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之魔妃专宠、慕思灵孤华蒋素梅小说

重生之魔妃专宠

慕思灵孤华蒋素梅小说

主角:慕思灵,孤华,蒋素梅 标签:爽文、王妃、生存奇遇、穿越、

她,是21世纪的顶级雇佣兵。意外穿越到仙魔世界,宅斗,派斗,智斗,武斗,轮番上演……他,是仙魔世界中不受宠的血瞳皇子,却摇身一变成了大师兄……当腹黑遇上腹黑,强势对峙强势。

淼淼 状态:完结

慕思灵孤华蒋素梅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私通下人?

    大隆二十四年,丞相府。

    慕思灵从冗长的梦惊醒,下意识按住自己胸口,子弹穿过她心脏的感觉清晰,可本是粘腻的血却成了柔软的素衣。

    “大小姐不好了,您和林正私通的事被老爷知道了!”门外一声吆喝,她才抬了眼打量四周。

    屋里还算干净,一张梨木桌,三墩雕花凳,再有就是她身底下薄板素帐子的床。

    这是哪里――她的耳朵嗡一声鸣的厉害,她原本是国际佣兵队的队长,在任务中被人队友出卖,一颗子弹穿心惨死,可如今落了何处都不知。

    她咬牙起身,却浑身没了力气,胳膊一伸,入眼的是一双细弱白净的手,手腕上裹一圈青紫,触目惊心。

    这不是我的身体!

    脑中蜂拥出一段完全陌生的记忆,她看见了这个身体从出生到刚才的凄苦的一生,明明是丞相嫡女出生,却被一个庶出压得抬不起头,得毫无地位,日子过的连府中下人都不如。

    昨晚,正主的贴身丫头佩儿背叛她,在她喝的水里下药,想给她一个私通下人的罪名,哪知药效生猛,把孱弱的正主给害死了,也趁了这空档她才得鸠占鹊巢,白捡了一条命。

    慕思灵忍着头疼回想昨晚的事,却只模糊的想着一袭黑衣戴着鬼面的身影将她截了出来,再往后……一夜情?!

    想了昨夜的事情,红了脸怒啐一声,她当时意识迷糊没注意到那人有什么特征,只隐约记得那人有一双猩红狭长的锐利凤眸,像是来自地狱的猛兽,看一眼都能叫人灵魂颤栗。

    紧闭的门被生生撞开,一个梳着双角发髻的丫鬟扑了进来,跪到在慕思灵面前,嘶声:“大小姐,您快走啊,老爷和二夫人来抓你了!”

    她冷眼打量这丫鬟,杏眼柳眉,桃色群衫,双鬓绾了梅英采胜簪,皓腕戴了绞丝银锭手镯,只是这副容光焕发的模子着实不像话里那般急切。

    慕思灵忍着浑身的不适,套了件青萝外衫,冷淡道:“贱婢子,休说大逆不道之言!”

    “大小姐您说什么呀!老爷就要来了,您快让林正藏起来!”

    佩儿没注意慕思灵的反常,左右寻着林正的影子。

    “佩儿?”慕思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我的那几样首饰,你用着可还舒适?”

    这个丫鬟平时仗着背后有慕思灵那惹人怜爱的庶出妹妹撑腰,在慕思灵的偏院里极尽嚣张。

    私吞月供,欺正主怯懦,连她为数不多的几样首饰也敢拿。

    恶奴欺主的戏码竟让她这个过路鬼遇上了!

    “什么?小姐你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明白。”佩儿面色一乱,又急迫的看了一眼背后,压着嗓子说,“小姐,您昨晚一夜没有回府,老爷一定知道了你和林正的事情……”

    “你说,我和林正的什么事?”慕思灵眉眼灵动,用纤手不紧不慢的理着乌发,整个人却又带着一股让人胆寒的戾气。

    佩儿怔楞,这个……还是那个软弱好欺的大小姐吗?

    “你不顾自己和三皇子的婚约,和府中下人私通,一定会被老爷家法伺候,赶出慕家!”佩儿咄咄有词。

    慕思灵轻笑一声,忽而抬手一巴掌扇在佩儿脸上,怒道:“贱婢!”

    佩儿被打的发懵,想这死到临头的人竟给自己脸色看,反手一巴掌扇在慕思灵的脸上,骂个不停。

    “你才是贱人!你竟然敢打我,等老爷来了抽你筋扒你皮!打死你个下贱骨头!”

