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修仙小农民、林天李燕沈瑶小说

修仙小农民

林天李燕沈瑶小说

主角:林天,李燕,沈瑶 标签:暧昧、扮猪吃老虎、无限流、都市、热血

两位美女总裁,咱好好治病不谈感情,行么?

神牧师 状态:连载中

林天李燕沈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掉沟里

    “林天,给我站住!”

    听着身后女孩气喘吁吁的追赶声音,林天如往常一般,不断回头欣赏着,不断奔跑着,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林天是皮痒,欠抽,就喜欢被沈瑶满村追着打。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忒享受这种被人追的滋味。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沈瑶跑起来那个波涛汹涌的样儿,让人难以忘怀。

    “沈瑶,你别追了.....老子刚做完手术。追出问题来,你要一辈子伺候老子的。”

    林天始终跟沈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说,你一个黄花大姑娘,这么拼命追我一个单身大帅哥是啥意思?莫非.....爱上我了?”

    林天跟沈瑶是同村,也是同学。

    一个多月前上学路上,沈瑶被流氓调戏,林天为了救她,被小流氓扎了一刀,差点流血过多而死。

    “混蛋,你还有脸说?”

    提起这茬,沈瑶还是挺愧对他的,可这家伙的无耻却变本加厉。

    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不都说了,是意外么?而且,是你自己不锁门的好不?我只是借个厕所而已呀!”

    林天一边解释,一边逗着她:“再说了,你洗澡不关门,不就想是等着我去欣赏的么?谁不知道,我每天下午都要去你家借厕所的。而且,我这毛病,还不是因为那一刀留下的后遗症!”

    “你无耻!混蛋.....你等着,等我抓住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因为这个事情,沈瑶的妈妈,有意愿撮合她跟林天。所以,林天在她家后面的地里干活,有事没事都叫林天来坐坐,喝杯水什么的。

    可沈瑶并不喜欢林天,感情不能跟恩情混为一谈。

    “嘿嘿,我本来就是混蛋。想扒我的皮,老子的早晚.....等着吧。”

    沈瑶不喜欢林天,可林天却很喜欢她,从小立志要娶她这个第一村花当媳妇:“沈瑶,快低头看看自己吧!你是我的....被别人占了便宜,可是老子吃亏呢!”

    “啊....你个混蛋,我跟你没完!”

    气急败坏的沈瑶立刻停了下来,脚下的拖鞋也立刻朝着林天狠狠的砸了去。

    “嘿嘿,想砸我,怎么可能?”

    林天也停了下来,隔着四五米的距离尽情欣赏,一身痞气的他,身手还算敏捷,随便一动就躲过了。

    另一只拖鞋又砸了过去,还是不中。

    沈瑶气不过,更看不惯林天那痞里痞气的嚣张劲,抓起路上的石头一阵猛砸。

    “啊.....!”

    突然,太过得意的林天,避到了路边也不知道,脚下一滑,摔进臭水沟之中。

    砰的一声。

    林天的头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当场就昏迷在臭水沟之中。

    似乎,有个什么东西,跑进了他的脑子。随后脑海里浮现了一本关于药材,治病的书籍【神农本草经】。

    鞠华:主风,头眩肿痛,目欲脱,泪出,皮肤死肌,恶风湿痹。久服,利血气,轻身,耐老延年。

    “天门冬:主风湿偏痹,强骨髓.....”

    “......”

    突然,林天看到一个高贵的‘皮草’野人,往一尊青铜鼎之内,投入各种各样的药材,炼制起来。

    似乎,是在炼药!

    “啊哈哈,哈哈!你个坏蛋,活该....你不掉进臭水沟,谁掉进臭水沟呀!”

    林天摔下去,沈瑶立刻大笑连连的拍着巴掌,解气极了。

    半饷后,林天居然没有动静。

    沈瑶有些慌了,手叉腰的大叫道:“喂....林天,你别装了.....再装,我也不会搭理你的。”

    再三的喊了喊,林天还是没有动静。这下,把沈瑶吓坏了。

    林天为了她,才出院不久,要摔出好歹的话,她爸妈还不得扒了她的皮呀!

