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七年之后、霍伟霆安若素风泰来小说

七年之后

霍伟霆安若素风泰来小说

主角:霍伟霆,安若素,风泰来, 标签:言情、小说、爱情

婚后七年,还没来得及痒,就在结婚纪念日收到一纸离婚协议。“毕竟用钱买来的婚姻,只能用钱来画上终点,不是吗?”他的一句话,让她七年的付出成了一个笑话。交易一场,拉开了他们纠缠的序幕。她还没从弃妇的阴影里走出来,高高在上的前夫却突然霸道的堵住了她的去路。安若素以为从此他们的人生就此陌路,霍伟霆却不给她绝决的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新的纠葛让她无从适从,直到听到他的表白。她以为,自己可以为爱情再勇敢一次,却发现,伤害,还未停止------

疏影徐徐 状态:连载中

霍伟霆安若素风泰来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结婚七年收到离婚协议

    舒缓优雅的BalladePourAdeline在一楼大厅里流淌着,精致的餐台上两边摆放着点燃了薰香蜡烛的烛台,正中一瓶插好的玫瑰花艳丽如血,绽放得热情如火。

    空气中,音乐轻扬,暗香浮动。

    安若素将耳边坠下的一缕长发轻轻拔到耳后,另一只手放在膝盖上,今晚她特意挑了一件朱白的单肩小礼服,侧梳的发型将她鹅蛋形的脸庞露出来,脸上的妆容素雅却恰到好处。此时,她的头微低,侧面已经没有垂落的发丝了,她还是无意的做了个拢发的动作。

    “你好好看下这份文件,绝对比当初你父亲给我开的条件优渥。”霍伟霆往椅背靠了靠,有些疲惫地揉着眉心,“我希望你尽早签字,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与我律师去谈。”

    安若素又将手指轻轻绕过耳后,眼帘下垂,视线正好避过被对面身着西装的男人一手推到自己眼前的文件。

    离婚协议书。五个黑色的粗体字在白纸上有些刺目,她匆匆扫过一眼,便低下头,没有说话。

    “安氏的生意一直低迷,现在40%的股票已被其它公司收购,安氏已经不属于你们安家,但这笔赡养费足够你父亲卷土重来。”霍伟霆嘴角带着笑意,他对安氏的未来发展没有任何期望,但对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却是他用来谈判的资本。他见餐桌另一边的安若素依旧不语,眉峰微竖,“就算你不想签,我也有其它方法如愿,只是,我们毕竟一起生活了七年,我不想大家到最后闹得太难看。这份文件里的条件绝对比当初你父亲给我的要好得多,所以我对你们安家是无拖无欠,你也别指望借着用什么感情借口留下我。”

    他顿了顿,见到安若素的身形微僵,背脊挺得更直,嘴边扬起,画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毕竟用钱买来的婚姻,只能用钱来画上终点,不是吗?”

    说完,他站起来,椅子在大理石地面上往后移时发出一声声响,在沉缓的音乐中犹为刺耳,让形若木雕的安若素放在膝盖上的手抖了一下。

    “我话已至此,这里你想住的话就住,不想住的话也可以搬出去,你也可以当做离婚条件再加上去也行。”霍伟霆说到这里,抬眼扫了眼室内,这里面的家具与装饰都是安若素挑的。他拿起外套,在门口又加了一句,“算了,这套房还是送给你。”反正以前也住的不多。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一道轻柔的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他放到门把上的手停了动作,转过头,颇有兴味地打量着终于抬起头来的安若素。

    “当然记得,七年前的今天,我和你父亲达成了协议,我和你结婚,他出资将岌岌可危的震霆实业拍下来。”霍伟霆笑道,关于做生意这种事情,他从不会轻易遗忘掉签约时间。

    “是吗?”安若素也笑了一下,她有些贪恋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流连,却很快收了回去,然后给自己面前的空酒杯满了一杯红酒。

