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梦境侧写师、季胥文昊付晓麦小说

梦境侧写师

季胥文昊付晓麦小说

主角:季胥,文昊,付晓麦 标签:独家首发

季胥警校毕业后,回到三线城市警局就职,成为当地唯一一个梦境测写师,目的是为了查明爷爷当年自杀真相。在警局中,季胥与文昊双剑合璧,稳狠准的破获多起凶杀案,但在生活和至始至终季胥都只是利用文昊接近文清,因为文昊便是在爷爷自杀案中陷害爷爷猥亵自己的罪魁祸首文清的弟弟。而李国胜的加入,使得这段旧案浮出水面,让两人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闻文 状态:连载中

季胥文昊付晓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新人报到

    “嘀呜,嘀呜,嘀呜。”

    随着一阵警笛声,一栋老楼的楼前被警察用警戒线围住,警察守在警戒线旁维持秩序,四周看热闹的群众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辆黑色北京越野停在了不远处,一个剃着圆寸,脸上眼角处有道疤痕又满眼锐气的年轻人跳下了车。此人便是武安市刑警队一队队长文昊。文昊一路拨开围观的吃瓜群众,走到警戒线处,向维持秩序的警察出示警官证后走进案发现场,他的组员侯亮(外号瘦皮猴)已经在现场等候多时,看到文昊后一路小跑过来报告情况。

    侯亮;“头,又是个姑娘。和前两起被害人一样,身上均有被虐待和性侵的痕迹,不排除生前被人先奸后杀的可能性。”

    文昊:“法医怎么说?”

    侯亮:“法医还在看。”

    文昊:“走,过去看看。”

    侯亮点了点头,跟在文昊身后,来到尸体面前。法医正在给尸体进行初步检验,并在尸体身上检查直接证据。文昊看着尸体,皱了皱眉,眼底尽显焦虑神色。女尸赤身裸体暴露在外,双眼圆蹬,似乎惊恐的看着什么,脸上和身上均有淤青和被鞭打的伤口,左边乳房被切掉,刀口参差不齐。法医看到文昊后起身向文昊汇报初步检验结果。

    法医:“初步检查是名女性死者,年龄20-25岁之间,死亡时间在8小时左右,也就是昨天夜里1点钟。死者身上多处伤痕,下体有被撕裂的痕迹,相信死者生前被人虐打并进行性侵。左侧乳房被人用刀切除,但刀法拙劣,死者应该遭受了挺大的痛苦。勃颈处有红肿勒痕,相信是致命原因,与前面两起女性被杀案如出一辙。其他相关资料,还需要回到警局进行进一步检查。”

    文昊:“辛苦了。侯亮......”

    不等文昊说完,就听旁边“哇”的一声,一滩呕吐物随着声音声音落地,索性没有溅落到尸体身上。

    文昊火气蹭的一下被点燃,嫌弃又厌恶的将呕吐物制造者狠狠的拉倒一边,女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但仍然控制不住反胃的不适感,幸好瘦皮猴及时递上垃圾袋,女孩接过垃圾袋便将头埋在袋子里大吐特吐。瘦皮猴在一旁被这一幕恶心到了,也跟着干呕了两下。

    文昊:“你们怎么看守现场的?这谁呀?谁让她进来的?把看守现场的警察给我叫过来!”

    侯亮:“是,头。”

    侯亮刚要走,就被一直埋头吐的姑娘拉住。只见姑娘泪眼汪汪的从垃圾袋里抬起头,一边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一边在兜里摸着自己的实习证明,递给了瘦皮猴。瘦皮猴看了看,本来皱的跟包子似的脸,一下子笑成了一朵花,并将证明又交到了文昊手中。

    侯亮兴奋地说:“头,是来咱们队实习的,咱队终于有姑娘了头!”

