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花清漪陆其琛伍浩轩小说

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

花清漪陆其琛伍浩轩小说

主角:花清漪,陆其琛,伍浩轩 标签:

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被抓奸在床,订婚宴毁了,老爹死了,家被人抢了,还有谁比她更惨!?但是更让她郁闷的是她竟然和她的“奸夫”结婚了!喂喂喂说好的交易为什么要动手动脚的,还有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强势的给我那么多宠溺,小心我会上瘾!戒瘾的过程很痛苦的好不好!“老公,我成功的戒瘾了,现在我们来谈谈离婚的事吧。我发誓我什么都不要!”“哦?是吗?那把你肚子里属于我的个人财产留下来你再走吧。”

桃花姬 状态:连载中

花清漪陆其琛伍浩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你是谁

    花清漪被带到了警局,警察问什么她都没有回答,一直都是低着头紧紧的抓着自己母亲的照片,眼神中的恨意一直都没有消去。

    三天前,是她与风祺的订婚宴,在订婚宴上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一个陌生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房间内站着一群人,包括自己的父亲!

    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当时的乔曼冬还在给自己说好话,但是父亲还是气的将她赶出了花家。

    现在想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是乔曼冬下的手,不然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和别人躺在床上,乔曼冬看似好意劝阻,其实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戳中了父亲的要害,让父亲的气更是旺盛!

    “小姐,您就配合一些吧,要是不配合我们就只能来硬的。”一位警官警告。

    “喂,你们想对一个柔弱的姑娘来硬的?”

    花清漪没有说话,倒是坐在花清漪身边的一个染着乱七八糟颜色头发的姑娘说话了,她好像比花清漪还小。

    花清漪忍不住的侧头看了她一眼,长得不错,只可惜被乱七八糟的头发给遮盖了不少。

    “姐姐没事的,别理他们。”她早就注意到这个姐姐了,一直不说话盯着照片看,她的身上散发出浓重的悲伤气息。

    “这是你妈妈吗?”小姑娘想跟花清漪搭话所以很健谈。

    花清漪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真漂亮!”

    “谢谢。”她终于说话了。

    “喂姑娘,你还是配合一点吧,那个告你的人可说了不罢休的,你不配合点对你是很不利的。”警官再次说道。

    这些有钱人真难办!那对男女竟然想要将这个女孩子送进监狱里面,随便拿个理由就让她在里面住个七年八年。

    “我没错,那是我家。”花清漪狠狠的瞪着警察。

    “别搞笑了,人家都有证据那是他们的家,你有吗?”

    “就是,别墨迹,快点过来乖乖的录笔录,少受点苦!”

    “喂,你怎么说话的!”身边的小姑娘倒是第一个炸毛了,说着就要冲上去打人的样子。

    “陆蓁蓁!”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磁性又严肃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一下子震慑住了里面的所有人。

    花清漪身边的小姑娘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就蔫了,紧紧的抓着花清漪的手臂,吓得不敢动弹满脸愁容。

    “怎么办怎么办,是我大哥……”

    花清漪忍不住的抬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这个充满能量的俏皮小姑娘这么害怕。

    花清漪不会想到这一抬头,改变了她以后的命运。

    勾人的黑眸疏离愤怒,此刻看着花清漪身边的小姑娘还透露着几分不爽,硬挺的鼻梁如高峰一般,他的唇很薄,此刻紧紧地抿着说明主人的不满,雕刻的容颜上帝的宠儿也许讲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饱满的额头,一丝不苟的头发,黑色的西服外面穿着一件黑色长风衣,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就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他与生俱来的威严,不怒自威的模样确实让人有几分忌惮。

    男人紧紧地盯着审讯室里面的小女人,当然也看到了她抓着的那个女人,看到她时,男人的眼眸中划过了一丝讶异。

    “哥,我错了我错了……”没想到倒是小姑娘率先喊错,这是坦白从宽?

