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男二嫁、迟浩南江月小说

一男二嫁

迟浩南江月小说

主角:迟浩南,江月 标签:都市生活、围城、婚姻、爱情

我有了幸福的婚姻之后,却发现存在着很多问题。冲出围城后才发现,外边的风景并不像我以为的那么好……

司徒浪子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一男二嫁

迟浩南江月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迟浩南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我和他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密无间,除了睡觉各自回家之外,恨不能在工作之余都在一起。因为我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从古代到当今,从祖国的大好河山到世界各地的新奇事情,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谈,无所不论。我们两人的专业本风马牛不相及,但我们却竟然能够从中找到共同点来。

    我是本市一所三甲医院的儿科医生,而迟浩南却是一名建筑设计师。我经常对迟浩南说:“儿童时期是人生的起点,儿科医生就是修正人生起点时候的毛病,你是建筑设计师,一幢大楼的基点就从你开始。所以,我们都一样,都是做基础工作的。”

    迟浩南深以为然,他说:“我和波尔是绝配。我设计房屋,她保证孩子的健康,多好的组合。”

    唐波尔是我们科室的护士,所以他才这样讲。

    不过每到这时候我就会反驳,“我是医生,我老婆是教师,健康和教育在一起才是最佳组合。”

    争论由此开始,往往会持续一整晚。

    唐波尔和江月已经习惯了我们两人的这种争论,开始的时候还会过来说我们两句,时间长了也就由我们去了。“你们两个人,像同性恋似的。”江月经常在床上对我这样说。

    当初迟浩南追求波尔的时候我可是帮了不少的忙,我和他也就因此成为了好朋友。那时候我和江月刚刚结婚,我们两人住在医院分的一间小屋子里面,条件虽然艰苦,但是却可以开火烧饭。下班后迟浩南就时常跑到我家里来,他有时候也带些卤菜、烧酒什么的,我当然知道他的心思,于是便去将唐波尔叫来一同吃饭。本来开始的时候唐波尔觉得迟浩南有些迂腐,对他不是很满意。后来在我和江月的安排下,时间一长,唐波尔便慢慢地看迟浩南顺眼起来。

    迟浩南其实并不迂腐,迂腐仅仅是他的表象。

    有一天,迟浩南打电话给我说他晚上要到我家吃饭,还说他特地去买了一只烧鹅。我说:“行,家里正好有病人送的两瓶好酒呢。”

    “两瓶差不多够了。”迟浩南说。

    “你还有朋友?”我没怎么在意,想当然地问道。

    “不是。”迟浩南悄声地在电话里面对我说,“晚上你想办法让波尔多喝点酒。”

    我当时听后一怔,不过随即就明白了,“你家伙,想今天晚上就搞定啊?”

    对方“嘿嘿”地在奸笑。

    那天晚上唐波尔在江月的倡议下确实喝下了很多的酒,江月的理由很充分,她说那天是她的生日。

    迟浩南和唐波尔离开的时候唐波尔的双腿已经有些无力了。当时,扶着唐波尔的迟浩南转头朝我淫荡地笑了一下。他的那种笑让我顿时打了一个冷颤,急忙瞪了他一眼,悄悄地去对他说道:“你要是今后对不起她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迟浩南“哈哈”大笑地扶着已经瘫软的唐波尔出门而去。

    “你们男人真坏。”江月也醉了,她将身体半靠在床头上对我说。

    我正色地对她道:“促成一段姻缘,功德无量。他们两个人就差一点点了,那层窗户纸一旦戳破就成夫妻了。”

    “我听你这话怎么觉得这么下流呢?”江月看着我笑道,漂亮的脸上却已经是一片春色。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特意地去看了唐波尔一眼,发现她竟然在回避我的眼神。我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男人好坏。”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她过来对我说。

    “小唐,我可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啊。我这个月下老人做得还不错吧?”我开玩笑说。

    “你们男人就喜欢这样欺负我们女人。”她说完却忽然地笑了,满面绯红。

    我心里暗暗地觉得有些好笑,却正色地对她道:“别乱说啊。欺负你的可是迟浩南。”

    “你也一样。”她“噗哧”一声地笑了。急忙转身离开。

    我差点大笑出声来。

    本来,我们学医的人是不大忌讳随便开玩笑的,但只限于针对没结婚的女性。现在,我发现她似乎和以前有了极大的变化,不禁在心里感叹: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少女了!

