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帝枭的替身娇妻、许韵洳荆宇小说

帝枭的替身娇妻

许韵洳荆宇小说

主角:许韵洳,荆宇 标签:虐恋、轻松、爽文、总裁、

还有什么比男友和姑姑搞在一起更悲催的事情吗?事实证明,真的有!喝醉酒,她与他的牵扯从此不断。被迫成婚,不仅不是因为爱,更另有隐情!好友归来,笑容背后藏着真诚,还是假意?一切的一切,全都带着她的身不由己。因他饱受伤害,可是,每一次的化险为夷却也似乎都与他有关。他到底是敌?还是友?这一场身与心的较量,她会是最大的赢家,还是满盘皆输?

香粉佳人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帝枭的替身娇妻

许韵洳荆宇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要这么小气吗?

    躁动的音乐,热闹的气氛,朦胧迷幻的视野。

    男男女女在这酒吧享受着夜的放肆,无比的疯狂和兴奋。而一个女人,正坐在前台,一杯接着一杯不停地喝酒。

    只见她身穿白色长裙,刚好及膝,衬托出白嫩的大长腿。

    女人一直低头喝酒,脸色绯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一汪泛起涟漪的湖水。

    长长的睫毛形成扇形,投下阴影,遮住了眸光,看不清她此刻的思绪。

    酒杯一次次见底,她一次次将酒杯推到旁边示意服务生再来一杯。

    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来买醉的,很明显受到了情感上的打击。

    “小姐,您已经醉了,不要喝了好吗?”

    虽说服务生管不了客人的私事,但是看着女人如此美艳的脸庞,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劝慰。

    许韵洳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从玻璃杯的倒影中,看到自己那张颓废的脸。

    小姐?她算什么小姐!

    她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女,一个连佣人都不如的私生女!

    不!

    她其实是一块踏脚石,让臭男人一脚登天的垫脚石!

    许家?许家小姐?

    这是多么陌生的称呼。别人都知道许家的许丽娜,哪里听说过她许韵洳?

    “倒满。”

    想到这些事情,许韵洳的心情更加烦躁,情绪瞬间爆发。

    服务生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这个女人坚定的语气,让他顿时闭嘴不言。

    “小姐,你的酒。”

    “谢谢。”许韵洳甩了甩有些晕的脑袋,拿着酒杯往寂静的角落里走去。

    这里真的好吵,她许韵洳要哭,也绝对不要让别人看到。

    荆宇……

    想起这个名字,许韵洳的心口登时有种撕裂的疼痛。

    为什么?他不是说爱她吗?他不是说要结婚吗?

    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他的新娘不是她!

    姑姑?许丽娜还真的是她的好姑姑啊!过几天开始,荆宇就要成为她的姑父了!

    这天下,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吗?

    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和自己的小姑姑勾搭在一起了!

    许韵洳只觉得心灰意冷,胸口宛如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啸,再多的烈酒,也暖不热。

    连唯一对她好的荆宇都可以背叛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她相信?

    许韵洳擦掉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仰头大口喝完杯中的烈酒。

    烈酒如喉,喉咙火辣辣的疼,多少让第一次喝酒的许韵洳,更加承受不了。

    脑袋好疼,仿佛裂开了似的。好难受……

    该死,是谁告诉她,喝酒可以消愁的?

    许韵洳摇晃着脑袋,跌跌撞撞地走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挤进那个被绿植掩映寂静的角落,朝那个沙发跌跌撞撞走去。

    她丝毫没有发现,在这喧闹拥挤的地方,为何却有这么一处犹如乌托邦一般的净土。

    肩膀被人重重一推,她险些坐在地上。

    抬眼,才看清是一个保镖似的魁梧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面无表情,给人一种危险的气势。

    “请您离开,黎总在里面。”

    黎总?是什么东西?

    许韵洳勾起嘲讽的笑容,感觉四周都在摇晃,但是她还是强撑着抬起眼皮,看向那个角落中。

    她恨!恨那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为什么他们,就可以随便剥夺属于他人的东西?

    只是一个模糊的侧影。

    那个男人敲着腿正在喝酒,姿态优雅,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贵族气息。

    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物。

    和许家那些人,一样。

    心中的苦涩蔓延,许韵洳揉着额头,索性赖在沙发上不走了。

    她不管这里是谁包的,反正她今天心情不好,她就不走。

    难道有钱有身份,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

    “你们这些有钱人,不过只是一个座位……要这么小气吗?”