    慕思灵被掀翻在地,不但没有恼,反而凄苦苦的啜泣了起来,哽咽道:“佩儿姐姐不要再打我……”

    “嘭——”房间的门,猛然被人推开了。

    “慕思灵!你身为相府大小姐,竟然敢私通下人!”首当其冲的妇人着大红的绣金牡丹裙,发髻高盘,上绾金累丝镇宝蝶簪,下坠金凤响铃百步瑶,雍容间满是威严,一开口便将慕思灵钉的死。

    等雍容的妇人往屋里定目一看,登时就傻了眼。

    慕思灵不仅没跟她口中的男人躺在一起,反而楚楚可怜的坐在地上,显然是遭了毒打。

    “大胆!这是在干什么?”丞相慕振国刚下朝就被匆匆请了过来,朝服还没换,目光所到皆是犀利。

    佩儿身体一缩,吓的直直跪下:“老爷!”

    “爹……”慕思灵跪在地上,眼泪涟涟的好不可怜,哽咽的开口了:“您是来救女儿的吗?”

    慕思灵抬头望着慕振国,一双清丽明媚的眸子里满是期望和仰慕。

    竟看得慕振国心脏一跳,生出几分疼惜来。

    “这都在胡闹什么!?”慕振国转头问一旁的妇人,语气里隐含几分迁怒。

    慕思灵眼角泛红,一副强忍着委屈的模样,抹着泪道:“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女儿好歹也是相府的嫡亲,不能被这贱婢白白欺负了去!”

    “哪个贱婢敢欺主,思灵你慢慢说。”慕振国目光一凛,闪过一丝严厉。

    “老爷,大小姐昨天可是一夜未归,昨晚还有人看见咱府上的下人从这屋子里进去,孤男寡女……”雍容的夫人是府上的二夫人,论辈分慕思灵还要喊一声二娘。

    慕振国目光扫了一圈屋子,没见里面有什么男人,面上积蓄了不满。

    二夫人哼了一声,眼神故意一转,指着小院门口的一道男人身影呵斥道:“什么人?”

    她身后的两个婆子动作飞快,跑过去将根本没有挣扎的一个下人抓过来,按着跪在地上。

    二夫人瞧了他一眼:“你就是林正……”

    林正急忙喊道:“夫人!老爷!饶命啊,都是大小姐故意勾引我的,我不是自愿的!”

    慕思灵冷眼瞧着他们做戏,不动声色。

    二夫人询问道:“你跟大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夜大小姐彻夜未归,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这……”林正表情心虚的犹犹豫豫,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畏惧的看了一眼慕思灵,低头做默认状。

    慕振国见状气得脸色发白,大女儿跟下人私通,要是传到了三皇子耳里,婚约必定是要取消的,到时候不仅仅是他的脸面丟尽,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

    “混账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振国斥责逼问。

    慕思灵咬唇,眼中冷笑,脸上却只是泫然欲泣的只重复道:“女儿冤枉,女儿没有做过对不起爹爹的事。”

    二夫人红唇一勾,眼里满是轻蔑,转头示意了自己的一个婆子。那婆子一点头,忽然大声道:“这是什么,拿出来!”

    她这一声吼,吸引了慕振国的全部视线。

  • 第2章 谁写的情书?

    只见那婆子从林正的怀里掏出一叠信来,二夫人拿过信递给慕振国。

    “谁写给你的信?”

    林正畏畏缩缩道:“是……大小姐写给我的情书,每日一封,追求了一月有余,我实在是不堪纠缠,迫于无奈才同意的。”

    慕思灵差点冷笑出声,她堂堂丞相嫡女,对着一个其貌不扬的下人纠缠不休?这种话,怕是要笑掉大牙。

    “恬不知耻!”二夫人面上一喜,佯装着痛心疾首的模样,对着慕振国说:“老爷,我早就跟您说过,找个婆子教她规矩,现在倒恬不知耻的给一个下人写情书,做情诗!”

    慕思灵垂着脑袋,挡住了她脸上的冷色,那信的确是她写的。以前的慕思灵愚蠢不堪,佩儿说自己中意林正,苦于不识字,不能表达爱意,哀求慕思灵代笔……

    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指正她私通的证据。

    慕振国拆了信,只见里面全是不堪的情爱之语,当即勃然大怒,骂道:“不肖子,你把相府的脸面至于各地!你身负婚约,可知道是把我们全家往刀架上推!”

    慕思灵身体一抖,满脸泪痕,她本就容貌清丽楚楚,一双明眸最是动人,如今眼中含泪,更是柔怜。

    “爹爹,女儿冤枉啊。那信并非女儿所写,爹爹平时政务繁忙,不识女儿字迹,这信,真不是女儿写的啊!”

    “这分明就是你的字迹,你还敢狡辩!”二夫人脸上几乎压不住得意,这信里的每一个字,可都是慕思灵自己亲手写,“老爷,你要是不信,现在就让她写诗来对比字迹!”

