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菜鸟建筑师、梅朵儿罗子谦小说

菜鸟建筑师

梅朵儿罗子谦小说

主角:梅朵儿,罗子谦 标签:

一个建筑系应届毕业生,从一只青涩的职场菜鸟,经受住社会及职场的层层选拔和考验,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并用善良,坚韧的精神,化解仇恨,收获爱情、友谊和事业的故事。

尘凝儿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菜鸟建筑师

梅朵儿罗子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海边初遇

    六岁的时候,梅朵儿和罗子谦在海边堆沙子。

    梅朵儿一脸庄重地问:“罗子谦,你的梦想是什么?”

    罗子谦摆着张臭脸,不耐烦的回答:“建筑师!”

    梅朵儿看了看罗子谦堆的城堡,又看了看自己堆的坟头儿,弱弱地说了声:“哦。”

    十六岁的时候,梅朵儿和罗子谦在海边堆沙子。

    梅朵儿指着自己精心堆砌的城堡,一脸庄重地问:“罗子谦,我长大想当建筑师,你说好不好?”

    罗子谦摆着张臭脸,不耐烦地扔给她一支铅笔和一张纸:“给我画个正六面体的三视图!”

    梅朵儿拿着纸笔坑吃了半天,弱弱地说了声:“哦。”

    二十六岁的时候,梅朵儿一个人在海边堆沙子。

    当时她喝了点酒,不算多,也就半斤吧,白的!所以整个人有些晕晕乎乎。

    即便在如此晕乎的状态下,她还是随意堆出了一座完美的索菲亚大教堂。

    沙滩上的游人惊叹不已,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梅朵儿不以为然,捞起身旁的酒瓶,猛灌了一大口,火辣辣的感觉从口腔一直烧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她烂泥一般瘫坐在沙滩上,虽然醉了,依旧清醒,眼神迷离飘渺,打量着身边每个人的脸。

    漠然的,猥琐的,咋舌的,欣赏的,唯独没有哪一张,是属于罗子谦的。

    八年前的今天,他就把罗子谦弄丢了,此后找遍了国内外所有建筑大学,仍旧一无所获。

    梅朵儿低头苦涩的笑了一下,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整整齐齐的发丝也零零散散的飘落,海风吹过来,缚住梨花带雨的面容,眼泪比海水还要腥咸苦涩一些。

    或许只有酒,能冲淡这些年挥之不去的痛苦滋味。于是她又举起酒瓶,希望醉的更加彻底。

    “小姐,这么喝酒,会死人的!”

    低沉温润的声音,让人沉迷。

    “要你管!”梅朵儿打掉那只握着酒瓶的大手,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那人也不生气,只是用力将梅朵儿手里的酒瓶抢下来,将剩下的小半瓶二锅头一饮而尽,笑着道:“好东西,够味儿!”

    梅朵儿好奇地抬起头,只见一张明媚的脸上,挂着海风般清爽的微笑,晃了晃手里空酒瓶,模样十分欠揍。

    梅朵儿本想起身甩他一拳,无奈浑身脱力,还未等站直,就直挺挺地向后仰了过去。

    眼前的男人手疾眼快,一把勾住她的腰,将梅朵儿小小的身子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姑娘,你这投怀送抱的伎俩实在拙劣,我不大吃这一套的!”

    梅朵儿抹了把脸上的泪痕,冷笑一声道:“哼,真恶心!”

    话音刚落,就吐了男人一身。

    男人依旧不生气,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一边擦一边说:“你搭建的教堂很漂亮!”

    “你说这个啊?”梅朵儿指了指自己的作品。

    男人欣赏的点了点头。

    梅朵儿飞起一脚将教堂踢得面目全非道:“呵呵,哪有什么教堂,不过是一堆沙子而已!”

    男人面色尴尬地抽了抽嘴角,还是风度翩翩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名片,递给梅朵儿:“你不用如此针对我,我是建筑公司的,觉得你在建筑设计方面很有天赋,才想挖墙脚的!”

    梅朵儿看都没看,毫不客气地将名片甩回到男人小麦色的胸前说:“哦,不好意思,我还没毕业!”

    男人耸了耸眉毛,重新将名片塞回梅朵儿手中,慢条斯理地说:“没关系,兼职也行!”

