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甜妻恰好,总裁请趁早、洛言沁御墨琛御唯枫小说

甜妻恰好,总裁请趁早

洛言沁御墨琛御唯枫小说

主角:洛言沁,御墨琛,御唯枫 标签:总裁,甜宠

订婚夜,洛言沁却遭未婚夫算计,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更没想到,那男人,是他未婚夫的小叔——御墨琛。一开始,御墨琛对她避之如蛇蝎。她为了摆脱御家,只好一次次找他麻烦。久了,这麻烦也就摆脱不掉了。某天助理来报,“总裁,洛小姐跑了,还是带球跑的。”御墨琛怒,“跑什么跑?孩子同意让她生,对她也千般柔宠,她是想上天吗?”助理弱弱的应,“可是总裁……洛小姐说了,跟了您,没名没分的,她想出去给孩子找后爹。”“她敢!你立刻去准备车!二十四辆,组成迎亲队伍,把她给我逮回来!她生的孩子,只能叫我爹!” "

草莓慕斯 状态:连载中

洛言沁御墨琛御唯枫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 抵死缠绵

    京市。

    威斯酒店外面停满了各色豪车,一场备受瞩目的订婚宴正在这里举行。

    订婚宴现场,灯光璀璨,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洛言沁陪着御唯枫给每个前来参加他们订婚宴的客人敬酒。

    不胜酒力的她,几杯酒下肚后,脑袋就开始犯晕。

    眉心微微皱了下,旋即恢复如常,但还是被御唯枫看到了。

    “不舒服?”

    洛言沁抬眼,只见御唯枫一脸的关心。

    “没事。”她摇了摇头。

    这一摇头,脑袋更晕,她的身体晃悠了下。

    御唯枫见状赶紧伸手扶住她,“都站不稳了,还说没事。”

    责怪的声音里夹着一丝心疼。

    若是被不知情的人听见了,肯定会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

    其实并不然。

    哪怕他们订婚了,他们也不过就只见过几面,并不熟。

    “要是不舒服,我带你上楼休息吧。”御唯枫说。

    “好。”

    洛言沁没有拒绝。

    御唯枫扶着她往外走,在大厅门口处摆放着一幅巨大的婚纱照,经过的时候,洛言沁顿脚,仰头望着照片上亲昵靠在一起的男女。

    男的是御唯枫,那张俊朗的脸庞上洋溢着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

    而她,眉眼清淡,看不出喜怒。

    和御唯枫订婚并不是她自愿的,所以她根本高兴不起来。

    “洛言沁,不想眼睁睁看着你妈死掉,就乖乖给我听话!”

    父亲无情的话言犹在耳,洛言沁收回视线,眼睫微垂,遮去眼底的苦涩。

    得知母亲病重,她匆匆的回了国。

    在看到病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母亲,她泪如雨下,心疼不已。

    刚回国的她根本没有钱可以给母亲治病,所以她向父亲开口求助,但没想到的是,那个她称为父亲的男人竟然会用这件事要挟她。

    “只要你答应和御家孙少爷御唯枫订婚,你妈的医药费我全权负责。”

    想到那天父亲冷酷无情的面孔,洛言沁深吸口气,压下心底的钝痛。

    “怎么了吗?”御唯枫关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瞬间将洛言沁的思绪拉了回来。

    “没事。”

    洛言沁淡淡应了声,然后继续往前走。

    只要母亲的病能得到治疗,她牺牲掉自己的幸福又何妨。

    和楼下宴会现场的热闹截然不同,房间外的长廊异常的幽静,昏黄的灯光洒落下来,他们相谐的身影在地毯上被拉长。

    酒的后劲有点大,在楼下的时候还只是觉得有点头晕,可这会儿已经晕得厉害,她大半个身子几乎都靠在御唯枫身上。

    御唯枫将她轻轻的放倒在床上,温和的声音随之响起:“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

    洛言沁头实在晕得厉害,也没力气回答他,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关门声响起,御唯枫离开了,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和一个男人抵死缠绵,不分你我。

    炙热的唇舌吻过她的身体每一处,就像是被点燃了火一般,灼热得差点令她窒息。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她完全沉浸在那样的激情里,只能攀附着男人的肩膀,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

    “吓!”

    洛言沁被惊醒了!

    她睁大眼睛望着悬挂在天花板的水晶灯,眼神一度的迷蒙,但很快就恢复清明。

    还好真的只是梦!