    中午的时候接到了迟浩南的电话,“哥们,谢谢你啊。”

    我笑骂道:“你家伙干的好事!今天小唐来骂我不是好人呢。”

    “哈哈!”他大笑,“以前我以为你们学医的都很开放,没想到小唐她竟然还是一个处女。我的乖乖!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的珍稀宝贝。”

    我一听,觉得他的话有些不大对劲,急忙严肃地对他道:“我告诉你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了人家,就得对得起别人。听到了没有?!”

    他的回答让我顿时放下心来,“你放心好啦,这样的女人这么难得,我肯定会珍惜的。小唐那么漂亮,而且还把初次给了我,我怎么会不珍惜呢?”

    我还是觉得他的话有些怪怪的,“浩南,你告诉我实话,如果昨天晚上你发现她不是处女的话,会不会就到此为止了啊?”

    “这……”他似乎犹豫了。

    “你是一个混蛋!”我有些生气了。

    “大哥,别生气好吗?是你的问题问得太忽然了,我没想到该怎么回答呢。其实我这人吧,没有处女情结的。既然她把自己交给了我,即使她不是处女,我也会一样地珍惜她的。”他急忙地回答。

    我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得,你把我当小孩子骗吧。算啦,那只是假设。现在你们既然到了这一步了,就赶快加深感情然后结婚吧。兄弟啊,如果你要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我们小唐的话,你嫂子第一个就容不得你,到时候我非到你们单位领导那里去告你不可!”

    “不会的,不会的!”他急忙地道。

    “什么不会的?!你是说我不会去告状?”现在,我心情已经变得愉快了,故意地和他开玩笑道。

    “不是的啊,大哥。我的意思是说……”他有些紧张了。

    我“哈哈”大笑,“好啦。我明白你的意思。兄弟,我告诉你啊,千万不要重色轻友,现在有了女朋友了,就不再给哥哥我买烧鹅了啊。”

    “买,我一定买。今天烧鹅,明天烧鸡,后天烧鸭……”他急忙地道。

    “你想烧死我啊?”我大笑。

    “大哥,我怎么觉得你把小唐交给了我还蛮高兴似的?你实话告诉我,小唐那么漂亮,你就从来没对她动过心?”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忽然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这下轮到我怔住了。“你家伙,得了好处还卖乖,你大哥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嫂子好像并不比你的唐波尔差吧?”我哭笑不得。

    “嫂子确实很漂亮。”他笑道。

    “你家伙,敢动坏心思,看我不锤你!”我笑骂道,不过心里却很愉快。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后来发生的一切中,虽然证实了迟浩南真的是一位谦谦君子,但我却竟然成为了一个无耻小人。

    当然,这是后话。

    那天晚上迟浩南请我喝酒。列席的当然有我的老婆以及唐波尔了。两个女人不再喝酒,所以只能把她们当成列席人员对待了。

    “江姐,你好坏。”刚坐下来我老婆就看着唐波尔笑,笑得她很不自在。

    “波尔,怎么叫我呢这是。以前你好像不是这样称呼我的吧?”我老婆依然在看中她笑。

    唐波尔的脸变得通红,“小月姐,求求你了,别说了。”

    我忍不住地大笑,迟浩南这家伙竟然也害羞起来,他急忙举杯对我说:“大哥,我敬你。”

    “你敬我干什么?你应该敬你嫂子。”我笑着说,“昨天要不是你嫂子过生日的话,人家小唐会喝那么多就吗?你家伙会得逞吗?哈哈!”

    “宇文大哥,你再说我不理你了啊。”唐波尔羞得差点钻到了桌子下面去了。

    “你别再开他们的玩笑了。来,波尔,我和你吃菜,让他们两个男人喝酒去。”我老婆开始替唐波尔说话了。

    两个女人开始在那里“叽叽喳喳”地说话,谈的无外乎是衣服啊、包啊什么的。我和迟浩南开始喝酒,接下来迟浩南开始第一次说及以后我们两人经常讨论的话题。“我觉得我的专业和大哥的专业蛮相像的。”他说。

    他的话不但吸引了我,同时还吸引了两个女人。“得了吧,你搞建筑设计,宇文大哥是儿科医生,你们俩有什么相同的?”唐波尔瘪嘴说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觉得相像。”他回答,答案有些无赖。

    我急忙地道:“浩南说得对。我是儿科医生,管的是一个人从生下来开始的基础部分。浩南是建筑设计,管的是一个项目的最起始部分。差不多。”

