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医毒双绝:冷帝宠上天、洛秋璃萧御寒洛湛小说

医毒双绝:冷帝宠上天

洛秋璃萧御寒洛湛小说

主角:洛秋璃,萧御寒,洛湛 标签:医毒双绝、冷帝宠上天、夜雨听风、古言

“既然这般恨,想必说不出话来,你会好受些!”舌根一抹剧痛传来,刀光闪烁,鲜血瞬间弥漫了整个嘴唇。这一瞬,她失了声。等待,春去秋来。三千白发,终不及手中的三尺白绫耀眼,穿堂的风,吹开了冷宫的门、吹翻了脚凳、掀起她肩头飘散的凌乱发丝,苍白作响…… 对天发誓,害她者死,伤她者亡,负她者,她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丞相府里,庶女穿越重生归来:嫡母心狠手辣——她断其靠山,再要其老命。嫡姐张扬跋扈——她抽其筋削其骨,看你如何蹦达!庶妹阴毒如蛇——她赤手剥下面具,现其狰狞嘴脸。这一世,宁教她负尽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她!

夜雨听风 状态:连载中

洛秋璃萧御寒洛湛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三千白发,终不及手中的三尺白绫耀

    西楚国,在这京城之中,处处尽显繁华,本是一片大好之象。

    然,在冷宫的房檐下,洛秋璃伸手触碰着脸上一条条细长的疤痕,她的肌肤遍地被疤痕所覆盖,盘旋,犹如毒蛇一般触目而惊心,残忍至极。

    她是丞相洛湛的女儿,出生豪门,本是千娇百贵。

    然而,她却不是当家主母所生,只是从那身份卑贱的婢女肚子里爬出来的,又因为出生之时,天降暴雨,她探头而出,清晰可见一枚偌大的黑色胎记印于额头。

    那一刻起,她被相府中人视为不祥之物。

    洛湛皱眉,他脑海中刻印出府中大女儿清秀可人的模样儿,再看看这二女儿的糟糕样子,不由得生厌:“罢了,出生便这般丑陋,从此便养在这相府后山吧。”

    只此一句风轻云淡的话语,便将她所打发。

    这以后,洛秋璃便只能与山为伴,因为怕她的容貌损了相府的颜面,所以她少与人接触,更是半步不得下山。

    从此,造就了她怯弱胆小的性子。

    遗忘,便是十五年。

    原本,她以为这辈子都不能下山了,然而,这一日府中传来了音信,来了嬷嬷接她下山,更是将她带到了洛湛的面前。

    若说见过面,那也只是她出生那一刻,而那以后便再也不曾见过这位父亲。

    再入相府,洛秋璃的心思是雀跃的,是兴奋的,她的父亲终于想起她了,终于让她归府了。

    然,这一次见面,她等来的只不过是洛湛陌生而冷冽的话语:“相貌倒是清秀,只是可惜了额头生有一块黑斑,终是损了容颜,如此,你便替你姐姐出嫁吧。”

    红盖头揭下,她成为了五皇子妃。

    她左右不得自己的命运,于是乎,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倾心一切辅佐他,终是助他登上了九五之尊的帝位。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刻他为帝,她便为后。

    然而,他初登帝位,根基不稳,为拢聚力量,他将至尊后位送与了慕容王府之掌上明珠慕容紫芊,更是拟旨封了妃嫔数名。

    这后宫之位中,独独没有她的名字。

    那么,她的名字在哪里呢?

    “洛氏,朕登基为帝,后位本是属于你,但你却耐不住寂寞,身为朕的女人,竟然与九皇子有染,实在是有损妇道,但朕念在你昔日尽心辅佐于朕的情分上,姑且饶你一命,只是死罪可免,活罪却是难逃。”萧鸿飞冷酷的眸子无情至极:“故而,从即日起,你便囚于冷宫之中,终身不得踏出。”

    昔日的柔情,在这一刻尽数化为残忍绝情。

    洛秋璃惊愕至极,她凝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庞,不可思议:“我何时与九皇子有染?”

    萧鸿飞居高临下,万般讥讽,万般不屑:“朕说有,便就是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洛秋璃沉默了良久,却忽而笑了,笑的冷冽,笑的嘲讽:“昔日九皇子与之争锋,此刻皇上登基为帝,自然要除去九皇子以绝后患,想必早已收集了不少证据,这番再加上一顶与皇妃有染的帽子,便可秘密处决了九皇子,而不引起众人非议,而这边,将我囚入冷宫之中,在世人的眼里却是皇上重情,大度留了我一条命,利益美名均可留,皇上真是一举两得啊。”

    “朕留你一命,你该珍惜才是。”对于洛秋璃苍白的神态,萧鸿飞半点也不曾怜惜,声音更是越发的寒意十足:“凭借着你这副丑陋模样,可留在朕身边数年,已然是你的荣幸。”

    原来,这才是她最终沦落冷宫的原因。

    只因,她额头上那块丑陋的胎记斑点,每每让他看得生厌了,是吧?

