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独宠废后、容长安李亥阎离小说

独宠废后

容长安李亥阎离小说

主角:容长安,李亥,阎离 标签:爽文、宫廷、将军、

为了一世长安,她穿上戎装,奔赴战场终不悔,险胜归来时她变成乱臣贼子,死于乱剑!重生后,她涅槃重生,看透世世。为了复仇她化身魔鬼,为了百姓长安,她游走在正与邪的边缘线!再一世的心仪之人,可否值得她托付终生?长安真的容的下她容长安?

唐糖糖 状态:连载中

容长安李亥阎离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怒重生

    血迹未干的剑尖划过大理石,留下长长血痕,在金銮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直到它的主人踉跄着停下脚步,声音戛然而止,一如它主人的命运。

    容长安的战甲上满是血迹,她却仍努力将剑直指台上的妩媚女子,手在颤抖,声音然虚弱却不失凌冽。

    “紫烟,难道你真的反了?!”

    “哈哈哈。”台上一身紫衣华服的女子听后不禁失声大笑,她更加娇媚的窝在身后龙椅上男人的怀中,“皇上,您看皇后,哦,不,是容将军,又在开臣妾玩笑了。”

    “烟儿莫急,等朕为你讨个公道。”皇位上的男子,宠溺的安抚着怀中的美人,可是抬头看向容长安时,却是抑制不住的嫌恶,“容长安,你拥兵自重,可知是死罪?”

    容长安满面震惊,虽是不甘,但仍跪了下去,扔下手中的剑:“臣妾不敢!臣妾是收到密函,说是烟贵妃犯上作乱,意图——”

    “砰!”

    一方砚台擦过容长安的眉角,有殷红的温热溢了出来。

    “放肆!”台上的男子话落,就有御林军上前将她按在了地上,她的脸贴在冰冷的大理石上,一如容长安现在的心。

    “哈哈哈。”仍是那女子妩媚的笑声,容长安看到一双绣着紫苑花的鞋出现在她的面前,紧接着,她的下颌被一双玉手勾起,“容长安,犯上作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啊!”

    “你什么意思?”容长安心惊,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什么意思?你带着三千叛军都攻到了宫门口了,不是叛乱是什么?我的好姐姐?”

    容长安蓦地瞪大了眼睛,一个月前外戚来犯,大旌国皇后,也是原护国将军容长安请命出征,这一仗甚是惨烈,原本的三十万大军,最后活着的不过三千人,但是她们仍是胜了。

    可是如今,那三千忠义却被说成——“叛军”!

    “那场仗也是你设计的?半个月等不到援兵也是因为你?”

    听到容长安的话,女子只是轻笑,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一直想要你死的,不是我!”

    容长安震惊,她绝望的看向高台上的明黄男子,却只得来一道明明确确的圣旨。

    “叛贼容长安,干预政权,犯上作乱,勾结外戚,今削去其凤位,罢免将军之职,处凌迟之刑,宫外三千作乱者一律处以极刑,即刻行刑!”

    男人的声音依旧威严,一下一下刮着容长安的心!她想要开口祈求,却不知什么时候紫烟的手扶上了她的脖子,两指用力,她便再也发不出声音!

    她看到宣旨的太监走了出去,于是开始奋力挣扎,她要去救外面的将士,可是,她却连自救也达不到!

    她看到紫烟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刀,森白阴冷,拍打在她的脸颊上,她听到她说:“容长安,我最羡慕的就是你这张脸了。”

    接着,她就感觉到脸上出现了一丝凉意,渐渐地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她想尖叫,可是叫不出来,利刃划开血肉,她痛得撕心裂肺,紧接着又有无数道凉意出现在她的脸上,她甚至能听到刀子与她颊骨碰撞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混杂着宫墙外的哀嚎声,容长安感觉自己坠入了地狱之中,她知道,那是跟她出声入死的将士们,死不醒目!

    不知道落在自己脸上的已经是第几刀了,她感觉脸上已经木了,只能看到面前的女人面目狰狞的抬手、落刀、抬手、落刀不断重复!

    直到,她看到面前已经划红了眼的女人高高的举起了匕首,台上的男子嘴角露着森冷的笑容,一瞬间她明白了一切!

