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前半生【完本】、迟晚霍东铭闻默小说

我的前半生【完本】

迟晚霍东铭闻默小说

主角:迟晚,霍东铭,闻默 标签:

迟晚爱了霍东铭三年,却不知他有妻有儿。她竟无意间成了破坏人家庭的小三!一不做二不休,她干脆辞了工作去创业,谁知投资人竟是她大学时候的初恋!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迟晚,要不是再见到你,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年少时那段不堪的往事又一次涌上心头,迟晚萌生出想要逃跑的心思,却被他抵在浴室,上下其手,“要么打断你的腿,要么在你肚子里种个种,你自己来选。”不然这个该死的女人怕是又要跑路了。“……”

大黄兔 状态:连载中

迟晚霍东铭闻默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会离婚!

    迟晚的车被砸了!

    车窗上被人泼了红油漆,还有白色的纸贴着,上面写着:“臭婊子!不要脸!破坏人家庭的小三!”

    明明是盛夏,她整颗心都凉透了。

    “这,这谁那么缺德啊!这也太过分了吧!迟经理,咱要不报警吧!”助理小谭也是气不过,作势要拿出电话。

    “别!”

    迟晚拦住她,眯眼看着面前的这副惨景,叹了口气,直接上前去撕上面的封条,然后吩咐小谭拿水桶过来冲刷。

    可怜玻璃被砸了个粉碎,车前灯也坏了。

    迟晚索性扔掉了手里的刷子和桶,“小谭,打个电话,叫人来拖车!”

    “可是……”小谭欲语又止,好可惜啊!

    这辆车可是迟晚前不久才刚买的,奥迪SUV,她最喜欢的车型,不光小谭心疼,迟晚的肉都在疼。

    她知道砸车这件事是谁干的,霍东铭的老婆,他的正牌妻子!

    迟晚回到别墅,不顾佣人们面面相觑的神色,直接冷着脸走上旋转楼梯,进了大卧室就开始收拾行李箱。

    只是才整理到一半,就听到卧室外传来了脚步声,一袭灰色风衣的霍东铭,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佯装没看见他,拉上拉链,将箱子从床上放下来,推着就往门口走,霍东铭手掌大力的扣住她的肩,“迟晚,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所看到的,就是我的意思。”无所畏惧的迎上他的眼睛,并将行李重重的往他面前一搁。

    “你要离开我?”霍东铭加大了手掌的力度,冰冷的问道。

    迟晚疼的脸都白了,却是不在意的冷笑一声,想推开面前这修长的身板,“难道你还想让我名不正言不顺的待在你身边,成为你们婚姻的祭奠品?”

    霍东铭又抓住了她的胳膊,“我说了,我会离婚!等这阵子过去,我就会和她谈离婚!”

    “是吗?离婚?”她冷笑着开口,踮起脚尖。

    即便穿着高跟鞋,她的额头也不过才抵到霍东铭的鼻尖。

    突如其来的对视让男人不得不后退了一步,迟晚却抬手轻扯住了他的领带,逼迫着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

    鼻尖是独属于男人的荷尔蒙气息,迟晚控制住怦然而跳的内心,红唇轻轻勾了勾。

    在霍东铭皱着眉凝视着她的时候,她思虑了良久,从喉咙里溢出了一句话,“我知道,霍氏如今的规模恐怕少不了您妻子的帮助。”

    她声音很轻,但她知道霍东铭听得见,字字都敲在男人的心上,特别是看着霍东铭沉下来的面色,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迟晚轻言轻语,“如果你和她离婚了,恐怕你公司也要四分五裂了吧?”

    就冲这一点,霍东铭根本就不可能离婚。

    冷呵了一声,望入霍东铭沈沉的眼,迟晚慢慢的松开手,并慢条斯理的给他弹了弹西装上沾着的灰,“霍先生,我们都是成年人,成年人有成年人的思维方式。您不必觉得对不起我,毕竟,男欢女爱,各取所需嘛!”

    迟晚极其大度的抛去了一个媚眼,随后脸色就冷了下来。

    她从霍东铭的手中抢过了行李,推着行李狠狠的撞开了他的肩,快步的绕着楼梯下去。

  • 第四章 七年不见,你是不爱钱了?

    想要起身,可腰身却被闻默两只有力的胳膊禁锢,含笑的眼睛逼到眼前,像是猎豹,得意的看着自己逃脱不开的猎物。

    “不想谈旧事可以,我们谈谈未来的合作。”

    “对不起,酒店的事情我退出。”

    本以为离开霍东铭,她也能活得精彩纷呈,可现在看来,酒店的事情一早就是在挖好坑等着她跳下去。

    “来不及了,签了字合约已经生效,违约金可不是小数目,你要找霍东铭替你出吗?”

    闻默不急不缓的说着,上半身慵懒的靠向椅子靠背,两人之间只隔着夏天单薄的衣料,迟晚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尤其是他提到霍东铭三个字时,流露出来的讥讽和嘲弄,让她脸色多了几分苍白。

    “别担心,好歹旧情一场,我也不缺那点钱,不如我给你两个选择。”

    闻默尾指翘起,在迟晚绑着马尾的皮筋上一勾,梳得一丝不苟的秀发瞬间如倾泻下来的瀑布,垂落在纤细的背后,整个人也多了几分妩媚的风情。

    “闻默,你到底想怎么样?”

    迟晚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他分明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当然是帮你,你那么喜欢钱,我得给你想几个能快速赚钱的法子。”

    闻默笑意越来越浓,挑起她一缕发丝,在修长的手指上打圈缠绕,随后还举到鼻尖,嗅了嗅。

    “好香。”

    迟晚浑身都在战栗,却被死死的固定在他双腿之间,动弹不得。

    “桌子上的菜,每吃一道,可以抵一百万,如果觉得太慢,我还有更快速的赚钱方式。”

    好看的眉梢突然暧昧的挑起,跨下用力一顶,“用嘴一千万一次,如果是下面的小嘴,再翻一倍。”

    某处的坚硬和耳边再次响起的声音,让迟晚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拳头攥紧,闻默就在为七年前的事情报复她、羞辱她。

    “想好了没?要赚的慢的,还是快的?”

    她越是忍着怒火,闻默眼里的笑意就越明显,手指缠绕着的撩人发梢轻蹭着她脖子两侧的细嫩肌肤,酥酥麻麻的,还时不时的疼上两下。

    “我哪个都不选,我们的合作,继续。”

    迟晚死死的盯住他,那么大一笔违约金,闻默早就吃定了她赔不起,不就是合作吗,三年而已,她忍!

    “呵,七年不见,你是不爱钱了?还是从霍东铭那赚够了分手费?”

    闻默冷呵一声,手指捏住迟晚的下巴,发丝缠绕在他指腹上没有松开,被这么一用力,头皮一阵撕扯的疼痛。

    一缕头发从被硬生生的扯了下来。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忍着疼,迟晚用力推开闻默,大步朝着包厢外跑去。

    坚持了这么久,最终,她还是落荒而逃。

    突然胳膊被一只大手抓住,后背跟着撞上冷硬的大理石,寒气就从脊梁骨穿透全身。

    迟晚脸色一变,已经为闻默追了出来,等抬头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霍东铭。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