    坏了!

    真出问题了,沈瑶也顾不得什么脏不脏的,急忙跳了下去,费了好大劲,才把林天给拉了上来。

    “林天,你醒醒,你可别吓我啊.....”

    救起林天却叫不醒,附近又没有人可以求助,沈瑶慌张极了。

    因为林天的气息,心跳都变得若有若无。

    人命关天。

    沈瑶来不及找人了,只能靠自己给林天做急救。

    不断的按压林天的胸膛,一来二去好几次,林天还是没有醒来。最后,沈瑶只得捏住林天的鼻子,给他做人工呼吸。

    虽然很不情愿,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初吻,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了林天。

    “呼,呼呼!”

    一连好几个深呼吸后,林天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幕,让林天差点儿流出鼻血。

    好美!好香!

    沈瑶在居高临下的做着人工呼吸,林天那黑溜溜的眼睛,咪成一条缝的仰望,看得那叫一个激动呀!

    沈瑶穿的是一件衬衫,虽然扣得很好,可一动就不小心开了个口子.....

    “嘿嘿,这臭丫头脾气臭,还彪悍.....其实对我,还是很好的,绝对是刀子嘴豆腐心。”

    林天正暗暗得意的时候,喉咙竟然不争气了,发出了咕噜,咕噜吞口水的声音。

    “混蛋,你竟然早醒了?”沈瑶终于发现了他的变化,气得一脚踢了出去。

    同时,不断的擦着嘴,好像很恶心,一脸嫌弃的看着林天。

    “哎哟.....疼,疼死老子了。”

    这一脚,实打实的踢在林天的屁股上,虽然不是很疼,却习惯性的大叫了起来。

    果然。

    这一装,心软想走的沈瑶,又不忍心:“你....你怎么样,真踢痛了呀!”

    “当然,你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劲呀!”

    林天暗暗一笑,可怜兮兮的道:“我可病号呢,快帮我揉揉吧!”

    沈瑶刚想伸手,突然感觉不对劲,脸色一冷:“混蛋,你怎么不去死?又骗我!”

    太蹬鼻子上脸了,欠抽!

    “嘿嘿.....我说沈瑶,你心里是不是有我?别不承认,咱们都成年人了,不用不好意思。”

    被揭穿了,林天嘿嘿一笑的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她,还故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下次要亲我,说一声就是,不用偷偷摸摸。”

    “不要脸,谁偷偷摸摸了。我....我那是,那是.....”那了半天,沈瑶也不知道怎么说。

    得寸进尺,脸上贴金的事情,是林天的强项。

    用句农村话,林天就是‘刁民’。

    “嘿嘿,那是什么,你别告诉我,你没有亲我?”林天理所当然的道:“既然亲了,就要对我负责。”

    “无赖....我,我那是权宜之计!”

    沈瑶气炸了,听林天的口气,吃亏的好像是他似的:“滚,滚蛋.....”

    狠狠的瞪了林天一眼,沈瑶气愤的甩手而去。

    见她生气了,林天也不敢在招惹她了,暗暗一笑的朝自己家而去。

    回到家!

    三间小平房的院落之中,竟然有不少人。

    隔得远,林天隐隐约约听到,有什么恭喜,天作之合之类的喜庆话。

    走近了,林天看到院落之中,还放着挂红的挑担,立刻明白了。

    扒开人群,立刻吼了出来:“郝剑,你特么的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你这猪样也想娶我姐,滚。”

    林天真炸毛了,姓郝的惦记他姐已经一天两天了,今天居然还来提亲。

    郝剑,村支书的儿子,人如其名,贱得很。

    好吃懒做,不务正业,长得肥头大耳的也就罢了。整个一村霸,四处惹祸,怎么配得上他如花似玉的姐姐林忆?