    她这一生,不过是个笑话,一个为他人做嫁衣的傻子!

    看着烛光下的刀刃,她的眼角滑下了一滴红色的,泪!

    …………

    “咻——砰!”

    突然在空中炸开的烟花拉回了容长安的思绪。

    她站在护国将军府最高的阁楼上,看着外面的长安街一片红海,处处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好不喜庆。

    她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三更已过,今天是她的大婚之日,亦是她重生之时,这一世,她要诸天神佛为她作证,她要让紫烟和那个男人付出血的代价!

    “姐姐,吉时快到了,妹妹扶您去换喜服吧。”

    一个娇媚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容长安浑身一震,回头看去,竟真的是她——紫烟,那个上一世毁了她的女人。

    她知道,就是借着这次大婚,紫烟成了仅次于她之下的贵妃,可笑的是,那时的她却将屈辱隐忍当成了大度,以至于最后让这个女人骑到了她的头上!

    “啪!”

    只见紫烟的嘴角溢出了血丝,她捂着自己被打侧过去的脸,好像是不可置信般。

    容长安承认她这一巴掌用了全力,多年征战沙场,让她的力气如男儿般,这一巴掌,是因为她真的恨啊,看到她眼中盛满了杀气,紫烟惊得跌坐在地上。

    “姐姐这是作何,妹妹好心来送姐姐出嫁,如今竟遭到这般屈辱。”紫烟哭的梨花带雨,仿似柔弱不堪。

    可是,容长安知道,不是的,这不是她面前女子本来的面目,她再也不会被她可怜的外表所迷惑了。

    拔出自己一直贴身带着的匕首,容长安知道,今夜,她就要大开杀戒,而面前的女人将会成为她第一个刀下亡魂!

    在紫烟的错愕中,这一刀直直的劈了下去,在左胸三分之一的地方,那是掌人生死的心脏!

    “铮——”

    “啊——”

    前一声是有石子打在了她的刀刃上,后一声是紫烟的嚎叫声。

    容长安扔掉手上浸染鲜血的匕首,看着脸上血流的不止的紫烟,一瞬间她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是高兴还是什么感觉,只是有种嗜血后的痛快。

    “容将军这是做什么?”一个一身白色长袍的儒雅书生跑了上来,急忙将紫烟扶了起来,细细查看她脸上的伤,紫烟被伤的不轻,刀锋贯穿整个左脸,从眉角划到了下颌,男子回头怒瞪着她,“不知家妹做了什么错事,竟让将军下此狠手!”

    男人的声音冷冽而威仪,容长安知道他,紫烟的爱慕者,也是上一世她的死对头,更是大旌国最年轻的丞相——阎离!

    她也盯着面前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为了不让她犯上作乱!”

  • 第2章 交易

    “容将军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阎离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面前的容长安。

    “我自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容长安自嘲的说道。

    “容将军今日将荣登后位,可是欺负我御史府无人?我阎离就算拼上性命也会护家妹周全!”

    “哈哈。”容长安差点忘了,面前的男人现在还不是大旌国的丞相,只是与她平阶的御史,若是她也有一个这样护着她的兄长,前一世她也不会落得那般下场。

    “你笑什么!”面前的男人蹙紧了眉头,冷声呵斥。

    容长安的笑声已经引起了阁楼下仆人的注意,她听到了有人上来的脚步声。

    “笑你为她人做嫁衣!”容长安看着阎离怀里快要哭昏过去的女人,冷声警告。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不想再听这个疯女人的疯言疯语,阎离抱起地上的紫烟,打算转身离开。

    “你真的爱你怀里的女人么?”

    阎离刚刚迈下一阶的脚步停下,身后冷冷的传来容长安的声音。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向怀里的女人,他答:“自是爱的!”

    阁楼下的仆人已经冲了上来,看到他怀里的紫烟时,不禁传出了惊呼。他将怀里的女人放到了佣人的背上,焦急的吩咐道:“快去请大夫来!”

    佣人慌忙的将紫烟护送下阁楼,阎离松了一口气,打算继续跟上去,就听到身后再次传来容长安的声音。

    “若是爱,你为何不亲自抱她下去,为她求医!”

