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猎心游戏:薄先生请赐教、洛云裳薄靳斯洛可颐小说

猎心游戏:薄先生请赐教

洛云裳薄靳斯洛可颐小说

主角:洛云裳,薄靳斯,洛可颐 标签:总裁、豪门、欢喜冤家、复仇、职场、宠文

五年前,她将淮城最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送上头版头条,一夜间他的“性取向”问题成为所有人的谈资,她说:“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五年后,她低调回归,庭审三言两语便让他输掉3亿,他却说,“区区三亿,当送你的回礼。”一记红唇让他声名俱损,再次见面,他以她为目标,天天‘耕耘’为终极理想。她说:“我对你这种光看外表,就知道尺寸和时间的男人,没性趣。”他身行力践告诉她,尺寸和时间不是说出来,而是‘做’出来的。于是,她双眼迷蒙,他邪魅附耳,“老婆,爱得多沉‘做’得多深,‘持久战’已过1314

千羽兮 状态:连载中

洛云裳薄靳斯洛可颐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听说,一夜情很刺激?

    半夜警察汹汹来袭,发生如此大事,惊扰的不只是酒店,恐怕明早,整个淮城都被一股‘男同’风潮席卷……

  • 第002章 爆炸性私人癖好!

    洛云裳一夜未归,洛可颐却起了个大早,故意跑去她房间查看一番。

    看着空空无人的大床,她眉梢轻扬,这一次,还不整死那只小妖精。

    她走到一楼,好心情的拿起晨报翻看,想看看洛云裳是怎么出丑丢人的,可头条版块那条劲爆的红色字眼居然是“豪门巨鳄薄某——爆炸性私人癖好?”

    薄某?

    “薄靳斯——”

    洛可颐尖叫着,盯着晨报上那一张张两个男人拥抱的暧昧照片,虽然把巨鳄薄某的脸部打了马赛克,但她依旧能认出薄靳斯的身形和轮廓。

    她揪紧报纸,眉心拧成麻花状,盯着那些照片的同时只觉得背脊有一滴冷汗,如小虫似攀沿着自己的脊梁骨,为什么房间里的人会变成了薄靳斯?

    这时,干了一夜‘好事’的洛云裳姗姗回来,美眸扫了眼客厅的洛可颐,看着她那张比吃了翔还难看的脸,故意经过她身边,哼着轻快的小调,往二楼走去。

    洛可颐闻声,一把拽住她,厉声质问,“洛云裳,你昨晚究竟做了什么?”

    居然把她的男人推出去做跳梁小丑!

    洛云裳眼神转为锋利,红唇一挑,拉出一丝讽刺的笑,甩开她的手反问道:“我的好姐姐,我做了什么,你不应该是最清楚的吗?”

    洛可颐瞪着她,气得全身发抖,她双眼浸透的冷讽,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扬手朝洛云裳那张妖精般的脸挥去,可洛云裳却快她一步,一个爽脆的耳光,麻溜打在洛可颐脸上。

    “啪——”

    被人反将一军的洛可颐捂住自己发疼的脸蛋,气恼骂道:“你,你个小贱人,竟然敢打我,你不过是我爸从外面留下的野种,我妈从外面捡回来的垃圾!”

    相比之下,洛云裳一脸淡定,那双眸仿佛渗了毒汁,她信手拿起一张纸巾,嫌弃地擦着手。

    扔掉纸巾,涔凉的眸看着她,淡然一笑,“可惜,你的男人就是着了我这种垃圾的道,你知道我们昨晚做了什么吗?想不到,薄靳斯的味道这么好,那胸肌好硬好性……”

    “闭嘴!你个狐狸精,看我怎么教训你……”洛可颐打断她的话,伸手想揪住她的头发,却被洛云裳死死扣住她的手腕。

    她从小就干活,手劲儿特别大,养尊处优的洛可颐,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啊——好疼!”被洛云裳掐住手腕穴位的她,手掌发麻,手腕传来阵阵刺痛感。

    洛云裳眸色闪过阴狠,把她拉到自己跟前,红唇在她耳际放下狠话,“洛可颐,下次想整我,麻烦你长点心手段高明点,别玩那么幼稚的把戏,不然……下次换我整死你!”

    说着,她红唇勾出猖狂的笑。

    “贱人,啊……”洛可颐受不了她的刺激,在楼下大喊,另一只手想打洛云裳,却被她敏捷扣住。

    看着她痛苦的嘴脸,洛云裳心里快意阵阵,她双手用力往外掰,疼得洛可颐额角都冒出了冷汗。

    “当初我妈就不应该把你留下来,啊——我的手,要断了!”

