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落日照春山、王二山苗凝月岳玲玲小说

落日照春山

王二山苗凝月岳玲玲小说

主角:王二山,苗凝月,岳玲玲 标签:暧昧、妖孽、乡村爱情、养成、

我站在这里,就能沟通这天地,你渴望的东西,我却伸手就能触及,权贵也只能拜服在我的脚下,金钱不过是一堆垃圾,我也有苦恼,就是美女太多,对我太沉迷!

流年易逝 状态:完结

王二山苗凝月岳玲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就问你敢不敢

    站在县城一家洗脚房门口,王二山盯着里面的莺莺燕燕,愣愣的问道,“嘎子,你哪来的钱?”

    王二山本以为嘎子说带他开荤是吃顿大排档,没想到竟然是带他来开这种荤。

    “你别管了,敢不敢进去吧!”嘎子的声音里包含着一股蠢蠢欲动。

    王二山哼道,“有什么不敢的!”立马一正脸色,拉着嘎子跟在一个男人身后进了洗脚房。

    “7号!”前头男人说了个号码,直接就有个靓妞笑脸相迎,搂着男人上楼。那包着紧身短裙的屁股一扭一扭,看得王二山直吞口水。

    看来这是常客,不过王二山和嘎子就傻了眼,逛窑子这事,除了电视上见过,不知道怎么搞啊!

    两个半大男人耷拉着脑袋像是犯错一样,眼神却四处扫着周围的红粉丛林,口水直流。

    “哟?该不会是没褪毛的鸡仔吧?”一群洗脚妹好似发现了新奇事物,纷纷围了上来。有捏胳膊的,有摸胸肌的。

    王二山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腰部以下立刻就不听指挥了。他伸手就要拉嘎子逃跑,却触到一片柔软。

    回头一看,原来嘎子已经镶在一个洗脚妹身上拔不出来了!他摸到的是那女人身上最具弹力的地方。

    王二山的手像触电一样收了回来,引得周围一片娇声调笑。

    “有鸭没?要处的!”突然门口一个刁蛮的声音,解救了王二山的尴尬。

    进来的是个年轻姑娘,一条齐根短裤紧紧包裹着青春的身体,两条大长腿就白晃晃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圆润的脚趾上调皮的粉红色洋溢着青春的味道。

    “鸭子没有,处到是有一个!”莺莺燕燕们觉得今儿欢喜事真是太多,一瞧就是个黄花丫头,竟然也出来找乐子?

    王二山见众女的目光全聚焦在自己身上,手指不由的指着自己,“我?”

    岳玲玲脸上阴晴不定,仔细的打量着王二山,最后似乎下定决心一般,“跟我走!”

    “啊?”王二山还在愣神,就被岳玲玲不由分说的拉出门。

    “上车!”岳玲玲从后面把王二山推进车里。

    岳玲玲将前排座椅放倒,坐在上面盯着王二山,眼神犹豫,像是在想着什么,那水汪汪的眼眸不断撩拨着王二山的心。

    王二山喉结耸动,眼睛几乎掉在了女孩的身上,那柔美的锁骨和锁骨下方的小山包,每一处都带着神秘的魅惑,让王二山头脑发懵。

    “脱衣服!”岳玲玲命令王二山,同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王二山觉着嘴唇干涩,大口吞咽着唾液,“这么直接?难道要和我在车里那啥这是?”

    色字当头,王二山什么社会常识都忘了,直接扑向岳玲玲!

    “滚开!”女孩要制止却被王二山直接堵住了嘴。

    然后王二山的嘴巴从脸颊到脖颈,如蜻蜓点水,享受的吸取着少女的气息。

    女孩伸手要推开王二山,可王二山的亲吻突然转移了目标。

    “嗯——”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让岳玲玲不知是痛还是舒爽。

    感受着从未经历的事情,岳玲玲心中慌乱,甚至忘了自己的初衷,一巴掌直接扇在王二山的脸上,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是唱的哪出?”王二山摸不清头脑,“你别哭,是我做得不对?”

