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有一把神医刀、林泉林雪汪梦霞小说

我有一把神医刀

林泉林雪汪梦霞小说

主角:林泉,林雪,汪梦霞 标签:独家首发

林泉身为林家上门女婿,忠厚老实,被其妻林雪及岳母李芳看不起,更想将他赶出林家。他因祖传一块灵木与一把神奇的医刀,从此成为一代神医!

带甲十万 状态:完结

林泉林雪汪梦霞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上门女婿

    夜深。宁泉握着刻刀,坐在沙发上刻着一蹲人像。他是一名木雕师,手头上刻的这个人像是一个顾客要求的,明天就要,所以他连夜赶工。

    这时,浴室的门被推开,林雪穿着一件米白色睡袍走了出来。

    睡袍很合身,她魔鬼般惹火的身材这时看起来更加妙曼、饱满,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犹如出水芙蓉。

    宁泉闻着从宁雪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抬头朝林雪望去。

    “看什么看?瞧你那德性!”林雪一脸鄙夷,“谁叫你回家来刻那玩意的?要刻去你那破店里刻!”

    宁泉悻悻地站起身,轻叹了一声,掉头朝门口走去。

    见宁泉一声不吭,林雪更来气了,骂了一句:“窝囊!”

    他们是夫妻,不过,自结婚一年多以来,林雪连手都没让宁泉碰过。宁泉的父母是做木雕生意的,只不过一年前,他们为了一笔生意去了云南,结果一去不回。

    林雪的父亲也跟着他们去了,此后也杳无音讯。

    在他们去云南之前,林雪的父亲硬逼着林雪跟宁泉成婚,因为林雪家境富有,宁泉做了上门女婿。

    有人羡慕宁泉这穷小子攀上了一朵金凤凰,却不知,上门女婿,冷暖自知。

    当宁泉走到门口时,林雪突然惊呼一声,捂住腹部蹲了下去。

    “啊,好痛!”

    宁泉忙跑到林雪身边,伸手就去扶她,急切地问:“你怎么了?”

    林雪厌恶地推开了宁泉。

    望着宁泉冷汗涔涔痛苦的模样,宁泉一时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林雪的母亲李芳跑了进来,她没有去问林雪怎么回事,反而冲宁泉板着脸骂道:“你是不是欺负我家林雪了?”

    宁泉忙说:“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都拿着刀,你想杀了我家林雪?你怎么这么恶毒?!”李芳对着宁泉不分青皂红白一阵臭骂。

    林雪痛苦地道:“妈,打电话给袁医生……”

    “好,好。”李芳这才关心起林雪来,拿起手机忙不迭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扶着林雪到沙发上坐下了。

    宁泉见林雪痛得脸色惨白,小心翼翼地说:“要不,去医院吧。”

    “不用你管!”林雪与李芳几乎同时冲宁泉叫道。

    宁泉气结,但没吭声。

    李芳对着宁泉又是一阵数落:“你看看你,不会照顾人不说,整天守着你那破木雕店,赚不到一分钱,在我们林家白吃白喝,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长得丑不说,还比我家林雪矮,真不知我家那个是吃了你家哪门子迷魂药,非要把林雪嫁给你。你在我们林家,就是一个吃白食的,如果我是你,干脆就离婚算了,何必拖着我家林雪!”

    宁泉的喉节动了动,握着刻苦的手紧了又紧,但最终一句话也没说。

    李芳又骂:“你个废物,在这里也没用,赶紧滚出去!”

    “我……”宁泉气结。

    这时,有人按门铃。李芳叫道:“你什么你?还不去开门?”

    宁泉赶紧去开门。

    抬头望了眼宁泉的背影,林雪失望至极,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废物!”

    “就是!”李芳又向宁泉瞪了个白眼。

    宁泉打开门,一名身穿笔挺西装的男子提着一只医药工具箱走了过来。

    他推了推眼镜,“哟,这不是宁先生吗?”

    宁泉朝他点了点头,说道:“林雪就麻烦你了,她腹疼……”

    “当然得麻烦我了,不然,还能麻烦你这没用的上门赘婿不成?”

