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蛊医传人在都市、罗云赵梦瑶王丽小说

蛊医传人在都市

罗云赵梦瑶王丽小说

主角:罗云,赵梦瑶,王丽 标签:现代都市

他是唯一的蛊神传人,身怀绝技,妙手回春。为寻一样失传多年的宝物,他初入帝都,遇到了让他铭记一生的女人……

聚宝盆 状态:连载中

罗云赵梦瑶王丽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林中意外

    “王少,你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太好。”

    “什么不太好,就是这样才刺激!”

    云南苗寨某个山脚下,一个男人正对着年轻的女导游动手动脚。

    这男人是本地首富王大林的独生子,名叫王大明。

    本来成天花天酒地的王大明,成天游手好闲也不用管理公司事务,偏偏今天老头子不知道发什么疯一大早把他叫起来,让他到这座山脚下来接一个人。

    闲不住的他三言两语就勾搭了一个本地的女导游,对方认出他是本省首富的儿子,半推半就跟着他来到了小树林。

    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

    “这是谁呀,这么不讲公德心,到处乱扔垃圾!”

    王大明和女导游转过头,只见从山上的树林里走出来一个年轻人,穿着一身好像过时七八年的牛仔裤白衬衫,面目白净清秀。

    这一幕被这个年轻人看到,女导游慌慌张张地搓弄着裙子站了起来。

    好事被扰乱了的王大明则是无名火起,他瞪了一眼那个年轻人:“他吗的,你是谁,竟然敢坏了本少爷我的雅兴!”

    那年轻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你是问我的名字还是问我妈的名字,我妈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所以你问也是白问。至于我,我是你罗云大爷。”

    听到这个名字,女导游若有所思地皱着眉头:“罗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王大明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小子竟然敢自称爷,我也不多罚你。你现在跪下来给自己三个耳光,跟我说三声对不起我错了,我就让你走!”

    听到王大明这么说,这个叫罗云的年轻人先是一愣,随后十分不解地问道:“奇哉怪也,我想走就走,不想走就不走。为什么你突然冒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要求,你喜欢别人跟你道歉说对不起?老兄,我行医多年,你听我的,你这属于一种病。要治愈也很简单,自己抽自己,然后跟自己说对不起。久而久之,不治而愈。”

    听罗云摇头晃脑背书一样跟他说了这么一大套,王大明怒了:“特么你找死!”

    说着,直接就是一脚踹过来,正对着罗云胸口。

    王大明身材比较高,罗云则是略显瘦弱的样子。

    而且罗云这时候站着的位置正是山道小路旁,栏杆后面就是百丈悬崖。

    一旁看着的女导游忍不住惊呼一声,原以为王大明这么用力踹在罗云身上,说不定就把他踹下山,那可就是一桩人命案了。

    没想到王大明腿甩出去,只听他嗷嗷乱叫:“疼疼疼!”

    原来罗云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他脚踝,像是铁钳一样把他牢牢抓住。

    王大明用力扭动几下,罗云的手臂像是钢铁铸就一样纹丝不动。

    反而是他单脚着地重心不稳,一个趔趄从山道栏杆上翻了出去。

    顿时,王大明大半边身子都悬挂在山崖上,只有一条腿被罗云抓着。

    女导游原本以为罗云会被王大明的身体重量拽下悬崖,但是罗云却还是稳稳的站在原地,而且左手像是抓着一块泡沫一般轻松地抓着王大明的一条腿。

    罗云左手抓着王大明,鼻子吸了几下,右手手掌在鼻子前面用力扇动:“挖槽你的脚好臭,是不是好几天没洗了。看你穿的白白净净的,没想到这么不讲卫生。”

    王大明双手在高空中挥舞,眼睛瞪着身子底下几百米高的悬崖,早已经吓得魂飞天外。

    他对罗云嘶吼着:“快特么把老子放下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要是有个闪失,小子你有十条命也赔不起!”

    罗云哦了一声:“行行行,怕了怕了,我是穷光蛋一个,赔是肯定赔不起的。再说你脚太臭,我早就受不了了。你说放下,放下就放下。”

    说完,他手一松,王大明感觉自己瞬间向峡谷下方坠落。

    在那一瞬间,他的心砰砰砰剧烈跳动,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眼前发黑,血流加速,恐惧到了极点。

    “啊!”