    “什么和什么啊?”我老婆笑道,“你这样说的话,浩南管的那个过程应该是夫妻之间准备要孩子的那个阶段。设计呢,是不是?儿科医生对应到建筑上的话,应该是工程队下地基的时候。”

    我一怔,随即大笑,“对,对!我老婆说得对!”我大声地赞扬。

    “对了,嫂子,你和宇文大哥什么时候要孩子啊?”唐波尔随即问道。

    “房子都没有,要什么小孩啊?”江月笑道,随即看了我一眼。

    我急忙地道:“老婆,放心好啦。房子会有的,小孩也会有的。我和你是青山,只要我们俩在一起,还愁没柴火烧吗?只要你土壤好,我辛勤耕作,一定会有丰硕的果实的。”

    “你说什么呢。人家小两口还没结婚呢。”江月的脸顿时红了,她批评我道。

    “没什么的,他们该干的都已经干过了。”我大笑道。

    “宇文大哥,我服了你了。”迟浩南在旁边讪笑道。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次唐波尔竟然没有害羞和生气了,她低头在那里悄悄地笑。

    我不禁叹息:这女人啊,只要经历了那种事情后就再也没有害羞的功能了。

    男人的好奇心和下流心理总是存在的。在吃晚饭后我和迟浩南一起上厕所的时候我悄悄地问他道:“昨天晚上感觉怎么样?”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对我说出了三个我不能理解的字来,“滑得很。”

    “什么意思?”我听得莫名其妙。

    “亏你还是医生,这都不明白啊?”他乜了我一眼道。

    “你说的有不是专业名词,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瞪了他一眼后道。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小唐还是处女。我老进不去,老是在她那外面滑。懂了吧?”他说,很神秘的样子。

    我一怔,顿时大笑。

    而他却接下来问了我一句话,让我尴尬万分。“宇文大哥,当初你和嫂子第一次的时候你打滑了没有?”

  • 第二章

    我与江月从相识到相爱极具戏剧性。其间的尴尬和好笑,我和她在婚后还时常提起来,每次提及都会大笑,然而,在笑过之后,那种幸福的感觉就会从思想上一直浸润到骨头里面去。

    我和江月是在一辆公共汽车上认识的。

    那天是一个周末,我研究生刚刚毕业的时候。周末的每一辆公共汽车都像灌满了馅的豆沙包,在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我终于成为了那个豆沙包里面的一粒豆沙。上去后在汽车摇摆不定的颠簸之下,里面的豆沙们顿时松动了一些。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拥挤,大家都在默默地忍受这种拥挤带来的痛苦,除了汽车本身的轰鸣声,没有任何的声息。我也习惯了这种忍受——要不了多久就会到自己的目的地了,谁叫你没钱打车呢?

    我这人不但习惯于忍受这种痛苦,而且还天生乐观。我喜欢在车上认真地去观察人们的神情。我发现,车上的人们的神情是淡漠的,脸上不会有一丝的欢容。那些有座位的人倒是怡然自得,他们大多都在惬意地看着车窗外城市的风景。也有人在看着我们这些站着的、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人,脸上还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种倨傲的神采。

    顿时想起一个笑话来:外星人到地球考察后回去报告,说他们在地球上发现了一种叫“车”的动物。而这种叫“车”的动物的身体里面居住着一种叫“人”的寄生虫!

    心里暗暗地在笑,同时将自己的双眼去扫荡着能够目及之处。

    猛然地、惊喜地发现了一个情况——这车上竟然有一个美女!

    她长发披肩,肤色白皙,脸上瘦瘦的极具轮廓。这可是我梦中的美女类型啊。于是目不转睛地一直朝她看,不想失去一秒钟自己对美的这种享受。可是,她没有发现我在看她,一直没有。她的脸色很沉静。

    公共汽车在一处站点停下了,有人开始在下车。我借此机会挤到了她的身旁。即刻嗅到了一丝幽香。这才注意到,她身着白衬衣,和我一样。我还发现,她的手抓在公共汽车上的吊环上面,她的胳膊好纤细,好白皙。

    我承认,自己已经完全地被她这种清新脱俗的美丽给吸引住了。我距离她很近,在汽车的摇摆中时不时地还可以与她的身体进行了碰撞和接触。这让我有些浮想联翩,还觉得非常的惬意。

