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住进你心房、李誉今戚晓戚洪业小说

住进你心房

李誉今戚晓戚洪业小说

主角:李誉今,戚晓,戚洪业 标签:独家首发

我是受诅咒的人,夜晚是一栋房,是你治疗失眠症的唯一所在!我是你的命中注定,守护你是我的一生之责。住进你的房,心房为我开!

张君宝 状态:连载中

李誉今戚晓戚洪业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不能再输了

    来人名叫李誉今,是戚晓的现任男朋友,和两位女孩同级同班。如今因为家族变故已经退学半年,在家族企业中经历磨练,为执掌航向做准备。

    “看吧,人一大男生都知道邓阳,我就说你这个人问题很大嘛。”林夏总算是找到了同僚,得意地冲着戚晓挤挤眼睛。

    于是,戚晓立刻转头冲着男生甜甜地问道:“李誉今,你还知道邓阳啊?”

    “啊?”男生一愣,不就是那个新生代偶像吗?

    但他显然知道被叫全名意味着什么,当即摸摸头笑着说:“邓阳……那是什么?可以吃吗?哎哎,大家喝饮料,别光顾着说话啊。”

    戚晓冲着林夏耸耸肩,后者气鼓鼓地吸了一大口奶茶,控诉这两个人狼狈为奸,戚晓则嘻嘻哈哈地说她生气的模样十分可爱。

    “对了,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学校了?”戚晓收起了玩笑,突然认真地问李誉今。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刚才办事路过学校,顺带跑进来看看。”李誉今笑吟吟地看着戚晓,发现她鼻头沾了奶茶,细心地用纸帮她擦干净。

    “鬼才信,赶紧给我老实交代,你小子是不是又耽误公司的事情跑出来玩了?”戚晓依旧不依不饶。这小子有过多次前科,每次的理由虽然千奇百怪,但最终都会在戚晓的审问下归结到一点:他想来见戚晓。于是也因为这个被戚晓骂了很多次。

    果然,李誉今的目光黯淡下去,这往往是承认错误的前兆。戚晓深吸一口气,准备等他一说出来就给这小子好好“上一课”。哪知道李誉今突然变了神情,悠然自得地说:

    “公司最近没什么大事情,所以我跑出来问题也不大。”

    这是新托辞吗?戚晓瞪着眼睛刚准备质问李誉今,就听他继续说道:“况且,我确实听说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觉得有必要来和你说一下。”

    “切,怎么听着就像理由呢,姑且给你个陈述的机会。”戚晓故作不屑地收回目光,开始用吸管努力把最后几颗珍珠搞上来。

    李誉今看着戚晓略显幼稚的举动,眼睛泛起笑意,不自觉地摸了摸她的头,立刻遭到对面林夏的抗议:“咳咳,干嘛呢,这里还坐着个人呢啊,说正事!”

    “别急嘛,这就说。我听说啊,今年艾伯顿的优秀毕业生代表人选大名单里有你俩,而且排名很靠前。”

    戚晓还在专心对付最后一颗珍珠,听到这话后不过脑子地就问了一句:“啊?不错啊,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桌面上骤然安静下来,当戚晓满意地嚼着珍珠抬起头来时,就见两位如同石化一般静静注视着她。

    “怎么啦?我脸上有什么问题吗?”她疑惑地摸摸脸颊,就听到李誉今悠悠地说了一句:

    “不是,晓晓……”

    “嗯?”

    “是你的脑袋可能有点问题……”

    林夏在一边艰难地点点头,好像这个话题比刚才的更令她心塞。

    “所以说,我们艾伯顿财经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综测排名第一的优秀毕业生代表将在毕业典礼上做讲话。因为届时与会的大多是商界名流,所以这个名额对所有有志之士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是这样吗?”

    “嗯嗯!重于生命!”林夏在一旁很狗腿地点头,见识过这位残忍的手段后,生命安全被提上了防范意识第一线。至于另一位,已经被暴揍一顿丢在后面,丧失了发表意见的机会。

    “嚯,听起来就像给我量身打造的一样诶。”戚晓双手抱住后脑,听着风吹树叶哗哗响的声音,十分嚣张地总结道。

    “嗯嗯!其实今天我就是特地来恭喜你的。”李誉今凑上来同样狗腿地点头,戚晓反手就是一瓜,他双手一撑堪堪架住。

    “切,一点诚意都看不到,谁信你的鬼话。”

    “我有!”李誉今再次凑上来,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本本,神秘地翻给戚晓看。

    “这是什么?”戚晓看着本子上面花花绿绿的笔记,“莫非又是你从不知什么鬼地方搞来的独门秘籍?”

