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极品合租美女、小玉儿林然小说

极品合租美女

小玉儿林然小说

主角:小玉儿,林然 标签:都市、老师、合租、美女、兄弟

同居的MM竟然是我的美女老师!只是这个老师单纯的有点过了头……根本就不清楚一直追求她的富二代有多么花心,偏偏这个SB富二代把我当成了情敌,屡次找麻烦,我能忍么?终于有一天我真的成为他的大麻烦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小妹竟然出现在我的大学,这个学妹有点难缠吖……竟然在来例假的时候发短信让我去给她护舒宝……而我的正牌女友怒目瞪着我,我去还是不去呢?

续写春秋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极品合租美女

小玉儿林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这算失身给美女么?

      在大学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候,我放弃了居住了两年半的宿舍,打算出去租房,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离开宿舍,或许是在逃避什么,逃避那些即将逝去的青春岁月……

      临走的时候,老大用着感激的口气对我说道:“小宇啊,你一路走好,以后我再也不用一边复习一边听你的打鼾的声音了。”

      我只想说:这犊子太没人性了!

      明明是他的作息时间有问题!早上四点就起床复习,晚上睡的还那么晚,“讨厌”他的不止我一个,上铺的老三时常发牢骚:没事你考什么研究生呢?成天忙的像个看门狗,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是休息,什么时候是工作学习。

      老三这么比喻是有一定道理的,看门狗工作的时候就是“看门”,睡觉的时候也在门口,谁能分清他到底是工作还是休息呢?

      每当老三大叫的时候,老大都会反驳:你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就是猪的生活。

      没办法,老三家里有钱有势,人家过“猪一样的生活”是有资本的。

      我呢?我既不打算考研,家里也没钱,父亲就是普通的司机,母亲是一个人民教师。我那段日子每天毫无目的的在网上投简历,想到毕业就迷茫,这是一段痛苦的日子,为了给这段日子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所以我给它取名为:“猪狗不如的日子”。

      学校附近有一个小区,拥有很温馨的名字“浅水湾”。经过反复寻找,在十五栋17层找到了一处安身的地方。中介把钥匙交给我之后,嘱咐了一句同室友相处好,就匆匆闪人了。

      两室一厅的房子不算很大,客厅、厨房、卫生间是公用的。每个卧室都有自己独立的阳台。全套家具都是现成的,让我十分满意。

      当天晚上我见到了我的室友,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身高足足一米七,长发绑成马尾,看起来充满了清纯的气息,身穿着一件小衫,发育完美的胸高高挺起,下身穿着超短裤,黑色的丝袜紧紧的裹住了细长的美腿……那一瞬间,我感觉我二哥都翘起来了。

      初次见面的经过是这样的:因为搬家忙乎了一下午,我随便吃点东西就钻进洗手间去泡澡了,躺在浴缸内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在宿舍住习惯了,洗澡最多也就是关上门,从来不上锁,免得耽误那个尿频尿急的老三嘘嘘!也正是因为这个坏习惯,出事了!

      当我泡澡正爽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当时我也没在意,但是声音越来越大,我不得不从浴缸内爬起来,当我站在洗手间内打算围着浴巾出去的瞬间,洗手间的门开了,那个美女就站在门口看着我,足足愣了三秒钟,随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伴随着尖叫的是关门声,重重的关门声音也让我回到了现实中,站在原地自问道:尖叫的不应该是我么?怎么是她呢?低下头看看自己的“二哥”,叹息道:这次你受委屈了,被美女看了还没得到发泄……

      围着浴巾回到自己的房间,对于刚才自己“吃亏”这件事已经不是很在意,我担心的是一会隔壁的美女拿着一份什么合住合同过来限制我,什么不允许穿内裤出现在客厅,不允许碰她的碗筷等等……一般网络小说中的同居故事都会出现这样的情节,正当我幻想呢,卧室传来敲门声,我的心啊!拔凉拔凉的。她会是一脸怒气的看着我么?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门。

      美女站在门外,脸上的红潮还没退却,低着头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我刚才不知道你在洗澡。”

      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竟然是道歉的?我急忙说道:“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人家看了……”

      美女愣了一下,挤出一丝笑容,慌忙说道:“以后我们是室友了,希望多多关照,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再见……记得下次洗澡要锁门。”

      我十分相信,下次我不锁门她也不敢进去了,除非她想偷窥我!