    “想必从我嫁入五皇子府邸的时候起,皇上便已然厌透了我这般丑陋容貌,只是那时候我尚有利用价值,故而苟活于世。”洛秋璃唇畔间的弧度惨烈而悔恨:“记得那一年,曾有太子细作入府,欲下毒药于你,我忧心于你的安危,每每亲自为你试菜,记得那一年,你身中蛊毒,我以身试毒为你研制解药,最后你醒过来,我却昏迷了七日之久,记得那一年,刺客袭扰,我为你挡下一刀,差点身亡,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历历在目,我容貌平平没有蛊惑人的本事,所以,我倾心为你,只为以真心换真情,然而,付出那么多,得来的却是冷宫之待遇。”

    “这冷宫之中,似乎太过于喧嚣了。”萧鸿飞冷眸凝着洛秋璃,完全没有因为她的话语而怜惜半分,反而是无限绝冷:“既然那么恨,那么多怨气的话语,想必说不出话来,你会好受些。”

    舌根一抹剧痛传来,刀光闪烁,鲜血弥漫了整个嘴唇。

    这一瞬,她哑声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她歇斯底里的疼痛起来,是身上痛,也是心痛。

    于是乎,那双恨意的眸子死死的瞪着他。

    萧鸿飞所见,幽幽眯了眸子。

    待下一瞬,他抬起视线之时,又是一道残忍的命令出了口:“数年来,朕亦是看烦了洛氏的丑陋之斑,而这胎记属于天生,遮掩不住,即是如此,那便划上些刀痕以此覆盖了吧。”

    说完,他便甩袖而去,再也不愿多看她半眼。

    血迹在她身上还未凝固,脸上刀痕数数落下,新的血迹又流落了下来,婉转而下,落在她白色的裙衫上,惨不忍睹。

    是啊,一句看烦了,便由此毁掉了她整张脸,无一处完好肌肤。

    从前,她是相府后山长伴,而今,她是冷宫之中囚禁。

    等待,春去秋来。

    那一夜,隆冬、雪降。

    幽幽寒气中,传来了一道圣旨:“罪妇洛氏,怨气太重,实乃扰了后宫安宁,特赐三尺白绫自尽……!”

    三千白发,终不及手中的三尺白绫耀眼。

    她嫁与他不是自愿,但因为为人妻,她伴于他身旁倾心辅佐,一心助他,帮他,数次在鬼门关外辗转。

    然,这一刻等来的却不是荣宠,世间繁华,而是要她去死的圣旨。

    穿堂的风,吹开了冷宫的门、吹翻了脚凳、掀起她肩头飘散的凌乱发丝,苍白作响……

    这一生她倾其一切,换来的却是伤她,害她,负她的人,若有来世,她定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害她者死,伤她者亡,负她者,她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 第2章 重生

    “小姐,快醒醒,府中来人了,说是要请您回去。”璃茉轻轻推了推仍在熟睡的洛秋璃,眼眸之中含着泪水,却也替她感到高兴,与山为伴十数载,也算是熬出头了,希望此番回去别再回来了。

    “璃茉?”洛秋璃听到呼唤幽幽醒转,见着床榻边不断抹着眼泪的璃茉,心中俱是震惊,她不是死了吗?为何璃茉会在身边?

    “是,小姐,府中来人了,说是要接您回去呢!您的苦日子总算熬出头了!”璃茉还在抹着眼泪,似是没有注意到洛秋璃得变化,依旧顾自说着什么,作为洛秋璃身边唯一一个奴婢,这也是她真心希望看到的结果!

    回府?

    洛秋璃躺在床上,眸中带着疑惑,本该是去了阴曹地府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过去?

    难道?

    想到某一种可能性,洛秋璃目光一沉,坐起身来颤抖着问道:“今日可是七月初七?”

    “是,小姐怎么这么问?”璃茉被洛秋璃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着了,她迟疑了一下,却也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洛秋璃身子一软,重又倒回了床上,眼泪不期然的从眼角滑落,没进深色的薄被里,难过的不能自持!