    “那可不,这可是我从历届优秀毕业生代表学长学姐那里总结起来的经验,亲自采访,一手资料,原本是准备给自己用的,绝对……”李誉今说到这儿一下子捂住嘴,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因为得意忘形说话说得有点快,赶紧在戚晓反应过来前修正道:

    “啊,当然后来就是准备给你的啦。这么和你说吧,攻略在手,演讲你有。对着上面的加分项好好表现,小姑娘,你绝对无敌强!”

    李誉今再次嚣张起来,重重拍了拍戚晓的肩膀,一副老父亲的长相。

    戚晓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像点样子,看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就免了你刚才的罪过吧。”

    李誉今作感激涕零状,两个人笑作一团。他们谁都没注意到身后的林夏已经半天没有说话,她只是一边踢着脚下的树枝,一边默默跟在二人的后边,仿佛一下子被从他们的谈话中剥离出来。

    戚晓先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她压低声音问李誉今:“喂,你刚才是说过,大名单里有我这闺蜜吧?”

    “有。”李誉今点点头,也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但是这份秘籍到底怎么处置,只能由戚晓来决定。他冲着戚晓挤挤眼睛,耸耸肩表示:我不参与,你随意。

    戚晓放慢了脚步,等林夏追上来后就拉起她的手,大大咧咧地说:“我刚才得到一个宝贝,谁让我们是好闺蜜呢?这个秘籍我们共享吧,一起向优秀毕业生代表努力!”

    林夏讶然地看着戚晓,戚晓瞪大眼睛,冲她肯定地点点头。她迟疑地说:“这个……拒绝可能会显得我虚伪,但是不拒绝又让我过意不去,虽然我比你差着一些,可是万一……”

    戚晓笑着打断她:“都说了的嘛,我们是好闺蜜,这是我真心实意想和你分享的。所以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没有怨言。至于李誉今嘛,你还担心他?我们仨可是一起长大的,他需要也得拿出来,不需要正好我们俩分。北方姑娘,做事痛快点!”

    她用力捏了捏闺蜜的手,林夏抿着嘴点点头,但最后只轻声说出个“谢谢”。

    林夏和两个人分开后,一个人行色匆匆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在路灯接连亮起来的时候,她察觉到自己心里那一丝不安的躁动。

    她想到了李誉今的强大,甚至从根本上意识到:如果他没有退学,今天将不会存在别人竞选的可能。因为差距太大了,李誉今是从小到大都统领一切的霸主,她一直看在眼里。

    还记得刚来艾伯顿的时候,别人都空着双手听金融系学生会会长讲话,只有李誉今抱着一个厚厚的本子,给戚晓和她科普:台上讲话的是谁,有过哪些成就,人脉圈子集中在哪里。并且在以后的每次考试中,李誉今都能掏出一本所谓的“秘籍”来,不出意外的话,考试题目大部分都会原封不动出现在上面。

    至于今天他提的事情,其实林夏是早就知道了的,而且她不仅知道,在整个林家的家庭会议上,这件事被当做重要的事情放在了第一序列。甚至,不仅仅是林家及其所代表的林氏集团,在和戚晓同一届毕业的学生里,但凡有点实力的学生和家族都在为争夺优秀毕业生代表这一席之位做准备。

    这里面单单不包括戚晓那个处境有些尴尬的父亲戚洪业。

    他已经被自己的女儿排斥了十五年,这十五年里他也曾试图修复关系,但始终不能如愿。自从戚晓的母亲和外公外婆去世后,戚晓就跟在姑姑身边生活,每年和戚洪业见面的次数聊聊无几。就算见了面,也只是例行公事般的互相问候几句,然后双方就都没了话题。

    至于戚晓本人,对这些她所谓的“身外之物”漠不关心。因为常年失眠的毛病,造就了她记忆力差的困境。其实,说是困境,不如说是她选择性忘记很多不重要的事情。她的逻辑简单粗暴:既然存储空间小,就把这些更多地集中在提升个人的方面,比如,学习,比如,实践。

    想远了,拉回来。

    现在林夏面临的最大对手恰恰就是这个好闺蜜戚晓,在她已经获取的消息中,整个大名单的第一名赫然标着她林夏的名字,第二名就是戚晓,两个人的得分相差无几,但比第三名高出许多。这也就意味着,这场竞赛中其他人充其量只能算是陪跑,冠军只可能从她们两个人当中决出。

    但林夏面对戚晓是没有信心的。

    从小到大各种各样的比赛中,戚晓总是能压她一头,不仅在有分数的领域,在诸如受欢迎程度、艺术天赋世界、逻辑判断语境中,林夏每每只能望尘莫及。甚至一同长大的李誉今也选择了戚晓而不是她。

    不是她林夏不优秀,只是因为戚晓实在是太强又太要强了。她也不是一定要争取什么,但这次事关家族荣耀,她没有后退的路。

    所以林夏已经下定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输了。

    戚晓自愿给她提供秘籍也罢,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也罢,她都认,只是不看就是了,她不想亏欠谁。要赢,她会选择堂堂正正的路。

    可是,她对着灯光疏影,又扪心自问:那可是李誉今准备的资料,你真的确定你可以吗?

