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陆先生碰个瓷、赵言湘陆励亭小说

陆先生碰个瓷

赵言湘陆励亭小说

主角:赵言湘,陆励亭 标签:宠文、甜文、豪门、

赵言湘为了摆脱杀手,“碰瓷”陆励亭,假装被陆励亭的车剐蹭到,被陆励亭带回家。得知陆励亭身份后,知道不能招惹,悄悄的联系上裴煦后,留了一张“感谢”的字条后离开。字条被风吹走,陆励亭对赵言湘的不告而别感到一丝不爽,派人调查后得知了赵言湘的身份和追杀她的人。

陆离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陆先生碰个瓷

赵言湘陆励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 半路碰瓷

    夜深了,风吹过树林,窸窸窣窣。

    赵言湘心头一跳,猛地回过头去,林子间似乎有影影绰绰的人形晃动,像极了那些追赶她的绑匪。

    远处有汽车的大灯,渐渐靠近。

    她攥紧拳头,奋力向前跑去。

    三更半夜的荒郊野外,错过这一辆车,恐怕再难以逃出升天。

    昏黄的路灯下,大灯的光芒越来越刺眼,赵言湘伸出手试图拦下它,然而那辆车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伴随身后的动静越来越大,她感觉身上的伤口更加刺痛。

    看着离自己不足二十米的轿车,想到自己被抓回去也是个被撕票的结局,赵言湘心一横,在车即将来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刹那,闭着眼往前冲去。

    瞬时响起刺耳的刹车声,冰冷风灌进她的衣领中,她打了个冷战,身上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但她还是顺势往地上一倒。

    车上的司机吓了一大跳,惊恐的看着前方,愣了好一会儿才僵硬的转过头,目光落在车后座的年轻男子身上。

    男人俊朗的面容沉静如霜,急刹车带来的冲击没有让他有半分慌乱和狼狈,“下车去看看。”

    话是这样说,但是他不动如山,司机如梦初醒,连忙滚下车去。

    大灯照耀着地上的女孩,凌乱的发丝下面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

    司机有些慌神,虽然这人是自己冲出来的,但……到底好像是他撞到了人家,于心上有些说不过去。

    “陆总,”他吞了吞口水,艰难的说道:“撞到人了。”

    陆励亭抬头看了一眼,不慌不忙地打开车门,走过去。当他看清地上的人时,眉梢稍稍一挑,眼中闪过一道厌恶。

    一个单身女子半夜出现在荒无人烟的公路旁,不是精心设计,没有目的,他是不信的。

    八成又是父亲安排出的戏码吧?

    “拖到路边,别挡着路了。”他冷漠的吩咐道,转身要回到车上。

    “救,救命……”一直在装昏迷的赵言湘装不下去了,谁料到竟会碰上一个冷血的人?她装作艰难的抬起一只手,虚弱的喊道:“求你,救救我……”

    那样子实在是太可怜了,司机于心不忍,喊了一声“陆总”。

    陆励亭下意识的回头,目光恰巧落在赵言湘的脚上。

    她没有穿鞋,细嫩白皙的小脚被荆棘石子割破,惨不忍睹。

    这一点,让他产生了小小的疑惑。

    司机又开口道:“我听说这儿半夜有狼,万一……”

    陆励亭看到地上的女孩在这句话后浑身一颤,眯了眯眼,俯下身看着赵言湘。

    他宝蓝色的领带垂下来,在赵言湘的眼中仿佛是一根救命稻草,她想都没有多想,伸出手狠狠地抓住。

    猝不及防之间,陆励亭整个人往她的身上栽去,幸好他及时伸手撑住了地面,但还是压在了她的身上,脸对着脸,相距仅仅半尺之遥,几乎能闻到属于女孩子的清雅香气,他的嘴角不由地浮现出一丝冷笑。

    这看似轻轻地一压,牵扯到赵言湘身上的伤处,不禁痛苦的低声,勉强的睁开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耀眼的大灯光芒下,男人的眼眸冷若冰霜,闪烁着某种危险的信号,让人看一眼就生出畏惧之意。

    赵言湘却没有转开目光,死死的盯着陆励亭。

    如果再不快一些离开,那些人就该追上来了吧?