    “够了容长安,那是我表妹,我若不护着她难道任由你欺负么?”阎离愤怒的转过头,瞪向那个居高临下的女人。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阎离!”容长安的声音中有着一种笃定。

    “……”

    “你接近她,不过是因为她是当今太后的表侄女,什么表妹、爱人,不过是你的踏脚石罢了。”容长安的声音中有着一股凄凉,上一世她就是信了什么姐妹情,最后落得满身伤痕。

    “你究竟是谁?”阎离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不自觉的散发出冷冽之势。

    他觉得面前的容长安跟他所熟识的容长安不同,之前的她虽然聪慧但不会让人感到如此不寒而栗,好像能看偷世界万物般。

    “我就是我,不过——”容长安的声音突然变的缥缈起来,“我却也已经历过一切!”

    阎离皱起眉头,他感觉自己越发的看不透面前的女人了。

    容长安的目光却移向阎离脚下的台阶,嘴角突然露出魅惑的笑容。

    “台阶可上可下,就要看阎御史选择的是不是正确的方向了。”

    说完,容长安便不再等面前男人的回答,抬步走下阁楼,却在擦过阎离身旁的时候,猝不及防被他抓住手腕,甩在了一旁的雕梁上,男人将她困在自己的双臂间。

    气势逼人,要是外人看了肯定不信这就是平时那个温文尔雅的阎御史大人,可是容长安却笑了,就算她现在屈居人之下。

    “怎么,阎御史终于在我面前装不下去了?”容长安巧笑烟然,好像早就料定了一般。

    阎离看着面前女人的表情更是烦躁不已,他伪装乖乖书生这么多年,不曾想竟被一个女人识破了自己的野心。

    “容长安,我没工夫在这里跟你打哑谜,说出你的筹码和条件!”

    “呵,筹码?今日之后,我将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你觉得这个筹码与你那个表妹相比,够么?”

    阎离紧皱眉头,似在真的考虑般,紧接着又听到容长安说道。

    “至于条件,阎御史想要的又是什么呢?丞相之位?亦或是九尊之位?”

    鸡鸣破晓,阎离猛地抬起了头,瞪着怀中不知死活的女人!

    容长安却笑着推开了她,理了理衣襟走下了阁楼。

    “我希望的,不过是百姓安乐!”

    阎离的声音中有着缥缈,容长安听了不禁停下了脚步,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再次抬步时,她说道:“今日亥时,我想阎大人会带来边关急报!”

    日出东方,协议就此打成,坐在梳妆镜前的容长安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换上大红喜袍,头戴奢华精致的凤冠,朱唇一点烟红,今后,她要让那对狗男女血债血还,以慰那三千英魂!

    十里红妆,锣鼓喧天,大旌国护国将军容长安真的成为了皇后。可是这一晚,荆城却发生了三件与当今御史阎离相关的三件事。

    其一就是阎御史的表妹在护国将军府遇刺,划伤了脸;其二是阎御史安置好自己的表妹后就去了怡红院,点了里面最红的名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亥时一刻,阎御史进宫面圣,边关告急!

    收到边关急报的时候,容长安正跟当今皇上李亥喝卺酒,温香软玉,李亥本是不想去理的,但是耐不住太监一遍遍来报。

    “委屈皇后了,朕今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容长安但笑不语,皇上娶她,不过是为了她手上的兵权,有爱么?十年相伴或许有吧,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稀罕了,目送着李亥在众太监的簇拥下离开后,她也遣出去了其他的太监婢女。

    偌大的长安宫就剩下她一个人,红烛仍在烧的噼啪作响,一如她现在的心情,看着桌子上刚刚两人喝剩下的交杯酒,容长安隐隐作呕。她强忍住胃中的翻涌,走到床头,翻开那对鸳鸯枕。

    果然,她进宫前放在将军府的贴身匕首就在这里,这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容长安笑了,亥时三刻,刚刚好,上一世就是这个时候,紫烟带着太后找了来,说她要谋害皇上,所以新婚第一日,她便犹如被打入冷宫!

    李亥不信她,所以这次她让他离开,阎离没有让她失望。同时,她伤了紫烟,估计这一时半刻也赶不过来。容长安将匕首藏在李亥的内衫里。她不信那些阉人还敢翻皇上的东西,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些人想要置她于死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