  • 第1章 迷人精少年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但戚晓知道,一定是刺激的味道。

    当她第一百零二次丢三落四的把包忘在某个地方时,她只想打翻这一盒巧克力,质问上天为何对她如此不公,然后逼迫他给自己换一盒新的 。

    对这个健忘少女而言,惊喜什么的从来不存在,因为她每天的生活都被无数惊恐时刻塞满,长此以往锻炼出的强大神经可以自如应对任何突发状况……只可惜这往往意味着新的悲剧。

    林夏忧心忡忡地追在戚晓身后,看着她靓丽的背影穿过学校主楼,穿过篮球场,穿过食堂前的林荫小道,而自己越落越远,最后只好气喘吁吁停了下来。

    她今天穿一身雪白长裙,脚下踩着总算还是有点高度的低跟鞋,不适合长途奔袭。但就算换一身运动服,她也丝毫不怀疑自己肯定追不上这位运动神经异常发达的闺蜜。

    于是林夏找到一个偏僻处,掏出小镜子打理一番有些乱开的头发,又抚了抚长裙上不平的地方,才仪态端庄地站在路边树荫下等着。

    一到夏天,校园中就到处都涌动着青春的气息,荷尔蒙发达的大男孩们抱着篮球三三两两从林夏身边走过,无一不被她的清纯面庞所吸引,每个人都抻着脖子想多看两眼。

    林夏对这些热烈的目光熟视无睹,好看的眉毛微微蹙着。她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是戚晓的包包能否再度大难不死……

    戚晓依稀记得最后放下包是在足球场边的看台上。

    早些时候,林夏说有位明星要来帮校足球队宣传造势,今天他们会一起在球场上训练,就硬拉着她来围观。到球场后戚晓发现人还真不少,大家都指着明星所在的方向兴致勃勃地聊着天。只可惜戚晓从不粉人,对这些内容不感兴趣。

    她左右看看,看台上竟然还有人拉着横幅,明目张胆地写着向明星表白的话。真把这地方当成粉丝见面会了?无聊……戚晓撇了撇嘴,认为这种行为简直不可理喻。

    戚晓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是好好补一觉。她昨晚又失眠了,这件不寻常的事情在她身上已经成了惯例。什么新生代实力明星,什么又帅又阳光全民亲弟弟?又不能用来睡觉……她干脆在看台上打起了盹,被叫醒的时候迷迷糊糊,也就顺理成章忘掉了包。

    她跑到看台的时候,喧闹的人群已经散尽了,在无数道穿透茂盛华盖的斑驳阳光中,只剩一位少年长身站立。他手中捧着一本书,正津津有味地品读,对匆匆跑来的戚晓毫无察觉。

    啊!那是我的书!还有我的包!

    戚晓一眼认出男孩肩上挎着的粉色包正是她落下的,但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没觉得这副场景有太大的违和感。她停下了脚步,静静看着少年的侧脸。啧,难怪,长得这么秀气,搭一个粉色包包倒也般配~

    看够了她才走上前去,用柔和到她自己都觉得肉麻的声音说:“嘿,小兄弟,这是我的包和我的书,谢谢你帮我保管。”

    少年从书中抬起头来,戚晓再次被惊艳到,这家伙的眼睛也太亮了吧!还有这个睫毛,怎么可以这么长这么妖娆!

    “I guess it comes down to a simple choice,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少年略有些泛蓝色的瞳孔盯着戚晓的眼睛,“which is your choice?”

    “get busy sleeping.”戚晓冷冷答道,一把抓过少年手中的《肖申克的救赎》,又从他肩膀上把包取下来,少年摊开双手由她摆布。末了,戚晓悠悠丢下一句:“多谢了啊,小兄弟。不过,喜欢读书总归是好事情,但拿来撩妹可能就不太美妙了。”

    “姐姐,你好有趣。”

    少年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满口整洁的牙齿好像也闪着光,一双桃花眼眼角飞扬,竟然有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嚯,真是个迷人精的长相,戚晓在心里默默点评道,想到林夏还在等着,便头也不回的原路跑去。

    身后,少年清澈的声音紧随而来:“我叫邓阳,很高兴认识你!”