      我的生活过的很简单,几乎就是睡觉、上网、吃饭、睡觉。偶尔还把“吃饭”这个环节省略掉,狭小的房间内,充满了香烟、啤酒的味道。我在各个文学网站中穿梭,将自己写的不成样的文字发表在上面,以求换点生活费。说到这,各位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吧,我就是在网上写小说骗点钱的“网络写手。”偶尔也骗一点读者的眼泪,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我可以将自己的作品出版成实体书,当一个自由的作家,我也为这个梦想在努力,只是显示和梦想总是存在很多差距。所以我要像很多写手一样,不断的挣扎,不断的努力。目前的生活状态很简单,一个独立、安静的空间好好的创作,这也是我出来租房住的一个原因。

      我的房间与客厅相比就是两个世界,如果你去过男生宿舍,你就应该会想到我房间的样子,平时我都不敢打开门,床边摆放着好多空空的啤酒瓶。断了弦的吉他被我丢在一个角落。唯一干净的就是我的口袋,比我的脸都干净,一分钱都没有!

      没事的时候,我会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的蓝天,觉得生活就是如此的无聊。偶尔也会看看那边的阳台,有时会看到几件性感的内衣,顺便幻想一下那个室友的完美身材。

      仔细想想,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的。至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至于学校的那些课程,还是见鬼去吧,本来上课的人就不多。三十多个人,能去十个就算不错的了,这就是所谓的“大三”。

      我始终没有去探求隔壁的女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她的名字我都没有过问,因为我没打算和她发生点什么故事,具体的原因是因为她有个男朋友,我见过一次,长的挺帅的。每次都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看来两个人恋爱不久,男的还在“装蛋”过程呢。

      男的追美女一般都要经过这个过程,靠自己的帅气接近某个女孩,至少让人不讨厌自己,日后两个人熟悉了,就不在乎外表什么样了,从男子的打扮来看,我就确定他正在处于“追女行动的初级阶段。”虽然两个人经常出双入对,但是男子从不在这里过夜。也让我孤独的夜晚好过一些,不必听到隔壁上演岛国爱情动作片的声音。

      昨晚玩游戏玩到凌晨三点多,一觉睡醒已经过了中午了。洗过脸,又发现手机上有编辑发来催稿子的信息,还带着十几个未接来电,打开网站,看到自己的书在首页有推荐,每次上首页,都要更新很多字,可是我手里一点存稿都没有。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坐在电脑前,疯狂的敲着键盘。

      不知不觉过去了四个几个小时,肚子开始抗议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打电话叫外卖,对方居然告诉我不能送,理由而且相当充分,那个送外卖的小哥是这么说的:老板吖,我不是怕雨把我淋湿,我是怕把外卖弄湿了,你又不能吃,还得付款,我这是为你好啊。

      靠!什么世道?这小贩的口才完全可以代替我去大学参加毕业答辩了,改天答辩的时候联系一下……

      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心中感慨无限,如果能回到从前,哪怕是几个小时也好,我一定准备多多的食物。

      就在我极度饥饿的时候,厨房传来了炒菜的声音,具体的说,是那种油炸食物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连锁反应,我居然嗅到了很香的味道。

      轻轻推开门,假装不经意的经过厨房门口,然后走到洗手间!没错!确实是在炒菜,我看的很清楚,好几个鸡翅,还有一瓶可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可乐鸡翅。那种甜甜的鸡翅……

      越想我的饥饿程度就越发的严重。

      猛的洗了几下脸,离开洗手间,路过厨房,可是她炒菜太认真了,根本就没看到我,我只能悻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满地的啤酒瓶,欲哭无泪。甚至联想到一会她拿着一盘可乐鸡翅,一个人享受的样子!让我这个饥汉如何忍受的了呢!

