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冥王盗妃、孤卿陌墨脩冥付天心小说

冥王盗妃

孤卿陌墨脩冥付天心小说

主角:孤卿陌,墨脩冥,付天心 标签:

她穿越异世,砸晕孤山少主孤卿陌,却在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的时候,他将她推给了冥王墨脩冥。 他说,反正冥王不能人道,不如你嫁给他,给我生娃…… 阴差阳错之下,她成为了冥王妃,以为此后再无交集,岂料再见孤卿陌,她依旧没有出息的没有排斥。 习惯着孤卿陌的冰凉,承受着墨脩冥的温暖,她不知如何是好。 再她终于下定决心放下一人,只为一人的时候,却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安凌三十 状态:连载中

孤卿陌墨脩冥付天心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砸晕美男

    泽昭五百六十四年,东禹一百三十一年夏末秋初。

    七月的夜,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漫过了无尽的黑暗,噗通一声砸起巨大的水花,天心掉进一个滚烫的潭水之中。

    可劲呛了几口水之后钻出水面,双手用力抹了一把面颊,感觉胸口有点咯。

    于是,低头!

    男子仰面被她压在胸口之间堵住了口鼻,黑羽面具之下,深邃的眸底汹涌着嗜血光芒,周身杀气弥漫。

    此刻的天心,是懵逼的,以至于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忘了反应。

    怎么回事?

    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盗中之王,在偷取了价值连城的古镯之后遭人追捕,以至于在看不清地上风貌的情况下被迫空降。

    一路坠啊坠,坠啊坠……随便这么一坠,就砸到了美男?难道,是月老有眼,桃花开了?

    不可能啊!

    “一定是做梦!”以为被摔晕了出现幻觉,天心无视孤卿陌杀人般的目光,闭着眼睛打算回笼一下。

    “还!不!起!开!”

    从来没有被女人碰过,尤其是以这种屈辱的姿势,还被压的内伤,某人的脸色立马沉寂了下来。

    若不是运功暂时不能动,他一定将她就地正法。

    悦耳的男声响起,声音美如天籁,仿佛叮咚泉水,沁人心脾。

    然而一字一句,就如同九幽之地冷风过境,让人不寒而栗。

    天心心中一凛,迅速回神,一跃而起闪到一边。

    纳尼!不是梦境?

    拍戏?墨色发冠,长发及腰,天心不得不疑惑?

    刚想着该如何回答,想一想自己把人家砸了,还砸的不轻,就先认怂好了。

    还未思考完毕,面前的人忽而华丽丽的喷出一口血雾,直直向后倒去。

    “我去……吐血!该不会,是被我给砸死了吧!”语毕被心底的良知谴责而迅速扎人水面,将某人捞了起来,靠到岸边。

    入手寒凉刺骨,即使从热水中捞出来依然感受的到他体温低至冰点。

    天心赶紧试探鼻息!呼~还好有气!

    顺势瞥见自己的小手,恩!也算白白嫩嫩,可是怎么就粗的跟个小水萝卜一般般?

    “喂,你醒醒,这是怎么回事!”天心使劲的将某人摇了摇,想要问些什么,却不见丝毫动静。

    “喂,不会真死了吧!

    天心跌坐在旁边盘腿坐下,嘟嘟小手撑着下巴耷拉着脑袋思考。这可如何是好,要一走了之让他自生自灭,还是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天心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转头看向昏迷中的男子。

    黑羽面具遮住半边脸颊,漏出来的薄唇紧抿,有点泛白,带着血丝,极度诱.惑。

    不知道面具下面是什么样子,光看这只唇也让天心心底漏了一拍。

    虽说自己是初吻,不过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吃亏的样子。

    犹豫片刻,天心咬咬牙,捏着鼻子猛吸一口气,嘟着香肠嘴就朝着那片薄唇吻了下去。

    不敢让自己完全昏迷过去,留有一丝意识的某人感受越来越近贴近的气息,不知她要做什么。

    下一秒双唇紧贴,感受着温热的气息,孤卿陌瞬时一僵,周身气流就此凝结,连正在运转的内功都停滞下来。

    该死的女人!

    杀气陡然散出,双眸睁开,一只手瞬间袭向天心的脖颈。

    天心躲避未及,胸前的布料便被撕下来一大块,漏出里面的乳色肚兜。

    幸得反应迅速,才没有受伤。

    “亏我还救你!”

    嘀咕了一句,她一侧身,避开另一发魔爪,转身伸手挡住男子拍来的一掌。

    霎时间天心觉得自己身体不对劲,变得迟钝且虚弱。于是力不相敌的情况下被拍出七八尺远,背部撞击在青石上,生疼。

    衣衫也撕裂了更大的口子,漏出嫩嫩的手臂。

    瞬息,男子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修长的腿高高抬起,猛然落下,力足千斤。

    天心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侧身一滚堪堪躲过。

    “喂,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救了你!”惊魂未定,天心恼火的吼道,“我那不是亲你,那是渡气,渡气。”

    “闭嘴!”

    孤卿陌眸光似箭,眼神要是能杀人,恐怕此刻天心早已千疮百孔变成筛子了。

    这女人,还敢提刚才的事情!若不是她突然出现,怎会变得如此。

    真是不知死活!