    认识个毛线啊,都没说两句话,自报家门就算认识了?戚晓心里吐槽着,重新穿过阳光炙烤的足球场时,转而又抱怨魔鬼天气熬人心神了。

    毕业季在即,各种各样要解决的事情纷至沓来,戚晓和林夏都选修了第二专业,这也就意味着在研究生的专业答辩之后,她们还要完成另一份论文和答辩。

    当然,这对于两位学霸女生而言算不了什么大麻烦,仅仅保留一般的尊重即可。尤其是在这天气炎热的六月,无心学习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学校的奶茶店里冷气十足,戚晓和林夏对桌坐着,聊刚才捡到戚晓包的男孩子。

    “眼睛和睫毛都很漂亮,重点是桃花眼诶,笑起来就是一股魅惑的气息,一个男孩子怎么可以这么妖娆?”戚晓夸张地拉起眼角演示给闺蜜看,林夏则正经地坐直了身体。

    “还有什么特征……你还记得什么?”

    戚晓单手在太阳穴上画着圈圈,试探性地问道:“牙齿又白又整齐?”“笑起来有酒窝?”“头发梳成很简单很干净的模样?”

    林夏扶额:大姐,咱能说点特殊的吗?戚晓最后才一拍脑袋说:

    “诶,对了!你瞧我这记性,他说他的名字了,好像叫……邓阳!”

    此话一出,正在吸溜奶茶的林夏一下子被呛得猛烈咳嗽起来。

    “你说什么?”林夏手按心口,一边咳嗽一边艰难地问。

    戚晓重复一遍,同时很关怀地说:“您老当心,别为了美男子就轻易搭上小命。”

    “哇!晓晓,我感觉你损失了一个亿!他就是我今天带你去看球赛的目的啊喂!给咱们校队做宣传的就是这位,你竟然如此后知后觉!”林夏咽下卡在喉咙里的珍珠,干脆直接叫出来。

    这副不淡定的样子实在少见,戚晓不自觉地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我好着呢!比任何时候都好!可问题是,难道你从来都不上网的吗?竟然连邓阳都不知道诶,你也太low了吧!”

    戚晓惊恐地看着自己这位一向举止文雅的闺蜜口出狂言,想不出究竟是怎样的力量令她如此疯狂。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呢……不就长得好看些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戚晓抗议道,她可不是村里刚通网的可怜孩子。

    “什么是没什么大不了!”林夏愤怒地一拍桌子站起来,结果立刻在周围人的注目中缩了回去,压低激动的声音继续说:

    “邓阳啊!怎么说呢,他不只是好不好看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很用功很努力,而且实力超棒的人。”林夏猛的吸溜一口奶茶,继续给戚晓科普:

    “你知道吗,他早年寄养在别人家,亲身父母始终没有找到。因为出道早,这么多年他的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挣来的,是优等生不说,还拿到了去国外进修的机会。粉丝们大多认他作弟弟,每次后援团都人满为患,就是因为看他孤独打拼十分辛苦,想要尽可能守护他多一些。”

    “只是少年的人设而已,商业运作的事情,谁知道里面掺了多少假……”戚晓小声嘀咕,同时埋下头去做好受罚的准备。林夏敏锐地捕捉到这条“反动”言论,举起桌边的棒状气球就砸下来……

    “哎,有话好好说嘛,干嘛这么激动。”

    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林夏完全没注意到声音的主人从哪里冒出来的。这家伙灵巧地跳过来,轻轻伸手护在戚晓头上,气球自然也被他挡在了外面。

    戚晓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的抬起头来,结果一下子撞在那人的胳膊上,“哎呦”一声捂着额头又趴倒在桌上……

    林夏本来还瞪着眼睛给新来的男生表示不满,转眼一看戚晓这家伙自己都能坑自己,当即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哎呀呀,这就尴尬了。晓晓宝贝,来,抬个头让小爷看一眼,伤到了我有创可贴,又长又宽保温暖~”

    这位说着说着就rap了起来,逗得两个女生哈哈大笑。戚晓抬起头来,眨眨大眼睛说:“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

    “原创,小爷我原创的哦!”男生赶紧接上话,戚晓笑得咳嗽起来,咳完才接上后半句话:

    “我还没说完呢,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你想吃大碗宽面啊?”

    男生噘了噘嘴,轻轻一跃坐在戚晓身边,抬手要了杯冰西瓜水,又兴致勃勃地问道:

    “你们刚才在聊哪位帅哥,有我帅吗?”他摆出个帅气的poss,冲着女生们扬扬眉毛。

    “切!就你?差远啦!”这次两个女生统一战线,一起用鄙夷的口吻把男生击倒在桌面上。但他很快就振奋精神挺立而起,一把将账单拉到自己面前。

    “这些算我的,给你们个重新回答的机会。”

    两个女生对视一眼,戚晓假装犯愁地摇摇头说:“太为难了,一杯奶茶就想让我们说假话,这很是不妥。”

    男生故作咬牙切齿状:“请说明这是何方英雄,也让在下死个明白!”

    林夏美美地摇摇头,轻轻说道:“邓阳啊。”

    男生一翻白眼,单手抹了抹脖子:“你们赢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