      但是我也不能厚着脸过去要饭吃!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忽然发现墙角的方便面箱子,如果里面还有一盒方便面、如果我可以拿着一盒方便面去厨房接开水……恰巧她有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和那可怜兮兮的方便面……

      翻过床,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记忆中已经空空的箱子,里面居然真的多了一包方便面。现在对于我来说,它存在的价值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包普通的方便面,它将是把我和对面的鸡翅联系在一起的“牵线面”,比月老的红线都珍贵。

      各种猥琐的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抱着方便面大步的走出房间。

      不知道上帝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当我走进厨房的时候,电磁炉上面的锅盖仅仅的盖着,玻璃锅盖下面可以清晰的看着四五个发红的鸡翅……而厨房内空无一人。

      本能的转过头,看到洗手间内亮着灯,还有潺潺的流水声……

      天啊,时间赶得太巧了吧,老子计划的那么好,却发现主角不在厨房……

      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伟大的计划,接水可以慢一点。而且是非常慢的去接。厨房内摆放着饮水机,搬进来住之后,我已经买过两桶水了,所以我用的很安心。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之后。她终于从洗手间出来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已经把方便面的水倒掉两次了(接满了我就把水倒了,然后再接。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看到。)如他她在不出来,我甚至怀疑方便面里面的调料都被水冲没了,如果骗鸡翅没有成功……那这碗面更没法吃了……

      为了下次演戏更加准确些,我要记住她的步伐。她每走一步,都在我脑中留下深刻的“足迹”。当她走第七步的时候,也就是从洗手间迈出第七步时,终于迈进了厨房。

      “还没吃饭?”她笑着走过来,看到我手里的方便面,“哇!你泡方便面要这么多水吗?都要冒出来了。”

      囧!光顾着听脚步声了,都忘记自己正在接开水。

      “啊?”我急中生智,说道:“那个……我喜欢喝汤。”

      她用着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手里的方便面,估计是被这一桶开水吓到了。小心翼翼的问道:“晚饭就吃这个吗?”

      晚饭?难道现在几点了吗?仔细想想时间,好像也是该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说道:“这个是我的早餐。”

      女孩笑着说道:“怪不得我平时总是看不到你人呢,看来咱俩的作息时间是有时差的。如果你不介意,晚饭一起吃吧,尝尝我的手艺。”

      “那多不好意思!”说完我就后悔了,暗骂自己真能装B。

      她笑道:“客气什么呢。这周我工作比较忙,家里的水都是你买的吧。一会我把钱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你都请我吃鸡翅呢。我怎么还能要你的钱呢,再说,水也没几块钱……平时我也在喝……”嘿嘿,鄙视自己一下,一顿鸡翅就这么被我骗到手了。

      这顿饭我收获的实在不少,对她也有了一点点的了解,所谓的一点点,就是局限在她是一个女孩,叫林然(名字还是她打电话时候,对面高声呼叫被我听到了)刚刚本科毕业,目前正在一边打工一边准备考研。

      补充一下,我还知道了她的厨艺非常好。

      从这之后,两条平行线出现了倾斜可能。我依旧过着我黑白颠倒的生活,偶尔见面,不再只是点头微笑,还会外带两句问候语。

      如果不是我有一天忽然勤奋,可能我永远不知道她的第二个身份。

  • 第二章同居美女是老师

      放弃了学校那“猪狗不如的日子”,感觉自己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的,只有那些零散的文字是我活着的证明。

      早上,一连串电话把我吵醒,凌晨七点对于我来说,现在应该是属于我的深夜,可是那讨厌的电话就是响个不停,迷迷糊糊的按了一下接听键,班长在那边用着威胁的口气说道:“小宇,你要是再不把你的实习申请写给我……我也罩不住你了。”