    王大明手臂四处挥舞,眼珠子瞪得溜圆,但是过了两三秒他才反应过来,他还是挂在悬崖边上。

    原来刚才罗云松手的一瞬间,又把他抓了回来。

    王大明这时候也没工夫去想,拥有这种速度和力量到底罗云是什么人。

    他大口喘着气,终于软了下来:“大哥,求你把我拉回去,我错了大哥。”

    罗云像是抓小鸡一样把他的身体抓回来,随手扔在了地上。

    王大明趴在地上,好半天僵硬的双腿才恢复知觉。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罗云,一步步走下了山道。走到一半,他回头大喊:“他吗的你小子给我等着,看我不找人弄死你!”

    喊完这句话,王大明往山脚下狂奔,生怕罗云会从后面追上来。

    罗云莞尔一笑:“哈哈哈,大傻逼。”

    笑了几声,他忽然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接着似乎有些痛苦地用手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中间忍不住一拳打在旁边山壁上,顿时留下了一个拳头形状的凹坑,四周碎石簌簌而落。

    看他敲打的力道分明使出了全力,也不知道脑袋怎么比石头还硬。

    女导游在旁边看着罗云,神情有些惊惧:“你,你怎么了?”

    罗云默然不语,还是在那用手敲自己的头,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从怀里掏出个白色小瓷瓶,倒了两颗药丸吃了。

    吃完药,罗云很快恢复了过来,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显得有些萎靡的样子。

    在刚才,罗云上身的衬衫被他出拳崩开了个扣子,露出他手臂上的一段暗金色的纹身。

    这时候,女导游注意到这一小片纹身,她瞬间瞪大了眼睛:“蛊,蛊神,您就是蛊神!?”

    想起这片土地上流传的关于蛊神的传说,女导游吓得身子瘫软了下来。

    她膝盖一弯,跪在罗云面前:“蛊神饶命,我不是有意冒犯的,饶了我吧!”

    罗云此刻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淡淡地说道:“你过来。”

  • 第3章 飞机上突发疾病

    王大明愣了:“罗,罗叔叔!?”

    王大明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他凑到王大林身边:“爸,我怎么能叫这小子……”

    王大林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嘴巴子甩了过去。

    “小兔崽子,快给你罗叔叔赔礼道歉!你小子,真是不想要命了吗!”

    这是王大明第一次见到王大林这么声色俱厉地训斥他,就连上次自己撞了省领导的车都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这时候王大明才认识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在他爹心中有多重的份量。

    王大明双膝一软,跪在了罗云面前,一边狂抽自己嘴巴:“罗叔叔,我错了,饶了我吧!”

    罗云呵呵一笑:“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你啦。大侄子,记住以后出门,别太张狂骄横就行了。”

    罗云这么老气横秋地说了一番话,本来和他的身份十分不相称,但是此刻在女导游、几十个黑衣保镖和王氏父子面前,却没有人胆敢反对罗云说的话。

    王大林踹了王大明一脚,怒气冲冲地说道:“下次再敢对你罗叔叔不恭敬,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个时候的王大明,屁都不敢放一个,像是一条小奶狗似的在那窝着。

    直到罗云再次摆了摆手,说了声罢了,王大林才让他儿子站起来。

    王大林和罗云并肩走在山道上,几十个保镖跟在身后,浩浩荡荡地有些吓人。

    王大林从身上拿出给罗云办好的证件和机票:“罗兄在山中修行,为什么这次想要下山去帝都游玩呢?”

    罗云边走边看着徐徐升起的骄阳,面露沉思:“我要去帝都找几样东西,如果找不到的话,恐怕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王大林面露肃然之色:“是,和八翅金蚕蛊有关吗?”

    罗云点了点头,他身怀八翅金蚕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在他少年时期就种下了八翅金蚕,但是这异虫毒性极其猛烈,尽管罗云用独门秘药进行压制,但是如果找不到那几样东西,恐怕他活不过三十岁。

    王大林亲自开车送罗云去了机场,按照罗云一切低调从简的要求,买的也是经济舱的飞机票。

    原本王大林要给他一张白色银行卡,罗云没有要,只带了一些现金。

    飞机缓缓起飞,随着速度加快,脚底的城市渐渐隐没在云层之下。

    罗云的座位旁是个年轻男子,性格比较随和,见罗云落座,伸手跟他握了握。

    “你好,我叫王勇,你贵姓。”

    “罗云。”

    王勇比较健谈,两人交谈中,罗云得知他是帝都某公司一个业务员,这次来天南省出差。

    这家伙给罗云的感觉是比较朴实,他看罗云年纪小还以为他是大学生,随口提起自己有个上清北大学的妹妹,王丽。

    说到自己的妹妹,王勇语速明显快了起来,口沫横飞,显然特别为她妹妹自豪。

    只不过说着说着,他脸上始终有一抹阴影挥之不去。说到最后,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感觉到他是个性情中人,罗云倒是对他挺有好感。

