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傲娇上司慢点撩、孟烟殷既明程景归小说

傲娇上司慢点撩

孟烟殷既明程景归小说

主角:孟烟,殷既明,程景归 标签:宠文、

她从记事起就跟着一个小男孩,名字是他给的,生日是他给的,爱情也是他给的。后来,他被亲生父亲找回,留下她等了十三年。孟烟觉得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替那个吸血恶婆娘挡酒,因为多亏了这样她才又找回了他。殷既明觉得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从海边抱回了她,从此黑夜中亮起了明灯。

忆安 状态:连载中

孟烟殷既明程景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从小就想嫁给你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在这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街区,CK高级会所装潢豪华,气势恢宏,是想要跻身上流社会的人们心之向往的地方。

    “菁菁姐,真是麻烦你了……嗝!”身穿休闲服背着双肩包的黑发少女面色潮红,眼含秋波的看着身旁扶着她的女人,边说话边打酒嗝“还特意给我弄了间房。”

    女人身穿红色抹胸短裙,脚蹬高跟鞋,一手撩了下波浪长发,一手扶着少女,那张画着浓妆的脸上一脸笑意,“孟烟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如果不是帮我挡酒你也不会喝成这样,都怪我这身体……”说着停到某间房门前,掏出门卡打开门,将孟烟搀了进去。

    孟烟没搭话,她现在晕得难受,一向自诩酒量甚佳,因此听叶菁菁说她来例假不能喝酒时,她便痛快地替叶菁菁挡了几杯酒。

    没想到会醉得这么厉害。

    “呕!”孟烟实在没忍住,刚进门就冲向浴室,趴到马桶上就狂吐。

    叶菁菁嫌弃的把头扭到一边,捏着鼻子蹲下来拍着她的背包“吐吐就好了。你今晚就先在这睡,明天不用去公司,直接去铭泰公园找我。”

    孟烟吐得难受,说不出话来,冲着背后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叶菁菁也不生气,反而在孟烟背后笑得一脸得意,“行,那我走了。”

    孟烟扶着马桶边缘站起身来,摸到洗手池旁,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反而越洗越迷糊,最后索性顺着台子滑到了地板上。

    “热……这地板热死了!”孟烟热得受不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眼微睁,似一汪春水,她四处望了望,自言自语道,“这浴室跑哪里去了……”

    糊里糊涂不知道走到哪里,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眼前晃晃悠悠的。

    “喂!”孟烟看到前方一个服务生样子的人,出声喊到,步履蹒跚的摸着墙走过去。

    “啊,原来在这……”孟烟看见他进了一间房间,跟着就一头钻了进去,转眼就进了浴室。

    三下五除二扒掉了身上的衣服,“刷啦”一下泡进了浴缸里。满足的喟叹了一声,昏昏然就要睡过去。

    “嗯……好难受”孟烟觉得此时仿佛置身于温泉之中,周身都是热水,身体也变得奇怪,紧接着空虚感一阵一阵袭来。

    “谁让你进来的!”一声怒吼在耳边响起,随后胳膊感到一阵疼痛,似是被人狠狠攥住。

    孟烟艰难地抬起眼皮,一双杏眼水波婉转,眼眸中倒映出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

    他一双深邃却又略带风流妩媚的桃花眼中满是愤怒,紧抿的薄唇坚毅冷峻,没穿衣服的上身肌肤结实,八块腹肌看得人心头直跳,一对好看的锁骨彰显魅力,锁骨下一颗红痣妖冶十足。

    孟烟目光含情地盯着男人,“哗啦”一声,白嫩的手从水中探出,摸上男人抓着她左臂的右手。

    殷既明一愣,面色更加阴沉,一双魅惑的桃花眼眯起,眸光锐利逼人,正要打掉那只湿漉漉的手,水声一时又哗啦响起,转眼就看到孟烟从浴池中站起身来。

    她眼含秋水,唇如朱丹,面若桃花,一头黑发如墨般泼洒在白皙如玉的肌肤上,身上不着一缕,因为刚刚从水中起身,晶莹剔透的水珠从身上一滴一滴滑落,在昂贵的地板上开出一朵朵透明的水花……殷既明一时看入了神。

    孟烟望着殷既明熟悉又陌生的面容,摸上浓密俊朗的眉毛,用指腹顺着眉形从头到尾,似是在为他画眉,最后滑向额角,手微微一顿,指下是一道几不可见的疤痕。孟烟霎时露出既欣喜又怜惜的表情来。

