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慕灵樨靳封尧靳向晚小说

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

慕灵樨靳封尧靳向晚小说

主角:慕灵樨,靳封尧,靳向晚 标签:总裁,重生,甜宠

上一世,慕灵樨眼瞎心瞎,看不到靳封尧对她的好,最后落得被人陷害惨死的下场。重生后,她心清目明,手撕白莲,狠虐仇人,还缠着靳封尧,誓要抱紧他的大腿。没想到,热情过了头,下场就是每天下不来床。慕灵樨泪流满面,“说好的高冷禁欲,都是骗人的!”靳封尧宠溺的笑,“嗯,我禁别人,不禁你。” " " "

叶星繁 状态:连载中

慕灵樨靳封尧靳向晚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 重生

    德国,慕尼黑。

    刚爆炸过的营地,火光冲天。

    呛鼻的浓烟四处飘散,周围温度越来越高,如同末日般的景象……

    “走,快走啊……”

    熊熊烈火中,一阵急促的厉喝响起。

    男人中了四颗子弹,两颗腹部,一颗肩膀,最后一颗,直击心脏。

    大量的血液不断涌出,他脸色越发苍白,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却又拼命提着一口气,惶急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慕灵樨眼神空洞,脑中全是他为自己挡枪的画面。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明明可以离开。

    明明可以躲过这场灾难……却为何要在她生命危急的最后一刻,用他的身躯,为自己筑造起最后一道防御?

    “不为什么,我只是希望你活着。”

    男人素来冷漠的脸庞,忽然扬起一抹笑意,温柔缱绻,漆黑的眼底,亦涌起一抹宠溺和不舍。

    慕灵樨心里那根绷紧的弦,仿佛被狠狠触动。

    她情绪有些失控,“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你根本就讨厌我,厌恶我。如果你真盼我好,当初为何要遗弃我?靳封尧,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凭什么替我挡枪……凭什么?”

    “灵樨,你是我在这世上,最不想伤害的人,可我最终还是把你逼向绝路……我这条命,死不足惜。只希望你不要活在过往的仇恨里……不要再恨靳家任何一个人。”

    慕灵樨眼眶猩红。

    呵……不恨靳家?

    这话说话简单,可要做到,何其艰难?

    如果不是靳家,她也不会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知道这场爆炸,是谁主使的吗???是你的好妹妹——靳向晚!你叫我如何不恨?”

    慕灵樨情绪失控,歇斯底里,满眼的滔天恨意,掩都掩不住。

    靳封尧眼中一痛,呼吸越发急促,“我知道,你的委屈,你的痛苦,我全都知道。所以,靳向晚也付出了她该付的代价,她死了……灵樨,走吧,以后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快走……”

    慕灵樨顿时怔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回答她的,只有他越来越微弱的呼吸,以及逐渐消失的心跳。

    “靳封尧,你回答我!”

    “靳封尧……”

    “靳封尧!!!”

    男人睁着眼睛,终是咽下最后一口气。

    慕灵樨只觉得脑袋轰然,眼前的世界正在逐渐崩塌。

    她想起了过往,关于这个男人的种种……

    温柔的宠溺,过分的包容。

    他对她,从来没有想象中那么无情。

    是她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如今他死了,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枯萎了。

    直到这时,慕灵樨才发觉自己是爱他的。

    爱到无法自拔。

    可是已经晚了。

    他死了。

    而她……也到了生命尽头的那一刻。

    一口黑血,从她嘴里咳了出来。

    穿肠毒药,早已将她的肠胃搅得天翻地覆。

    她本就活不了,也没想要活。

    唯独没想到,他会搭上一条命来陪她!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走到这一步。

    慕灵樨痛苦的蜷缩起身子,倒在他怀中,闭上眼睛那一刻,她想着,能一起长眠在这,也挺好。

    思绪越来越暗,恍恍惚惚间,慕灵樨感觉到一股剧痛贯穿了她的身体。

    她呜咽出声,却被一道温柔吞噬……

    男人尽量克制地亲吻她,手指爱抚般的拂过她身上每一次肌肤,指尖仿佛带着电流,所过之处,轻易便引来她的颤栗。

    慕灵樨不安的扭动身躯,浑身燥热难耐,无比空虚,却又痛苦万分。

    “唔……”她闷哼出声。

    “乖,忍一忍就不痛了。”

    一道低沉的嗓音,仿佛穿越了时空,在她耳边响彻,忽远忽近,温柔藏匿。

    慕灵樨意识迷迷糊糊,只能任由自己在欲-望的浪潮中,载浮载沉……

    不知过了多久,她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已是第二天。

    她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觉得眼前画面,莫名熟悉。

    这分明是靳家!