    文昊接过实习证明,冷冷的看了一眼侯亮,“闭上你的嘴!瞧你那点出息!”听到文昊的冷言冷语,侯亮立马闭上了嘴巴。文昊随即将手上的实习证明撕碎,并扬在了姑娘的脸上,并且冷冷的说:“不管你是谁,从哪来给我回哪去,我的队里不需要女人。”

    姑娘此时的脸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话:“我有局长开的实习证明,你不能赶我走。”

    “嘿!小丫头片子,那咱们走着瞧。”文昊冷哼了一声,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侯亮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示意她不要介意。便一溜小跑跟着文昊上了他的黑色吉普车,车子发出一阵轰鸣,扬长而去,留下姑娘眼中泛着泪花。姑娘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斜眼看了看搬运的尸体,不禁又一阵恶心。

    市局,文昊怒气冲冲的推开局长办公室大门。局长办公室中还有其他几位警察正在汇报工作,看到文昊不禁皱起眉头。文昊在警局里是出了名的倔脾气,但因其办案风格雷厉风行,警校毕业后连续破获多起重案要案,才破格年纪轻轻提升为队长,只是他这脾气跟他办案能力成正比,又臭又硬。

    局长:“啧,文昊,还有没有规矩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家大门,说进就进?”

    文昊:“对不起啊局长,我不知道您这还有人呢。” 

    局长:“说的什么话?我不是人啊?”局长气的将水杯重重放在桌上。

    文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您老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敲门啊。”

    说着文昊便小跑着出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并“当当当”敲响了三下。也没等局长开口,文昊便自顾自的进了门,站在门口立定站好,并行了军礼。“报告!我有急事向局长请示!”

    屋内的几个警察全都忍俊不禁,嘲弄的低头憋着笑。局长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朝其他的几个警察挥了挥手:“你们先回去吧,这件事先按刚才讨论的办。”说完几个警察便走出了局长办公室,文昊上前坐在局长对面。

    局长不急不缓的拿起茶杯,打开杯盖,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轻轻呷了口茶,随后开口道:“说吧,什么事儿?”

    文昊:“张局,您老人家知道我队里不招姑娘,您这突然给我塞一姑娘进来有点不合适吧?”

    局长:“怎么不合适?有什么不合适?谁规定姑娘就不能当警察的?”

    文昊:“不是姑娘不能当警察,是......”

    局长:“别废话了,你看看你们队还剩几个人了?都快走光了吧?小文啊,你也该检讨检讨自己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愿意跟着你干,啊?就是因为你的脾气太硬了,所以,我才给你招个姑娘,让你变得柔软一点。”

    文昊:“张局,您这话说的,我铮铮铁骨,柔软点哪成啊?您就......”

    局长:“行了,哪里轮得到你在这跟我讨价还价,今天这个庄枫你必须收下,而且不许给人穿小鞋,故意吓走人家。”

    文昊:“装疯?这名字取得,怎么没真疯啊?”

    局长:“啧,请你有点人民警察该有的样子!对了,这两天还会有一个计算机高手和一个国外引进人才到你队里报道,到时候不许给人家甩脸子,听见没有?”

    文昊:“国外引进人才?什么人才?”

    局长:“梦境测写师。”

  • 第2章 新人报到

    文昊一脸茫然,从业多年来从未听说过梦境测写师这么一说。

    文昊:“梦境侧写师?这是个什么鬼啊张局?”

    局长:“啧,怎么说话呢!不要拿你的无知当有趣可以吗?”

    文昊被局长说的脸色有些涨红。

    文昊:“不是,张局,我真没听说过咱警察里边还有梦境测写师这么个工种。您受累,给我解释解释呗。”

    文昊一脸的谄媚相,局长冷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拿出一个宣传册递到了文昊的手中。文昊打开宣传册,里面介绍了外国最新研发的梦境侧写仪器。资料上显示,被侧写的人(疑似罪犯)与梦境侧写师同时躺在梦境侧写仪两端,两根金属线同时连接两人,梦境测写师通过这根金属线和梦境侧写仪进入被侧写人(疑似罪犯)的梦境当中,探查被侧写人是否犯罪。但是,想要进行这样的操作必须要在被侧写人(疑似罪犯)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也就是让被侧写人(疑似罪犯)服用小伎俩的梦境特制安眠药,否则被侧写人(疑似罪犯)一旦有了抵触心理,梦境将会随着被侧写人(疑似罪犯)的意愿更改,结果将导致判断失误。

