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强天少、张廷叶芷肖月小说

最强天少

张廷叶芷肖月小说

主角:张廷,叶芷,肖月, 标签:都市生活、社会百态

从张廷做上门女婿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终将颠覆这个家族。

山泉不甜 状态:连载中

张廷叶芷肖月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演戏

    “张廷,你记住了,咱们就只是演戏。”

    “别拿你的脏手碰我,要不然,你以后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儿拿到。”

    肖月厌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今天是他的生日宴,但为了摆脱妈妈方玲,只能跟这个窝囊废演一场恩爱戏了。

    “我妹妹的医药费还差三十万。”

    张廷直接说道,顿时肖月脸上的厌恶之色更重了,伸手便从包里掏出张银行卡,摔在张廷脸上。

    “等会要是多说一个字,就给我滚。”

    “废物。”

    听到这些话,张廷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将银行卡拿下来,正要放进口袋里的时候,从两人身后多出了个身影。

    “月月,你又给这个废物钱!”

    方玲来得正是时候,进来便看到张廷要把银行卡收起来,她急忙一把夺到手上,嫌弃地说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个废物就是看上了我们肖家的钱,月月,你被这个废物骗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还给他钱!”

    “妈,你不要这样说嘛,张廷妹妹在医院里等着医药费呢。”

    在方玲出现的一瞬间,肖月顿时换上了另外一张脸,亲昵地靠在张廷身上,甚至还挽住了他的胳膊。

    就好像两人真的恩爱一样!

    “又是他那个该死的妹妹。”

    听到肖月的话,方玲的脸都扭曲了,猛地一把拽住张廷,用力地将他丢了出来,接着一屁股坐到了张廷的位置上。

    “月月,咱们家可不欠他什么,你们结婚这一年多,前前后后可是花了一两百万了,但这个废物呢,一年赚的钱还不够你一条项链贵。”

    “昨天,玉龙集团的李公子又跟妈说了,只要你离婚,第二天李公子就娶你,李家可是比咱们肖家有钱多了,月月,你可不能再拒绝了。”

    当着张廷的面,劝张廷的老婆改嫁,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跟这个丈母娘翻脸了,但此时的张廷根本没有翻脸的资格!

    从一开始,他和肖月结婚就是两个人私下的交易,张廷只需要扮演丈夫这个角色,而肖月出钱,给张廷唯一的妹妹治病。

    所以,即便是这种羞辱,张廷也只有忍着。

    “你看这个废物,哪一点像是个男人。”

    方玲一扭头看到张廷,再一想起昨晚李公子送的黄金首饰,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张廷鼻子骂道,“你个没种的废物,赶紧跟月月离婚,像你这种家伙,进了我们肖家就是玷污了我们的家门!”

    “妈,我妹妹还在医院,急需医药费。”

    张廷只能向方玲服软,让她把火气发完,但方玲今天格外的生气,猛地一把抓起一个杯子,对着张廷泼了过去。

    杯子里,是张廷刚刚倒好的热水。

    “嗤。”

    滚烫的热水在皮肤上留下鲜红的印记,幸亏张廷用胳膊护住了脸,要不然这一下就破相了。

    肖月看着这一切,坐在方玲的身后冷笑。

    “这是干嘛呢。”

    话音未落,张廷便感觉肩膀被人用力地拍了一下,扭头才看到是肖月的舅舅,方玲的亲弟弟,方丛。

    一个嗜赌如命的无业游民。

    “呦,张廷,胳膊怎么红了。”

    方丛阴阳怪气地说道,伸手在张廷胳膊上用力拍了几下,笑道,“男人嘛,这算什么事儿。”

    “哦,对了,我忘了你是废物,不是男人。”

    方丛大笑一声,径直坐到了对面,而张廷低头看了一眼,本就鲜红的胳膊更重了一些,稍一活动便有火烧火燎的疼痛。

    “姐姐,最近收起不太好,借给我点钱呗。”

    方丛一把抓起桌上的龙虾,大口咀嚼,而方玲却将之前从张廷这儿拿走的银行卡放到了他面前,“又去赌了?以后跟你那群狐朋狗友少来往,没一个好东西。”

    “放心,放心。”

    方丛笑呵呵地就要拿起银行卡,张廷急忙开口,“妈,那是月月给我妹妹的医药费,再不交费,医院就要停药了。”

    “我呸!”

    方玲直接打断了他,满脸厌恶地说道,“既然你这么照顾你妹妹,那你怎么不跟你妹妹一块死啊。”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别想再花我们肖家一分钱,废物!”

    “呵呵,姐姐,你别生气嘛。”

    方丛似笑非笑地走到张廷身旁,拿手勾住了他肩膀,“正好舅舅我今天有时间,陪你去看你妹妹怎么样?”

