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千秋嫡女、封纣秦艽秦战小说

千秋嫡女

封纣秦艽秦战小说

主角:封纣,秦艽,秦战 标签:正剧、斗智斗勇、复仇、

17年前的一场战乱,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变。她认贼作父,只为替自己惨死的爹娘报那血海深仇。侯门深深,利用,争斗,阴谋,诡计……她深陷其中。不料一日天翻地覆,悔之晚矣。江山是他们的棋盘,她只是一颗小小棋子。

唐遗 状态:完结

封纣秦艽秦战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贵女归来

    冬至节一过,京都上空的天就好像破了洞似的,接连不断地下了三日大雪。

    寒风呼啸着卷起漫天飞雪,地上的积雪更是深及小腿,叫人寸步难移。

    镇国侯府朱门大开,三个小厮拿着扫帚艰难地清理着门口的积雪,冻得耳朵鼻尖皆一片通红。

    好难得扫出了一条道来,小厮们长吁一声,刚想去石阶上坐着歇息一下,却见一辆马车自东而来,缓缓停在了他们面前。

    这辆马车眼生得很,三人便都疑惑地站在原地没动。

    随即,车帘被一只纤细的手自内掀起,一名衣着朴素的女子缓缓走下车来。

    她站在马车旁,抬头望了一眼那高高的金字牌匾——“镇国侯府”。

    那双明亮的眸子弯起笑意,她上前两步,向三个呆呆的小厮说道:“去禀告你们家老太爷,他的嫡亲孙女回来了。”

    什么?!

    三人齐齐傻眼,好半天才有一人转身朝府里跑了去。

    整个镇国侯府刹那间仿佛地动一般喧嚣起来。

    女子站在寒冷的朱门之外,目光紧盯着宅门深处,听着府上略显混乱的动静,她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谁都知道,十七年前战乱之时,秦家大爷秦牧携妻女逃难,却于途中失散,后来发妻的尸体在山脚下被人发现,却不见那刚满月的婴孩。

    有人说孩子是被狼叼走吃了,也有人说是顺着河水被冲走了,却没有人敢说,那孩子能在荒山野岭活下去。

    之后战乱平息,当时的大将军秦放功不可没,又受了内伤,再不能上战场杀敌,皇帝封其为镇国侯,秦家一家老小也随之搬回京都长住下来。

    而秦放却从未放弃寻找那个小孙女,还曾放出话来,不论生死,凡能提供有用线索者皆有重赏。

    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任何线索。

    如今秦老太爷已是近七十岁的老人,再也没有心力去寻找那个毫无消息的孙女,整个秦府也渐渐将此事抛下不再提及。但虽然不提,秦府所有人对此事却是十分清楚的。

    今日突然有人上门认亲,自会引得府内震动。

    片刻之后,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出了门来,上下打量了女子一阵,拱手道:“姑娘请进。”

    随他一路往内院走去,进了名为当战堂的主院,女子神色平静,不急不缓地走入正屋。

    绕过一扇大理石屏风,入目便是满屋子的人。

    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各个目光都定在了她的身上。

    她视若无睹,抬眸看向主位那须发皆白的老者,躬身拜了下去,道:“祖父。”

    秦放的眼睛眨了好几下,双唇翕动不止,看起来有些微激动。

    “先别叫得这么亲热。”坐在右边的大夫人冯氏皱着眉,冷声道:“你说你是大小姐,可有什么证据?”

    她是大爷秦牧的继室,当年战乱平息三年之后进的门,后来又生下一个嫡女秦妙,若是此时突然冒出来个大小姐,她的女儿那嫡女之位岂不就显得低人一头了?

    女子闻言,抬起葱白的手将左袖撩起,露出了小臂来:“这梅花形的胎记,祖父和爹爹一定是记得的,另外……”

    她垂下头,摘下腰间的一块玉佩来,双手向秦战呈上:“这块玉佩,也做不得假。”

    秦放细细一看,神色微动。不错,这块玉佩,是他当年亲手挂在孙女脖子上的。而且,这女子的样貌,与他那薄命的儿媳妇有五分相像!

    坐在冯氏旁边的二小姐秦妙清楚地看见了祖父神色的变化,顿时急了,开口道:“哼,仅凭这些怎么够!谁都知道,这些年我们为了找到那……大姐,把所有能提供的线索都说出来了!世上这么多人,有块一样的胎记有什么奇怪的!”

