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绝世武宗、步凡步东来小说

绝世武宗

步凡步东来小说

主角:步凡,步东来 标签:

金汤大陆,万族林立,一个小部落中的少年,得到一块龙形玉佩,掀起一场惊动千古的浪潮。

叶欢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绝世武宗

步凡步东来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双修吧

    龙衍帝国,金汤大陆南部,天禄氏族。

    “周……周姐姐。”

    一名看相貌十六七岁的少年,攥紧着拳头,额头上微微见汗,神情紧张地喊了一句,但其漆黑的双眼之中,却满是期待之色,看不出有一点慌张。

    在他前面不远,本来款款而行的少女停了下来,纤弱身形一转,目光扫在少年的身上,尤其在他胳膊上绣着的“天禄”图腾上多停留了两眼,随即娇润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道:“我记得你叫步凡吧?什么事?”

    见少女面带动人的笑容,步凡身子微微一震,心中大呼道:“有戏!”

    几步走到少女面前,没有一丝客套,步凡张口直接说道:“周姐姐,我想跟你同修!”

    少女一愣,柔媚的双眼又盯着步凡上下打量了一遍,轻笑出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刚才没有听清。”

    步凡看少女笑意更浓,心里一喜,张嘴就想再清清楚楚地说一遍。

    “啪!”

    然而,步凡的声音尚未发出,一记重重的耳光就打在他脸上,刚才还笑容迷人的少女,此时已然满眼的讥讽神色,语气变得十分刻薄,道:“你应该知道我叫周婉儿,年纪也不比你大,以后不准你再叫我什么周姐姐……不,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话。”

    周婉儿厌恶地瞪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步凡,又指着自己已然明显隆起的胸口前,那巴掌大小的“天禄”图腾,道:“就凭你也想和我同修?等你什么时候能把氏族图腾绣到胸口前再说吧!”

    周婉儿转身走去,过了不久,旁边爆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这才把呆在原地的步凡给惊醒。

    “哈哈,这个傻蛋,以前没跟女孩子说过话吧,竟然一上来就直接说要同修。”

    “笑死我了,这傻子也不撒泡尿照照。我看他现在顶多就是个锻体一层,就算同修,起码也得实力相当吧,不然那样同修只对他自己有好处,对别人可就是累赘啊。人家婉儿姑娘都已经锻体第七层了,哎哟,我快笑岔气了。”

    “活该,整天顶着个没颜色的氏族图腾到处跑,还好意思要人跟他同修,真不害臊。”

    旁边这几个人好像凭空冒出来的,步凡被说的脸红到了耳根后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出身的缘故,步凡在氏族中的地位处于最底层,长久存在的自卑感,令他此时不敢反驳别人,更不敢骂回去,只得跌跌撞撞地跑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屋门的那一刻,步凡才整个放松下来,心里那份屈辱与尴尬,总算得以解脱。唯有在这间屋子里,步凡才微微感觉“自尊”这东西似乎是存在的。

    在整个龙衍帝国,无数人参与到了修士的行列,以“元气”为根本,通过修行而夺天地之造化,行凡人所不能。

    为了让修行的效率最大化,大多数家族都选择了整合资源,或者强强联合,或者弱弱联合,甚至胡乱拼凑,组成了许多的宗族、氏族、部落、门派之类的联盟,而天禄氏族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在这个由四个家族组成的氏族之中,步凡的家族加入最晚,本身的实力及资源也都很贫乏。更确切地说,步凡的家族当初是迫于无力与众多氏族抢夺资源,而选择了依附天禄氏族,在加入之初便已是处于不平等的地位了。在氏族中,步家的人抬不起头,得不到公平的资源分配,甚至被呼来唤去,更是再也平常不过。

    步凡也曾想改变自己的现状,想抬起头来做人。然而在整个龙衍帝国中,以修行实力来衡量话语的重量,根本就是深入每个人骨髓的法则。在这大的氛围之下,更有氏族内的地位尊卑之分,自己区区锻体一层的修为,又怎能被人看起呢?渐渐地,步凡便有些认命了。

    然而在前些天,步凡无意中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突破了锻体八层!

