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致青春未满、苏小暖向乐许龙小说

致青春未满

苏小暖向乐许龙小说

主角:苏小暖,向乐,许龙 标签:

经年之后,当苏小暖因为参加同学聚会,回到她曾埋藏过刻骨铭心爱情的地方,追忆过去,才发现当初因为一场误会,让她跟向乐两个相爱的人分道扬镳,荒芜了曾经最美好的青春

向苏 状态:完结

苏小暖向乐许龙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青春活在梦里

    许龙是跟我一起玩到大的邻家大哥,但他也只是比我大了一两岁而已。两家人可是家挨着家的住着,可以说许龙跟我是青梅竹马。

    么,许龙给你表白了不成?能够让邹怡这般神神秘秘说话,还带着点兴味的样子,除了被她一直钟情的许龙,我

    在我跟向乐不认识或者更确切的说没有任何交集之前,认识我跟许龙的人总是会将我跟他凑成一对儿。

    甚至在那之前,邹怡也曾一度的认为我跟许龙是一对儿,直到后来遇见了向乐。

    我不知道初次见到向乐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是对他的一见钟情还是因为后来的日久生情。

    只是曾模糊的记得,那是在某一天的晚自习之后,一向秉持着为被学习所奴隶后的我们得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

    我跟邹怡混合在住在校外的同学一起出了学校,来到距离学校旁边很近的哪家大型却十分实惠的超市。两人疯狂的在超市里面选购着东西,望一眼看,我们推着装商品的货物车上已经有了慢慢的一车,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小吃。

    可能是因为下了晚自习,尽管超市在校外,但是还是挡不住吸引着众多的学生来到这里抢购。超市中,的各年级同学都蜂拥而至在超市中;小小的超市被围得水泄不通,人潮拥挤。

    那时除去跟许龙这个邻家大哥过分亲密接触过男生的我,在面对超市中挤进来的男生们,显得有点小小心翼翼,将身子紧紧的贴在身后的货架上,等待着他们过去。

    向乐也在其中,他被身后的男生推搡着向里面走去。身高近一米八的他,在一堆的男生中显得如此的出众。

    我冷眼看着不断向里面拥挤推搡着的人群,超市里充满着嘈杂的声音,让我心中不甚厌烦。

    向乐从我的身边走过,或许是我贴着货架的动作太过滑稽,他认真的注视了我一眼,我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些隐藏的笑意。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跟向乐对视着的眼睛出神,随后在邹怡的喊声中回过神来,匆匆的离开。

    邹怡一直喜欢着许龙,这是在我跟向乐在一起之后,才从邹怡的口中套出来的;邹怡作为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满心欢喜的乐意见到她跟许龙有一个好的结果;奈何许龙这个呆愣子木头,在我时常的煽风点火,帮邹怡说尽好话之后,还是没能让许龙跟邹怡走到一起。

    但是身为许龙从小玩到大的青梅,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许龙是喜欢邹怡的,至于他为何没有答应邹怡,这是一个值得深思探讨的话题。

    向乐一直给我的感觉就是,不管我怎么踢,不管别人怎么抢都无法从我的身边抢走,我也自我良好感觉的始终认为,向乐对我的感情始终会始终如一。

    我曾无数次在青春的梦里幻想过,我穿着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站在圣洁无暇的礼堂门口,看着一身如天使般白西装的向乐,迎着光向我走来。

    我张扬着一生的笑在邹怡他们的祝福下,跟向乐昂首挺胸的走向礼堂的另一段。但是,我唯一不曾想过的就是,有一天,那个宠我到无度的向乐会背叛我,背叛我们的爱情。

    我始终不敢相信,那个迎着清晨的曙光牵着别的女生的手,脸上是一惯仅对于我的温柔会出现在另个的女孩身上,看着他们满目深情的向我所在的方向走来,打在地上的身影拉长在夏日的清晨中,微微风拂过,卷起的是谁的不离不弃?

    怎么样,要上去吗?邹怡一边一脸心疼的看着我望了望对面向着我们走来的两人,一边毫无形象的像个地痞流氓一样撸着衣管一边询问着我。

    要上去吗?看着逐渐走近的身影,我在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上去又能做什么?质问向乐还是愤怒的给那个女孩一个耳光?可是这样做的结果不是让自己显得更加的卑微吗?