    许韵洳看上去有些醉了,语无伦次地反驳着。

    保镖的额头青筋暴跳,敬畏的抬眼忘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抬手就揪住许韵洳的衣领,“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黎总一向不喜欢吵扰,要是这个女人惊扰了他,自己恐怕……

    想到这里,他的手劲更大了些。

    许韵洳吓了一跳,登时清醒了不少,但当弄清楚现在的形式,顿时更加生气。

    “是!你们黎总是有钱!但是你们可以这样侮辱我吗!”

    许韵洳如此不怕死,惊动了坐在角落的那个男人。

    “还没有搞定吗?”男人起身朝这边走来,剑眉微皱,冷峻的表情如同冰雕一般。

    许韵洳愣了愣,脑海一片空白。

    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黎北辰。

    冷酷的线条,更加衬出他淡漠的气质,身姿挺拔而迷人,但是可望不可即。

    似乎连这样看看他,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只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看着她?许韵洳有些疑惑,她刚才分明看到,男人的眸光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东西。

    这个折腾的女人着实让人麻烦,但这张脸……却和她的如出一辙。但就算是再像,也不可能是她!

    想到此,一阵烦躁涌上黎北辰心头,挥挥手,声音更加清冷:“让她走。”

    当离开那个角落时,许韵洳才松了口气。

    那个男人所散发出的气场太过强烈,定然不是个好惹的。她心中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居然那么胆大包天。

    酒精的副作用此刻才涌现上来,许韵洳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视线越来越不清晰,天昏地暗的感觉袭来。

    不行!好难受!离开!必须离开这里!

    趁着的意识还有一丝清醒,转身朝门口走去,没想到一个服务员拉住了她。

    许韵洳皱眉,不愉快地抽回手,“你干什么?”

    服务员的面色不善,眸中带着明显的蔑视。

    “小姐,你一共消费了三千二百八十元人民币,请在吧台结账。”

    “什么?三千二百八十元?”

    许韵洳仿佛被雷击中了般。

    她刚才是不是幻听了?只是喝几杯酒和饮料而已,怎么会如此昂贵?

    脑袋的疼痛加剧,但身上的鲜血仿佛都涌在了脸上。

    她钱包里只有一千多元,这还是刚发的兼职工资,这些钱,本来是她攒起来要为荆宇买个生日礼物的……

    只是没想到,连喝点酒,都不够。

    这也怪不得自己被抛弃了。

    服务生立刻明白了眼前的情况,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口气嚣张:“没钱?没钱是吧?没钱也有没钱的解决方法!”

    他一双眼睛中闪现出异样的目光,让许韵洳登时清醒。

    她无力地挣扎着,但是奈何力气太小,根本就挣不开服务员的手。

  • 第二章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放开我……放开……我现在打电话叫朋友来送钱……”

    音乐太过嘈杂,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许韵洳的处境。

    除非,是早有预谋的人。

    方才她坐在吧台时,早就被人盯上。

    一双咸猪手搭上许韵洳的肩膀,臭烘烘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根处:“嘿嘿,叫什么朋友?我有的是钱,还想喝什么?我请你。”

    服务生咧嘴一笑,从那人手中接过几张小费,转身走了。

    “哎呀,这脸蛋可真是漂亮,来让我好好看看。”

    男人在许韵洳的脸上摸了一把,感受着光洁如玉的柔肤,整个心神都为之一荡。

    黎北辰喝净最后一口杯中酒,站起身,立刻就有秘书从面为他披上西服。

    “哎呀,小美人,你就不要挣扎了,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直至此刻,许韵洳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头脑中的晕眩彻底冲垮了她所有的意志,只是身体还在机械的挣扎着。

    软弱无力的女声和猥琐的男声同时传来,黎北辰回首望着,不远处,是无助挣扎的白色身影。

    “去将她带上楼。”

    黎北辰的眸光如冰尖般冰冷,有意无意地望着那个男人。

    酒吧内的喧嚣,彻底掩盖了男人的惨叫。

    另一个保镖则是抱着半昏迷状态的许韵洳,跟在黎北辰身后,朝vip电梯走去。

    夜来香二楼,特等休息室。

    望着平躺得许韵洳,黎北辰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这个女人的脸蛋不错,不过……酒味太重。

    黎北辰锋利的长眉紧锁,她曾经可是从不喝酒的。

    秘书立刻心神领会。

    二十分钟后,当浑身带着沐浴液芬芳的许韵洳,被两个酒吧女服务生裹好浴巾放下,黎北辰这才满意地舒展开眉头。

    而此刻的许韵洳,已经没有了丝毫意识,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

    望着许韵洳的面孔,黎北辰情不自禁地伸手,抚上她苍白的脸颊。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想像的人?

