不用我再教你怎么做了吧?”

    这是要冒领功劳?杨科两眼一放光时,下意识地先看看赵明的反应!

    赵明立刻道:“谢谢杨警官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杨科在赵明的胸口上捶了一拳,“好小子,以后有我罩你,没人敢欺负你!”

    赵明没敢指望,不过结个善缘,说不定以后真的有大用处!

    三人对了下口供,杨科电话叫来了同事,杨皎月在家里做了笔录后,急着要去开会,先走,剩下赵明。

    以赵明的机灵性子,跟几个警官来回确定了之后,这事也就定了性,只不过死者的身份还要进一步确认。

    这年头,想查一个人,得把照片寄到省厅,再省厅寄到各省核对,看看是不是通辑的嫌犯,一两天是不可能有消息的。

    录完口供,已经五点了,再不赶紧回去,就赶不上开澡堂了。

    也算赵明倒霉,刚走出干部楼,准备去停矿区停车场坐班车回供应站,结果一头就撞到正和别人聊得开心的谢宇。

    谢宇不到四十,头秃窝瓜脸,说话爱喷口水。

    两人眼神一交流,谢宇肚子一挺叉起腰来,派头十足。

    “你在这里干什么,遮雨棚装好了吗?我告诉你,交给你的任务都是重中之重,这里是老干部楼,里面住的都是大人物,你要是不把遮雨棚赶紧装好,给领导的生活带来不便,那就是你工作失职!”

    这帽子也太大了,扣下来差点没把赵明脖子给压断了,咬了咬牙,忍!说什么也得忍!总有一天,会踩在这窝瓜的脸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