    她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准备坐起身。

    可身体刚一动,酸疼的感觉立即袭来。

    不会吧?!

    眼瞳一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赶紧掀开被子一看,在看到不着寸缕的自己时,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

    天啊!

    竟然不是梦!

    她僵硬着脖子缓缓转头,只见床的另一侧还躺着一个男人,对方背对着她,那光裸的背上还有几道暧昧的抓痕。

    顿时,洛言沁心如死灰。

    本来还想着就算订婚了,只要没结婚,或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也算是生米煮成熟饭,已成定局了。

    她以为男人是昨晚送自己上来休息的御唯枫。

    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认了!

    她收拾好心情,淡定的坐起身,不顾身体的酸疼下了床,准备进浴室清洗干净。

    可脚刚一落地,身后的男人醒了。

    “你是谁?”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不是御唯枫的声音!

    洛言沁心里一惊,猛地回头,不期然对上了一双幽深冰冷的黑眸。

    男人一看到她的脸,眼底迅速掠过一丝幽光。

    昨晚和她在一起的不是御唯枫吗?

    怎么会是他?

    洛言沁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御唯枫的小叔,御家如今的掌权人,御墨琛。

    在和御唯枫订婚前,她对御家进行了一番了解,御家的权势在京市,乃至全国都没人可以抗衡,更别说御家的掌权人御墨琛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其实御墨琛并不是御家人,而是御老爷子当年抱养回来的,虽不是亲生的却视如己出,尽心的栽培他,甚至在他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把整个御家都交给他打理,足以见得老爷子对他有多用心。

    可现在……

    在御墨琛毫无温度的注视下,洛言沁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然后勉强挤出一抹笑,“小叔,我……你……”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御墨琛看着眼前的女人,更准确的说,这个女人即将成为他的侄媳妇。

    昨晚他喝了不少酒,人也是迷迷糊糊的,但还至于糊涂到进了她的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眯起眼眸,透出一丝凌厉,紧紧盯着洛言沁。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洛言沁不安的攥紧拳头,怎么也不敢想她以为的梦竟然成了现实,更可怕的是,对方竟然是自己未婚夫的小叔。

    御墨琛会不会以为是她主动爬上他的床呢?

    正当洛言沁百感交集的时候,一阵敲门声骤然响起。

    洛言沁顿时大惊失色,惶恐的喊道:“是谁?”

    “是我。”

    御唯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顿时,洛言沁脸色惨白如纸。

  • 002 这次你逃不掉

    她是和御唯枫订婚的,这已然是京市人尽皆知的事情了,然而如今她却和自己未婚夫的小叔滚了床单,这事要是传出去……

    洛言沁的眸子死死盯着那扇门,一时间惶措不已。

    下意识看了眼堪堪裹着睡袍的自己,又惶恐不安的看向凌乱床上坐起的坦露精壮胸膛的男人,她发白的嘴唇说出的话也带着颤抖的腔调,“怎么办……”

    洛言沁已经被这样的局面惊愕傻了,却见床上的男人冷笑一声,满是凛然,轻蔑的意味。

    他又怎会不知自己进了怎样一个圈套里,他在御家乃至御氏集团不可撼动的地位早已让一些人红了眼,这当中就包括了御唯枫!可是——

    自己的侄子竟想这样算计他吗?

    手段未免太过稚嫩了!

    倏然,男人起身,她就这样直直的对上一双如冰魄般暗沉的眸子,就听御墨琛寒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从紧抿的薄唇溢出,“听着!不想名誉扫地,就乖乖听我的!”

    洛言沁忙不迭的点头,心里还是紧张不已,有所困惑这个男人真的有办法吗?

    这时,再次响起了敲门声,御唯枫的声音温润如玉,“你酒醒了吗?好受些了吧,开门吧。”

    话音落了,久久听不到回话,门外的御唯枫握上了门把手,而门却是没有推开分毫。

    他皱眉,语气更显急迫,“你怎么了吗?小洛?”

    他这番急切的样子正被从走廊路过的一群人撞见,这其中就有御唯枫的母亲,冯氏冯英。

    “枫儿,发生什么事了?”

    冯英身边跟着一帮子亲戚,都是御家有头有脸的亲朋,这让御唯枫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微叹一口气,急道,“哎,小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我担心她出事啊!”