    老太爷秦放皱起眉头,向立在门口的管家问:“可通知老大了?”

    管家恭敬地答道:“大老爷和大少爷那边都已经派人去了。”

    秦放闻言点了点头,看向堂中站着的女子,道:“你且再等等,等老大回来,你们滴血验亲。如此,总不会出错了。”

    说话间,他双目如猎鹰一般紧盯着女子的脸,倘若她有一丝一毫的心虚慌乱,秦放立刻便能看得出来。

    女子却依然平静坦然,甚至还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很快,门外便传来焦急的脚步声,人还未至,声音就先传了进来:“真的是妹妹回来了?!”

    这声音浑厚爽利,显然是秦家大少爷秦战。

    他是那位失踪的大小姐的血亲大哥。

    秦战一进门,目光就落在了中央站着的女子身上,迟疑着道:“你就是我的妹妹?”

    当年出事的时候他也才不过四岁,记不得什么事,如今记忆中连母亲的模样都模糊不清,又怎么能看出眼前这妹妹是真是假?

    “谁敢来镇国侯府骗人呢,岂不是不要命了么?”女子微微笑着,神情间半点没有心虚之色。

    就在此时,外面再度传来脚步声,众人齐齐看向门口,便见大老爷秦牧急匆匆走了进来。

    许是赶得太急,他的喘气声粗重得整个屋子都能听见。

    一见到这女子,秦牧便愣住了。

    她十六七岁的模样,身姿欣长窈窕,眉如远黛,杏眸熠熠,琼鼻丹唇,容貌与过世的夫人竟有五分相似!

    仅这样一看,他心中对这个女儿便信了五六分。

    “回来了就开始吧,来人,立刻去准备东西!”

    不等秦牧说话,秦放便一声令下,下人很快端来了一盆干净清透的水,还有一把锋利的小匕首。

    女子抿了抿唇,率先走上前去,拿起匕首眼睛也不眨一下地割开了左手食指,将血滴入水盆之中。

    在场众人看在眼里,虽各人心思有异,却都同样想到,此女如此爽快,全然不似心中有鬼之人,大约是真的了。

    而在秦牧割开手指滴血的时候,面容看似平静的女子心中却是七上八下,惴惴不安——

    虽然那人说过,她事先服下的药可以助她度过滴血验亲这一关,可这药只有一颗,她没有机会试验真假。万一失败……便是死路一条!

  • 第002章 第一关,过了

    秦牧将血滴入盆中那一刻,满堂的人目光全都凝聚在了水盆之内。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水上漂浮着的两点鲜红的血液,慢慢地,慢慢地聚拢,最后凝聚成了一体。

    秦战第一个叫起来:“是了!你就是我的妹妹秦艽!”

    他激动得有些难以自持,忍不住伸出手来想要抱一抱秦艽,随即意识到有些不妥,双手猛地拍在一起,大喝道:“来人,快去把望归楼收拾出来!另外再命人做点新衣裳,就用上次皇上赐下的那些料子!”

    他的话音刚落,秦牧便接着说道:“吩咐厨房,今日多做些好吃的,给大小姐接风洗尘!”

    下人们手忙脚乱地应了,急匆匆出去照办。

    秦艽只是站在那里笑,心中的石头彻底落了地。这第一关,便算是过了。

    “艽儿,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镇国侯秦放的声音传来,秦艽笑意更深,乖巧应了是,走上前去,甜甜地叫了一声:“祖父。”

    秦放苍老的脸上露出慈和的笑,双目紧盯着秦艽看了许久,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来,坐下跟祖父好好说说,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又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秦艽坐下,自有仆人递了茶来,她双手接了,轻抿一口,才缓缓说道:“当年事发之时我尚在襁褓,并不能记得些什么,打我记事开始,我便是一户猎户家的女儿。关于镇国侯府丢失了一位大小姐的事情,我曾经也有所耳闻,也因左臂上的胎记而产生过怀疑,但养母却始终告诉我,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直到去年九月,养父上山打猎时不幸被猛虎……没过多久,养母便也病了,她病得越来越严重,今年开春的时候就已经下不了床了。这时候她才告诉我实情,说我是他们在太岳山山下一具女尸身旁捡来的,那时候我脖子上还挂着一枚玉佩……五月十八那天,养母重病不治驾鹤西去,我葬了她后方才收拾行李,赶来京都。”

    她说话时的语气还算平静,可双眼却慢慢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眶内打着转,仿佛对养父母的死悲痛欲绝,却又坚强地忍着不肯哭出来。

    秦战愤愤道:“他们夫妻既知你来历,为何隐瞒那么多年?!他们难道不知道,我们一家人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

    这是两人都不在人世了,否则他一定要当面斥责他们一顿才是!