    文昊:“哦,我明白了,就是进入到别人梦里呗。要是这个人杀了人,肯定会做噩梦,然后案子就破了呗。我说张局,这么高科技的玩应来了,还要我们有什么用啊?直接拿着他挨个测呗。”

    文昊略显不满。

    局长:“哼,你不用在那冷嘲热讽,先进的科技是来帮助你们缩短破案时间的,不是你们偷懒的借口和理由。你以为随随便便谁都能抓来给你测?测之前不得先确定犯罪嫌疑人?还有啊,这个梦境测写师也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干的,他必须熟知心理学,确保在梦境中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沟通和引导,否则将会事倍功半。”

    文昊:“心理学谁不懂啊,大学又不是没学过。”

    局长:“要是单单只是心理学,我也不用花大价钱引进这个技术和人才了。人家在警校还没毕业就被外国挑选参与训练控制别人梦境的能力了。”

    文昊似乎没有听到局长说的话,只是皱着眉头,表情纠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局长看着文昊的表情,心知他肯定还有什么不解的地方,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

    局长:“怎么?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地方?”

    文昊:“张局,法律允许私自用仪器进入别人的梦境吗?咱们这算不算是侵犯隐私啊?”

    局长沉吟了一下,说到:“目前对于使用这种仪器我们是有保密政策,一般情况下,再对罪犯或犯罪嫌疑人使用仪器后,侧写师会删除使用者的这段记忆,也就是使用者醒来后会忘记这段梦境,这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常有的事情,我们睡醒之后也会经常忘记自己的梦。所以,侧写师会根据在梦境中看到的听到的向你们提供线索。”

    文昊:“合着花大价钱引进技术和人才的,到了还不能定罪,还得我们自己找证据啊?也没省事儿多少啊张局。”

    局长:“废话!你什么都不干回家养老更省事!没什么事赶紧给我滚回去干活,别在我这招人烦。我可告诉你,这刚一个星期已经有四名女性遇害,这件案子受到了省里的高度重视,早上省厅刚给我打电话命我尽快破案呢,你可给我抓紧点时间!”

    说完,局长翻开一个案件卷宗,不在理会文昊。

    文昊:“得,我抓紧时间去了。”

    文昊不满的撇了撇嘴,将梦境测写的宣传资料折起来放进了衣服口袋,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下午14点36分,刑警队会议室。

    文昊拿着一摞资料走进会议室,相谈甚欢的侯亮和实习生庄枫马上规矩坐好,其他组员也已经在会议室坐好严阵以待。文昊扫了眼在座的组员,放下手中的一沓资料,盯着庄枫看了半天,庄枫被文昊看的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又摸了摸脸捋了捋头发。

    侯亮看着文昊,又转头也看了看庄枫,在文昊面前晃了晃手。

    侯亮:“队长,队长?小师妹脸上有案子?”

    文昊瞪了侯亮一眼。

    文昊:“滚蛋!那什么,什么风来着?你介绍一下自己。”

    “哦哦......”庄枫马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

    庄枫:“那个,大家好,我叫庄枫,庄严的庄,枫叶的枫,大家以后可以叫我小枫。我是警校大四的学生,由导师引荐......”

    文昊打断了庄枫的话:“好了,可以了,你坐下吧小疯子。咱们说说案子吧。”

    庄枫:“队长!我不叫小疯子,我叫小枫!”

    文昊:“都一样都一样。”

    庄枫:“你......”

    庄枫刚要反驳,被侯亮拉住,挤眉弄眼的示意庄枫别再说话。

    文昊:“一周之内我市已经连续发现四名女性被害人,且均有被虐待和性侵的痕迹,我们有理由怀疑这四起案件均是由同一个犯罪嫌疑人所为。所以,我打算并案处理。那个,小张,法医那边还有什么发现?”

    小张:“目前除了已知的女性死者,年龄20-25岁之间,死亡时间在8小时左右,死者身上多处伤痕,下体有被撕裂的痕迹,还有左侧乳房被人用刀切除。致命伤是被勒死以外,法医在死者下体并未发现疑犯留下体液,相信疑犯做过处理。其他,还没有什么发现。”

    文昊:“猴子,四名被害人的身份都确认了吗?”