  • 第二章 不可思议

    “林天,你小子少叽叽歪歪,老子可是出了三万块的彩礼钱的,你爸妈都同意了。”

    一个头顶上,有一撮黄毛的大胖子走了过来,正是郝剑:“从今以后,老子就是你姐夫了。来来,叫声姐夫来听听。”

    “小天,小忆能够嫁到郝家,是她的福气。从此以后,吃穿不愁,我们这些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媒婆张寡妇,也立刻走了过来。

    不少乡亲都附和,是呀是呀这些话。

    郝剑是丑,还没什么能力,可家里有钱呀,还有权,村里不少人,都想把女儿嫁给他。

    可是林天不愿意。

    一看桌上真有三个大红包,立刻看向桌边的一对夫妇:“爸妈,你们真答应了?”

    林天的爸妈心情并不好,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什么?”

    林天有些不敢相信,立刻道:“我不同意!”

    整个梧桐村,就数林天的姐姐,林忆跟沈瑶最漂亮。林忆为了林天能够上大学,已经放弃学业去打工,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

    林天很感恩,说什么也不能看着她的一生,毁在郝剑这种贱人手上。

    林天的爸妈何尝又愿意,只是没有办法,不得已而为之,叹息连连。

    “哈哈,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同意有个球用!”郝剑很得意:“老岳丈,麻烦你打电话,让林忆尽快回来吧!”

    “回你娘的,给我滚!”

    林天说不同意,就决不同意,随手就抓起一根扁担:“姓郝的,拿着你的臭钱给我滚!我告诉你,我姐是不会嫁给你这种猪的。”

    “林天,你,你你!”

    看林天这架势,郝剑有些吓到了,当然也不甘心,话还没有说完,林天便直接抡起扁担砸人了:“你滚不滚?”

    “好,林天,算你狠!”

    动真格的了,郝剑只得拿着钱离开:“我告诉你.....你会来求我的,哼!”

    “哼,老子一辈子都不会求你!”

    随着林天的炸毛,村民很快都散了。

    没人了,林天的爸妈,脸色还是很不好。特别是林天的母亲,叶苏.....似乎哭过。

    “妈,你怎么了?”

    林天有些不解,急忙询问:“就算要把姐放出去,也不能嫁给郝剑这种人吧!他是什么人,你们难道不知道么?”

    “知道,我当然知道,可....!”

    叶苏正要说话,却被林父,林子超阻止了:“小天,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你养伤已经一个月了....明天是星期天,你跟沈瑶丫头上学去吧!”

    “爸,我不会再读书了,你们也别着急把姐嫁人。”

    林天的成绩本来就不行,养伤期间又落下这么多,已经没有兴趣了:“郝家,不就是承包了一些地种菜,挣了些钱,才这么拽么?我也回来包地种菜,赚钱供姐去读书。”

    “什么,你个小兔崽子,你敢?”林子超一阵气急,一站起来,好像很累,只得重新坐了下去。

    “小天,好好的大学生不当,要回来做个泥腿子,谁教你的?你看你,把你爸气成什么样了?”

    叶苏急忙给林子超顺气,同时指责道:“明天,自己滚去上学。你不是喜欢沈瑶丫头么,你觉得她会嫁给一个种地的农民?”

    “种地的农民怎么了,只要有钱,我早晚追到她。不说了,我去挑水浇菜!”

    未免爸妈逼自己,林天挑起水桶就朝小河沟而去。

    这几天干得厉害,后院的菜,都像霜打的茄子似的,焉得很。

    “哎,这孩子。”

    见林天跑了,叶苏坐下道:“老林,儿子既然不想读书,那就算了吧!天不佑善人,你竟然检查出肾衰竭,我们家连你治病的钱都没有,哪能供得起他大学?”

    “胡说.....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我这病医生说了,是慢性的,活个几年不成问题。”

    林子超早已想好了对策:“只要我注意点,坚持三年。只要三年,小天大学毕业了....我就算去了,也无所谓。”

    “胡说,你去了,我怎么办?”