    虽然当自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在这里等待着他们走来的时候,就已经显得自己的卑微了,可我还是想要留一点自尊给自己。

    尽管现在的我心中有万千个的想法真的很想跑上去质问向乐问一个为什么,很想上去给那个女孩一个耳光,但脑中唯一的理智还尚存的提醒着我不能这样做。

    不过十余步的距离,在走近的时间,我竟然感觉是那么的长远。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丝逃跑的念头,想要逃离现在这个会让我在无数个夜里惊醒的场面;脚似千斤般的重,让我无法挪开半步。

    苏小暖,你可以哭可以骂,你更可以懦弱,但是现在你必须得给我振作起来,你要是现在懦弱,以后别说你认识我。许久不得到我回答的邹怡靠近我的耳旁威胁着。

    向乐将低着的头抬了起头来,在看见站在近前的我跟邹怡后眼中闪过惊讶,错愕,还有一丝害怕?

    眼神中那掺杂的是一是害怕吗?害怕我突然的出现在这里,看见了他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然后暴露了他背叛了我?

    我的视线停留在向乐牵着女生的手上,许是我的视线太过热切,向乐在感受到我的注视之后,快速的松开了牵着女生的手。

    他张了张口,应该是要向我解释,但是最后他终究没有对我解释过一句,哪怕只是一个字,我也未曾在他的口中听见。他迎上我的视线,又迅速的躲闪开来。

    仅仅只是一眼的功夫,我竟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心疼、难过、遗憾的情绪划过,正当我还未从他的情绪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眼中早已经一片清明,然后一脸轻松的看了一眼我之后对着邹怡打着招呼:你们在这里等人吗?平淡的话语就好像是几个认识的人突然的碰面,然后才会礼貌性的问候一句一样,里面根本就没有哪怕是一丝恋人分手后的一丝尴尬。

    你们在这里等人吗?我在心中讽刺嘲弄自己,什么心疼、难过、遗憾,这些不过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哟,这不是我们七中的向大高材生吗,怎么的也不介绍介绍你旁边的这位?邹怡夹枪带棒的讽刺着向乐,我知道她说的这一番话不过是因为我,平时喜欢跟邹怡拌嘴的我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虽然我现在已经忍不住的想哭但是我想要为邹怡,为只有友情没有爱情而哭一次。

    是邹怡的话太过直言亦或是因为我在这里,向乐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吗?在邹怡的话后,向乐一直未曾出生,他看了看身旁挽着他的女生,然后对着邹怡略带歉意的说,我们先走了。

    看着身边邹怡忍不住的暴怒自己的情绪,想要上前,我适时的拉住了她的动作,然后用灿若星辰般的笑看着向乐,以前怎么不知道向大高材生竟然这般的高冷呢,竟然连个话都不愿意回答。

    向乐震惊的转过头来看着我,他的眼中充满着震惊跟心痛的看着我,似乎是不敢相信刚才的那番话会从我的口中说出来一般。而我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扬起我高傲的头颅,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竟让我在这一刻直视着向乐的眼神。

    我被向乐眼中那痛苦的情绪看在眼中,他这是因为我的话而痛苦吗?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我的心是在颤抖,是的,为我逝去的爱情,为面前这个曾经做我暖阳的人,为他眼中的痛苦而颤抖。

  • 第一章 我就是一窝荆棘

    深秋的夜,在霓虹灯下炫放着如梦般的景象。

    我坐在从上海驶往b市的黄绿色出租车上,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风景,在心中开始幻想着跟同学们见面的情景。

    邹怡说,今天是同学聚会,不管我有多忙都得赶回去见见许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经不住她软磨硬泡的我,不得不从上海打着车飞奔向b市。

    当我站在b市这座城市的街道上,看着没有太多变化的它,心中竟然闪过一丝难言的情绪。

    原来清浅时光,许多年之后,当我再次走在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地方时,才发现我还是一如当初那般的容易情怀、伤感。

    向乐曾经问过我说:苏小暖,女生都喜欢花,你喜欢什么样的花?我总是会低头佯装沉思一番,然后扬起我充满青春朝气的脸看着向乐说,彼岸花好不好?

    彼岸花?向乐总是会皱起他好看的眉头低语,美丽动人,优美纯洁,妖冶的血红象征着死亡?向乐看着我认真的说:苏小暖,你喜欢的什么没有不伤感的?你每天都沉浸在《后来》中,但你却不知道夏七夕的文太过悲伤,她总是能把人性的悲伤细腻的描写出来,让每一个看她文的读者都容易迷失在她的文字里面。

    而你不适合悲伤,应当如盛开的向日花,暖暖向阳。

    向乐的话一直影响着我,我曾一度的以为,向乐就是我的暖阳,暖我春夏秋冬四季没有忧伤;最后才发现,所谓的暖阳,不过是虚梦一场。

    五年前,我还只是一个正在面临人生一次重大转折点的高三学子。

    是的,高三学子!多么文艺的称呼!但是,那时的我们却像上个世纪初活在最底层、最辛苦农民一样,每天的起早贪黑紧张过度的为几个月后的高考而备战。在尖子生横行的班级里,我就像一个另类。说的通俗易懂,用我们那里的方言就是一颗耗子屎打坏一锅汤!