    “错?我真该让你在这里好好地呆上几天。”男人冷哼,微嘲的语气中还是能听出几分无奈的,他应该是很宠这个妹妹的。

    真羡慕。

    花清漪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们的发展,低着头依旧看着自己母亲的照片。

    后来,小姑娘走了,被他的哥哥领走了。

    警察依旧没能从她的嘴巴里面问出什么来,无奈只能直接将她收押,但是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在警察的耳边说了什么,花清漪就被放了,什么都没问就这么放了。

    花清漪浑浑噩噩的走出警察局,脑子一片空白,站在外面看着阴沉的天空,竟然已经下雨了。

    花清漪一个人愣愣的走在路上,任由雨水冲刷着她的身子,很凉很凉,却比不过她的心凉。

    “滴——!”

    突然一声响彻天空的汽鸣声传来,正站在马路中央的花清漪转身看去就看到一辆车正控制不住的朝着她冲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惊恐的尖叫声,剧烈的摩擦声等等都成了背景,在那车子冲过来的瞬间花清漪眼前一黑彻底倒下……

    疼,真的好疼,喉咙痛,浑身像是放在板子上烤一样。

    花清漪慢慢的睁开眼睛,“水……”

    刚说完,就有一软软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唇,然后就有源源不断的清凉进入她的口中,好好喝……

    花清漪非常的渴望水,所以她茫然的不断地索取着,想要更多的水。

    因为极度的渴望,花清漪将所有的方式都用遍了。

    就听到有呼吸声越来越浓重了。

    “啊!”彻底睁开眼睛的花清漪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是什么东西,竟然是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刚才他竟然是用嘴巴给她喂水的?!

    花清漪有些愤怒的瞪着这个自作主张的男人,“你干什么!”

    “看不出来吗?喂你喝水。”

    “你怎么可以用……”花清漪羞愤的没有接下去说,那可是她的初吻!!

    “命重要还是名重要?”男人哼了一声,好像在他的眼中,用嘴喂水根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是哪儿?我怎么了?你是谁?”

    “我房间,你发烧了,我是跟你共度了一晚的男人。”简明扼要。

    发烧的花清漪慢半拍的终于认出这个男人了,这不就是那个警察局见过的霸气男人?还有那个什么睡了一晚的男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和你共度一晚了?”花清漪好奇的问到。

  • 第1章 什么都没了!

    “风……快点……风……”

    花清漪刚走进自家大门站在客厅里面就听到了从楼上传来的女人嘹亮的声音,她震惊的盯着客厅内的一片狼藉,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楼上卧房。

    高跟鞋,丝袜,衣服,贴身衣裤……等等,属于男人女人的叠在一起那么的暧昧又恶心!

    这楼上……

    花清漪愤怒的快速上楼,一把推开那扇虚掩的门,爸爸刚刚去世,这个女人竟然就敢当众将野男人带回到家里来!

    她真以为这个家是她的吗?

    “砰!”一声巨响,惊得床上两个人瞬间萎缩,一脸惊讶的看着门口的花清漪。

    花清漪眼眶血红,瞪着床上正对着自己的那个年轻妖媚的女人,乔曼冬,她的继母!

    “你在干什么!爸爸刚刚去世尸骨未寒,你竟然就敢带着野男人回来!乔曼冬你真以为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吗?!”

    乔曼冬脸上的惊讶不过是一闪而逝,随后就嘲讽的看着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千金小姐,一个二十岁的黄毛丫头而已。

    她不着衣物,好像一点儿都不介意将自己的身材露给花清漪看。

    “哟,原来是我们不要脸的花大小姐啊!”乔曼冬拿起女士香烟点燃,一脸的风尘味。

    花清漪看到她这个样子,皱眉,内心感到十分的恶心,这个女人哪里还有爸爸在世时候对她的温柔和殷勤。

    “乔曼冬,这个房间是我爸***房间,你要偷人就滚出去!滚出我们花家!”

    “你们花家?呵……”乔曼冬一声冷哼,她不屑的睥睨着花清漪,“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花大小姐在几天前就已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赶出花家了吧。”

    “那也轮不到你来污染这块地方!”