    宁泉两眼一沉,冷声道:“袁克良,你什么意思?”

    袁克良哼了一声,边朝别墅里走去边说:“字面意思。谁不知道你是一只吃软饭的没用的窝囊废!”

    为什么连她的私人医生都敢嘲笑我?

    袁克良进入客厅,李芳板着的脸顿然绽放开来,迎上去说道:“袁医生你可来了。你再不来,可把我给急坏了。这家里没一个男人可真不行!”

    “李夫人真会说笑,宁先生不是男人么?”袁克良笑道。

    李芳将脸一板,“哼,他也算男人?”

    袁克良看了眼宁泉,意味深长地道:“现在像宁先生这样忠厚老实的男人可不多了。”

    他故意把忠厚老实四个字说得非常重。

    宁泉催促道:“你快给林雪看病吧。”

    李芳瞪了宁泉一眼,“你怎么还在这儿?”

    “林雪她……”林雪腹痛成那样,宁泉非常担心。

    李芳哼道:“林雪生病了,你能医好她?别在这儿丢人现眼,快滚!”

    宁泉轻叹了一声,只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这木雕还没有完成,我去店子里刻,你们……你们照顾林雪。”

    打的来到了他的木雕店。

    这木雕店是他父母留下来的,经营各种木雕,只是,近来生意惨淡,一个月都赚不到一两千块钱。

    倒是林雪,身为林氏集团的总裁,一年能赚几千万。宁泉一辈子赚的钱,都不够她一年。

    宁泉也曾想过放弃这家店子,但又不想父母的心血断送在自己手上。况且,他目前除了会雕刻,还真没其它的手艺,也不想宁家的木雕技艺在自己手上失传。

    现在手头上雕刻的这人像是一个叫汪梦霞的女孩定制的。她妹妹得了重病,医生说恐怕活不过半个月,那女孩找到宁泉,请他雕刻一个跟她妹妹一模一样的木雕。

    宁泉再次看了看放在桌上的照片,那女孩七八岁左右,笑起来有一个浅浅的酒窝,非常地可爱。

    这么小就要失去生命,真是令人难过。宁泉突然想起,父亲曾跟他说过,他家有一块灵木,用这块木头雕刻出来的东西会有生命。

    宁泉找到那块灵木。

    这灵木约摸一个茶杯大,两个杯子高。雕刻一个小木雕倒正也合适。

    他用丝巾很细心地将木雕擦了又擦,然后握紧雕刻刀。

    这把雕刻刀约摸两寸长,全身乌黑锃亮,锋利无比,握在手中,既暖又沉,给人一种极强的稳重之感。

    宁峰喃喃自语:父亲说这把祖传的雕刻刀很神奇,他们去云南之前特地传给了我,结果他们一去不回。一年了,我也没搞清楚这把小刀究竟哪里有神奇之处。

    他用雕刻刀在灵木上轻轻一刻,眼前突然闪过一丝亮光。

    像是流星,转瞬即逝。

    接而,脑中突然传出一道声音:“神农玄刀解除封印,神医现世!”

    宁峰心中一怔,神农玄刀?神医现世?

    那道清灵的声音像是听懂了他心中的疑惑,解释道:“此刀名为神农玄刀,乃上古神农尝百草用的切药刀,如今因雕刻一百个灵木,解除封印。凡拥有此刀者,以其鬼斧神工的刀法,可切除世上一切病灶!”

    宁峰一时没回过神来。“这……”

    “宁哥!宁哥!”

    一阵清脆的叫唤把宁泉惊醒了。

    他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趴在桌上竟然睡熟了过去。旁边站着一个身穿蓝衣的女孩,望着她关心地问:“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啊?是不是刻我妹妹的雕像累着了?”

    “梦霞,是你?”

    难道,昨晚做梦了?

    “你妹妹怎么样了?”宁泉问。

    汪梦霞黯然道:“医生说,她活不过三天了。你能在三天内帮我把妹妹的雕像刻好吗?”