    这是她在靳家的房间。

    慕灵樨一脸震惊,以为是梦境,可双腿间火辣辣的感觉,依旧清晰残留,很明白地告诉她,这并不是梦。

    她急忙掀被下床,匆匆往浴室跑去。

    透过镜子,她看到了自己。

    完美无暇的容颜,小巧精致的五官,倾国倾城的风情,以及……身上一连串青青紫紫的吻痕。

    这是六年前的慕灵樨!

    这时的她,刚满二十岁,还是大学生一枚,却是锦城出了名的第一美人,又因为在靳家长大,更是有着‘无冕之后’的称呼。

    慕灵樨整个傻眼。

    她……这是重生了?

    还没来得及等她震惊完,门外面就已经响起了敲门声,一道甜美的嗓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灵樨,你起床了没有?”

    慕灵樨急忙掩好睡衣,猛地回头,就看到靳向晚走进自己的房间。

    她终于确信,自己真的重生了!

    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慕灵樨开心到颤抖,眼中不由聚起一层水光,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可很快,她便把泪意憋了回去,随意用水洗了把脸,才走出房间。

    一出来,迎面看到靳向晚,慕灵樨就想起上一世的死状,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薄凉,问道:“你怎么来了?”

    靳向晚没察觉到她的情绪,状若亲昵地上前,挽住她的走道:“这还用问,当然是担心你了,只是我没想到,你的酒量会这么差,醉后还自己乱跑,害我担心了一晚上……后来听说你被哥哥带回来了,昨晚……你们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我们能发生什么事?”

    慕灵樨笑容自若,心中却回忆起昨夜发生的事儿。

    昨夜,是她第一次失身。

    靳向晚借由同学聚会的借口,在酒里给她下了药。

    她当时不知道,喝下去后,便神志不清,被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纠缠。

    只是途中没想到会遇到靳封尧。

    他把自己带走后,发生了什么,她全然不记得。

    等醒来,已经是起来时那副混乱不堪的样子。

    慕灵樨倒是清楚,靳向晚的来意。

    无非就是来确认,她和靳封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她心中冷笑更甚。

    上一世为了防止自己和靳封尧拉近关系,靳向晚没少在背后说了靳封尧坏话。

    什么孤僻冷漠,薄情寡绝,冷铁无情……还扒出不少关于靳封尧的传闻。

    大致内容是,靳封尧收购了一家公司,那公司破产后,老板因为庞大的债务,不堪负荷,带着仅有三岁的儿子,还有妻子,一块跳了楼。

    当时慕灵樨一听,压根没想到去深究。

    当年,她父母也是这么被人逼死的,心里一直有阴影。

    所以下意识的认定,靳封尧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

    于是从那后见着靳封尧,便躲着走,尽量远离他。

    如今,靳向晚故技重施,她却不会再傻傻的上当,任由她摆布了。

  • 002 太便宜她了

    “真的没有吗?”

    靳向晚似乎不怎么相信慕灵樨的话。

    目光不断扫视屋内。

    一想到,昨夜她哥和慕灵樨在这共度一夜,靳向晚眼皮便一片阴鸷。

    她绝对不允许大哥和慕灵樨有点什么。

    看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慕灵樨唇角似有若无的勾起一丝冷笑,“自然没有。没事干什么这么问?还是你很想我出事啊?”

    靳向晚一愣,随即连忙否认:“我没有。”

    “是吗?”慕灵樨低下头,掩去眼底的冷芒,幽幽的说:“昨晚那种混乱的场合,我真的很害怕会出点什么事……”

    说到这里,她猛的抬头,心有余悸的说:“向晚,你说要是真出事了,可怎么办啊?”

    看她的样子不像在说谎,靳向晚暗暗松了口气,然后上前握住她的手,“灵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你去参加聚会的。”

    靳向晚一脸的歉疚,就好像真的很自责一样。

    慕灵樨在心里冷笑,连看着她的目光都多了几许冷意。

    上辈子就是被她这精湛的演技给骗了,自己的下场才会那么的凄惨。

    回想到上辈子的事,恨意就涌上心头,恨不得现在就和她撕破脸。

    但很快,慕灵樨就冷静下来,慢慢来,现在就撕破脸太便宜她靳向晚了。

    她一定要把上辈子所受的痛苦加倍的讨回来。

    明显感觉到慕灵樨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靳向晚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疑惑的目光落在慕灵樨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怎么觉得慕灵樨好像变了。

    但下一秒,所有冷意瞬间敛去。

    慕灵樨抬头,巧笑倩兮的看着她,“怎么了吗?这么看我?”

