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用余生回答你、叶舒萌池南川小说

我用余生回答你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

主角:叶舒萌,池南川 标签:闪婚、失宠

深爱多年的男人被白莲花闺蜜抢走,叶舒萌在他们婚宴当晚借酒行凶,非礼了新娘大哥。  隔天。她给了他两百块补偿费,要求两不相欠,却遭到拒绝。  开什么国际玩笑?池南川,堂堂池氏总裁,岂能容忍被当成牛郎随便摸随便亲?  “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领结婚证。”  ……  一场以拆婚为目的的婚姻,她要新郎,他要新娘,婚后的日子鸡飞狗跳。  叶舒萌牢记目标,恪守盟友本分。直到某个深夜,禁欲系的男人主动爬上她的床,将她逼入墙角。“我决定把时间改一改,地点改一改,和你做一辈子的床上盟友。”

丁晨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用余生回答你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我们结婚吧

    池南川一愣,皱眉,冷冷拽开了那只在自己胸膛上行凶的手,怒目瞪她,冷峻的五官板得像个阎王。

    “干嘛这么凶嘛,不就是要钱么?我给。两百够不够?咦,我的钱包呢?我钱包不见了。”

    “哎,谈钱伤感情,我,我还是,你不吃亏……要不我先验货,先上车,后补票,你伺候的我舒服了,我、我给你补钱……咱们按技术收费……”

    池南川多高傲的一个人,哪能忍受被女人当成牛郎?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放手!”比冰渣子还冷的警告。

    “我不要!别叫我放手!慕言不要我,你也不要我。我究竟哪里不好?我哪点比不上池明曦?”叶舒萌的情绪一下就崩溃了,愤怒地大喊大叫。凭着一股子野蛮劲儿,不管不顾地吻了上了他的唇。

    四唇相贴,池南川大怒,用力扣住她的手腕要推开,但叶舒萌的力气大得像只野牛。

    一嘴的酒味,也渗入他心脏。

    池南川有严重的洁癖,现在满嘴都是一个陌生女人的酒味,令他非常反感。可身体却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悸动。推开她的手,有片刻迟疑。

    眼前的脸和另一张脸重叠。

    慕言,是你吗?

    叶舒萌的眼泪夺眶而出,如受伤的小兽般绝望地呜咽着,哀求着。“慕言……别离开我……求你……”

    “我真的很爱你,不要结婚好不好?”

    “不要娶池明曦。”

    “我、我知道我不好,我有很多缺点,我改还不行吗?”

    “慕言……别丢下我,慕言……爱我……”

    他被她当成了唐慕言,池南川皱眉,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怀中的人贴着他的唇哀哀低泣,哭得梨花带雨,酒味夹着咸涩的泪水在他唇齿间交缠。

    极致的爆发让她精疲力竭,晕倒在他怀中。

    ……

    隔天清晨,叶舒萌在被坦克碾压的酸痛中醒来。

    费了半天神,理清了两件事——第一,她昨晚和一个陌生男人开房了。第二,她没失身。

    此地不宜久留。

    叶舒萌七手八脚地套上衣服,找到钱包掏出两百块放在床头。

    这是一间总统套间,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坐在外面餐厅看报纸,享用咖啡。

    淡金色的阳光朦朦胧胧,在他的白衬衣上晕染开,侧影很帅。

    叶舒萌不敢多看,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他长什么样,是圆是扁。

    “昨晚谢谢,感谢费我放床头了。”

    拎着鞋,她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走。

    “叶舒萌!”

    她浑身一激灵,如被施了定身法。

    忐忑不安地回头,只见沐浴在阳光中的男人有一张鬼斧神工的脸,比昨晚看着更迷人。

    看上去不会超过三十岁,有一种精英人士的气质,冷冷的,酷酷的,面无表情,人畜勿近。

    可是真的很帅,气质比唐慕言还出众,一个看就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连一根眉毛都透着睿智。

    叶舒萌愣在那儿,刚要问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们结婚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如同扔了一颗炸弹。

    什么?结、结婚?她在做梦吗?