    公寓的大门合上时,自动落锁的声响掺杂在音乐声音,几不可闻,安若素的全身却跟着抖了一下,她将酒杯拿到唇边,滚落的泪水流下来,顺着腮边落到了红酒杯里。

    她轻轻喃呢道:“结婚七周年纪念日快乐,霍太太。”

    音乐,暗香,红酒,玫瑰。

    周年纪念日该有的东西都有了,却独独少了一个爱她的人。

    安若素攸地漾开一抹苦笑,接着放下酒杯,捂住嘴,痛哭起来。

  • 第二章 回忆中的婚礼苍白无力

    霍伟霆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安若素比其它人更明白这一点,无助与恐惧便替代了她脑海里一时的空白,席卷而来。

    最后,她有些木然地拿着酒杯一杯又一杯地灌下去,然后又将精心准备的双人餐牛排吃完,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这种暴饮暴食,撑到一直反胃的地步,她才站起来,强忍着难受,冲进洗手间里,接着,抱着马桶吐了出来。

    吐完后,安若素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撑到洗手台前,半抬头,瞪着镜子里那张惨白的脸。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任何男人都会被你吓跑了。”她自言自语着,说完,又冲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只是脸上的肌肉神经似乎与泪腺连接到了一起,嘴角还没尽力扯起来,泪水便一颗接一颗争先恐后地从已经微肿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不许哭,再哭伟霆会生气的。”她胡乱在脸上擦拭着,泪水却如同有了自己的意识,大脑在不停喝止,泪水却流得更多,情急这下,她抓起洗手台上的漱口杯,砸向了镜中妆容花掉,头发也散开来的可怜女人。

    漱口杯与镜子碰撞在一起时,在十来个平方的洗手间里发出巨响,镜面也紧接着“咔嚓”一声,裂成了无数片,每张碎片里,都映出安若素泪痕犹在的脸。

    瞬间,全身的力气都像真空袋一样被抽走,她捂着脸,蹲了下去,泪水却还在从指缝里往下滴。

    结婚七年里,她哭的次数不多。记记中,第一次是在婚礼当天,父亲牵着她的手将她交给一身白色西服的帅气新郎时。当时,教堂里的人不多,除去女方的亲朋好友,男方那边只来了寥寥几个人。婚礼是遵照霍伟霆的意思,一切从简。那个时候,安若素直觉得眼前的男人完美到了极致,所有的决定不一定都是对的,却都是最好的。于是,她接受了连酒席都没有接着办的婚礼仪式,跟随着父亲的步伐,迈到了朗眉星目的主角身边。

    没有豪华的婚礼,就没有长长的玫瑰拱门。这瞬间拉短了她与他之间的距离,以至于当父亲将她的手交到他的手中时,她还以为身在梦中,等到他一脸平静地牵起她的手,为她戴上戒指时,泪水便奔流而出。

    那是喜极而泣。

    如同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梦想得以实现,那一刻身着白纱的安若素除了哭,已经不知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的幸福。

    哭到声嘶为竭,她终于哭累了,便不顾洗手间潮湿的地面,歪坐了下去。刚刚被扔在地上的漱口杯出现在视线里,安若素一看清,连哭泣也忘了,便赶紧将杯子捡起来,捧在了手里。

    漱口杯是情侣款的,简约的白瓷上,杯沿一左一右,放在一起时,正好凑成一个心型。婚后她喜欢将所有的东西都买成双数的,也准备了许多套情侣款的衣服,可惜霍伟霆忙着开会、出差、应酬,从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她度假。现在她才想起来,她买了情侣款的衣服,情侣款的饰品,情侣款的鞋子,情侣款的手机,霍伟霆却只用了这个漱口杯。

    这下,安若素才觉得手中的杯子弥足珍贵似的,用手擦拭着杯口的水渍。又将杯子放到眼前小心查看,还好当初选的质量上乘,这么一摔居然连个口子也没有破掉。

    比她的心,要坚强得多。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