    慕振国将手中的信愤怒揉烂,转头吩咐下人道:“备纸墨!”

    说罢又指跪在地上的慕思灵:“你若是真敢写这种不知廉耻的信,今日便给我滚出相府!我慕振国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

    慕思灵心中冷笑连连,这般愚钝被自己夫人玩弄鼓掌的父亲,她才不屑!

    她可不是原本怯懦的慕思灵,欺辱她的人,都必定会付出代价!

    上一世罔死,这一世命绝不由人!

    二夫人站在一旁,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慕思灵被慕振国拆穿,被直接赶出慕府的场面,等慕思灵一死,她的女儿便顺理成章顶了这贱人嫁入皇家。

    慕思灵手执毛笔,款款落笔,写下的字却完全不同于之前的过分秀气和方正,而是蕴含着和大气和俊逸,不像柔弱女子的字,更像是一个征战将军,隐含肃杀!

    慕振国一愣,要不是亲眼看见慕思灵写下来了,他绝不相信这是一个女子的字。

    至于那情书……

    二夫人只瞧了一眼,心里顿时咯噔一沉,这贱丫头竟然留了一手?!

    明眼人一瞧便知曲中内情。

    “来人!”慕振国面色冷沉,“把这个恶奴给我抓起来!玷污大小姐名誉,杖毙!”

    “老爷,我冤枉!”林正没有看到慕思灵的字,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看着自己要被人抓起来,心里一急,当即就想把二夫人供出来。

    “是二夫人……”

    两个婆子哪等他说完,上去就是啪啪几巴掌,将林正打得没了意识,叫人拖了出去。

    慕思灵低着头,神色不清。以她现在的地位,还动不了蒋素梅,说出实情怕是惹来污秽之名,捏了蒋素梅这把柄,敲山震虎。

    “父亲,还有一事,求父亲给我做主!”慕思灵挺直了背脊,不肯起身。

    慕振国转眼看着这个大女儿,想起他差点被恶奴蒙骗,惩罚与她,顿时心生内疚。

    “说吧。”

    慕思灵抬眸直视慕振国的眼睛问道:“父亲可还记得当年与我母亲定情时交与的银手镯?”

    提起慕思灵的生母,慕振国神色有几分不自然,当年慕思灵的生母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嫁入慕家,两人情深之际自然也是说出不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情话,只不过……

    慕振国功成名就之后,仕途锦绣,美人如玉,自然少不了娶几任偏房,貌美娇妻在侧,哪里还记得那个珠黄的糟糠之妻?

    他对慕思灵生母不多关注,连她何时有孕也一概不知,直到怀胎六月大了肚子,才急忙命下人多加照顾。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胎儿营养不足,慕思灵母亲身体又不好,临盆当夜就去了,诞下一子,缠缠绵绵病祸不断。

    最重要的,那是慕振国至今唯一的儿子,体

    弱多病,到了年龄都不得入学堂,将来怕是不足以继承家业。

    慕思灵瞧着慕振国的神色,见他有所动容之后,继续说下去:“母亲过世时,将一手镯留给了女儿,但女儿无用,竟然没能好好守护,遭下人欺辱不说,还占走了母亲留下的唯一信物!女儿生性淡漠,不争名利,只求安稳过日。父亲,求您今日为我做主。”

    跪在地上的佩儿听见这话顿时后背一凉,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绞丝银镯子,只觉那是个火箍子,灼着皮肉疼!

    “放肆!什么人敢这么大胆!”慕振国圆目一瞪,怒气勃发。

    他对慕思灵母亲多少还有愧疚,现下经过慕思灵这么一提,更是觉得面上发热。

    慕思灵转头看向佩儿,继续说道:“你平时对我辱骂不尊我概不追究,母亲予我的镯子是定要讨要回的!”

    慕振国那锐利的视线一落在佩儿身上,她哆嗦起来,“老爷,奴婢……”

    “把你的手抬起来给我看!”慕振国斥声命令。

    佩儿不住的缩起身体,遮遮挡挡住手腕:“老爷,奴婢没有……”

    “来人!把她的袖子给我卷上去!”慕振国一开口,立即就有佣人上前来,粗暴的一把扯开佩儿的袖子,那手腕子上,果然戴着一个眼熟的银手镯。

    这是他当初送给发妻的定情之物,现在竟然被一个下贱的婢子戴在手腕上,奇耻大辱他怎能忍?

    “混账贱婢!”慕振国气得脸色发黑,狠声说,“来人,把她的双手双脚给剁下来!”

    “不要啊,老爷!”佩儿连连求饶,慕振国根本不理,她只好又向蒋素梅求道,“二夫人!您救救我,我也是听您的话做的事啊,您当初说……”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