    狂喜之下,步凡心底想依靠实力改变自己地位的愿望,再度强烈起来。为了让修行能更上一层楼,他决定找一位氏族中的女孩,跟对方一起同修。男子阳刚,女子阴柔,共同修行能对进境有所助益,这是早就被发现并确定的事实,也被很多氏族所鼓励。

    步凡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周婉儿,她容貌出众,声音柔媚,脸上经常带着动人的笑意,其修为也刚好在锻体七层,虽然比步凡低了一层,但他并不觉得这算什么事情。毕竟以前许多个夜晚,步凡总是不经人家同意,就将周婉儿拉进他的幻想之中,花前月下,牵手、搂抱之类亲昵的动作,也不是没有过。

    坐在屋里的木凳上,步凡摸着自己发烫的左脸颊,心里琢磨着:“按照龙衍帝国的一贯规定,小到家族,大到门派,必须都有各自的象征图腾。而为了明确看出每个人的修行情况,不同修行的人,其图腾在衣服上的颜色,以及所处的位置都有不同。

    我三年前修为只有锻体一层,测了几次没有长进,心灰意冷就没再测过,没想到这段时间内竟突破到了锻体第八层。会不会是因为周婉儿不知道我的修为,以为我想利用她,所以才这般愤怒呢?看她往日的样子,不该像今天这么刻薄无情吧。”

    呆坐了片刻,想起自己处心积虑,专门跟着周婉儿走了一段路,挑了个没人的地方前去搭讪,却遭遇那样的尴尬,还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经过的几个少年嘲笑了一番,步凡忍不住低声道:“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是我不自量力么?像我这样的人,只能老老实实地活在最底层,不该痴心妄想么?”

    “嘭!”

    突然一声大响,步凡被吓了一跳,猛然站起,却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与他有一点血缘之亲的堂哥——步东来撞开门闯了进来。

    “东来,怎么了?”步凡收起自己方才的情绪,拍着大喘粗气的步东来道。

    “不好……不好了,小凡,你爹他……你爹他快不行了!”

  • 第二章龙佩

    “嗡!”

    步凡脑子里如遭电击,忽然就有些站立不稳,急忙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往氏族正殿前的广场上跑去。

    天禄氏族,修行广场。

    此时这里聚集了一百余人,氏族中各个家族的人都有。众人围成一个大圈子,十分嘈杂,中间的情况无从知晓。

    步凡面色苍白,心头狂跳着推开人群,映入眼帘的状况,将他惊得呆住了。

    步凡他爹躺在一辆破马车上,胸口有着大片的血渍,头发披散,一条腿已然不知所踪,其双目中神采浑浊,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步凡的名字,整个人已到了弥留之际了。

    “爹!”

    步凡冲上去大声叫喊着,几年前他娘为了氏族而与另一个氏族争斗,那一场大战极为惨烈,他娘的尸首都未能寻回。而今天,他唯一的亲人眼看又要离他而去了。

    步凡趴在马车边缘,不断地叫着他爹。

    而与此同时,在广场后的正殿中,正有几名氏族的长老在低声交谈着。

    “这次你们是去苍莽山采药的,怎么会有伤亡呢?”一位看去德高望重的长老沉声道。

    闻言,一名胸口有着一片血渍,神态略显狼狈的长老答道:“我们本来在采药,忽然发现有数十个人在前方打斗,而且都身手不凡。我们在一边听了片刻,他们似乎是在抢夺什么东西。后来有一方大概误以为我们是对头找的帮手,二话不说就杀了过来。哼,我们也没有示弱,就和他们杀在一起,可那帮人的修为实在厉害,很快我们就首尾不顾,队伍也被打散了。”

    “哦?”先前那位长老沉吟片刻,道:“对方的氏族图腾是什么?”

    听闻这句话,神态狼狈的长老嘴唇颤抖起来,道:“当时和我们交战的双方,他们都没有穿氏族服饰,根本看不出来路,而且口音也不像是金汤大陆的人。”

    另一位长老道:“这倒奇怪了,不是金汤大陆的人,跑到那苍莽山去做什么,那地方能有什么?”

    胸口有血渍的长老道:“我们队伍被打散后,我看情况不妙,就赶忙招呼氏族的人先退下来。后来我们再折返回去看,那边的打斗已然结束了,只剩下遍地的尸体和重伤之人。但就在那时,又有十多人御空而来,为首的一个只问我先前那些人哪里去了,我说不知情。他说那些人里有一方是受他指派,追讨一件重要东西,此事跟我们无关,让我们回来后绝不能声张,否则,将会有大祸临头。”

    族长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这后来的十多个人,也是不明身份?”