    “小丛,你去看那该死的东西干什么。”

    方玲脸色很不好地说道,但方丛却是使了个眼色,笑眯眯地说道,“放心,姐姐,我带着张廷好好地看一看!”

    说完,方丛用力地将张廷拽出了酒店,但一转弯却是朝着停车场走去,这让张廷心里升起了危机感。

    “舅舅,你没有车吧?”

    说起来,方丛为了赌,连一起生活了多年的老婆都逼死了,此时带张廷过来,能有什么好事?

    “呵呵,张廷,我有几个朋友想见你。”

    话音未落,从拐角处闪出来几个家伙,斜叼着烟,脚上人字拖都黑乎乎的,一见到张廷就笑了,“狗叼丛,这就是你那个废物女婿,还真是个小白脸。”

    “跟这废物废什么话。”

    方丛当时就换了脸,伸手就要控制住张廷,可没想到张廷一弯腰跳了出去,转身就要往停车场后面跑。

    不过,张廷跑得有点着急,手机一不小心掉了出来,恰巧的是,电话响了。

    “广叔?”

    当张廷看到屏幕上的那两个字,顿时瞳孔都收缩了,这一年多来他极力避免着和这个人接触,却没想到他到现在还不放弃。

    不过,更让张廷皱眉的是,方丛居然捡起了手机,接通了。

    “喂,你谁啊。”

    “你是谁?”

    电话那边的人有些吃惊,而方丛却毫不在意,冲着张廷冷笑一声,对电话说道,“你是张廷那个废物的叔叔吧,既然你们是一家人,那你也是个废物了。”

    “老子们今天就要给小废物一个教训,等会你这个大废物别忘了去医院看看啊。”

    “你是说,张少爷在你身旁?”

    电话那边的声音,激动当中又有些冷冽,听得方丛十分不爽,大叫道,“就是在老子这儿,怎么着。”

    “很好。”

    那边的人丢下一句话便挂断了,让方丛是一头雾水,不过看到这一切的张廷却是有些烦躁,因为他太了解电话那边的人了,在接通的一刹那便已经通过卫星确定了手机的位置,张廷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更何况,按照那个人的作风,只需要两分钟,便能来到了。

    “窝囊废,你这个叔叔真能装逼啊。”

    方丛被惹得怒火中烧,猛地将手机朝张廷砸了过来,却被张廷稳稳地接住了,随便吹了吹手机屏幕上的灰尘。

    “妈的,给我打。”

    方丛夺过来一根棍子就要动手,但就在这时,响亮的汽车声从停车场门前响起,雪亮的灯光在白日里也刺得方丛几人睁不开眼睛。

    在灯光之中,张廷的身影也高大了起来。

    十辆黑色硬顶奔驰,列队排在张廷身后,身穿管家制服的中年男人下车后,对着张廷弯下了腰。

    “少爷,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 第3章 樱兰俱乐部

    广济市第一私立医院,最好的医院,张廷的妹妹在里面已经住了接近两年时间。

    埃尔法缓缓停下后,张廷匆忙往医院楼上去,主治医师林医生已经给他打过好几个电话了,按林医生一贯的作风,恐怕今天再交不上,他会把妹妹从医院里赶出来!

    “噔噔噔。”

    一口气跑到六楼,张廷着急地一把推开办公室的房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林医生和他腿上的小护士,只是小护士的上衣已经被解开了,一点粉红在林医生手里,正被轻轻揉捏。

    “打扰了。”

    张廷伸手将房门关上,不一会那小护士走了出来,不过那副高傲的脸色,完全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眼里。

    对此,张廷毫不在意,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

    等张廷再进林医生的办公室,林医生黑着脸,阴阳怪气地说道,“是你啊,知不知道,再拖欠医药费,我们就要把你妹妹赶出去。”

    “嗯。”

    张廷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顿时激起了林医生的火气,加上刚才被他撞破奸情,林医生恼羞成怒,指着张廷的鼻子就骂。

    林医生当然是了解张廷的,广济市有名的窝囊废,在肖家连条狗都不如,就算骂了他又怎么样,这么一个废物,肖家巴不得他早点消失。

    “张廷,你最好是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妹妹的贱命就攥在我手上,要死要活,还不是我林明一句话的事情。”

    “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要是敢传出去一句,我要你给你妹妹收尸。”

    “咚。”

    林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发出巨大的声响,给林医生的怒火浇了一把油。

    “谁这么大的胆子,不知道这是我林明的办公室!”

    “林医生,你好大的口气。”

    门外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狠狠地瞪了林明一眼,登时就让他连个屁也不敢放,乖乖地站在那儿。

    “张先生,让您受委屈了。”

    紧接着,老人紧走两步到张廷身边,这一举动顿时就把林明给惊呆了,要知道,老人可是这家医院的刘院长,在整个广济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对这个废物这么热情!