    公交车在继续地颠簸前行,她的身体继续地在随着汽车的这种颠簸而不时地摇摆到我的身上,遗憾的是,我能够接触到的仅仅是他身体的一个侧面,很小的一部分。她身体其余的那几个面是别人在享受。我开始痛恨起她周围那几个男人来,我朝他们看去,顿时觉得那几个人的面目极其可憎。

    也许是她已经感觉到那几个人的心存不良,我发现她的身体在运动,在朝我的方向靠过来!是的,她靠过来了,而且我发现她竟然还看了我一眼。情不自禁地给了她一个微笑,我的心里暗暗的有些得意:看来和她周围的这几个人比较,她更愿意靠近我!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正在心潮起伏、激动不已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始料不及的事情!

    她呕吐了,她竟然呕吐了!

    她在一侧身间,在“哇!”地一声过后,竟然喷吐到了我的前胸上面!周围的人纷纷躲让。这一刻,汽车的拥挤竟然不能抑制人们本能地躲闪,在我和她的周围顿时空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来。

    幸好我是医生。当医生的人是不大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恶心的,特别是在面对病人的时候。“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我问她道,声音很柔和。

    她在皱眉,摇头不说话。

    “给。”我朝她递过去了一张餐巾纸,“我是医生,别担心。告诉我,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我,我的胃好难受。”她说,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可能是受凉了。回去把胃部热敷一下。最好吃点胃药。”我说。

    “嗯。谢谢。啊,对不起啊,我……”她说,忽然看到我胸前的那一团污秽,急忙朝我歉意地道。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原谅美女是我最大的优点,何况我还是医生呢。

    在下一站我下车了,其实我并没有到达目的地。我是觉得自己身上的污秽会让其他的人厌恶,关键的是我已经看到了车上人们对我的这种厌恶表情了。

    我下车的目的是想找到一处自来水简单地清洗一下自己衣服上的那些东西。

    站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都在躲让我。我自己反倒觉得没什么。

    “喂!”我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没去管这个声音,继续朝前走。我想尽快找到一处办公楼或者酒店什么的——大街上这么多的人,谁知道是不是叫我呢?

    “喂!”那个声音再次在我身后响起,我这才意识到这个声音是在叫我,因为那个声音我有些熟悉,自己刚才才在公交车上听到过。于是转身。

    果然是她。

    她正站在我的身后不远处,她在看着我。我发现,她的双眸竟然是如此的清澈。

    “你好。”我朝她微笑道。

    “我家就在附近,到我那里去把你衣服洗洗吧。”她在对我说。

    我心里顿时欣喜万分,但却做出一付犹豫的样子,“这……”

    “我看你不像是坏人。”她说,随即低头浅笑。

    我不禁苦笑。

    “走吧。”她说,随即转身而行。我即刻跟了上去。

    她就是江月,我后来的妻子。我和她就这样认识了。

    在她正式成为了我的女朋友后,我从来不允许她再去坐公交车,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因为我永远记得那次在公交车上的情景。我不想让她再出现那次在公交车上面的那种难受,更不愿意其他的男人距离她的身体那么近。

    那天,我跟着她到了她家后才发现,她是和她母亲住在一起的。因为在她家里我只看到了她的母亲,而且她家里墙上的那些照片上面都只有她和她母亲的合影。

    当时,她给我脱衣服,说要拿去帮我清洗。我没同意。因为我衬衣里面再也没有其它的衣服了。我一个大男人,在两个女人面前怎么好意思脱衣服?虽然我衬衣下面是健硕的肌肉,但在那种情况下更不能拿它们来显摆啊?

    “小月,这位是……”她母亲在看到了我后问她道。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她这才记得来问我的名字。

    “宇文豪。”我急忙地道。

    “语文好?”她母亲差异地看着我,“竟然有这样的名字?万一要是数学好呢?”

    我不禁哑然。以前,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很多同学都这样来开我的玩笑的,不过我已经有很多年没再听到过有人在我面前这样说过了。

    她却笑了,“妈,宇文是复姓。”她对她母亲说,随即笑着问我道:“《说唐》里面好像有姓宇文的吧?这种姓很少的是吧?”