    花清漪瞪着她,说着就要冲过去揪起乔曼冬的头发把这个女人扔出去!

    乔曼冬突然就缩进了身边男人的怀中,一脸可怜的说道:“风,我好怕~”

    风!?

    花清漪这才正眼看向床上的那个男人,风祺!

    三天前还是她的未婚夫!跟她差点就订婚了的男人,现在竟然躺在她继母的身边?她爸***房间里面!

    “风祺!”花清漪咬牙切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看不出来吗?我爱的人是曼冬啊,你要是不相信的话要不要我们亲自在你的面前爱一遍?”这轻佻的语气,猥琐的表情,真的是她当时爱的死去活来的风祺吗?

    “滚!滚!”花清漪无法忍受,要是现在不让他们马上滚出花家的话,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杀了他们这两个狗男女!

    “呵呵。我说花大小姐,该走的人是你吧,这个家是我的家!”

    “做梦也要有个限度,这里是花家,不是你偷晴的鸡窝!给我滚!”花清漪直接拿起了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对准了床上的乔曼冬,“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会把它插进你的心脏里!”

    “别冲动啊小妹妹,冲动是魔鬼哦~”乔曼冬并没有被她吓到。

    “啊!”花清漪再也忍不住了,冲动的举起手,狰狞着脸将水果刀对准了乔曼冬的心脏!

    只是就在那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她踢开,狼狈的滚在地上!

    是风祺一脚把她踢开了!

    花清漪捂住自己的胸口,好痛,真的好痛,转头看去的时候却看到风祺在安慰受惊的乔曼冬。

    “报警,风,报警……”乔曼冬如受惊的小白兔窝在风祺的怀中,那样子非常的可怜。

    风祺报警了。

    “为什么,这里是我的家!”花清漪瞪着鸠占鹊巢的乔曼冬,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快!

    “你的家?”套着一条长裤的风祺站在花清漪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给你看看这里到底是谁的家!”

    “哗啦啦!”漫天飞舞的A4纸纷纷扬扬,风祺犹如帝王一般睥睨着趴在地上可怜的花清漪,像是在看着一个笑话。

    花清漪颤抖着双手拿起地上的一张纸,越看脸色越发苍白,到最后她疯狂的捡起所有的纸,着急慌乱的看着,双目圆瞪,像是厉鬼一样!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花清漪你看明白了吗?你的家还有你们花家的所有公司产业,都被你的那个死鬼老爸传给我了!你什么都没有,你现在就是个穷光蛋!你给我滚出花家!”

    “不,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这是假的!假的!”花清漪疯狂的朝着乔曼冬大喊,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她的父亲再怎么生她的气,她也依旧是他的最宠爱的女儿,他唯一的女儿!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一定是乔曼冬和风祺做了什么手脚!

    “你们做什么了?是你们害死了我爸夺走了我们花家的一切!我跟你们没完!”花清漪疯狂的冲上去,却一脚被风祺踢走!

    “你搞清楚,你爸是被你气死的,是你这个淫荡的女人把你爸气死的!”乔曼冬站在床上,声声尖利,说出来的话让花清漪愣住了,呆了……

    她的爸爸是被她气死的……

    “花清漪别在这里装可怜,给我滚出花家,带着你这个死鬼母亲的遗像滚出去!遗像天天挂在墙上也不嫌晦气!”

    哐的一声,相框朝着花清漪扔过来落地应声碎了,妈妈那微笑的脸颊也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花清漪低头盯着母亲的笑脸,一动不动。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正在这时,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官走了进来。

    “她,私闯民宅,大闹我们家,我现在要告她!”乔曼冬直直的指着花清漪,露出了胜利又高傲的笑容。

    “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说着两个警官一左一右的围上来,准备将花清漪直接带走。

    “等等。”花清漪轻声说道,她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只见她慢慢的蹲下身子将自己母亲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临走前她抬头用充满恨意的眼睛盯着乔曼冬和风祺,她说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