    当然,林明一个小医生,还不够资格认识李哲,如果让他知道刘院长是李哲一个电话从外地叫来的话,恐怕林明的下巴就要掉在地上了。

    “张先生,老头子是院长,鄙姓刘,刘铮,老头子年长几十岁,不介意的话叫我刘伯就好了。”

    这一句话一出口,林明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刘伯,我妹妹欠了不少医疗费,我来交钱。”

    张廷的话还是那么不咸不淡,听得刘铮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心里恨不得把林明这个混蛋从六楼丢下去。

    “林医生,我觉得你医德有问题,我们医院和你理念不合,你另谋高就吧。”

    “啊!”

    林明彻底傻眼了,等反应过来疯狂地跪在刘院长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但刘院长除了嫌弃就是嫌弃,怎么会在乎他一点。

    如果不是这个沙比,自己何必第一次就给张公子一个差印象。

    “保安,给我拖出去。”

    话音未落,四五个粗壮的保安架起林明的胳膊拖了出去,等他们没了影后,刘铮连忙说道,“张侄子,正好我定了家茶楼,咱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说一说您妹妹的情况。”

    “刘叔,你这可不厚道啊,都把我给忘了。”

    李哲从门外笑着走了进来,他们玉龙集团的可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拿捏着整个医院的经济命脉,否则刘铮不可能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地赶过来。

    “咱们一起去,一起去。”

    刘铮笑呵呵地说道,原本他可是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跟张廷套个近乎,没想到居然被李哲听到了,不过也没有关系,只要张廷的妹妹还在医院一天,那他刘铮就还有机会。

    一想到其他几个院长经常明里暗里对他的排挤,刘铮心里便冷笑起来。

    “叮铃铃。”

    就在这是,李哲的电话响了起来,等他接通后脸色立马严肃了,连连点头。

    “张老弟,广叔要咱们这就过去,你看。”

    李哲脸上露出难为的神色,给他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替张廷做决定啊。

    “早晚都得见,没必要再躲了。”

    张廷在心里默默说道,表面上点了下头,“去吧。”

    “刘伯,我有时间再来看我妹妹,到时候你再和我说说病情吧。”

    “好,好。”

    刘铮连忙点头,等李哲和张廷走后,他连忙让护士把张廷妹妹的病历调出来,推掉一切问诊,全身心地去研究病情。

    出了医院之后,李哲努力地说些有趣的话,“张老弟,你刚才看没看到,收费处的小妹妹看你一把交上两百万医药费,眼睛都冒光了。”

    “哈哈,要不是中间隔着玻璃,我估计那小妹妹得跳出来缠你身上。”

    “嗯。”

    张廷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并不是他态度恶劣,实在是张廷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等会的见面上,跟那个自小到大没见过几次的老爹。

    见得不到回应,李哲也自知没趣,索性闭了嘴。

    埃尔法快速平稳地穿过广济市,一路来到了郊区,前方道路突然宽阔许多,尽头处坐落着巨大的庄园。

    樱兰俱乐部,广济市唯一也是最有名的商会,凡是会员最低也要千万身家,可以说只要加入了俱乐部,便是一步踏进了整个广济市的上层。

    伴随着埃尔法缓缓停下,张廷出来的第一眼便被一辆停在中央的车吸引了,流水的车型,巨人瞳一般的双灯,还有那旋转式的开门,正是柯尼塞格阿格拉。

    身为玉龙集团二公子的李哲,同样是被它吸引了,不过不同于张廷那只是欣赏的目光,李哲是求而不得的渴望,毕竟三千万的落地价格,即便是他这个富二代也承担不起。

    俱乐部的门前站着六名保安,仅仅是看他们的眼神便能知道,这六人退役前绝对是特种部队中的精英。

    一想到老爹要和自己在这里见面,张廷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他左拥右抱的场景,只是这种画面,是不是太不适合父子相见的氛围了?

    “哇哦,张老弟,快看。”

    这时,李哲拿胳膊肘捅了捅张廷,顺着他的目光,张廷见到一个绝色的女人从另一边缓缓走来。

    柔顺的长发披在肩膀,妙曼的身材走起来十分轻盈,而洁白无瑕的脸上没有被岁月留下任何痕迹,而那双眼睛,似乎是一片汪洋,将男人女人的目光通通收入其中。

    就在众人失神之际,那美人看向了张廷,稍作打量之后款款走上前来,对着张廷伸出玉藕般的手臂,“叶芷,要是我没猜错,你就是张廷。”

    “是。”

    张廷恍惚间点了点头,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多年来磨练的心性,在这个女人面前居然如此脆弱。

    “你父亲正在等你,跟我来吧。”

    女人不由分说地牵起张廷的手腕,拉着他往里走去,而在一片或惊羡或嫉妒的目光之中,张廷却闻到了一缕淡淡的香味,像是茉莉和薰衣草的调和。

    这种香味,只有那个种马才会用!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