    岳玲玲一把推开王二山,两脚不断的踹着。王二山连忙伸手去挡。隔着对方的手,岳玲玲感到自己蹬在了什么地方,又是一阵脸红。

    “脱衣服!”岳玲玲知道自己的小脚放在了什么地方,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

    “啊?”王二山疑惑的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小脸,不由的惊讶,“能干?”

    岳玲玲瞟了一眼车窗外面,脸上一红,“干你妹!快脱!”

    王二山木讷的点了点头,麻利的脱了裤子,就要靠近岳玲玲。

    “离我远点!”岳玲玲侧过脑袋,余光还是忍不住的瞟了两眼。

    “离你远点?你们城里人真会玩,裤子都脱了,这时候你让我离你远点?”

    王二山此刻哪还有理智可言,双手胡乱摸索着。

    “你别这样,求你了!”岳玲玲恳求着,还带着一丝不可遏制的呻吟,按住王二山的手就要拉开。

    “别……”岳玲玲眸子里隐现泪光,还有种春情的迷离恍惚。

    王二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粗鲁的拨开女孩的手,两人滚到一起,岳玲玲挣扎不开,姿势羞人。

  • 第2章 又见跳崖

    就在这时,车门砰一声开了。

    惊愕的三道目光相聚,砰的一声,车门突然又关上。

    好事被打搅,王二山清醒了些,手上停止了动作,不知晓是什么状况,愣愣的看了看岳玲玲,然后转过脸看向车窗外,顿时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辆车已经被包围,数辆他分不清什么牌子的车一字排开堵在前边,一群穿西装的汉子目光炯炯盯着这边。

    “咋回事?这么多人围观?他们想干嘛?”王二山慌了。

    岳玲玲嗔怪的横了一眼王二山,拽过衣服掩住走光的敏感部位,俏脸浮现一抹意味难明的冷笑。

    车里响起手机铃声。

    “电话给我拿过来,别穿!”

    岳玲玲伸手阻拦正要穿裤子的王二山。

    王二山一个激灵,左手死死抓住她想要收回去的玉手。

    岳玲玲接通了电话,王二山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愤怒咆哮声。

    “怎么?许你找女人,我就不能找男人,你找我就找!”岳玲玲通着电话,红着眼眶,看向王二山,咬了咬牙,玉手轻柔的晃动起来。

    王二山长吁了一口气,软绵温热的触感,爽的他几乎要叫出声来。

    雪白柔嫩的小手竟然有如此魔力?王二山试探的伸出手摸进女孩的衣襟,岳玲玲单手捂住,却没有拨开的意思,反而任由王二山在自己的身上逞凶。

    “你敢!你要是敢做出这样的事,咱们从此断绝父女关系!”

    跟岳玲玲通电话的那人,这句话王二山听的很清楚。

    这女孩太奇怪了吧?跟父亲通着电话,一边做这种事?

    “嗯……”许是王二山的动作用力了些,女孩忍不住发出一声似痛非痛的呻吟声。

    “我不是故意的,忍不住。”王二山喘息着给女孩道歉。

    “忍不住什么?”电话中暴躁的声音传了出来。

    岳玲玲恶狠狠的看向王二山,对着电话都有些怒气,“忍不住干我呗,你不想你闺女裸奔就赶紧滚!”

    岳玲玲目光望向窗外,王二山顺眼看过去,只见堵在前边的一排车一辆接着一辆开走,一群西装大汉纷纷上车,消失在视线中。

    “他们是谁?刚才是你爹?”王二山感觉到不对,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好像不简单啊。

    岳玲玲把王二山推开,止不住的哭,王二山见此不敢再造次。悻悻然套上衣服。

    “你也滚!”岳玲玲划开钱包掏出一叠钱丢给王二山,神色有些复杂看了看他,莫名其妙又说了一句:“赶紧在县城消失!”