    说完,转身而去,留给梅朵儿一个挺拔的背影。

    梅朵儿拿起手中的名片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建筑设计部总经理—宋词。”下面是一排电话号码。

    “噗!”

    倒是个有意思的名字,梅朵儿直接笑喷,对着那背影大声喊:“呦,你叫宋词啊?豪放派的还是婉约派的啊!”

  • 第二章 毕业典礼(1)

    梅朵儿被一阵噼里啪啦的收拾声吵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她揉了揉痛的快要炸开的脑仁儿,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从海滩,回到学校宿舍的。

    回想毫无结果,只依稀记得一个叫宋词的男人,好像给过她一张名片,不过她把那张名片扔进海里了。

    “喂,呼小彤,我是怎么回来的?”梅朵儿揉着太阳穴问。

    正背对着她将行李打包的女孩儿猛地回身,像看见女鬼一样先叫了两声,而后扑过来伸出两根手指问:“这是几?”

    莫名其妙!

    梅朵儿将那两根手指头,向后掰成九十度,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问-你-我-是-怎-么-回-来-的!”

    呼小彤龇牙咧嘴的道:“松手,疼!”

    “知道疼还这么多废话!”

    呼小彤揉着自己差点被掰断的手指,嘀咕道:“还是这么暴力,看来只是胸腔进水了,脑子并没有!”

    “你说什么?”梅朵儿问。

    “哦,没什么。你不过就是觉得人生了无生趣,所以一个人跑到海边玩自杀,结果玩砸了,被一个活雷锋给救了,同时失去了少女最为宝贵的初吻,而后你的好哥们儿1号—我,以及好哥们2号—武庭,顶着被当做精神病友的压力,将醉的不省人事还要胡言乱语的你,一路扛回了学校。”

    “哦,依稀有点印象。不过你说那什么少女的初吻,是怎么回事儿?”

    “啊,这个具体细节我也不大清楚,人家做了好事没留名,也没留下日记!”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

    未等梅朵儿把话讲完,呼小彤猛然瞪大了眼睛,仿佛嗅到了什么八卦的味道,阴阳怪气的道:“难不成,这不是你的初吻?”

    “当然不是!”梅朵儿轻描淡写的说。

    “哦,说来听听,认识你六年,可没见你和哪个男生……”

    梅朵儿随手掏了条袜子,塞进呼小彤的嘴里,道:“闭嘴吧你,我的初吻在六岁的时候,就给了罗子谦了!”

    呼小彤将袜子从嘴里掏出来,甩在梅朵儿脸上,泄气地说:“姑奶奶,我说的是‘少女的初吻’,你当时充其量是个幼女好不好,根据生物学知识,男女在青春期之前,根本没有性别意识,所以那个吻,没有任何意义!”

    梅朵儿高声强调:“怎么没意义,你知道我当时费了多大的劲儿才亲到罗子谦的么?”

    “呦!还是强吻啊?你六岁的时候就这么生猛了啊?”

    梅朵儿欣然承认道:“那是!我这叫为了爱情,一往无前,你都不知道,我当时……”

    “停!”呼小彤捡起袜子,塞回到梅朵儿口中。她知道,若不及时制止,梅朵儿肯定会将她和罗子谦十八年的点点滴滴,从头到尾讲一遍。

    倒不是她这做朋友的不够义气,而是她实在听了太多遍,耳熟能详!

    梅朵儿掏出袜子,卖了个萌道:“我就再讲一遍,最后一遍!”

    呼小彤甩给她一件硕士毕业服,不耐烦地道:“六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梅朵儿拿起又肥又大的硕士服,向呼小彤投去一个不解目光。

    “你不是海水喝多了,齁儿失忆了吧,今天是我们的硕士毕业典礼,同时也意味着你的学生生涯,就此结束了!”

    梅朵儿幡然醒悟,扔了被子就往洗漱间跑,边跑边喊:“啊~~~,罗子谦,我毕业啦,我要成为真正的建筑设计师啦!我要成为今天最漂亮的毕业生!”

    呼小彤掏了掏耳朵,叹了口气道:“看来脑子里的水,还是没排干净!”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菜鸟建筑师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