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醉爱承欢:金主大人,请克制、兰晓棠楚江东宋慈小说

醉爱承欢:金主大人,请克制

兰晓棠楚江东宋慈小说

主角:兰晓棠,楚江东,宋慈 标签:

一场车祸,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他是上帝的宠儿,身价千亿,霸道腹黑,失去了女友,强行把她这个罪魁祸首留在身边,夜夜索欢,百般羞辱;“兰晓棠, 你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用你的后半生来赎罪!”“楚江东,你根本就是一个疯子!”无休止的羞辱,逃不掉的枷锁……“楚江东,我死了,一切就都可以一了百了了!”说完,她毫无留恋,纵身从高楼跳下,只为求一个解脱!他毫不犹豫纵身跃下,双双倒在厚厚的海绵垫中,他紧紧拥着她,“想死?那就带上我和儿子!”

辛妃 状态:完结

兰晓棠楚江东宋慈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坐在兰晓棠对面的女人,长相狐媚不说,一开口就是一股子骚气。

      “所以呢?”

      兰晓棠听后,眉眼儿都懒得抬一下,轻呷了一口咖啡,淡淡的问道。

      “所以?呵呵——”

      对面的女子呵呵的轻笑了起来,“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劝你识相点儿,早点儿离开楚江东,把楚太太的位置腾出来,别到时候被赶出楚家,那样大家面上可就不好看了!”

      “是吗?”

      兰晓棠轻笑一声,然后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站起来说:“杨小姐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果然是不同的,那些人都是要钱,而杨小姐您,是人和钱都想要。”

      “不过,祝福你母凭子贵能够早些进楚家,好把我取而代之!我等着那天!”

      说完,她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掉。

      已经记不清这是楚江东在外面招惹的第几个女人了,可惜兰晓棠比谁都清楚,无论是谁,都不会取代她楚太太的位置,因为楚江东是绝对不会和自己离婚的!

      他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折磨自己,只为了那个在心目中,深爱的那个女人。

      他心爱的女人死在自己的车轮下,他发疯一样打压兰氏,不惜一切拆散她和庄景明,只是为了用她的余生为他深爱的女人祭奠!

      他就是一个疯子!

      或者说,自从那个女子死去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疯子!

      出了咖啡店的门,她上了一辆银色的迈巴赫,侧眸对着身边冷漠淡然的男子说道:“楚少,杨小姐说怀了您的孩子并且要我让出楚太太的位置,对此,你意下如何?”

      “做梦!”

      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楚江东脚踩油门,银色的迈巴赫穿梭在这个入眼繁华的城市,最后停在郊区的南山别墅。

      虽然已婚,但是他们两个人并没有住在一起,楚江东住在南山别墅,而兰晓棠则住在隔壁的南音别墅。

     楚江东看也不看兰晓棠一眼,人刚下车,一个女人就出来迎接。

      兰晓棠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个女人,果然是个尤物!身段妖娆妩媚,长了个狐狸脸,走起路来都摇曳生姿。

      那女人见到楚江东就像狗见到了肉包子一样,眨眼间扑进了楚江东的怀抱,娇笑道:“楚少,不是说要好好调教人家么?怎么这么晚才来?”

      说着,手里动作不停,在楚江东的身上摩挲,另一只手则伸向他的皮带......

      兰晓棠见怪不怪,把这演活春宫的男女当做空气,转身就要走,却被楚江东一把抓住,紧接着,他充满冰冷的话语就吐了出来:“滚!”

      他抓的是兰晓棠,那自然是让那个女人滚,兰晓棠侧眸朝他看了一眼,淡淡的说:“楚少,你们继续就好!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

      说完,她就要拍开他的手。楚江东动作更快,把那女人随意甩到在地,然后拉着兰晓棠转身往车里走,动作粗犷的把她塞进车里,他随即弯腰进入车里。

    兰晓棠恶心的想吐,随即而来的,是浓重的化不开的屈辱!

      眼泪滴滴答答的蔓延开来,楚江东视而不见,只摁着她的脑袋,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楚江东!你根本就是个疯子!变态!”

      楚江东欺身而上,拽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讥讽道:“那又怎么样?这都是你兰晓棠欠我的!成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是想着在庄景明身下欲仙欲死吗?可惜你这辈子都别想了!”