    说到这里,叶苏又流泪了,家里的顶梁柱塌了,对于她来说,天都要塔了。

    小河沟离林天家不远。

    几分钟,就担了两桶水到后院。

    正准备浇水的时候,林天的脑子一阵刺痛,一段名为神农秘术的‘甘露咒’手法,从‘神农本草经’中流淌出来。

    ‘甘露咒’,万物生长之术,可催生万物。

    “真的假的呀?”

    林天立刻想到自己掉臭水沟的事情,那时候,似乎有一个什么‘青铜鼎’跑进了自己脑子里。

    一开始,林天以为是幻觉,白日做梦呢!

    这种感觉再次出现,只怕不是幻觉,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真疼。

    最终,林天还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施展了一次‘甘露咒’。

    卧槽!

    下一秒,奇迹出现了。

    原本缺水发焉的西红柿枝叶,很快变得精神起来,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不过,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不是吧,真这么神奇?”

    林天好歹上过几天大学,算是个知识分子,完全无法理解,脑子懵懵的再次施展。

    第三次的时候,林天突然脑子一沉....晕了。

    ·····

    第三天!

    林天还没有醒来,叶苏焦急在林天的房间走来走去,眼眶都哭肿了。

    “小天,你这是怎么了?”

    叶苏坐在床头很焦急,拉着林天的手不知所措,同时还有一份指责:“都怪那沈丫头,一天到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要不然你也不会这样!你爸去隔壁村请教土方子,也还不回来,可急死我了。

    不久后,林天睁开了眼睛,见老妈居然哭,急忙道:“妈,你怎么了?”

    “啊....小天,你终于醒了。”叶苏一惊,急忙抱住他:“你个死孩子,可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三天了。”

    “什么,三天?”

    林天只记得,他在菜园子施展‘甘露咒’,不知怎么的就晕了过去。

    一想到这里,林天大惊,立刻推开老妈,朝菜园子跑去,迫不及待想要验证一下心中的猜想。

    “啊.....”

    来到菜园子,林天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跟随而来的叶苏雨,也吓傻了。

    因为林天昏迷的原因,叶苏三天没来菜园子了。

    那三排西红柿,原本只有膝盖高,离开花结果还很早。但是,这会.....西红柿长得有人高,非常粗壮,还很大。

    满满的红果实,挂得像一个个红太阳似的,又红又大又圆。

    “老妈,我不是做梦吧?”

    “儿子,我不是做梦吧?”

    林天母子,同时看向对方问了起来,最后互相掐了一下,很疼。

    不是做梦!

    林天肯定自己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脑海中的‘甘露咒’,的确能催生植物。

    一条康庄大道,瞬间浮现在林天的眼前。

    想到这里,林天忍不住抓下一个,便一口咬了下去,他这动作,吓得叶苏急忙阻止。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林天一口咬破了西红柿,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夸张:“老妈,好好吃,太好吃了....太美味了,这是咱家的西红柿么?”

    “你这孩子,这种东西,你也敢吃?”叶苏有些着急:“变异的西红柿,不怕吃死人呀!”

    “老妈,真的好吃!”林天不相信这东西会有毒:“老妈,不相信你尝尝,真的很好吃。”

    “真的?”

    看着儿子的表情这么夸张,吃了也没事,叶苏还是有些相信,毕竟这是自己的菜园子。

    等叶苏尝过后,表情比林天更夸张,更不可思议。农耕几十年,还没吃到这么纯正,这么香的西红柿!

    林天一边吃,一边兴奋的道:“老妈,我们家要发了,要发大财了。”

    有这么神奇的‘甘露咒’,林天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不久后,他们家会成为天下第一菜农,数钱数到手软。

    “林家弟妹.....出事了,出事了。”

    叶苏还没有反应过来,村里小卖部的陈嫂,便急忙跑来了。

    当她看到菜园的西红柿,也傻眼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