    这时候一名空姐匆匆从座位中间经过,穿着红色短裙和黑色礼服的空姐身材丰满婀娜,紧致的制服将她诱人的S型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

    罗云在山上一直安之若素,所谓食色性也,不由得也多看了几眼。

    王勇拍了拍他肩膀:“嘿嘿,看人家空姐漂亮吧兄弟,可惜啊,不是咱们这种层次的屌丝能接触的。”

    罗云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那名空姐拿起广播电话开始播音:“现在播报一条紧急消息,在座的各位有谁是医生吗?头等舱有一名女性乘客发病面临生命危险,急需帮助。重复一遍,在座的各位有谁是……”

    空姐一连重复了三遍,但是座舱里面众人面面相觑,虽然都在议论,但是却没人站出来。

    见空姐有些焦急的样子,罗云举了举手:“我会治病!”

    空姐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往头等舱的方向走。

    两人一路小跑,停在了头等舱门口。

    只见一个舱位被放平成一张铺位,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孩静静躺在那里。

    罗云仔细打量她,见她身上穿着一条做工精细的镂花长裙,满头乌黑修理的长发自然散落在肩头,脖颈挂着一条璀璨的钻石项链,脸蛋精致诱人,整个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优雅高贵的富家女孩气息。

    她身边已经围了几个人,都是些身穿白衬衫脚踩高档皮鞋的成功人士模样。

    见空姐拉来了罗云,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眉头一皱,伸着胳膊挡住了他们。

    “等等,不是让你找个专业的医生来,怎么什么人都往这边带!”

    空姐被他几句话说的有些害怕,指着罗云:“这位先生说自己会治病。”

    那男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向罗云:“就他,也会治病?看看这家伙的穿着打扮,能够上飞机我我都感觉是航空公司的失误。他们怎么能把一个要饭的放进来,这小子能买得起飞机票?”

    罗云咳嗽一声:“你是病人家属吗?”

    那男人愣了下,随后哼了一声:“不是。”

    “你特么的不是病人家属你杵在这干嘛,真当自己长得高像根电线杆就到处找信号?这是飞机上,不是你装路灯的地方。别耽误我给病人救治,不然的话,这位空姐我建议下了飞机报警把这家伙抓起来,理由是妨害其他人生命安全罪。”

    头等舱的这些人万万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罗云,竟然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一大套话。

    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让人根本无法反驳。

    之前那男人怒道:“你说你会治病,有行医资格证吗?”

    “我没有,你有?”

    “呵呵,我是骨科医生,只不过我的专业项目和这位小姐的病症不搭边,不然的话我……”

    罗云再也懒得听他废话,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你给我滚犊子,说了半天是个骨科医生,治不了你跟我说个锤子?”

    在场的有个四川商人,听罗云谈吐轻松可喜,对他颇有好感。

    “人不可貌相,我看这位小先生真有本事也说不定。让他试试吧,反正这飞机上也没有什么其他靠谱的大夫。”

    这句话明着支持罗云,还顺带着把那家伙损了一下。

    罗云上前翻了翻昏迷的那女孩的眼睛,摸了下她手腕脉搏,眉头一皱,吩咐那个空姐:“把头等舱的其他人都请出去,我要单独给她治疗。”

    之前那人喊了句:“不行,谁知道这小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也有人附和:“确实,如果单独留下你们一个人的话,这位小姐这么如花似玉的,要是这小子生出些别的想法来……”

    罗云有些不耐烦:“还真以为我闲的没事干啊,不相信我的话算了,你们爱找谁找谁!”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头等舱。

    空姐急了,在场别人也许不知道昏迷的那个女孩什么身份,她却是被航空经理特意叮嘱过的,一定要照顾好她。

    要是对方有个三长两短,她不但工作肯定要丢,其他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罗云先生,您还是发发善心救救人吧!我留在这里可以吗?这样的话,也许可以帮帮忙。”

    罗云点了点头,勉强让她留了下来。

    其他人都被空姐客气地请了出去,舱门关上,罗云神色郑重地对空姐说道:“你要向我保证,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把看到听到的泄露出去。”

    见罗云说得煞有其事,空姐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罗先生。”

    罗云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肤色白皙如雪的女孩,伸出手抓着她领口。

    而在这时,空姐却悄悄地把手伸进口袋,按下了录像的快捷键……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