    不一样的女人,不一样的性格,可是面孔却几乎如出一辙。

    黎北辰想要离开,许韵洳却突然抓住黎北辰的手,呢喃着,“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

    黎北辰黝黑瞳孔中的的黑暗,宛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头好疼。”

    许韵洳睁开睡眼惺忪眼,不住的拍打着脑袋。当看清眼前奢华的装饰时几乎吓得蹦起来。

    不管这是哪里,反正都不是她那个简陋的小房间!

    身体一动,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许韵洳的脸色苍白,颤抖地翻开被子。

    一抹嫣红赫然绽放在纯白的床单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

    许韵洳努力回想着昨夜的情景,可除了混乱喧嚣的酒吧,却只剩一个男人刀削一般的侧脸。

    床头桌子的一叠钱深深吸引了她的视线。

    许韵洳的胸口不甘的起伏着,脸色瞬间泛红,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荆宇背叛了她,昨天的那个男人居然把她……

    她现在什么也没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要好好活下去,活得漂亮。

    这是母亲临死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房门被大力地关上,而那一叠钱却纹丝未动。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走向她那间小小的房间。或许她和家里几十个佣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她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吧。

    现在的许家喜气洋洋,谁也没空来找她的茬

    在悲伤之余,她甚至觉得庆幸。

    荆宇……从此以后真的属于姑姑了。

    而自己又……许韵洳闭了闭眼,心灰意冷。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干活都力不从心。但好在最近继母和父亲都很忙,这才躲过了不少辱骂。

    婚期一日日临近,许家派佣人都去做体检,许韵洳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她倒是无所谓,任由医生将针管刺入她苍白的胳膊。

    或许在许家人看来,她只要不死不病,就是对得起她身上这一半许家血脉了。

    正值出神,她并没有注意到医生对管家的耳语。

    管家脸色阴鸷,挥挥手直接叫人将她带回许家。当许韵洳跪在客厅中时,还依旧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逆女!我许家的门风,都被你糟蹋了!”

    许家太太郑玲坐在沙发上,涂着大红指甲,有的细长指尖狠狠戳向许韵洳的脸。

    她真是恨透了许韵洳,看到她,仿佛就能看到她那个引得自己丈夫出轨的母亲!

    “果然什么母亲生什么女儿,你做出这种丢人事,八成也快和你母亲一样死得早!”

    一声声恶毒的谩骂响起,许韵洳咬紧嘴唇,眼神倔强:“妈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女人冷冷发笑道:“自己做的好事倒还要来问我?”

    一张化验单被狠狠丢在她脸上,许韵洳脸色苍白,仿佛眼前只剩下那几个黑乎乎的字体。

    她怀孕了?一个月?

    父亲脸色铁青,一句话也不说。

    而郑玲尖利的声音还在咆哮:“说!你怀的到底是谁的孽障!”

    许韵洳动了动手脚,绳子绑得好紧,她浑身酸疼,相信手腕已经红肿了。

    许丽娜站在一旁,眸中充满讽刺和鄙夷,本来清秀的面孔,此刻却扭曲和丑陋。

    “许韵洳,就算你缺男人,但是也要挑时间吧?你不知道我就要结婚了吗?居然还胆大包天地弄出这件事情,你就如此饥不择食吗!”

    许韵洳被许丽娜的刻薄言语瞬间刺痛,心中的熊熊烈火燃烧着,几乎快要将她吞噬。

    她想起了荆宇。许丽娜刚才说的这个意思,分明就是在针对她!

    许丽娜说得没错,她是嫉妒。她甚至觉得不甘。

    但是,现在的她已经看透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爱情,更是一种昂贵的奢侈品。

    她许韵洳这辈子,再也不需要拼命兼职,去购买这令人恶心的东西。

    看着许韵洳出神,眸中流露出的不甘的神色,郑玲对许韵洳的厌恶更加深刻。

    她款款起身,高高在上地走在许韵洳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许韵洳苍白如纸的脸。

    “许韵洳,你最好快点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不然……我会让你和你母亲,落得同一个下场!”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帝枭的替身娇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