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摇滚吧,姑娘、向晚方木小说

摇滚吧,姑娘

向晚方木小说

主角:向晚,方木 标签:摇滚

这个作者很懒,没啥好留下来,哎呀呀,,咚!

不会翻身的小榴芒 状态:连载中

向晚方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迷糊少女

    当阳光从碎花窗帘缝隙照射进来的时候,向晚被被蓝淖尔城的喧嚣惊醒了。

    悬浮汽车的鸣笛声,清洁机器人的扫地声,政府工作人员的交谈声,楼下机器狗的犬鸣声……这些声音透过高大的落地窗户钻进了温馨的斗室。

    少女从床上跳起来,掀开窗帘的一角探头看了一眼,不由吐了吐舌头。

    街道上,人们早就开始了忙碌,一些政府工作人员正指挥着清洁机器人将垃圾装进清洁车,不时有悬浮汽车从窗前飞驰而过,楼下的伊莱卡大叔穿着白色的练功服打着太极拳,露易丝婶婶拿着花洒浇着花园的常青藤……

    唯一还在睡懒觉的,恐怕只有自己这个小编辑了。

    完蛋了,完蛋了,向晚手忙脚乱的套上牛仔裤小皮鞋,又飞奔着跑去洗手间刷牙洗脸,不等嘴角的泡沫洗干净,就冲出客厅拉开门,又返回身将自己的小西服从衣架上拿下来套上,这才叫了声,“英雄,我去上班了……”

    一个站在客厅里的机器人无奈的发出几声无意义的电子音,摊了摊手臂。

    连跑带跳的顺着楼梯跑下来,等到了楼下,少女已经恢复了矜持的淑女模样,她迈着小碎步,冲着花园里的人们展颜微笑,“早,伊莱卡大叔,早,露易丝婶婶……”

    “早,向晚小姐。”人们纷纷冲着少女点头微笑。

    每一个人都热情的回应着少女,甚至几个小孩子跑过向晚身边的时候,还故意停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她,向晚就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掏出五颜六色的糖果递给小家伙们。

    “一路顺风,向晚小迷糊。”小家伙们嘻嘻哈哈的接过糖果,又冲少女扮鬼脸,“貌似你今早又要迟到了。”

    “瞎说。”少女停下脚步,怒气冲冲的辩解,但当远处响起了轻轨电车到站的提示音后,她脸上的“愤怒”瞬间就换成慌张的颜色,疾步追了过去,引起小家伙们的一阵笑声。

    向晚并不是蓝淖尔人。

    一年前,她独自拖着行李箱流浪到这里,在好朋友铃铛的帮助下安下了身,并很快在蓝淖尔的一家小说网站找到了一个编辑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人们很快喜欢了这个阳光快乐的少女。

    在周围邻居的眼中,向晚是个小迷糊,常常丢三落四,甚至几次在街上迷路找不到自己的家,而不得不给伊莱卡大叔打电话。但这个十六岁的少女礼貌、阳光、积极、上进,很快就赢得了人们的友谊。

    搭上轻轨电车,五分钟之后,向晚来到了网站的办公楼。

    走过传达室的时候,警卫喊住了向晚,“向编辑,这儿有一个作者的投稿,说是要交给你。”

    “唔!”急匆匆跨进大门的少女只好停下身来,从警卫手中接过了一个包装严实的纸袋。

    纸袋上只是简单了写了向晚收,并没有署名,向晚不由嘀咕了几声,这年代,谁还用这样的方式投稿,难道他以为编辑都很闲吗?

    随手将纸袋塞进挎包,向晚快速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刚刚瞅了一眼传达室大门上的钟表,指针已经指向九点一刻了,若是被自己的主编看到,免不了又是一顿牢骚。

    轻轻推来办公室的门,向晚蹑手蹑脚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这才呼了一口气,除了自己对面的同事赵小猫,主编的位置上空空的,想来有事还没来。

    “向晚小姐,早晨要不要来杯茶或是一杯咖啡?”综合机器人咸鱼脚下踩着两个轮子,咕噜噜的滚到向晚身边,绅士的微笑着。

    “嗯,咸鱼。那就给我来杯冰红茶。”少女将背上的挎包放下来,翘起二郎腿,伸出手指头戳了戳机器人。

    但接着,少女就像被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她一把拉开抽屉,将一包柠檬片三两下拆开,拿了几片放进水杯,又放进去几颗冰糖,这才从机器人的肩膀下钻了过去,头也不回的喊着,“咸鱼,你去忙,我自己来……”

    这包柠檬片是昨天的时候,一个叫做小七的作者寄来的,据说小七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山里,那里的天气昼夜温差很大,所以柠檬片的风味更加可口。

    酸酸甜甜的柠檬水散发着特有的香味,向晚喝了一口,不由享受的闭上眼睛。不过,下一刻她就蓦然伏下身,探头冲对面的赵小猫大声说,“小猫,你还记得一周前新闻上报道的那场命案吗?”