    看面前这个年轻男人冷漠如冰的架势,很可能不愿意蹚浑水,将她丢弃给那些绑匪。

    “求求你,救救我,我遇上坏人了,求求你们快带我离开这里……”她带着哭腔说道,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假装再度昏迷。

    这样柔弱的女子,带着哭腔求助,任谁都不会放任不管。

    司机搓着手,看着陆励亭欲言又止。

    陆励亭注视着赵言湘,脏污遮不住容貌的俏丽,细密而长的睫毛轻轻地不停颤动着,似乎在“昏迷”中也不得安宁。

    他勾唇一笑,带着嘲讽之意,“小姐,戏演到这一步也够了,否则我真的将你丢弃在荒野。”

    赵言湘不为所动。

    陆励亭道:“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太多了。”

    他想起身,然而她的手仍然紧紧地揪着领带,让陆励亭无法直起身子,司机见势不好,赶忙上前要掰开赵言湘的手。

    陆励亭挥挥手,而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仔细想一想,将人直接丢在这儿,恐怕明天又得闹得“腥风血雨”了。

    至于这位想要在他面前演戏的小姐,就让她演个够好了。

    正好,他也闲的无聊。

    他将人放在车后座上,自己来到副驾驶座上,“开车。”

    赵言湘悄悄地睁开眼睛,扫一眼车内部,温暖的气息包围着她,莫名的让她安心下来。

    她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怕身边的男人识破自己的伪装,又赶紧地闭上眼。

    司机不敢怠慢,赶紧发动汽车,沿着公路继续往前行驶。

    车灯的光亮刚刚消失在薄雾弥漫的远处时,从树林中抓出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他们环顾四周,骂骂咧咧。

    “这小丫头跑不远的,一定要把人抓回来!”

  • 002 毒舌总裁

    轿车在一栋依山而建的别墅门前停下,司机下车后,去查看后座上的女孩,发现她已经醒过来了。

    赵言湘确定自己现在没有危险了,索性不继续装晕了。

    凭那个人冷血无情的架势,很可能把她丢在车后座一晚上。

    别墅的窗户透出淡黄色光芒,好像很温暖,让她贪心的想要进去歇一歇,经过一路的奔逃,身上的衣服早已凌乱不堪,哪怕只是洗一个澡,她心满意足了。

    司机觑了一眼陆励亭的脸色,“小姐,请。”

    赵言湘艰难的坐起身子,刚往门口挪动了一下腿脚,不知是牵扯到了哪里,一阵刺痛,令她倒吸一口冷气。

    司机看出她腿脚有伤,好心的上前搀扶。

    “谢谢,不用了。”赵言湘推开他的手,强撑着一点一点往前挪动步子,更多的痛处从脚踝处传来,她咬紧牙关,不再发出痛呼声。

    陆励亭没有回头,径直走上台阶。

    司机便没有再管赵言湘,小跑着冲到陆励亭面前,按下密码锁。

    赵言湘听到“滴滴”几声,知道他们不会拒绝自己进入别墅,扶着门廊的别墅,轻轻地喘几口气,胡乱的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打算在温暖的灯光倾泻一地的时候,跟上去。

    忽地,她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来时,双脚已经离地,脑袋靠在一个坚实的胸膛上。

    “你!”浮动在鼻尖的气息和刚刚躺在路上时闻到的一样,赵言湘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有如此之举,震惊的猛地抬起头,不想正好撞在他的下巴上。

    陆励亭冷喝道:“再乱动,我会把你丢出去。”

    赵言湘不敢乱动了,这片别墅区地处郊外,哪怕现在是初夏,也冷得让人肩膀打颤。

    “对不起……”她道:“但是我可以自己走。”

    她想不明白这个冷血的男人为何会突然间变得“好心”,明白的是现在绝对不能贪这份“好心”。

    陆励亭道:“任由你磨磨蹭蹭耽误我的时间?”

    “……”赵言湘无言以对,尽管不自在,也只能深深的低下头,缩着肩膀,尽量离他远一些。

    陆励亭垂眼看了看她,她的紧张和拘束,让他眼底闪过一丝不解。

    他没有说话,大步走进别墅,顺手将赵言湘丢在客厅的沙发上。

    赵言湘很肯定是“丢”,就想丢垃圾一样将她扔了出去,虽然沙发宽大而柔软,但对于身上有伤的她来说,有些吃不消。

    她慢吞吞的坐起来,看到陆励亭正直勾勾的注视着自己。她下意识的缩起肩膀,没想过要整理下更乱糟糟的头发。

    陆励亭看着邋遢的她,不悦道:“浴室在那边,不要弄脏了我的地方。”