    侯亮点了点头,打开投影仪,显示出四名被害人的照片。

    侯亮:“确认了,第一名被害人名叫姚丽娟,31岁,是我市一家外企的人事行政人员,她老公以来确认身份。第二名被害人名叫吴琪枚,28岁,是我市纺织厂一名女工,家属以来确认身份。第三名被害人名叫张丽丽,33岁,是我市一家上市公司老板的老婆,家庭主妇,家属已确认身份。第四名被害人通过DNA比对,查到是一名名叫付晓麦的幼儿园教师,年龄25岁。目前还在等待家属确认身份,通过调查,四名四名被害人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彼此也都不认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是已婚妇女。”

    文昊:“嗯......小疯子,你怎么看?”

    庄枫:“啊?我,我觉得凶手可能喜欢少妇。”

    庄枫的话一说出来引得同事们一阵笑声,侯亮还在旁边添油加醋“凶手口味真重啊,哈哈哈哈。”

    文昊瞪了侯亮一眼,屋子里顿时又恢复了安静。

    文昊:“还有呢?”

    文昊示意庄枫继续说。

    庄枫:“还有就是我觉得很奇怪,凶手为什么要切掉死者的左胸呢?”

    文昊:“不奇怪,很多凶手都会有收藏战利品的癖好。”

    庄枫:“但是为什么不是右胸?是不是每个女性死者的左胸都有什么特征吸引了凶手呢?”

    文昊:“你这个点......好吧,没准有用,那你就去询问家属死者胸部特征吧。”

    庄枫:“是!队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庄枫稚嫩又认真的神态,文昊有些忍俊不禁,但很快又调整了状态。

    文昊:“猴子,你去查查被害人的社会关系,看看生前是否与人结怨,或者是否认识同一个人。”

    侯亮:“是!队长!保证完成任务!”

    侯亮学着庄枫的神态,逗得大家又是一阵发笑,庄枫小脸憋得通红。

    文昊:“小马,你去查查被害人失踪前都去过什么地方,最后出现在哪里,失踪前家人是否报案。”

    小马:“好的队长。”

    文昊:“我再去这几个犯罪现场看看。行了,大家分头行动吧。”

    这时会议室的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侯亮跑过去打开门,一个戴着大框眼镜,扎着马尾,身着一套黑色男装的女孩嚼着口香糖站在门口。

    侯亮:“你找谁啊?”

    女孩没有回答侯亮的问话,伸着脖子向会议室里看了一圈后,推开侯亮挡在自己前面的手臂,径直走到文昊面前。

    胡程阳:“文队长你好,我叫胡程阳,我是新来的信息技术员,张局让我来这找你报道。”

    还没等文昊说话,侯亮在旁边小声嘀咕着:“胡程阳,阳澄湖,好么,来了只大闸蟹。”

    文昊“啧”的一声踢了侯亮一脚,“诶呦。”侯亮揉着屁股默默向后退了两步。

    文昊:“你就是张局说的那个电脑高手?”

    胡程阳:“不敢当,不过也是事实。”

    文昊:“还挺不谦虚。”

    胡程阳:“实事求是而已,文队长不必咬文嚼字。我已经报道完成,麻烦你给我分派任务吧。”

    文昊不客气的将手中的四份资料甩给胡程阳。

    文昊:“你查查这四个被害人的社交平台吧,看她们生前都跟谁在网络上有过接触或买过什么。”

    胡程阳:“OK.”

    胡程阳接过资料,便走进会议室拿出自己专用电脑,开始工作。

    小马凑到侯亮跟前小声嘀咕着。

    小马:“咱们头不是不要女警察吗?这怎么一下子来俩啊?”

    侯亮:“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张局体恤咱头奔30了还单身狗一枚呢,所以整俩姑娘让咱头挑挑。”

    小马:“啊?真的假的啊?我怎么就没这待遇啊?”

    此时的文昊看到两人小声嘀咕,便悄悄走到两人身后。

    侯亮:“那还能有假,我听说咱张局的夫人给咱们头介绍了好几次对象了,都没成,这不张局亲自出马了......诶呦!谁踢我?”

    还没等侯亮说完,文昊就把侯亮踢了个踉跄。侯亮看到是文昊踢了自己,二话不说拍拍屁股撒腿就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