    秦艽抿了抿唇,柔声道:“大哥别这么说,他们只是舍不得我罢了……对他们来说,我就是他们一手拉扯大的亲女儿。于我而言,他们也无异于我的生身父母啊!”

    秦战一听这话,也觉得是自己太过气愤以至于失了态,只道:“那,那至少也该告诉我们你还活着,这些年祖父和父亲还有我都时刻挂念着你……”

    秦老太爷叹了一声,摆手道:“都过去了,不提那些。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秦牧也走上前来,细细看了看秦艽,目光落在她那双虽纤细却布满细痕与茧子的手上,心中不由一酸,认真说道:“艽儿,这些年苦了你了,如今你总算回了家,从今往后,为父定不会让你再吃半点苦!”

    秦艽看着祖孙三人真情流露的样子,也跟着动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可在她的心中,如一潭死水没有半点波澜。

    因为眼前这些人,都不是她的亲人,而是她的生死仇敌。

    “不只是父亲,还有祖父,我和母亲,以后都会好好护着你,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秦战一边说,目光一边向冯氏看了过去:“母亲,您说是不是?”

    冯氏放在膝上的手指微微缩了一下,面上却笑得灿烂,“这是当然!天可怜见,我这些年每月都替艽儿抄经祈福,菩萨可算是听到了我的请求啊!”

    她说着,悄悄伸手扯了扯旁边的女儿。

    秦妙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走到秦艽身边,执起她的手来满面怜悯与疼惜地说道:“大姐,你这些年真是受苦了!妹妹光是听着,都觉得心口发疼……”

    她的手好像初生的婴儿一般细嫩光滑,与秦艽粗糙的手形成了鲜明对比。

    秦艽垂眸扫了一眼,露出感动的神色来,回握住秦妙的手,柔声道:“都过去了,妹妹不必如此。”

    这声妹妹倒是叫得顺口!

    秦妙心中气得咬牙,表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得姐妹情深,一时间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秦艽看得好笑,忍着笑意转开头去,望向冯氏,怯怯地喊了一声:“母亲。”

    冯氏纵然心中再多不满,表面上却也只能笑呵呵地应了,走上前来褪下手腕上的一对玉镯放到秦艽手中,满面慈爱地说道:“真是太好了,从此我又多了一个漂亮乖巧的好女儿!”

    此时下人前来禀报,说望归楼已经收拾好了。

    秦战当先道:“妹妹,你这一路辛苦了,我先带你过去歇息!这望归楼是府上位置最好的院子,祖父命人专门给你留着的呢!”

    若真是那位大小姐,听得此话岂不感动得泪流满面?

    秦艽便适时落下两滴泪水,满面感动之色,向秦老太爷拜下去:“艽儿多谢祖父疼爱!”

    秦放忙虚扶一把,笑咪咪说道:“都是一家人,以后莫要如此见外。你先去歇息,你祖母半月前便去了庙里上香,我这就派人通知她,想来晚上就能见到了。”

    秦艽告了退,便被秦战带着一路往望归楼去了。

    一路走来,镇国侯府内的建筑格局皆与她曾看过的那张地形图别无二致。

    秦战一路不停地向她介绍各处房屋庭院,一直走到没什么人的地方,他忽然停了脚步,神情微肃:“妹妹,你要当心冯氏。她说的话不要信,她给的东西不能用,若是她敢对你如何,你只管来告诉大哥。”

    秦艽面露诧异,问道:“大哥这是何意?”

    秦战嘴角一扬,微微摇头,“慢慢的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便迈步往前继续走去。

    秦艽看着他高挺的背影,嘴角微微扬了扬。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