    “……谢谢。”赵言湘点头道谢,忍着疼痛,再一步步的往浴室走去,一路上没有寻求帮助。

    陆励亭瞥了一眼,在赵言湘没坐过的沙发另一侧坐下,吩咐司机道:“小张,去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明天中午送她去我爸那里。”

    小张听到这句话,恍然大悟。

    原来又是老爷子安排的。

    往常不是相亲,就是各种巧遇,这次干脆来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不过……他觉得哪里怪怪的,这个女孩和以往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陆励亭轻轻地咳嗽一声,慢条斯理的打开电脑看文件,小张赶紧上楼拿衣服。

    屏幕上复杂的数据不停地滚动,浴室响起哗啦啦的水声,陆励亭沉沉的目光又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唇角微微勾起,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

    赵言湘在热水的包裹下,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顺便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势,之前和绑匪扭打的时候,胸口和背后都被打了几下,此时白皙的皮肤上浮现出紫红的瘢痕,对比之下分外可怖。

    她叹了口气,一会儿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联系上裴煦。

    穿上那个司机准备的一条白色连衣裙,有些不大合身,但总归比她已经破烂的衣裙强的多。

    赵言湘捋顺了头发,慢慢的走出浴室,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陆励亭。

    陆励亭听到响动,没有转头,带着命令的口味说道:“过来。”

    赵言湘道:“谢谢你救了我,不敢再打扰你们了……”

    “过来。”陆励亭依然只有两个字。

    赵言湘皱了皱眉,这个冷血的男人怎么忽然变得“热切”起来了,带着几分疑惑和戒备,她走了过去,迈下两级台阶的时候,脚踝猛地一疼,身子外向沙发。

    陆励亭眼角余光瞥见一抹倒向自己的声音,嘴角的冷笑更深,往旁边躲闪,准备给她一个难堪。

    赵言湘却及时的扶住了沙发靠背,很快地稳住了身形,顺势在离陆励亭最远的地方坐下,“请问你有什么事?”

    陆励亭的眉梢不着痕迹的扬了扬,手探下茶几下面。

    赵言湘不由地往后挪了一些,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的手。

    陆励亭觉得好像,抬起手来,将抓着的东西放在茶几上。

    白色的箱子上鲜艳的红十字,赵言湘松了口气,又感到惊讶,眼前的男人显然不会是如此周到和细心体贴的人。

    “还不过来?”陆励亭的语气冷了三分,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药箱,“还是……又想我抱你?”

    赵言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脚踝处明显的红肿,还有被尖锐的东西刺破的血痕,在皮肤上纵横交错,惨不忍睹。

    肯定是要消毒的。

    她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说罢,伸出手要拿过药箱。

    陆励亭不让,他深沉的眸光扫过赵言湘的脸庞。

    经过清洗,白皙娇丽的脸庞毫无遮掩的展现在眼前,一双墨色的眸子清湛如水,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和从前相亲的那些货色相比,这位倒是令人眼前一亮,只不过……

    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探究和疑惑,这些情绪一闪而过,又冷冰冰的说道:“怎么?刚才还揪着我的衣服,祈求我救你,这会儿拒我于千里之外了?”

    赵言湘不说话,陆励亭似乎没了耐心,起身,一个大步走到她身边坐下,随后抓起她的脚踝。

    赵言湘根本来不及躲,小脚在他温暖而有些粗糙的掌心中,不安地扭动了几下,很不习惯这般“亲密”的样子,“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真的不必麻烦你。”

    陆励亭仿佛没听见,将她的脚稳稳的搁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用棉签沾了碘酒,涂抹在伤痕上。

    “嘶……”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赵言湘不由地发出一声痛呼,紧接着她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死死的揪住衣裙,不再放出一点声音。

    陆励亭的眉头飞快皱了一下,心思已经有了些许的变化,不禁觉得好笑,但这些转变都被他掩藏在冰冷的面孔下,只顾着埋头清理伤口。

    四下里无声,脚上有如羽毛扫过般痒痒的又很舒服的感觉,赵言湘好奇的抬眼看去,只见陆励亭正在手法熟练包扎伤口,细长的白纱布缠上脚掌,最后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这个人……她看着他专注的面孔,觉得有些神奇,他和之前判若两人。

    她正有些发愣,忽地对上一双如墨的眸子。

    “小姐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陆先生碰个瓷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