    赵小猫戴着厚厚板材眼睛,被向晚的大叫声吓了一个激灵,她抬起头来,不由皱起眉头,“向晚大小姐,你能不能小点声。”

    “那个,”向晚急忙压低声音,“小猫,你说那个被杀的少年是不是同性恋?或者是情杀也说不定,你说呢?”

    “你大惊小怪就为了这事?”赵小猫咧了咧嘴,“再说,那明明是昨天的新闻。”

    “是昨天吗?”向晚挠挠脑门,“我明明记得是一周前,不过不管了,小猫,你不觉得奇怪吗?新闻报道说,那个少年是被虐待致死的哎,现在很多变态就喜欢少年人,你想……”

    “咳咳!”

    正说着,赵小猫却挤眉弄眼的咳嗽了几声。

    “小猫,你感冒了吗?”向晚好奇的探出手,去摸赵小猫的额头。

    “不,不,不是。”赵小猫极力躲闪,却仍旧躲不开向晚执着的手臂,只好小声着,“大小姐,你后边,后边……”

    少女回过头来,就看见了主编冷若冰霜的脸。

    “季……季主编,嘿嘿,你,早上好……”

    “向编辑,你在说什么呢?”

    “我……我……我刚刚跟小猫说,上几天……额,不是,是咱们的小说版面是不是可以重新设计一下,可以让读者更加快速的找到自己喜欢的作品,而且……”

    “哦,向编辑,这件事就你来负责吧,嗯,不要占用工作时间,晚上加个班,你也没有男朋友,我说的对吧?”

    “哎,对,是这样的,季主编,那个……我晚上真的……要加个班?”少女欲哭无泪。

    不等少女话音落下,季主编已经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走远了。

    “老处女,变态狂,活该你单身三十年……”身后,少女皱着鼻子,举着拳头,无力的抗议着。

  • 第三章 斗酒

    003斗酒

    刚刚踏进门来,喧嚣声立刻充斥了整个耳朵。

    男人的大笑声、女人的尖叫声、啤酒瓶的开启声、重金属乐器的击打声,就像是一阵飓风迎面扑来,向晚不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记忆中,铃铛经常带自己来到这里,但那些印象始终是模糊的,仿佛是上周,或者更加久远的事情,那些场景早就在回忆里慢慢淡去,但是当回忆被现实唤醒,向晚还是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曾几何时,自己竟然也是这中间的一份子?

    并不等向晚回过神来,角落里已经有人尖叫了起来,“铃铛,向小姐,这边,这边……”

    借着昏暗的灯光,向晚冲角落里尖叫的人看了一眼,那些人大概六七个,有男有女,头发染成红黄赤橙的奇怪颜色,一边跳着,一边冲着两人招手。

    向晚不由晃了晃脑袋,竟然,似曾相识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他们呢?

    “向小姐,快过来,等你很久了。”见向晚楞在原地,一个头上染成红发的小胖子穿过人群,一把就抓住了向晚的手,他带着向晚从跳舞的人群中硬挤过去,接着端起了酒桌上一个硕大的玻璃杯递过来,“按照老规矩,迟到罚酒三杯。”

    “啊!”向晚手足无措的将玻璃杯接过来,“我……我不会喝酒。”

    七八个人的眼光不由一起望过来,他们眼神闪烁着,片刻后就发出轰然笑声,小胖子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指着向晚,“向小姐,你……哈哈哈,你竟然说不会喝酒,你在开深蓝的全球玩笑吗?”

    向晚的记忆中确实不会喝酒的,奈何众人不仅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甚至连铃铛都撇了撇嘴,一旁小声劝着,“晚丫头,你这就不给朋友们面子了,昨天说好了一起来耍,你这时候装什么纯情玉女啊……”

    是这样吗?