    那位长老这一次却肯定地道:“不,他们用金色面巾遮脸,身穿金色斗篷,背后绣着……绣着一条七彩神龙!”

    族长端着茶水的手顿时一抖,险些掉落在地,直直瞪着那长老看了一会儿,语气绝然地道:“竟然是龙族!此事不许再提,已经知道的人,决不能再向他人说起,否则,杀!”

    广场之上,步凡依旧在叫着他爹,只是声音小了许多,好在他爹的目光总算有些光彩了,渐渐凝注着步凡的脸庞。

    “哼,步家的人真是我们氏族的累赘,当初就不该叫他们加入氏族,虽说族里最低贱的活都让他们干了,可他们这么不中用,还在这哭哭啼啼的,真烦。”

    “就是,这次外出采药,氏族中其他三族都有要事,所以大部分派出的是步家的人,可谁能想到他们采个药也会受伤,竟然还伤的这么重,唉,脓包!”

    “步家人数不少,每月要用去氏族中多少钱,真是养了一帮废物啊。我听说这家伙昨天去找周婉儿,说是想要跟人家同修,真让人笑掉大牙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嘿嘿,这就叫有其父必有其子,原来他爹也是这么不中用啊。”

    “……”

    周围又传来那刺耳的议论声,这些话字字如钢钉般钉入步凡的心里,他的拳头攥了起来,泪眼模糊中,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嘶哑而不成声的愤怒低语。

    “我们步家,为了这个氏族外出奔波。如今,我爹受了重伤,你们这帮好逸恶劳的人,竟还说出这样的话!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步凡愤怒之下,就要转过身去,跟那些说风凉话的人斗个你死我活。恰在这时,他爹的声音却微弱地响了起来,步凡连忙克制住愤怒,把耳朵凑了上去。

    “小凡,他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当初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你能出人头地,记住……一定要为我们步家活出个样子来。这件东西,是爹这次外出……趁乱从一个死人的手里拿来的,他们就是为了抢这个东西才拼杀的……小凡,留着它,一定会有用的,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

    步凡缓缓抬起头,模糊的泪眼,俯视着已然阖上双眼的爹,手中狠狠攥紧他爹临终前塞给他的东西,咬牙切齿,暗暗在心里道:“我步凡,一定让你们都知道,我是谁!”

    浑浑噩噩中,步凡呆呆看着别人来把放着他爹遗体的马车,赶向氏族的埋骨之处。他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屋子,将门牢牢地插了起来,丝毫不理会步东来在门外不断地安慰话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步凡这才想起爹留给他的唯一遗物,赶忙抬手去看。

    直到这时,他的拳头还是紧紧攥着,随着他缓缓摊开手掌,眼前的东西让他豁然大惊!

    在他手掌之中,静静躺着一枚小小玉佩。这玉佩长不过两寸,通体莹润,泛着碧光,一眼看去就不是凡品。然而,惊人的还是它所雕刻的事物——一条四爪神龙!

    步凡在刹那间就有些畏缩,险些就恨不得把这东西抛的远远的。因为在龙衍帝国,有一些事情深深根植在每个人心中,有一些东西,是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比如——龙!

    龙衍帝国的所有居民,都认为自己所在的帝国,是世上唯一的一个国家,这世间万物非人力所能创造,而是神龙以元气造化而出,故此才叫龙衍帝国!

    而在这庞大帝国中,唯一的统治者就是龙族,但龙族到底是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氏族,或者是一个部落,这些都无人知晓。人们只偶尔看到过身上带有龙族图腾的人,只知道统治者下达的某些法规,知道这统治者虽然具体所在不明,但其势力却绝对渗透到了整个帝国的各个角落!

    曾经有一个十分强盛的门派,门派中聚集了极多的强者,他们不仅实力惊人,财力也是雄厚,故此他们放出话去,说要探明这帝国的统治者究竟身在何方,甚至说要天下轮流坐。

    然而,就在放出话的第二天,这个门派中的所有修行者全都死了,连一个也没有剩下!

    在龙衍帝国中,有一项禁忌,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却比写在各族族规中还管用,因为,这项禁忌早就刻在了所有人的心上,跟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这禁忌就是——除了龙族,任何人都不得与“龙”这一神物有半点牵连!

    然而此刻,一枚龙形玉佩,却正躺在步凡的掌心里!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绝世武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