    七月初七,本该是个美好的日子,可她的父亲,却将她推入了万丈深渊,她曾想若是没有洛府前来迎她回家,或许她此生不会那般轰烈,却也该是平凡安稳的,只是……

    想到此处,洛秋璃的目光坚定了几许,将眼角的泪水擦干,洛秋璃坐起身来,让璃茉帮自己更了衣。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洛秋璃自个儿也吓了一跳,完全不敢认镜中的人,她仿佛忘记了,曾经得自己也有这般娇俏得时候,只是面容上的胎记却也平添了一分丑陋。

    洛秋璃稚嫩的手指轻抚着胎记,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罢了,这便是自己原本得面容,又如何去改变呢!

    只是害她沦落至此的人,今世她一个都不放过!

    璃茉还在高兴的帮着洛秋璃梳着发髻,未曾注意到洛秋璃眸中闪过得一丝狠厉,轻弯的嘴角诉说着主人的好心情,她还在幻想着小姐回府之后的美好生活。

    看着镜中璃茉的倒影,洛秋璃幽深苍凉的眸中总算有了一丝温度。

    在这茫茫的天地之中,怕是只有这个十数载,都甘愿陪在自己身边的女子,是真心待她。

    想到此,洛秋璃冰冷的心回暖了几分,该是她保护璃茉的时候了!

    梳洗完毕,洛秋璃去往前厅,见前来接自己回府的嬷嬷。

    经过庭院的时候,洛秋璃停下了脚步,庭院里她亲手值下的海棠开的正艳,有那么一瞬间被迷了眼。

    有多久了?她没再见过这样的景色,那些年明争暗斗,她又有多久没有停下来好好看看了?

    洛秋璃苦笑了一声,宽袖下的手却不断在收紧,现如今自己好似依旧与这繁华无缘,满心的仇恨蒙蔽了双眼,也蒙蔽了她的心。

    今世得上天怜悯,才让她有重来的机会,她绝不能重蹈覆辙,那些曾经伤害了她的人,她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想到此,洛秋璃的眸色又阴暗了一些,明明是站在温暖的阳光下,却依旧让人觉得周身带着料峭的寒意,让人不好接近!

    前厅。

    嬷嬷正百无聊赖的坐着,此处宅院乃是洛府的老宅,因着长久没有修葺,到处都是破败的场面,有几处因为潮湿散发着淡淡的霉味,嬷嬷用手帕掩了鼻,目光中带着嫌弃。

    怕是连洛府之中下等丫鬟住的地方,都要比这里好上几分,不过想到洛秋璃的出生,嬷嬷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希望洛秋璃快些出现,她带人回了府,也算是交差了。

    “不知嬷嬷屈尊到此所谓何事?”洛秋璃眸色暗淡,看着嬷嬷的眼神透着凉意。

    此人因何而来洛秋璃自然清楚的很,可当年自己却因着她的到来兴奋不已,她还以为自己的父亲当真有多么在乎她,只可惜从那时候开始她便进了他们的算计之中,可笑她步步为营,得来的却是这般落寞的下场,还真是可悲!

    “是小姐啊,老爷命我来带你回去呢!在这住了这般久,也该回洛府了!”一见到洛秋璃脸上丑陋的胎记,嬷嬷目光中的嫌弃更甚了,然一想到来时老爷的吩咐,她只当做没有看见,牵着洛秋璃的手好言好语的说着,似是为老爷回心转意感到欣慰!

    见着嬷嬷面上敷衍的样子,洛秋璃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当年她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人眼中的厌恶呢!

    她真心以为父亲是因为愧疚,所以想要弥补自己,这才将自己接回洛府的,哪里想到,自己此次回府,竟会亲手将自己推入深渊之中。

    前世她便常常想,若是自己未回洛府,若是自己没有代替姐姐嫁给三皇子,结局是不是便不一样了?

    该是不一样的吧,那些年她经历了什么,旁人又怎能理解!

    洛秋璃轻轻闭了眼,掩下不断涌来的痛苦,还有愤怒,再睁眼时,她依旧是平静温婉的洛秋璃:“嬷嬷,我在这里挺好的,我长得这般丑陋,怕是会污了爹爹的眼,我还是不去遭人嫌弃的好。”

    “这!”嬷嬷有这诧异,本以为洛府派人来接,洛秋璃会欢天喜地的跟着她回去呢!

    边上的璃茉也有些急了,她轻轻拉了洛秋璃的袖子,想要阻止她继续犯傻:“小姐,您说什么呢?”

    任凭璃茉这般拽着自己,洛秋璃依然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现在得自己即便是回去了也不去能这般顺遂的回去了。

    她有要求!

    “嬷嬷不必多说,烦请您去回禀了我父亲吧!”就在嬷嬷还想说什么得时候,洛秋璃便已经出言打断了,目光中的冷漠连见多识广的嬷嬷也被镇住了,前世所有的罪孽,她都必须让他们一点点都还回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