    宁泉正要回答,突然一个人气冲冲走了进来,指着宁泉的鼻子大骂:“好啊你,自己的老婆要死了不管,还在这儿泡妹子,你有出息了!”

  • 第2章 冷暖自知

    李芳说着又瞪向汪梦霞,骂道:“你哪家的姑娘,真不害躁,大清早地在这儿跟这个废物勾三搭四。”

    “你……你怎么说这种话?”汪梦霞气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宁泉赶紧劝道:“岳母,你骂我可以,别这么说她,她是我的顾客……”

    李芳将脸一沉,“哼,胆子大了,敢顶嘴了?难怪我家林雪痛得死去活来你不管,原来是在这儿跟小骚货乱搞!”

    “李芳她怎么了?”宁泉忙问。

    李芳道:“昨晚袁医生就将她送进医院了,说她腹部有个肿瘤。”

    “啊,在哪家医院?”宁泉又看向汪梦霞,说道:“我要去医院看我的老婆,你妹妹的木雕,我……我回来再给你做。争取……三天之内完成。”

    出了店子,只见门口停着李芳的那辆蜻奥迪A8L,他正想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李芳冷冷地道:“坐我的车去吧。”

    第一回坐在李芳的车里,宁泉感觉很不自然。

    “林雪到底怎么了?”宁泉急切地问。

    “肿瘤,晚期。” 李芳抹了把眼泪,双目通红。

    “她还那么年轻,怎么会肿瘤晚期?”若不是亲自听李芳说出来,宁泉绝对不会相信。

    李芳顿了顿,说道:“你跟林雪离婚吧。”

    “什么?”宁泉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芳又道:“跟林雪离婚,我给你五十万。”

    宁泉一时脱口而出:“林雪得了肿瘤,我这个时候跟她离婚,我还是人吗?”

    “给你一百万。”李芳说道,“你入赘我们林家,这一年,你一直吃我们的,喝我们的,现在就算你净身出户也不足为过。给你一百万,是看得起你了!”

    宁泉一口回绝:“我是不会跟林雪离婚的。”

    “那你就下车!”李芳将车停了下来。

    宁泉没说什么,推开门走了下去。

    李芳气急败坏地叫道:“就算你不离婚,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宁泉闻言,脚下一滞,难怪李芳会让他坐她的车,原来是想在车上跟他说这事。在她看来,林雪既然是肿瘤晚期,那恐怕是离死不远了。她是担心林雪死后,她的财产全给了宁泉吧。

    打的来到医院,只见林雪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神色黯然,即使如此,她那精致的面孔依然有一种林黛玉般的病态美。

    见宁泉来了,林雪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后偏过头,望向别处。

    宁泉上前关切地问:“你怎么样?”

    林雪置若罔闻。

    “是不是医生检查错了?”宁泉又问:“主治医生是谁?我去找他问问。”

    林雪冲他叫道:“你问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能让肿瘤消失了不成?”

    宁泉低头不语。

    “昨晚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林雪问。

    宁泉忙说:“没有,那是我的一个顾客。”

    “谅你也不敢!”林雪瞪了宁泉一眼。

    其实她知道,以宁泉的性格,是不可能在外面找女人的。宁泉从小就本分老实。林雪之所以肯嫁给他,一方面是父亲的强迫,另一方面,也是看中了宁泉的老实。只是,这种老实在婚后,却变成了没用、懦弱,不像个男人!她是越看越不顺眼。

    宁泉在床头看到了主治医师的名字,竟然是袁克良。

    他跟林雪说了一声,决定去找袁克良问问林雪的病状。

    来到医师办公室前,见门虚掩着,宁泉正要敲门,突然听见里面有人说道:“老袁,你手下那个病人,听说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啊,你还是她的私人医生?你怎么结识了这么有钱的美女?”

    “呵呵,机缘巧合吧。”

    “那美女真漂亮,结婚没?”

    “婚是结了,不过招的是上门女婿,是一个十足的软蛋。听林雪的母亲说,准备废掉那个没用的家伙。”

    “哈哈,这是准备你来接盘吗?林氏集团,那是上百亿的资产吧!”