    孤卿陌倾身再次袭向天心,不料真气涣散,脚步虚浮,一个趔趄直直扑在了天心的身上,鼻唇再次埋入后者的波涛汹涌之中!

    这次不同于初时,由于刚才他抓破了她胸前的衣衫,所以此刻当真是亲密接触!

    天心顾不得那么多,感觉到了他此时的状况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看着扑过来的他没有躲避,而是两手伸出抓住后者的手腕,双脚缠上对方的腿弯,就地一翻,再次居于上位。

  • 第二章 狗洞惊魂

    女上男下,姿势缠绵,暧昧不及。

    孤卿陌被迫离开柔软,入目却一片白花花的深沟险壑,一时气血翻涌,热浪由丹田直冲而下,某小陌瞬间昂首挺胸。

    硬!

    天心感觉有什么东西,刚好抵在她缠绕着的……双腿之间。

    坚挺,有韧性,还热乎乎的!难道是……

    囧!

    反应过来的天心,顿时小脸如同火烧,松开了钳制急于起身,却又不小心膝盖一软,直直顶在了某小陌脑袋上。

    “别动!”孤卿陌声音沙哑,半眯着的眸底阴沉,暗流涌动。“知不知道,你在玩火!”

    “你……喜欢,在下面?”脑子一抽,蹦出来这么一句,天心当真不敢再动。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引火烧身。

    孤卿陌闻言,胸口气血翻涌,杀意再次涌出,“找死!”

    手被钳制,孤卿陌头一抬猛然啃上了天心左侧锁骨,用力的咬了下去。一时间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中散开,腥腥甜甜,竟然有些美味。

    “啊~”天心料到他不会放过自己,却不知道他是用嘴的,始料未及之下便中招了。

    心中不免憋屈,这人是属狗的么?

    她强忍着痛处,左眉一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这是你逼我的!”说罢还不等孤卿陌反应过来,猛的推开他,脑袋咣的一下重重砸在他的天灵盖上。

    快!狠!准!

    孤卿陌一声闷哼,两眼一翻,真正的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天心松了一口气,翻身而下。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当真是好惊,好险,好刺激……

    看着昏迷在地上的孤卿陌,凉薄的唇,修长的脖颈,赤裸着上半身那精炼的胸膛,以及诱人的人鱼线渐渐藏进亵裤腰内,天心的视线渐渐下滑,刚咽了口口水又看见那高高昂起的小陌,猛的转过头。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听说,美人有毒!她还是不要揭开面具了吧,这人那么厉害,醒来要是发现自己揭开了他的面具,会不会千里……哦不,万里追杀!

    若不是此人好像出了什么问题,恐怕她今日小命就丢在此地了。

    刚才觉得自己力有不逮,所以吃不准他多久会醒来。恩,此地不宜久留。

    缓过神来的天心注意到自己已经衣不蔽体,顺手拿过一边青石上的玄色衣衫,往自己身上一裹,将衣物袖间的帕子拿出来缠在脖子上挡住伤口。

    可不裹还好,一裹之下,天心这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

    一个字——圆!两个字——圆润!三个字——很圆润!

    这,真的是自己?

    恍惚中,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充斥脑海,让天心头痛欲裂,还来不及消化,只想要快速逃离此地,便猛的扎进一边的湖水之中。

    脑海中免费播放了一部人生十六载,天心走马观花,心底早已震撼的澎湃不堪。

    再次浮出水面,已然是两刻钟以后。幸得天心魂力之强大,可以自由控制周身毛孔,尽最大限度的汲取水中的氧气。

    因为这个天赋,她才能上天入海,成就盗中之王的名头。

    目光扫过四周,凭借着在水中消化的记忆,知晓了这是东禹帝都禹城的护城河。

    也知晓了她即将要面对的身份——东禹定国将军之女,付天心。

    父在边疆,哥哥跟随,家中由二娘……也就是天心后母白氏执掌。

    此次跟随白氏大女儿付天慈去白云寺上香,有点困顿去厢房休息,自此记忆断片。

    再醒来,付天心已然不是当初的付天心。

    上了岸,天心顺着记忆找到了除了城门以外的其它入口。

    到了地方,天心嘴角抽搐,眉头紧皱。这入口,简直不忍直视有木有!

    城墙角的——狗洞!

    没错,是狗洞、城门早已经关闭了,这狗洞也是前身经常救济小乞丐而得知的。

    天心翻了翻白眼,认命般躬着身子窸窸窣窣的爬进黑漆漆的狗洞,不一会,发现自己在原地匍匐不前,仔细感受一下才知道……屁股太大,卡住了!!!

    “告非!”天心无语。

    头在城墙里黑布隆冬啥都看不见,圆润屁股露在外面晃来晃去。

    哪怕,再瘦三公分,这狗洞都能妥妥的钻过去!

    付天心,你这不是在坑我么!这么棒的身材,您自个怎么受得了的?

    正在欲哭无泪的时候,忽而听见城外有狗吠,由远及近,渐渐清晰……

    听声音,似乎是朝着——这个方向?

    天!你让我穿越,我忍了!你让我差点命休,我服了。你让我钻狗洞,我认了。

    现在,你特么放狗咬我!天理何在!

    顾不得形象什么的,天心壮硕的小腿一阵乱蹬,竟然无意中刮掉了挡着的土块,呲溜一声钻过狗洞,啃在了泥土中。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