    尽管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但这句话太惊人了,叶舒萌仍忍不住左右张望。半天,呆呆指着自己的鼻子。

    “你在跟我说话?”

    池南川抬头,冷清的目光多了一丝嘲弄,那是看蠢货的眼神。

    鼻腔冷哼一声,意思是——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认为呢?

    “你没病吧?我不认识你。”

    “现在认识了。”

    “你不会要我对你负责吧?”叶舒萌瞠目结舌,那些乱七八糟的狗血偶像剧情节此刻将她的脑子塞得满满当当。“可我没睡你,昨晚就亲了一下。”

    他的唇,淡淡的烟酒味美妙迷人……

    视线落在他的唇瓣上,薄薄的嘴唇宛如玫瑰花瓣,非常性感。真难想象,这般薄凉的男人,嘴唇却滚烫如火。

    叶舒萌难得地红了脸。克制着乱跳的心,诚恳地说:“我为我的酒后无德道歉,两百块我放床头了,作为对你的补偿。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两不相欠,行么?”

    “不行!”

    干脆利落的拒绝,不给叶舒萌一点余地。

    懒得应付她那些无聊又愚蠢透顶的猜测,池南川直接挑明理由。“你喜欢唐慕言,我想要池明曦,我们可以联手拆散他们。”

    原来如此,叶舒萌就能理解了。她就说,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看上她?原来是有目的的,而且还是为了池明曦。男人都喜欢池明曦!

    可他说得那么轻易,那么无情……

    “你这人太坏了吧?宁毁一座庙,莫拆一桩婚。你的人性呢?”

    “我没有人性。”

    “……”

    叶舒萌语塞。

    她困难地消化着他的话,“好,就当我们有共同的目标,那也犯不着结婚,牺牲太大了。”

    “结婚,方便行动。这对你有好处,你应该接受。”

    他嘴上说应该,可他态度明明是——你必须接受。一副凌驾于万人之上的气势。

    叶舒萌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最反感别人对她指手画脚,这种命令的口吻就更厌恶。

    凉凉一笑。“是么?可我拒绝。”

    “我对这个自以为是,荒唐可笑的计划一点兴趣都没有,哪凉快哪待着去,少烦我。”

    池南川眯起深邃的瞳孔,像极了某种猛禽。野心勃勃,狂傲自负。“你现在拒绝,但一定会后悔,回头找我。”

    “哈哈,笑死人了,你算哪根葱?谁给你的自信?”

    叶舒萌有一张厉害的嘴,开口就是一连串讽刺的话。“我既然没有吃喝嫖赌要卖女儿还债的爸,也没有身患癌症快要死了等钱救命的妈,更没有残疾的兄弟姐妹,你拿什么威胁我?狗血偶像剧别看太多,会变傻。再见,不,再也不见。”

    “我叫池南川。”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byebye!”叶舒萌头也不回,背对他潇洒地摆摆手,关上了门。

    墨蓝的瞳孔沉了下来。她,一定会回来找他。

  • 第1章心痛

    如果有一天,你深爱十几年的男人和你最好的闺蜜结婚了。你是选择背水一战,还是忍痛祝福?

    ……

    星光璀璨的夜。

    希尔顿酒店礼堂正举办一场盛世婚宴,从国外空运回来的上万朵紫玫瑰营造了一个梦幻的童话世界。

    今晚是鹿城两大家族——唐家和池家的婚宴,婚礼耗资千万,盛况空前。

    唐慕言和池明曦这对新婚夫妻正忙着挨桌敬酒,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唐慕言,你是否愿意娶池明曦为妻。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我正式宣布你们为夫妇。”

    ……

    白天教堂的一幕幕反复在叶舒萌眼前浮现,刺痛着她的眼眶,一阵阵发酸。

    她曾以为若唐慕言结婚,新娘除了她,不可能是别人。

    但老天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如今娶了她最好的闺蜜。

    仰头,叶舒萌又灌了一口酒。

    “咳咳……”她呛出了眼泪。

    “别喝了,你想灌死自己啊?”夏小满抢了她的杯子,干心疼。她能理解她的痛苦,可事已至此,自虐有用吗?她今天就是喝死,唐家户口本上的名字也不可能变成她。

    “萌萌,没事吧?”