      这个鸡婆就是这样,关键时候总是把我卖了。鸡婆绝对不是做“鸡”的,而是她身为班长,没事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所以有了“鸡婆”这个外号,鸡婆本人性格十分好,知道大家都是在开玩笑,开始还抗议这个外号,后来也就默认了。

      迷迷糊糊的我实在没心情听鸡婆继续在唠叨,果断挂断电话爬起来,套上一套相对比较干净的衣服,注意:是相对比较干净的衣服,因为我发现我的衣服都被穿过一遍丢在一遍没有洗。空着肚子直奔学校,浅水湾小区距离学校步行十分钟就可以了,所以我喜欢慢跑过去,就当晨练了。

      到了学校我才发现我居然不知道今天要上什么课,看来不经常上课是不行,弄的自己像个外星人。打电话找鸡婆求救,这娘们想了半天,终于蹦出一句:“我也好久没上课了,今天好像是想选修,中外音乐史吧。”

      我瞬间石化,问道:“你不是让我交什么实习申请吗?耍我呢?班长在那边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是让你交了,我让你QQ发给我就行了,你迷迷糊糊都不听我把话说清楚就挂了,还能怪我啊。”

      这娘们,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把我说的无言以对,仿佛她多有高明似的,这还证明了一件事,永远不要和女人斗嘴,全都不讲理!

      既然来到学校了就不能浪费一个美好的清晨,哪怕是去看看周围的美女也好,我们是艺术学院,美女还是不少的。

      远远的看到一个有点熟悉的面孔,我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那女孩迎面走过来,一直盯着我看,用试探性语气问道:“小宇哥?”

      我比她还惊讶呢!:“小玉儿,你怎么来昆明了?”

      小玉儿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从小就是我的跟屁虫,只是我上了高中,这小家伙上初中,彼此才开始生疏,那会住在一个大院的时候,每天都要我带她去玩,再后来她初中没毕业就搬家了,从此也就没什么太多的联系了。

      小玉儿无比兴奋的说道:“我在这上学啊,小宇哥你不会也在这里上学吧。”

      我微笑说道:“大三啦。”

      “真是太好了。”小玉儿高兴的说道:“我也在这里上学,只是比你小了两届而已,怎么我在这里上学都半学期了,从来没看到过你呢?”

      我真是不好意思告诉她,我只是在没事的时候来上一节课……

      “小玉儿!”不远处几个女生喊道:“我们要迟到了。”

      小玉儿冲着我吐吐舌头,欢快的说道:“小宇哥告诉我你的电话,稍后咱们再联系,我在舞蹈系。”

      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直到小玉儿走远,我都在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小时候那个毛头小丫头现在都成大美女了,这发育的也有点太好了吧,前凸后翘的,这身材不学舞蹈都浪费了,要是再像小时候那样,牵着她在校园走一圈……估计我能成全校屌丝男生的公敌。

      第一节课是中外音乐史!我真是有点迷惑,一个传媒系新闻专业的学生,和什么“中外音乐史”有什么关系呢?就算考综合知识,也轮不到音乐什么事啊。

      后来同学66给我解释,我才略懂一点,原来是学校打着全面发展的口号,将音乐系与传媒系“有机”的结合到了一起。“死后说不定在天堂能看到什么贝多芬或者是莫扎特呢,也好交流一下。”当然这句话是66说的,而不是校方的解释。

      其实我们学校每人必须有两门选修课才能拿到学分,据说鸡婆大人四处打探,最后终于确定,中外音乐史的老师比较好说话,只要塔给打考勤,通过率100%,挂与不挂,完全就是任课老师说的算。

      当我找到B202教室的时候,低着头推门而入,意外的看到了林然正站在讲台上,林然发现我,停止了讲课从台上走向门口。低声问道:“找我?有事吗?”顿时我成为焦点,大学公开课来迟到的人很多,老师几乎都是装不到,可是林然……他不知道我是学生啊!以为我找她呢!

      我咽了一口口水,指指后面的座位,“我去后面坐着吧。”

      林然仿佛欲言又止,默默的看着我走向后面。

      66看到我过来,急忙向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坐在他身边。

      我有点惊讶,这犊子还能起这么早来上课?实在是意外,坐在66身边问道:“66你经常来上选修?”