    向乐出现在我最青春萌动的年纪时,遇见曾给过我无尽所有青春时期幻想过的爱情,他留给我的是对青春最刻骨的追忆。

    当别人每天都在为高考忙得没有吃饭的时间的时候,我却悠闲的整天整天的抱着《后来》来回的翻看,然后哭得稀里哗啦。

    我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容易情怀的人,这是我给自己的定义,总是在看到任何悲伤情节的时候,会将我自以为的情怀发泄出来。而向乐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抢掉我正释放着的青春情怀,然后特讽刺的说:苏小暖,你能把你的情怀都用在学习上吗?

    每一次看到向乐那恨铁不成钢却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我心里总是在偷乐。然后在向乐说完之后还特深情的看着他来一句:我说向乐,你不会也想冒出一个青梅来,然后一脚把我给踹开吧?我就不是那种会说柔情蜜语,会扮柔弱的女生。我那甜到发腻的声音连自己都受不了,更不用说是向乐了。

    我看见向乐的脸上在听完我的话后由青变白,如同看杂耍一般让我觉得精彩。这时候向乐总会伸出他那比女生还纤纤的手指,戳着我的头咬牙切齿说:苏小暖啊苏小暖,你这脑子里一天没事儿净给我想些什么呢?

    我拍掉向乐戳着我头的手,然后特意曲解向乐的话,对着他言辞凿凿的说:现在不是都流行一句话来着的么,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我这叫做防范于未然你懂不懂?

    正当我自顾自的说得起兴的时候,啪的一声,向乐将他手中的书砸在我的面前,无可奈何的说:苏小暖啊苏小暖,你最好专在小说中不要在出来了,然后跟着你的情怀一起浪荡天涯,我才能去找一个青梅来。

    我一听向乐这话心中的情怀瞬间跑得无影无踪,然后充满了委屈。用我那一向被人夸赞水灵的眼睛看着向乐,意思说:向乐,你要是再敢跟我说一句,我特定跟你没完。

    我的委屈向乐总是不用我说出来就能懂得一般,我看见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与后悔,可他却对于我的威胁根本不放在眼中,然后转身,留给我一个特潇洒的背影。

    每当这个时候,身为我最好的闺蜜邹晓怡总是会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讽刺的说:我说苏小暖啊,你这整天的不着调老是欺负向乐,他怎么滴就对你死心塌地了?你说你就一窝荆棘,向乐他是眼瞎还是怎么滴,放着外面那么多的鲜花不摘,偏着了你的道了!

    我为邹晓怡对我的形容感到不满,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邹晓怡这个损友经常的损我,可这句话她还是没有说错。

    我也时常在想,上天咋就对我这么好,把向乐这个全优大帅哥送到了我这窝荆棘的面前。每天都在被我折磨,还无怨无悔。

    高中的生活总是那么的乏味,除去一层不变的学习之外,或许在我们这个年纪段,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或者抑制着一股属于青春的悸动。

    夏日的清晨总是阳光明媚。

    周末,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位上满心满味的看着手中的手机傻傻的发笑。我不是一个痴傻的呆着,我只是为小说情节里某某人物在某某场景做出一件令自己都发笑的事,然后发现自己也曾做过类似的事而发笑。

    邹怡慌张的跑回宿舍,拖拉的甩掉脚上的鞋子坐在我的床上,脸上兴味地看着我说:苏小暖,你这是从情怀中彻底解放了出来又迷上了手机呢?

    我一直在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苏小暖啊苏小暖,你这是都交的什么朋友,不管什么时候都忍不住的对着我讽刺两句,而我像习惯被虐的一样,在邹怡的讽刺之后还能够一本正经的接下邹怡的话。

    我从手机中抬起眼来,瞥了一眼邹怡得意的说:我这是寻找一种方式陶冶情操,学习太过,要学会劳逸结合。

    然而邹怡在听到我这话后一脸鄙视的看着我。随后她又凑近到我的近前,特神秘的说:你猜我刚才出宿舍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再也想不到还能有其他的事会让邹怡如此。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