    唐慕言和池明曦敬到了这一桌,皆担心地问她。

    没事?不,她有事!她心痛得快死了!

    眼泪就要夺眶而出,被叶舒萌硬生生逼回去,转头起身,她眼含着泪,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没事。”

    “祝福你们。”

    唐慕言生得真是漂亮。五官精致,肌肤白皙,明眸皓齿,是一种纯净。一身白色燕尾服衬得他更加英俊,比白马王子还帅。

    他唐慕言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是她看着长大的。可怎么一转眼,他就成了别人的丈夫呢?

    叶舒萌的心在滴血,在哭泣,却不得不强颜欢笑,举起酒杯,豪气云天。“哈哈,来,为我们家的猪,干一杯……”

    满满的一杯威士忌,她一饮而尽。

    唐慕言和池明曦互相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喝了。

    “你坐,我们去敬下一桌。”池明曦拉着唐慕言要走。

    “别走啊……我话没说完呢。”叶舒萌挽着池明曦纤细的手臂不肯放,红着脸傻笑。“唐慕言,他、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报仇。”

    “谢谢,慕言不会欺负我的,他对我很好。”池明曦柔情似水地望着唐慕言,言语间充满信任和甜蜜。

    叶舒萌像是被捅了一刀。是啊,唐慕言多宠她啊,就像当年宠自己一样。

    她的话显得多么愚蠢又多余。

    “对对对,瞧我胡说。我错了……我自罚一杯,我祝你们……祝你们……”喉咙酸得说不出话。

    “别喝了,你酒量不好。”唐慕言拦着,不肯她喝。

    “萌萌别闹,人家还要敬酒呢。”夏小满忙把叶舒萌拉回座椅上,“你们去吧,我照顾她。”

    “谢谢。”唐慕言不放心地看了两眼才离开。

    “哥,你总算来了,等你好久了……”池明曦温柔的声音传来。

    唐慕言也跟着叫了一声“大哥”。

    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在对面落座,叶舒萌垂着脑袋,昏昏沉沉地看了眼。只觉得那男人有双异常锐利的眼睛,瞳孔是深深的墨蓝色,很亮,很深沉。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的心被某种力量猛地一震。

    ……

    数不清喝了多少杯,叶舒萌去洗手间时,整个人都是飘的。踩着高跟鞋,走得东倒西歪,世界天旋地转。

    “——”

    鞋跟断了,她一个趔趄眼见要摔了,一只手臂帮了她一把。

    池南川脸色铁青,活了近三十年,他竟然在洗手间被一个女醉鬼非礼了。

    还是男洗手间!

    她拧着秀气的柳叶眉研究着,一脸迷萌。

    “滚开!”池南川厉声,一把推开她。被非礼的恼怒直接让他的脸由青转黑。

    谁知她像打不死的小强一般。

    “水,……别走……”

    “别走……”

    “是我喝多了吗?水龙头居然、居然会动?”

    “奇……奇怪,怎么水龙头变成一堵墙了?还有脸?”叶萌已经醉得不知所以,稀里糊涂的把池南川当成了一堵墙。

    “……原来是个人。”她一声长长的叹息,胆大包天地捏了捏他的脸,眉开眼笑。“你长得还挺好看的,多少钱?”

    池南川厌恶地瞪着眼前这个正借酒行疯,肆无忌惮的女人。

    她哭花了一脸妆,乱七八糟的像个女鬼,一身酒臭味。

    “……肌肉……”

    “慕言……慕言他也有,八块呢……嘘……我偷看的,不许告诉别人。”叶舒萌醉醺醺地傻笑着,说着傻话。

    慕言?唐慕言?她是唐慕言的女人?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用余生回答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