    向晚不由侧头回忆着。

    昨天?昨天晚上自己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一时之间竟然回忆不起来。

    禁不住众人的起哄,向晚只好举起酒杯,咕咚咚将酒喝了下去,随着橙黄的松子酒灌进肚子,全身的细胞仿佛活了过来,脑海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让人亢奋又让人释放。

    咣当一声,向晚将酒杯放到桌子上,看着面前这些装束奇怪的小伙伴们。

    想起来了。

    这个小胖子叫林罗,绿头发女孩叫江亚,还有露露、栗子、平安、污鱼……

    就像是沉睡的灵魂被浇灌而散发出勃勃生机,向晚完全活了过来,她一把拧住林罗,“卧槽,你小子呆愣着干什么,倒酒……”

    “哈哈,这才是向小姐。”对面的江亚一把抓起酒瓶,也不管有没有冲准杯口,就将松子酒倒了下来,橙黄的酒液在空中四溅着,撒发出淫靡的味道。

    “干,谁不喝谁是孙子。”

    “林罗,你他妈的盯着向小姐的胸看什么?”

    “卧槽,露露,你剩下这一点养鱼呢。”

    ……

    夜晚,注定是蓝淖尔的狂欢之夜,人们忘记了矜持跟伪装,就像蜗牛终于脱下重重的壳。松子酒被一杯杯的灌进肚子,又化成尖锐的嗓音、踉跄的步调甚至暧昧的碰触,人们笑着、哭着、跳着,在舞池里狂欢,在酒桌上呐喊,酒瓶摔碎了,椅子撞倒了,就连一直在舞台上唱歌的小姑娘,都被拖进了人群,被肆意蹂躏着。

    向晚忘记自己喝了多少酒,所有的一切都在面前旋转,闪烁的人,放大的霓虹,还有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狂笑声……

    全身就像炸开一样,连小腹都要被撑开了——

    “洗手间……洗手间在哪?”向晚扯过铃铛,大声的在她耳边嘶喊着。

    “滚去那边尿尿啦!”铃铛显然也醉了,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向晚踉跄着,随手拨开面前狂欢的人群,向着洗手间的方向奔去,再憋一会儿,一定会尿裤子了。

    推开洗手间的门,外边的喧嚣声终于静了下来,向晚一脚踢开蹲位的挡板,还未脱下裤子,一个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来,“向晚小姐——”

    “啊!”

    向晚惊讶的喊了一声,这明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洗手间什么时候混进来一个男人?

    不等向晚的回过身来,一双手蓦然伸过来捂住了向晚的嘴巴,“向晚小姐,请不要惊慌,我是……”

    然而——

    几乎下意识的,向晚的手肘就向后击去,接着转身屈膝,一气呵成,猛然撞中了男人的裆部。

    “啊……”

    这次是男人的惊叫声。

    他穿了一身黑衣,就连头脸都被包裹在黑色的面罩中,只露出一双眼睛,不过此时,他手捂裆部,全身卷曲成了一个虾子。

    向晚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什么时候,自己有这样犀利的身手了?

    在男人靠上来的那一刻,向晚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完全凭着身体的协调性,几乎在一瞬之间就完成了对男人的反击。

    干净利落。

    差点连自己也吓到了。

    刚刚喝下的酒瞬间变成了一身冷汗,向晚此刻不由完全清醒了过来。

    若是自己打死了人——

    或者是他那地方受伤了——

    卧槽,我不会被法庭判蓄意杀人吧?

    甚至,被判给他做媳妇儿?

    这不是没有先例的,向晚记得自己曾看过一个新闻报道,说某处的一个姑娘无意伤害了自己邻居小男孩的小弟弟,被法庭判决立刻跟小男孩完婚,并且立即执行。

    这简直太恐怖了呀。

    谁都知道,丈夫这种生物,就是十恶不赦的恶魔,高兴了打媳妇,不高兴了更要打媳妇,还不能反抗,一反抗就要浸猪笼。

    深蓝星球,本来就是男权社会。

    向晚不由小心翼翼的向旁边挪开几步,再回头小心的问一声,“你没事吧?”

    “我……我没……没事。”男人显然痛苦至极,但仍是吸着冷气回应着,“向编辑,你能不能跟我去个地方……”

    没事?

    没事才怪!

    这家伙一定是想把自己告上法庭,让自己为他抵命或者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向晚一边小心翼翼的向着旁边挪动,一边想着对策。

    这男人不是善茬呀,看这样子是非要讹上自己,我一个小编辑无权无势的,在这蓝淖尔城,还不任人搓圆捏扁。

    事不宜迟,走为上策。

    主意打定,向晚猛然拔脚,就向门外冲去,甚至身后传来男人的呼喊声也不管不顾。

    这时候还跟你商量赔偿,那可不是向编辑的风格,别以为我年龄小就想忽悠我,什么世面我没见过,什么惨剧我没听过……想陷害我向编辑,小子,你还嫩了点。

    说时迟那时快,等到男人直起身来,眼前的少女哪儿还有踪影,只剩下洗手间的门左右摇摆着,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