    我点头,“是的。《说唐》里面有个叫宇文化及什么的。那可能是我的老祖宗吧。”

    她的母亲看着我,忽然发现我胸前的那一片污秽,随即将她的女儿拉到了一旁。“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人长得这么帅气,怎么那么不爱干净啊?”我听到她母亲悄声地在问。

    “妈,人家是医生呢。他身上的那些东西是我在公交车上吐到他身上的。今天我胃不舒服。”她说道,随即来看我,脸上再次地出现了歉意的表情。

    “是你男朋友吧?你们两个人合起来骗我的是不是?”她母亲在问。

    “妈,别乱说。”她急忙地道。

    “你个坏丫头!”她母亲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怪怪的笑容,她在看着我。

    我很是尴尬。

    就在那天,我在她家里吃了第一顿饭。因为江月的母亲不让我离开。也就是在那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同时也了解了她在什么地方工作。

    我的情况也被她母亲问得清清楚楚。

    后来我才知道,她母亲其实知道我不是她的男朋友。不过我那位岳母后来告诉我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和我们家小月很相配的。”我不禁在心里赞叹自己这位丈母娘的英明和伟大。

    当然,我在后来也搞清楚了那天江月为什么会在公交车上呕吐的原因——她头天晚上喝多了酒。因为她失恋了。

    她的前男友是本市一位领导的公子。人长得倒是很帅气,但却是一位花花公子。

    我和江月开始恋爱的时间并不是从我们认识的那天开始的,而是在一个月后。因为她当时还没有和我恋爱的心情。

    她的母亲对这件事情超乎寻常的热心。后来我经常对江月开玩笑说:“我其实最先是和你妈妈在谈恋爱。”

    我和江月的公交车奇遇发生后的第三天她母亲就到医院来找我了。“我来看看你。”她当时慈祥地对我说。

    当时我正在医生办公室给病人开当天的医嘱,见她来了,急忙放下手上的活给她让座。

    “我不坐了。就是来看看你。你忙吧。我走了。”她说,随即离去。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专程来核实我那天说的是不是实话。

    有过了几天,她又来了,“中午我请你吃饭。”她对我说。

    “我请您吧。”我急忙地道,心里暗暗地有些诧异:她这是怎么啦?干嘛来找我啊?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

    “中午下班后我给你打电话。”她说完后就离开了。

    我在心里暗暗地感到惊奇:她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

    不过,那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告诉我了,“我找你们护士长要的你的电话。”

    那天最后还是在我的坚持下由我付了帐。在我和她一起吃饭的过程中她不住地问我很多的问题,诸如我家在什么地方、我家里还有哪些人、在什么地方上过学等等。我都一一地对她作了回答。我的内心很高兴,因为我觉得她问我这些问题肯定是有目的的——好像是她在亲自考察女婿呢。因为她最后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谈了恋爱了吗?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呢。这些年都读书去了。”我回答。

    她即刻地就笑了。

    这件事情让我兴奋了一天,因为在我的心中,她的女儿可是我梦中女神啊。

    我在此之前一直没谈恋爱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看不上自己认识的那些女孩,因为我对她们没有一点恋爱的冲动。

    恋爱是需要冲动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来电。这种来电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然而,在我第一眼看见江月的时候我就忽然地有了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就是:眼前一亮,随即心脏便震颤了一下,还有就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因为我当时从未谈过恋爱,所以我很害羞,以至于自己不敢主动地去和她接触。虽然那天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朝她靠了过去,但没有人知道我在内心里面是如何说服自己的:靠过去吧,错过了这次机会可就没一点希望了,万一上天要眷顾你呢?

    上天后来果然眷顾了我。

    上天对我的眷顾还包括后来,就是她母亲亲自两次来找我。

    可是,在她第三次约我的时候,我顿时惶恐了起来。因为她打电话让我到某某公园去见面。而当我到了那里后却没发现她带自己的女儿来。

    不会是她自己看上我了吧?当时,我骇然地想道。不过,我随即便觉得自己的那种想法太过匪夷所思了。

    几分钟后我就知道了她的目的了。她在那天对我谈及的都是她女儿的情况。

    心里顿时大慰。

    后来,我对江月说起过那次自己与她母亲在公园会面的事情,还开玩笑地说了自己那天最开始时候的惶恐心理。“亏你想得出来!”江月并没有生气,反而地还在笑。

    “我就不明白了,当时你为什么不和你妈妈一起出来见我呢?”我问道。

    “唉。我那时候糊涂啊,竟然恋恋不忘那个花花公子。”她叹息着说,随即柔声地对我道:“对不起啊,那时候真是怠慢了你。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我当时怎么没发现呢?”