    殷既明看着孟烟如此动作与表情,从遐想中回过神来,一脸隐忍,双眸通红地握住孟烟在他脸上挑逗的手,那副表情似是要将孟烟生吞活剥一般。

    孟烟此时此刻心情激荡,身体也愈加奇怪。

    被他触碰的那处感觉奇妙,又舒服又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只得更靠近一点,去探寻这奇怪又神奇的感觉。

    她伸出另一只手顺着他的手臂一点一点上移,直到肩膀。他的肌肤紧实有弹性,被孟烟湿哒哒的手掌蹭过,留下点点水迹,为肌肤添了一层蛊惑人心的光泽。

    殷既明身体一僵,两人肌肤紧紧相贴。

    女人手心发烫,似一把烙铁熨烫在他的胳膊上,肩膀上,又顺着肩膀闯入他的背,他的腰,最后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将她的火热传到他的胸膛,腹部甚至是心上。

    他喉头发紧,喉结上下滚动,额角冒汗。

    他的右手还握着女人的手腕,手下的肌肤细腻光滑,柔弱无骨。他似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虽是满脸怒气,却是未达眼底,黑黑的眼眸深处冒出一团火,又有一丝疑虑。

    “清和哥哥,我不是在做梦吧?”孟烟感觉到殷既明的反应,抬头看向他,惊喜又忐忑地开口询问。她现在大脑嗡嗡作响,头脑发晕,浑身仿若化作一尾游鱼,无力支撑,只能靠在他身上。

    见殷既明不答,她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颊,用一双水眸看着他,魅惑的声音又出口“清和哥哥,我好难受,帮我。”

    他此时看得明白,这女人只怕是被人下了药,又把他认成了一个叫“清和”的人。眉头微蹙,殷既明将孟烟推进浴池,转身要走,他可没义务帮一个女人解决这种问题!尤其是在被当成替身的情况下!

    还没走出浴室,一个滚烫滑腻的身体又抱上来,“清和哥哥,不要丢下我,我真的好热好难受”说着又拿头蹭蹭殷既明的身体,姣好的身体紧贴他背部,来回摩挲,口中还溢出诱人的声音“嗯……”

    殷既明暗骂一声,回身挑起女人的下巴,冷笑道:“可别后悔。”

    孟烟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浅浅的笑开:“怎么会后悔呢”又上前亲了亲他的下巴,“你忘了么,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嫁给你。”

    殷既明不置可否,抱起孟烟朝着卧室走去,这女人自己送上门来,可怨不得别人。

    孟烟被他扔上一张大床,她双眼迷离,红唇娇嫩欲滴,胸前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看起来粉嫩可口,美味十足。

    殷既明看得口干舌燥,俯身压到孟烟身上,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给过你机会了。”

    低头便吻上那张诱惑力十足的小嘴……

    窗外夜色如墨,本来星光闪闪、月色撩人的夜空骤然大变,乌云呼啸而过,挡住所有光亮,只留下CK在这片暗夜中璀璨夺目,奢靡惑人。

  • 等我回来接你

    荒无人烟的小巷中,垃圾堆满墙根,墙面的颜色早已分辨不清,地面上坑坑洼洼地积着不少雨水和泥污。

    “烟烟,快跑!”十岁左右的小男生满脸泥垢,额角处冒着鲜血,双手握着一把小刀,神情紧张的看着对面。身后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满脸泪痕,害怕的抓着男生的胳膊。

    倏尔,画面一转,在一所孤儿院门口,一个西装笔挺梳着大背头的男人双手交叠地靠在一辆黑色迈巴赫上,眸光深远的瞧着离孤儿院不远的一颗桃树下的两个孩子。

    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脸宠溺与不舍地摸摸小女孩的头,坚定地对她说“烟烟,别怕,过两天我就来接你。”

    ……

    孟烟睁开眼看着面前睡得香甜的男人,伸手摸上那条浅浅的疤痕,一遍又一遍的描摹着。这是清和哥哥为了她而留下的伤痕。

    他走的时候这道疤还很明显,过了十三年,终于消减地快要看不见。她小时候总是自责,因为她害清和哥哥一张完美无瑕地脸上有了瑕疵,清和哥哥却反过来安慰她说这样才像个男子汉。现在虽然痕迹淡得已经看不出来,但这张脸却更加具有男人味。