    洛云裳眉梢闪过一丝冷戾,“对,十年前,你妈就应该把我掐死,可惜,现在你们没这个机会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把威严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打断了洛云裳的话。

    洛可颐看到父母来了,马上呼救,“爸,妈,救我,这个贱人想折断我的手!”

    两人在楼下的争执声,吵醒了洛百川和殷丽霞,殷丽霞冲上前一把推开洛云裳,把女儿护在身后,眉梢染上愠怒,“洛云裳,你想干什么,想打人吗?”

    洛可颐脸颊微红,眼睛水汪汪,委屈地咬住下唇,告状,“妈,爸,你们看我的脸,就是她打的!”

    洛云裳双手环胸,无视两老的目光,坦荡承认,“对啊,我就是打了她,谁让她欠揍!”

    “洛云裳,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命令你马上向可颐道歉!”洛百川走上前呵斥道。

    “道歉?她也配?!”洛云裳无视他的话,慢悠悠走到沙发边坐下。

    洛可颐气急,跺了下脚,把今天的晨报拿给殷丽霞看,“妈,你看这新闻,薄某就是薄靳斯,是她耍了诡计让靳斯出尽洋相。”

    殷丽霞看着报纸的头条,凶狠地刮了洛云裳一眼,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像极当年的郑茹美,她心底腾起一把妒火。

    借着刚才的事,指着她,眉宇转为苛刻,“洛云裳,平常你在家欺负姐姐我也忍了,但薄靳斯的主意你也敢打,你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洛云裳眸底藏着深深的恨意,反讽道:“我干的这点事,能比得上你们吗?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你们昧着良心是怎么活过来的,不过我妈的冤魂迟早会上来找你们,等着吧!”

    “闭嘴!”洛云裳似乎戳中他们的痛处,洛百川反应最大,怒吼道,“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怎么,心虚了?我妈是怎么死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洛云裳一脸冷沉,嘴角紧抿,目光锋利,狠狠剜过他们三人。

    比起洛百川的心虚,殷丽霞理直气壮指责她,“养了你整整十年,不过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对啊,我就是一直带刺的白眼狼,如果你们不想看到我,那就把我送到国外去吧。”这偌大的洛家,就如牢笼禁锢着她,只有冲出这里,她才有新的希望。

    殷丽霞眸底闪过一缕阴暗的光,突然一改常态,笑了,“好啊,既然你想出国,今天我就给你联系美国的学校,明天你就飞去美国入学。”

    洛可颐听此,大惊,拉住母亲的手臂,“妈!”

    母亲不是曾经说要把这小贱人拴在眼皮子下的吗?

    洛云裳淡凉地扫了眼殷丽霞,心里早就把殷丽霞的算盘看透彻了,不过离开这里,也正是她的目的!

    红唇一勾,她傲慢地起身,睨了殷丽霞一眼,“谢谢阿姨,那我这就去收拾行李了。”

    她转身,往楼上走去,嘴角的笑,冷却下来。

    总有一天,她会涅槃而归,替母亲报仇,让这家人为母亲的死付出代价!

    等洛云裳离开,洛可颐一脸焦急,“妈,你怎么答应让她出国?”

    “你急什么,这个小贱货现在我已经控制不住了,继续留着她,只会后患无穷!”殷丽霞眸底闪过一丝阴狠,手在脖子间比划了一下。

    两人都懂了,洛百川心底却有些恻隐,“丽霞,云裳毕竟是我的女儿,这样会不会太狠了?

    殷丽霞回头看着洛百川,眸底灌满狠辣的光,“狠,谁能有她狠?家里这些年发生的煤气管泄漏、失火,还有去年可颐的腿摔骨折,你敢说哪一件事与她无关?你再看看这新闻,这次薄靳斯都着了她的道,要是把她继续留下来,她迟早会为她那死鬼母亲报仇,把我们都杀了!”

    洛可颐也在一旁加了把火,“爸,你是愿意她去死,还是我们去死?”

    洛百川听了这番话,脸色越来越沉,目光越来越黯,不再说话。

    母女俩对视,眼里闪动着狠辣!

    躲在二楼暗角的洛云裳,听着他们的话,嘴角勾起一丝森冷的笑,想让她去美国后再弄死她,怕他们道行还不够!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