    “若说为了钱,我倒宁愿攀上她母亲。林雪得了肿瘤,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你这是打算母女双吃吗?哈哈……”

    宁泉怒不可遏,一脚将门踢开了。

    “谁!”袁克良与陈民同时朝门口望来。

    袁克良一看到宁泉,愣了一下,但立即又恢复了神态,若无其事地问:“你来干什么?”

    陈民也生气地问:“你谁啊,谁叫你踢门的?”

    袁克良答道:“他就是林雪的上门女婿。”

    “他?”陈民打量着宁泉,眼中满是鄙夷。

    宁泉走到袁克良面前,一字一句地道:“人要有人性,医生要有医德,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我宁泉的女人,谁也别想染指!”

    “你的女人?”宁泉冷笑道,“你们结婚一年了吧,你有碰过她吗?我看林雪还是处吧,你连碰都没碰过她,也自称是她的男人?或者说,你根本就是个男人?若这样,不如……”

    宁泉一拳挥了过去。

    袁克良往后一仰,坐倒在地,鼻血顿然流了出来。

    “你干嘛打人!”陈民忙上前拦住宁泉。

    “妈的,敢打我?!”袁克良抹掉鼻血爬了起来,抓起一只水杯就要朝宁泉砸去。突然,一名倩丽的身影走了进来,沉声问:“怎么回事?”

    “古主任。”袁克良与陈民顿然焉了下来。

    “为什么要跟病人家属动手?”古惠欣质问。

    袁克良抢先道:“是他先动手的。”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俩二级处分!”古惠欣道,“若还有下次,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

    袁克良与陈民垂头丧气地在办公桌上坐下了,只是双双都狠狠瞪了宁泉一眼。

    宁泉说道:“我是来了解我老婆的病情的,她是VIP02号床。”

    古惠欣说道:“肿瘤晚期,这是她的病情资料。”

    接过古惠欣递过来的资料,宁泉说了声谢谢,转身走了出去。

    来到走廊上,宁泉将资料仔细看了一遍,确定是肿瘤晚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重地朝病房走去。

    李芳正在给林雪削苹果,一看到宁泉,顿然叫道:“你还来干什么?这里不需要你!”

    袁克良也紧跟而入,睥睨着宁泉,“病人需要休息,无关人员出去!”

    宁泉张嘴想说什么,李芳顿然叫道:“叫你出去,你聋了?!”

    宁泉看了眼林雪,说道:“你好好休息。你不会有事的。”说完,他慢慢走了出去。

    来到窗前,宁泉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心中一阵怅然。

    “宁哥,你也在这里?”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宁泉回过头,见是汪梦霞。

    原来,汪梦霞的妹妹汪梦云也在这儿住院。

    宁泉去看了小梦云,她在床上睡着了,比照片中看起来要苍白得多。

    抚摸着小梦云的脸,汪梦霞哭了。“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我真希望这是一个梦,我想她永远活着。”

    这时,小梦云睁开了眼睛,她擦掉汪梦霞的眼泪,说道:“姐姐,别哭。我没事。”

    宁泉也安慰道:“你妹妹会好起来的。”

    汪梦霞点了点头,泪如泉涌。

    “我出去一下,麻烦你帮我看着妹妹。”汪梦霞擦掉眼泪说道。

    宁峰点了点头:“好,你去吧。”

    汪梦霞快步走了出去。

    突然,宁泉发现,在汪梦云的脑袋中有一个黑点,约摸豆粒大。

    这是?

    就在宁峰疑惑时,耳边响起一道熟悉而空灵的声音:

    “那是一种病灶。用你的刀,把那黑点切掉。只要切掉,她就能活下来。”

    是昨晚听到的那个声音!

    宁峰四下看了看,这病房除了汪梦云以外,并无他人。

    “你是谁?”宁泉在心里问。

    “我是刀灵。”

    “刀灵?”

    “对。”

    宁泉说:“我不是医生,我怎么切掉那病灶?”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