      66很自豪的说道:“我第二次来,今天早上被尿憋醒了,回去说什么都睡不着,就来上课了。你认识这个老师啊?”“我的室友!”说完我就后悔了。

      66用着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一分钟之后,迅速的掏他的山寨诺基亚,把键盘按的噼里啪啦的,场面实在是惨不忍睹……

      我怎么也没想到林然居然是我的老师,平时相处很好的室友,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朋友”的林然,摇身一变,成了“统治阶级”。而我们这些学生,自然就是“被统治阶级”。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的手机开始不安分,辉哥第一个发来信息,很热情的说中午要请我吃饭。陈扬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泡桑拿,他请客。月姐发信息说想我了,要看看我是不是没照顾好自己,变瘦了没有……总之,每个人想见我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66淫笑着说道:“小宇,走吧,这么多人都找你,选日不如撞日,咱就中午,在学校门口的那家火锅店吃一顿,怎么样?”

      想到我最近一直拿方便面度日,爽快的答应了,也很爽快的“中计”了。

      上大学的时候有句口号,“必修选逃,选修必逃”,这似乎成了一条定理,就算上课,也是聊聊天,吹吹牛,混够90分钟就胜利。

      66唾沫飞扬的给我讲着最近找工作的趣事,还有他如何偷窥美女同事被老板发现炒了鱿鱼的经过,后悔莫及的说道:我早就应该猜到那个女的和老板有一腿,偷窥时候注意点就好了,下次偷窥我得小心点。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如果换成是我,我就不偷窥了,拍张照放在电脑上,没人的时候自己慢慢欣赏。66马上反驳道:那完全是两种感觉,我这叫铤而走险,你不会理解的。

      就在66吹的来劲的时候,台上的林然开始点名,我实在是无法理解,66和我兴致勃勃的聊天,当地点到他名字的时候,他居然能在一句没有说完的话中插入一个“到”之后,继续和我吹,中间都不需要喘口气,真有做新闻人的潜质。

      林然点名点的很快,几乎是点完一个名字就在点名册上划一下,从不点第二次。当点到我名字的时候,我本能的抬起头,看到他纤细的小手在点名册上划了一下,又叫到了下一个名字。

      八百年不上一次课,上课了居然就这么被忽视!要是不发表意见都不是我的性格,急忙大叫:“到!到!到!我来了。”

      林然这次是更加吃惊的看着我,我可以才想到她此刻想的什么。

      而身边的66更是一副吃惊的莫言,看来他对我失望了!我甚至可以看到他眼里写着疑问:原来你俩不认识啊?

      我也不解释。林然点完名向我走过来,66自然不会错过摸清真相的好机会,一直像个跟屁虫一样在我身边,耽误了我和美女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约会”,这个“电灯泡”当的有点过分。

      林然走到我对面,微笑着看着我说道:“没想到你是我的学生啊,太意外了!”

      我略带委屈的回答道:“其实我比你还意外呢,转眼间你就变成老师了。看来有又多了一个贿赂的对象。”

      林然笑道:“我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容易被贿赂的哦!”

      我十分诚恳的说道:“我知道我的出勤率有问题,可是我更加在乎我的学分。回去咱俩好好交流一下吧。”

      林然笑的更开心了,说道:“好啊,那你要怎么和我交流呢?是不是要开始贿赂了呢?说说看。”

      我果断的说道:“对策不是提前想好就有用的,需要的是随机应变。困了,回去补一觉,晚上见。”

      林然双手抱在胸前,“晚上早点睡,熬夜不好的。”

      这原本只是一句很客气的话,但是66却不这么认为,她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不停的嘟囔道:“看来我真有做新闻人的敏感。就是那么一个眼神,我就看出来你和她之间有问题了!哎?你们为什么要晚上见呢?有奸情?小宇你说我以后是进央视还是卫视呢?”