    冯英闻言挑眉,询问道,“怎么?昨晚你们的订婚之夜不在一起?”

    “哎,妈,你别提了,昨晚小洛喝多了,我先把她送进房了,又不想打扰她休息,我就去了客房睡,哪知道今早过来,门就打不开了……”御唯枫说完,嘴角上扬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可这笑也转瞬即逝。

    冯英立马皱眉,“走,我们去看看吧。”

    她带着其他人靠近,来到门前站定,冯英连拍了几下门,挑高了嗓音,“小洛?小洛?”

    门内的洛言沁心里又是一紧,婆婆也来了?

    听外面动静似乎不止两人,还好她眼疾手快早已锁上了门,御唯枫没进来,婆婆自然也没开得了门,可是很快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只听婆婆中气十足的声音,“该不会昨晚喝太多了,出什么问题了吧?快去找备用钥匙!”

    冯英说着和御唯枫对视一眼,眼神里的狠辣味道像在提醒他什么一样,御唯枫立马就接话道,“我这就去!”

    众人也跟着慌了神,其中一位略带威容的老者正是御唯枫的大伯,他见状喊道,“那还等什么啊,赶紧先撞门!叫保安过来!”

    御家别墅最不缺的就是保安,很快几个膀大腰圆的保安便涌了上来,二话不说就开始用力撞门。

    砰砰砰——

    大力的撞门声在别墅的一角响起。

    御唯枫这时候也紧赶了过来,可他还没来得及用备用钥匙开门,只听“轰”的一声,紧闭的房门已然被生生撞开!

    御唯枫勾唇展露一丝笑意,眼神别有深意的和自己的母亲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率先进了房门。

    小叔!这次你可逃不掉了!

    谁能想到名誉京市的御墨琛即将栽在他的手里!

    要怪只能怪御墨琛他自己!凭什么一个和御家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却能一直得到御氏家族的青睐!

    他只需要再踏入一步,御家的掌权者就要换上一换!

    御唯枫眸光一闪而过嗜血的恨意和杀意。

    与此同时,卧室里,洛言沁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门被撞开。

    她脸色惨白如纸,紧握的小手暴露了她心里的不安。

    脑子里谨记御墨琛说过的话,所以在门开的那一刻,她立马神色慌乱的从大床上站了起来。

    仅着睡衣的她,赤着脚跑向了阳台。

    这一幕,正被闯进来的御唯枫和冯英看见了。

    他们快速扫视偌大的卧房,可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两人脸上都带着狐疑,又因为进门便看到洛言沁异常的反应,于是又紧跟着来到了阳台,身后的那帮子亲戚也脚步不停的跟了过来。

    这下,原本尚算宽敞的露天阳台瞬间挤满了人。

    众人便看到洛言沁神色恍惚的跨起一条腿便伸出了阳台护栏。

    这可把众人惊呆了,忙三言两语的劝说着。

    “小洛,别想不开呀!千万别跳楼啊!”

    “是啊是啊,这刚刚订婚,怎么了这是?”

    洛言沁不答,她欲哭无泪,她可不是想不开啊!

    她只是全权按着计划行事!

    只有站在阳台高处的她,一眼瞥到了卧房里一抹黑色的身影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而那男人手上俨然还握着一团白色床单。

    洛言沁心里悬着的吊石终于放下了,她松了口气,面上继续一副恍惚不定的样子,眼神迷离的看着众人。

    御唯枫和冯英见此情形,心里困恼,不悦的同时,还是佯装关心的说着。

    “小洛,你这是干什么呀?”

    “是啊,你快下来,有话好好说!”

    御唯枫微垂着眸子,心里正在盘算着究竟哪个环节出现了疏漏。

    昨晚分明是他亲自把小叔搀扶进了房里。

    照着下药的程度以及醉酒的程度,他不可能提前离开才对!

    思及此,他脑中火花一现,立马瞪大了眼睛回头,便听到一声穿透人群的冷冽声音。

    “吵吵闹闹的,都在干什么!”

    众人回头,只见御墨琛穿戴整整齐齐的快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助理。

    不仅冯英黑了脸,御唯枫顿时嘴角抿得死紧,心里暗暗咒骂。

    该死的,他中计了!

    好一招调虎离山!

    御墨琛步伐稳健,眼神犀利,周身气场十足,凌厉无比,更是快步直奔阳台。

    众人纷纷让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