      说完,手下用力,把她的衣服撕碎,把自己当不满和愤怒尽情的在她的体内宣泄,仿佛这样,才能让他的心情好一些。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兰晓棠不再哭喊,身体的疼痛也转为麻木。

      楚江东看他一眼,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冷然道:“不用装出那副绝望的样子给我看。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害死了颜默!”

      颜默!颜默!

      可是她的死只是一场意外!谁会平白无故的去开车撞人!更何况她们还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可是为什么,楚江东这个变态就是不肯放过她!

      楚江东下了车,任由她就就这样几乎赤裸的待在车里,如被随意丢弃的垃圾一样。

      而没有楚江东的命令,任何人都不敢递给她一件衣服,否则会有怎样的后果,谁也不敢挑战。

      “姐夫,姐姐呢?”

      车窗外,她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是兰星辰。

      当年,兰星辰的父母也是惨死在车祸之下,兰晓棠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就把她领养到了兰家,取名兰星辰。

      楚江东不知道为何,对她如此厌恶,可是唯有对兰星辰,充满着别样的温柔。

      楚江东不动声色的朝司机使了个眼色,然后拉着兰星辰说:“你姐姐一会儿就回来,咱们进去等她吧。”

      司机背转身打开车门塞进来一套衣服,兰晓棠换上后,他才开车去了隔壁的南音别墅,兰晓棠木然下车,把自己蜷进沙发里,再也不想动弹半分。

     门筱然被打开,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刺耳,兰晓棠睁开眼睛看着来人,开人恭敬的鞠躬,说道:“兰小姐,少爷吩咐您现在就搬到南山别墅去。”

      说完,没有等兰晓棠说话,就直接一挥手让人收拾行李。

      兰晓棠知道抗拒没用,索性也不说话,裹着毛毯就出了别墅门,几分钟后,她出现在南山别墅的客厅,却没想到客厅里灯火通明,楚江东和一群人坐在沙发上,看样子,是他的朋友无疑。

      “哟,这谁啊?穿着够奇特啊!”

      其中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的痞声痞气的说。

      “楚少,这就是你给我们找来的乐子?”

      .....

      面对这样的浮夸强调,楚江东面无表情的坐在那儿,不发言也不阻止。

      有一个人按捺不住,径自走到兰晓棠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说:“来,美女,过来玩玩——肯定会让你欲仙欲死,来啊!一起找乐子啊!”

  • 第二章 活着,生不如死

      没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兰晓棠直接看向楚江东。

      之间他左右各坐了一位妖娆美女,堂而皇之的接受着兰晓棠看过来的愤怒的目光。那表情充满玩味,那笑意不达眼底,冷眸深处,如古井无波,看不出什么思绪。

      是啊,找那些女人来羞辱她还不够,他还要当着这些纨绔子弟的面,让她受尽屈辱!他就是想告诉所有人,他楚江东娶的这个女人,就是当年害死颜默的凶手!他楚江东就是要用这个女人的一生来祭奠他心爱的女人!他要让她饱尝苦楚!他要让她痛不欲生!

      兰晓棠一言不发,冷着脸转身要走,楚江东魔鬼般的声音传来:“站住!”

      兰晓棠转身就跑,她的整个身体都抑制不住的颤抖,她知道,楚江东绝对能做出让人不堪承受的事情!

      她很害怕!她在这里,孤立无援!没有谁,会有勇气去对抗楚江东!

      可惜,她根本就逃不掉,还没有到门口,她就被两个男人粗鲁的拉了过去,然后不知道被谁泼了一脸的酒!

      “阿东,你这儿妞,不上道啊!”

      “既然犯错了,随意你们处置喽!”

      楚江东耸耸肩,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哈哈哈——”

      其余人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人示意一个女人拿了一托盘的倒好酒,捏着她的下巴说:“美女,想走是吧?好啊!来把这些喝完,哥几个就放你走!”

      兰晓棠看着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问道:“说话算数?”

    “一言九鼎!”

      “好!”

      兰晓棠痛快的答应了,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又是一杯,然后又一杯......直到最后一杯,她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素来千杯不醉,只是很少在应酬场合喝酒,所以这些酒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

      “好酒量!”