    靳向晚一愣,“没什么。”

    可能真的是错觉吧。

    就她这傻白甜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变呢?

    “没事的话,那我们下楼吧。”慕灵樨率先朝门口走去。

    “等下。”靳向晚拉住她。

    “嗯?”慕灵樨回头,疑惑的看着她。

    “那个灵樨……”靳向晚犹豫了下,然后说:“等下如果我爸问起昨晚的事,你就说是你带我去的,好吗?”

    靳家有很严格的家规,昨晚自己那么晚才回家,肯定免不了一顿责骂。

    但慕灵樨不一样,她只是靳家收养的养女,没有太多的约束,所以上辈子靳向晚犯了错就会让她顶包。

    上辈子她傻,可不代表这辈子她还会傻傻的任由她利用。

    慕灵樨低头,掩去眼底的冷意,呐呐的说:“好,没问题。”

    靳向晚露出得意的笑容,果然还是傻白甜。

    忽然,她的笑容凝固了,目光紧紧盯着她脖子后面那星星点点暧昧的痕迹。

    慕灵樨抬头,察觉到她的目光,赶紧抬手收紧领口,笑着挽住她的手臂,“向晚,我们下楼吧。”

    靳向晚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并没有看到慕灵樨嘴边弯起的得逞笑意。

    她是有意让靳向晚看到的。

    靳向晚很在乎靳封尧,超乎了兄妹间的那种在乎。

    上辈子她从来没怀疑过,只当是妹妹对哥哥的一种依赖之情。

    可后来才知道靳向晚根本也不是靳家的孩子,和靳封尧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那时自己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原来靳向晚对靳封尧的感情是男女之情。

    所以她才会一直在破坏自己和靳封尧的关系。

    想到这,慕灵樨目光一凛,这辈子她绝对不会再让靳向晚得逞。

    ……

    楼下大厅。

    慕灵樨和靳向晚并肩走了下来。

    餐厅里,已经坐着三个人。

    一个靳父——靳天泽,还有靳母——顾明华,最后是一道几乎要刻入骨子里的身影。

    男人面庞精致,如雕刻一般,五官立体,鼻梁笔挺,眼珠子漆黑得如同上好的墨玉,深邃如黑夜,如深海。

    一袭剪裁合身的手工西装包裹着他颀长的身躯,黑色长裤包裹着的双腿,修长又禁欲,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慕灵樨感觉自己呼吸有些停滞,眼眶热热的,似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

    真的是他!

    他没有死!

    他又重新活在自己的面前了。

    她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个为自己挡枪而死的男人,所以当那张熟悉的面庞落入眼里的时候,她难以抑制的激动起来。

    用尽全身力气,她才没当场落泪,也忍住了想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

    靳封尧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将她激动的神情尽收眼底。

    她是看到自己才那么激动吗?

    旋即,他垂眸,自嘲的勾了勾唇。

    他和她的关系经过昨晚的事恐怕更糟糕了,她那分明是愤怒而不是激动。

    除了靳封尧,没人注意到慕灵樨的情绪变化。

    顾明华一看到她,就和以往一样,冷嘲热讽起来。

    “有人夜不归宿的,分明是把靳家当旅馆了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算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也该替靳家想想吧,可真够任性的!”

    慕灵樨故作茫然的问:“阿姨,您在说谁呢?”

    “说谁?”顾明华嗤笑出声,看着她的目光充满鄙夷,“还装呢?我说的就是你,不仅夜不归宿,还喝酒,甚至和男人勾肩搭背的,简直是丢尽了靳家的脸面。”

    “闭嘴!”靳天泽大喝一声,不悦的瞪着顾明华,“灵樨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见丈夫替慕灵樨说话,顾明华眼底浮起一丝阴冷,然后拿出几张照片甩在桌上,冲丈夫说:

    “你好好看看,这上面的人究竟是不是她?”

    靳天泽拿起一看,见真的是慕灵樨,随即抬头,“灵樨,这是怎么一回事?”

    慕灵樨看了眼照片,上面的人确实是自己,但旁边的男人她根本不认识,而且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和男人勾肩搭背的。

    靳封尧拿过照片一看,一眼就看出照片是合成的。

    于是,低沉的声音在餐厅里响起。

    “这些照片不是真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