    车门打开,王二山被踹了下来,然后又是砰的一声关门声,车子疾驰而去。

    想不通的事儿王二山懒得费脑子琢磨,回到洗脚房。几个化浓妆穿短裙的女子围了过来,热情的不得了,个个都盯着王二山手上那叠票子。

    王二山扫视了一圈这些女人,脑子里全都是岳玲玲那美妙的身体,令他舒爽到骨子里的颤栗快感。顿时觉着眼前这些女人没什么意思。

    把钱放回兜里,王二山出门蹲在路边连抽了好几支烟,才等到嘎子从洗脚房走出来。

    嘎子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自己三分钟的美事,王二山本也想炫耀刚撞见的好事儿,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

    这是我跟她俩的秘密,下次进城,说不定还能再遇见她?

    两人走出集市,沥青柏油路面蜘蛛网一样蔓延向各乡各村。王二山和嘎子拐进一条山路,晃晃悠悠往前走,白家老二那辆破面包车拉货回村,早就约好搭一程。

    “你们谁咧?想干嘛?”嘎子打着呵欠的声音,王二山脊背一阵发凉,转过身一瞧,一群人正向自己和嘎子包围过来。

    这些人瞅着眼熟啊?刚围观车震的那群家伙?

    “是这小子,给我打!”这群人神色不善,有钢管和水果刀等武器。

    王二山心里咯噔一声,拽住嘎子的胳膊就跑。

    “娘咧!往山上跑!”嘎子灵活的很,对这块山路很熟。

    “二山,他们追咱们干啥!”嘎子问王二山。

    王二山心里只想骂娘,好事来的太快,原来会遭报应的,这些人是找他麻烦的。

    逃了好几里路,甩开了那些人一段距离,但他们一直尾随在后边,紧追不放。

    嘎子比王二山更熟这片山,带路继续跑。又往前了一段距离,王二山左右看了看地形,脸色变得很难看。

    “嘎子,你他娘的咋带的路?”

    王二山拽住已经气喘如牛的嘎子,气的想要揍他。

    嘎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瞅了瞅前边,顿时慌了。

    “阎王谷?不应该啊!咱们怎么会跑到这儿来?”

    阎王谷是这片大山的禁地,山里人祖祖辈辈,口口相传。上山砍柴打兔子,这地儿不能来;翻山赶路绝对不能经过这,要绕过这块地儿。

    “那小子在前边!兄弟们抓紧,砍他三条腿,回去交差!”那群人的声音王二山和嘎子听的很清楚,再翻过一个土坡就追了上来。

    阎王谷两边都是断崖,要绕过这儿,就得往回走一段路。但后路被堵死,这下完了!

    王二山瞅见一块大石头,拽过已经筋疲力尽的嘎子,让他在石头后边藏好。

    “嘎子你藏好喽!”王二山不想连累兄弟,咬了咬牙,直奔阎王谷而去。

    那群人的气势汹汹样儿,被逮住肯定这条小命指不定就交代了;闯进阎王谷,还有活命的机会!

    王二山心都好像跳出来,硬着头皮往前冲,砰的一声,就像是撞到无形的墙壁,巨大的力道反弹,王二山炮弹一样倒飞。

    一道灼热温暖的力量直冲王二山心脏,王二山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自然亲和度很高,希望自然之光能传承下去吧?”昏迷之前,王二山隐约听到这么一句虚无缥缈的声音,如同天籁。

    嘎子忍不住从大石头后边钻出来,眼瞅着王二山从眼前一晃,直接跳下悬崖。

    那群追赶着王二山和嘎子的人也上来了,也被震惊了。站在悬崖边往下看,这么高的距离,人跳下去,该成一滩烂泥了吧?

    “你丫的怎么就跳了?”嘎子跺了跺脚,眼眶发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