      对于这样自恋的人我直接选择无视。下课后66拉到学校门口的火锅店,发现包间内居然有十几个人。看到我进来,辉哥急忙站起来让座,用着不同于往常的热情招呼道:“小宇,你可算来了,我们都等你半天了,这肚子饿的叽里咕噜的。”

      鸡婆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关切的问道:“小宇申请写完了吗?要是没写完你把我的那份拿去修改一下吧,省的你埋头苦想了。”

      月姐从最里面的位置挪出来,对身边的马旭说道:“换一个位置”。然后她就坐到了我身边,“惊讶”的说道:“小宇最近瘦了,是不是没照顾好自己?今天一定要多吃点。”

      辉哥直接坐在我另一边,班里的“两大巨头”就在我的一左一右,让我顿时感觉情况不对,不能任由他们继续说下去,大叫道:“饿了!饿了,服务员上肉吃。”

      原本还想献殷勤的人都闭嘴了。

      看着大盘大盘的羊肉被端上上来,我直接不理周围的人,他们想要让我干什么,我基本上可以猜到了。看着大片的羊肉由红色变成诱人的颜色,心中无限的舒爽,拿起筷子夹肉开吃,好久没开荤了,今天必须大吃特吃。

      辉哥端着啤酒说的什么话我忘记了,就知道当时正好吃的口渴,端起杯子就一口干了里面的啤酒,放下杯子继续埋头苦吃,周围的人都被我雷到了,全都不说话了。

      直到我吃的肚子开始发胀,才发现他们几乎都没怎么动筷子。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吃?”我擦擦嘴角的油,看到鸡婆对着身边的66用了一个眼色,66极不情愿的开口说道:“小宇……宇哥……你看你能不能帮帮大家,学校的规定你也知道,三个学期的总学分达不到标准,毕业证就要被咔嚓,你看咱们这里面几个够的,恰好你……”

      我急忙打断66的话,站起来拿起外衣说道:“那个……咱们下次聊……我还有点事……”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门就被辉哥堵上了。他那大体型,能把我装进去,我立即放弃了逃跑的意图。

      月姐把我按在椅子上,弯着腰伏在我耳边说道:“小宇,你要帮帮大家,吃完就走是不对的,你看大家多么的有诚意,就连马旭在外面工作那么忙,都回来陪你吃饭,你怎么能辜负了大家呢?”她和我的距离完全超越了“暧昧”的距离,她的胸在我后背曾来曾去,软绵绵的感觉真不错。

      班长急忙补充道:“小宇,大家都靠你了,这顿饭是全班同学的一点心意。虽然有些同学没有来,但是他们也把钱交过来了。”

      “真的啊!”这句话反而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问道:“什么时候给的?66上课给你们发信息,才不到两个小时啊,这也太有速度了吧。不是找你们垫着吧。”

      “不是!”班长毫无防备的说道:“我是用班费来请你呢!”“放屁!”我立即反应过来,这群人太卑鄙了,“班费里面还有我的一份呢,刚刚还在感动,原来还不是AA制。”

      马旭急忙站起来,掏出钱包,“在坐的快点找找有没有零钱,咱们把小宇的这份凑出来,都动起来!动起来。”

      这群人完全不能用“卑鄙”和“无耻”来形容。每个人都拿钱了,可是最大的面值是“一元钱”最小的是一毛钱的硬币,如果换成是七几年,估计一分、二分的纸币都会出现。

      辉哥从新坐在我旁边,给我倒上一杯啤酒,用着痛苦的表情说道:“小宇,你就可怜可怜大家吧,大家能不能拿到毕业证,都看你的了,同在一起三年了,你忍心拒绝我们吗?”

      月姐也从新变的温柔起来,说道:“小宇绝对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说着……又把她那张划着淡妆的脸贴过来,我可以清晰的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

      鸡婆掏出一份名单,“这些人都拜托你了,都是选修中外音乐史的。我代表全班同学感谢你,你看桌面这一大堆钱,都归你了。这是咱班所有人的名单,打对勾的都是选修的。”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极品合租美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