      那些人见她喝完这些酒,都是不怀好意的笑,还有的吹起了流氓哨。

      “美女,这最后一杯,喝了你就可以走了!”

      楚江东身边坐着的一位妖娆美女递过来一杯酒。

      兰晓棠接过来一饮而尽,无论什么酒,她当然不怕。

      可惜,本就不能喝酒的她,酒刚咽不到几分钟,就觉得浑身发热!

      眼前阵阵眩晕,小腹处有滚滚热浪袭来,整个人酷热难耐,身体控制不住的扭动起来。

      兰晓棠意识模糊,只知道自己疯狂的扭动,撕扯自己的衣服,想要亲近任何一个男人......

      “哈哈哈——”

      又是讨厌的笑声。

      “我就说了,别管什么再正经的女人,只要喝了这xx,保管立即变成骚浪贱!”

      “瞧她那样子,不如咱们几个敞开了玩?”

      ......

      兰晓棠不知道结果到底如何了,她失去了意识,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赤果果的躺在一张大床上,浑身上下布满青紫於痕,全身酸痛如同被大车碾压过一样。

      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此刻只感到绝望!

      如果她死了真的能够换来颜默的生,她愿意此刻就立即死去!

      活着,生不如死,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兰晓棠想起来洗个澡,如果要死,她希望自己能够干干净净的死去。

      可是刚下了床,她便一头栽倒在地,脑袋眩晕不已,整个人根本没有一丝力气!

      “姐姐!”

      走进来的,是大惊失色的兰星辰。

      “姐夫,你快来!姐姐出事儿了了!”

      兰晓棠在心底苦笑,想着,傻星辰,喊他有什么用,他根本就懒得搭理自己,大概,她越是痛苦,他反倒越开心吧?

      下一秒,她整个人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只知道这个人抱着她着急的往楼下走,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兰星辰就坐在她的旁边,她不远处,楚江东对着窗户在抽烟,烟火明灭见,看不清他的脸庞。

      “姐姐,恭喜你!你有小宝宝了!”

      或许是母亲天性,得知这个消息后,兰晓棠心中一喜,随即看向楚江东,她知道,这个孩子能不能留得住,还是要看他的态度。

      一支烟抽完,楚江东缓缓转身离开,至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也没有说一句话。

      兰晓棠不知道楚江东是什么意思,但既然他没有明说,她也就什么都不问。

      很快,她出院了,却被楚江东“软禁”在了南山别墅。

      她在这里除了不能出门,一切吃穿用度都不用发愁,但是没有谁来跟她说一句话,所有的佣人似乎一夜之间都变成了哑巴,就连天真可爱的兰星辰,也再没出现在这里过!

      与世隔绝了十个月后,她在医院顺利产下一名男婴,她给他取名可乐。希望他能够时时刻刻的开心快乐!

      一星期后她出院,到了南山别墅门口,她下车就看到许久不见的楚江东就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她怀里的小小婴儿!

      兰晓棠害怕极了,抱着孩子“噗通”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楚江东!求你!求你不要为难这个孩子!”

      没等楚江东说话,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阿江,这......是怎么回事?”

      兰晓棠寻声望去,只一眼,就如遭雷击!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颜默!

      可是颜默,早就死了!死在车祸中!而她就是肇事人!

      当年,她亲自参与了颜默的葬礼,可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一个百死莫赎的贱人而已!不用在意!”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咱们进去吧!”

      说完,楚江东带着“颜默”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南山别墅。

      当晚,兰晓棠哄可乐睡下之后,到书房去找了楚江东。

      她就那样站着,对楚江东说:“楚江东,我们离婚吧!”

      楚江东抬眸看她一眼,眼神犀利,目光冰冷!

      “做梦!”

      “阿江——”

      酷似颜默的女人推门而入,看到兰晓棠站在哪儿,歉疚的说:“抱歉!我不知道书房里有人,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当然没有。”

      “这个贱人就是看我回来了,故意深夜到这里勾搭我而已!幸好你来了......”

      楚江东走近她,当兰晓棠如同空气般,对着那女人吻了上去。

      “哎呀讨厌!还有人在啦!”

      “在又如何?我不介意玩3P。”

      “唔——”

      那女人假惺惺的话语尽数淹没在楚江东的深吻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