    孟烟把说手心贴上殷既明的脸,深情地凝视着分别了十三年的人,心中甜蜜如许。

    原来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清和哥哥回来了。

    孟烟爬起来上前亲了下那条浅痕。低头便看见殷既明睁着一双桃花眼盯着她。

    孟烟“唰”的一下,面色通红,扯过被子包住自己滚到了一边。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此时快要跳出嘴里来,“咚咚”的响个不停。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你怎么醒了也不吭声!吓我一跳!”说完又捂紧一点,仿佛这样自己的害羞就能减轻一些。

    久久听不到答复,孟烟将被子撑起一角,悄悄探出头来,发现床上只剩下自己一人。她一脸疑惑,听到浴室那边传来水声,脸上一喜,坐起身来。转头四下张望,在一张做工精良的纯手工长沙发上终于发现了一件白色衬衫。她起身下床,光着脚丫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啊……”还没站稳就坐倒在地,孟烟扶着床边起来,脸色潮红。昨晚激情放肆,躺在床上没什么感觉,站起身来后知后觉地感到下身传来钻心的疼。

    她稍稍站稳,看浴室那边没什么动静,想来刚才声音不大没有惊动那人。蹑手蹑脚地从沙发上拿来衬衣穿在身上,随后朝浴室走去,贴在门口听了会儿,男人似乎正在放水的空当和人通话。

    孟烟也没多想,悄无声息的拧了拧浴室门把,惊喜地发现没有上锁,之后轻轻开门进到里面去。

    只见殷既明围着浴巾正对浴缸站立,似乎已经洗漱完毕,头上还有水滴,一下一下滴落在背上,顺着小麦色结实有力的背部滑落,最后湮没于围在腰间的浴巾中。

    真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美男出浴图。孟烟捂住鼻子,觉得此时的清和真是诱惑极了。她悄无声息的走上前。

    殷既明似是没有觉察到后面慢慢靠近的气息,依旧自顾自的打着电话。整个人气场十足,语气不容妥协“十点之前,我要看到公司所有员工的名单已经放好在办公室的桌子上。”

    孟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紧张慌乱的声音,“是是,我赶紧去办。”她嘴角上扬,表情无奈,这人现在不仅男人味十足,气场也变得如此强大,一句话就让下属害怕至此。明明以前那么温柔可爱。

    思及此,孟烟悄悄伸出双手,从背后抱住殷既明。脸贴在他背上撒娇道“不要这么凶。”

    殷既明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到,身子一僵。他自小机警,任何人都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在靠近他两米之内不被察觉,包括那个所谓的母亲。

    他转过身来,脸色阴郁,黑黑的眼眸似是要吞没一切,用俾睨天下一样的眼神俯视着孟烟。

    孟烟小小的身体套在他宽大的衬衣里,领口宽松,露出她圆润小巧的肩膀和锁骨,因为刚刚抱着他,衬衫被他身上的水珠打湿,贴着她姣好地身子,勾勒出她美好的曲线,几丝黑发贴脸,脸上有几滴水滴顺着脖颈滑落进引人遐想的地方。

    衬衣下是一双修长白皙的腿,脚踝纤细,脚丫光溜溜的踩在地板上,风景旖旎。

    殷既明看着孟烟如此,眼神越来越深,身体不受抑制的靠近,伸手挑起孟烟下巴,她一双杏眼又圆又大,纯真无邪却又摄人心魄,高挺小巧鼻子上渗出些微汗珠,更添妩媚,红唇不点而赤,勾人犯罪。

    仿若受到蛊惑般低下头……

    “既明……哥哥”一个软糯甜腻的声音响起,之后“砰”的一声浴室门被狠狠关上。

    “你怎么又出来了?殷既明呢?!”又一个模糊的男生响起,似是对着刚刚关门出去的人在说话。

    殷既明回过心神,打量了一番孟烟,也不知想些什么,面色有些阴沉,犹如一尊黑面神,随后放开孟烟开门出去。

    孟烟跟在殷既明身后亦步亦趋,从他背后探出头,只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有些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前,身后立着一位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男子。

    见到他俩出来,女生轻轻地开口出声:“既明哥哥,我,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眼含泪花,双目含情,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孟烟心中好奇,这女生叫他既明哥哥?一时陷入沉思,难道清和改叫了既明?怪不得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可是他为什么这么久都不主动回来找自己,改名字了为什么也不告诉自己一声。想到这,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攥住一样,难受不已。

    这个女生是谁?清和哥哥是不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才不回来找自己的?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很熟的样子?这十三年来他们都一直在一起吗?孟烟此时心里产生了无数疑问,想要上去问问他,又害怕得到的答案不是她所期待的,一时之间犹疑不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