    我听了她的话后心里暖融融的,感觉到幸福的暖流正在自己的骨髓里面流淌,“幸好你还是没放弃我,不然的话,你可就错过了这天下最好的男人了。”我自得地说。

    “得瑟!”她朝我妩媚地笑。

    “可以对我讲讲你和那位花花公子的事情吗?”我问她道,趁她当时正高兴的时候。

    其实,我的心里当时是处于一种酸酸的感觉之中的,同时也知道自己明明不该急于地去问她那件事情。但是,我作为一个男人,她现在的男朋友,我又认为自己应该知道她的一切,包括她的过去。

    当时,我就是那么想的。

    然而,她当时却哀怨地看着我、对我说道:“我们不要说那个人。好吗?我早已经忘记他了。那个人根本就无法与你相提并论,他就是一垃圾。”

    虽然她的话让我明白了她并没有完全地忘记那个人,但是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同时对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后悔不已。

    她现在爱的是我,这就够了。我想道。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的,因为我和她的恋情来得是那么的忽然而顺利。

    在那次公园见面后不久,她母亲又一次给我打电话,“今天是周末,你到我家里来吃饭吧。小月晚上在家呢。”

    我连声答应。放下电话后我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那天,我太激动了,江月母亲今天的电话已经给了我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江月已经认可我了。前段时间是江月母亲亲自对我进行考察,现在,江月本人也似乎已经愿意。不如的话,把我叫到她家里去干什么?

    后来的情况证明,我的这种分析是完全正确的。

    那天,江月的母亲做了很多的菜,但是我却忽然地变得拘束起来。

    人在过度紧张、过度拘束的情况下就会出错。

    本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才和江月倒是很随便的,但是在关系发生改变的过程中就会让人产生紧张的情绪。我看江月的样子也是。

    江月的母亲的话却特别的多,她不住地在对我说话,并且还不时地问这问那。

    我们三个人坐到了饭桌处,“来,宇文,多吃点。看合不合你的口味。”江月的妈妈说。

    于是,我去夹了一根鱼中的芹菜来吃了。嗯,味道还不错。

    “你这孩子,怎么不吃鱼、只吃芹菜呢?”江月妈妈笑着责怪我说。于是我去夹了一筷子鱼,到了碗里一看,竟然是鱼的尾巴。江月看着我不住地浅笑。

    “宇文,平日里你最喜欢吃什么?江月妈妈在问我。

    “豆腐。”我想也没想地就回答。我真的最喜欢吃豆腐,它有一种特殊的清香味道,红烧、麻辣、凉拌或者是煮汤我都觉得不错。

    可是,我却看见江月妈妈的嘴巴张得老大,一时间合不拢去。顿时才发现自己的回答出了问题。宇文豪,你怎么回答人家问题的呢?别人问你最喜欢吃什么,你为什么要回答“豆腐”啊?回答豆腐也可以,你应该在“豆腐”的前面加上做法啊,比如红烧豆腐什么的。你真是一个傻蛋!

    江月却猛然地大笑了起来。她母亲也跟着笑,并说:“这孩子,蛮实诚的。”

    感谢江月的笑,她的小顿时如吹皱了一池春水,我们三个人的饭局顿时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吃完饭后我和江月就被她母亲赶出了家门,“外面的太阳多好啊,出去走走。别老呆在家里。”

    出了门后我看着江月苦笑——这外边接近四十度的高温,这太阳当然好了。

    江月且在看着我不住地笑。

    我再次地尴尬起来,因为我知道她还在想着我前面回答自己最喜欢吃什么食物的那个问题。

    “在我的印象中,你们当医生的好像胆子很大、而且还油腔滑调的。你给我的印象怎么不一样啊?”在火辣辣的大街边,她问我道。

    “谁说我们医生都是油腔滑调的?”我急忙地说道,“当医生的喜欢开玩笑倒是真的。因为压力大,所以需要时不时地放松、放松。”

    “我从小到大都蛮怕医生的。”她说。

    我点头道:“这倒是。因为,在很多孩子的心中,我们医生和‘打针’这个词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而且,还有很多孩子在看见我们的时候就直接把我们想像成了尖锐、可怕的针头了。”

    她不住地轻笑,歪着头来看着我,“我怎么看你都不像那针头啊?”

    我顿时被她的情绪感染了,跟着笑道:“打针可是护士的事情,你去看那些护士,她们个个长得像针头。”

    她一怔,顿时大笑起来,笑得流出了泪,笑得蹲在了地上……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一男二嫁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