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太后、花颜小说

太后

花颜小说

主角:花颜 标签:言情小说

我爱的人,是这荣耀帝国的君王,而我,却“贵”为这帝国的太后,他的“母妃”。“痛吗?痛就对了,”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使满载着欲火,口吻却依旧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唐家三个西红柿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太后

花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痛吗?痛就对了

    痛!

    撕心裂肺的痛,自花颜身下蔓延开来,渗入到她的四肢百骸。

    火红的凤凰喜袍早已被撕得凌乱不堪,与她那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人压覆在她身上,与身下女子火红喜袍不同,一身黑色蟒纹绸缎的大袍子,领口早已被主人松散开来。

    烛火摇曳,映照出他性感的锁骨和紧致的腹肌,古铜色的肌肤此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痛吗?痛就对了,”男人狭长的眸光即便满载着火,口吻却也依旧是冰凉刺骨,“不痛的东西,你花颜,不配拥有。”

    “啊——”花颜疼的声音都在发抖,“不要——”

    “不要?”男人眸光蓦地一暗,但却只是片刻的停留,随即戏谑道,“真没想到你这种女人还能保持着完璧之身,是那个老家伙太短了,够不着吗?”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

    明明是带着万千恨意而来,却不曾想,她那份紧致的美好,竟让他有几分失神。

    侮辱性的语言让花颜羞愧不已, 泪水布满了她的脸庞,她拼命摇着头,头上的珠钗散乱,她知道,此刻的自己看起来像个疯子。

    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哭泣而停下,反而愈战愈勇,痛苦,就该是属于她的。

    花颜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曾经,她是多么渴望永远与他在一起,而此刻,她只想逃离。

    纤细的腰肢被他捏的淤青。

    “不要,玄奕哥哥——”太疼了。

    啪——

    一个巴掌,打断了她所有的哭喊。

    封玄奕一把捏住她的下颚,力道之大,捏的她生生发疼。

    “记住,你花颜卑微如泥,即便飞上枝头也命如草芥,你没资格叫本王的名讳,因为,本王觉得恶心!”

    花颜不知道是如何度过那晚的,只知道第二天被秦公公找到时,自己在一处被废弃的宫殿里,衣衫凌乱,浑身都是封玄奕留下的深红色印迹,那是他的故意为之。

    皇后的桂冠被扔在了床脚下,喜袍撕裂,形同虚设。

    床榻上那一抹鲜红的血迹,似乎在提醒着在场所有人,他们皇后的身子,在新婚第一夜被人给毁了。

    “赶紧给娘娘整理整理,送回内宫。”秦公公尖着声,没好气的吩咐了一句。

    本以为花丞相这次会因女儿成为一国之后重新受到重用,却不想这花家唯一的女儿竟如此不自重。

    从古至今都没有哪位皇后会在封后当晚离奇失踪,找到时,竟已是与别人私通后的残花败柳。

    同时,奕王府的花厅里。

    封玄奕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嘴角是冷酷无比的残笑,“花颜,本王送你的‘新婚大礼’可还满意?”

    ‘啪’的一声,酒杯应声破裂,“日后,我将每日送你花家一份‘大礼’。”

    花颜被宫女带到乾宁宫,还没站稳,就被当今圣上封裕一脚踹在地上。

    “皇上息怒。”秦公公想要拉住封裕,却被他一把甩开。

    虽说已年过花甲,但封裕身体却算硬朗。

    他两步走到被踹在地的花颜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衣领,“贱人,你可清楚自己的身份?”

    花颜咬着唇,不语。

    封裕冷哼了一声,一把揪起她的头发,“说好听点,你是孤刚立的皇后,说难听点,你就是一个玩物。本念着花翎海敬忠为国,你有几分姿色,却不想你竟这般不知廉耻!”

    说完,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花颜还来不及惊呼,就被拍在地上,嘴角渗血。

    “说,奸夫是谁!”

    他可没忘记,昨日是的封后大典,而他的新皇后却在大典之后不知所踪,今晨找到时,却是一副淫乱过后的模样。

    如今宫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当今皇后在新婚之夜背着圣上,与人私通。

    “没有奸夫。”嘴角的血渍越来越多,花颜索性不去理会。

    昨日从封后大典上下来,一个小太监过来递给她了一张纸条——‘戊时,桃林。’

    短短四个字,她知道,那是他的笔迹。

    自他去了北疆莽荒之地,已是多年未见,如今,他回了,没有任何思考和猜疑,她去了。

    她的玄奕哥哥说要送她一份‘新婚大礼’,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他的这份礼,真的很重。

    “看来孤不用点刑,你是不会老实交代了。”封裕大手一挥。

    正在这时,守门的小太监进来,“禀报皇上,奕王求见。”

    “他来干嘛?”封裕问道,那是他最不疼爱的儿子,封玄奕。

    “奕王说难得回京城,特地来向皇上请安,并有珍品相送。”

    封裕凝眉,封玄奕确实已经被他扔在莽荒封地不管不问了多年,也是这次封后大典,他才特地赶回来。

    封裕扫了地上的花颜一眼,“让他进来。”

    封玄奕进来恭敬的行了个礼,全程没看地上的花颜一眼。

    “你说有‘珍品’相送?”

    封玄奕一个手势,让身后的随从将‘珍品’呈上。

    “蛮荒之地,没什么珍奇异宝,儿臣却意外得到一件神奇的‘兽裘披风’,想来父王会喜欢,便带了回来。”

    封裕向来对离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闻言,立马让一旁的宫人将其拿了出来。

    “这是一件‘兽裘’,能御寒,”封玄奕雕铸般的容颜上释放着一抹残忍的笑容,“但一旦接触到人皮,便会永远的黏贴上去,并且越挣扎粘的越紧,深入血肉,最后与人合为一体,使人变成兽。”

    跪在地上的花颜不禁抬头看向他,明明是残忍至极的话,却被他说的云淡风轻,莫名的,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封裕果不其然的笑了起来,“得此‘宝贝’,将来谁若惹怒了孤,孤便将这身‘兽裘’套在他身上,让他永世为奴兽!”

    封玄奕笑了笑,眼角瞟到了跪在地上的花颜,“这不是我大周的新皇后,本王的母妃殿下吗?何以久跪于地?”

    不得不承认,八年未见,眼前的花颜已是出落的亭亭玉立,褪去了当年的骄纵稚嫩,多了份半熟的沉稳与妩媚。

  • 第2章 半兽人

    “她那些伤风败俗的事,你不知道吗?”一提到花颜,封裕立马敛起笑容,“你不会是让本王将这‘兽裘’赐予她吧?”

    封玄奕勾起唇角,却笑不及眼,“母妃敢于封后当天做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辱国体君威之事,绝不能姑息,”他转头,对上花颜一双惊恐的眼睛,“但儿臣认为,子不教父之过,这身‘兽裘’礼应赐给母妃的父亲,花丞相,也让百官清楚君威不可触犯,以儆效尤。”

    “好,就按奕儿的意思去办。”

    花颜是花翎海的女儿,是他敬奉给自己的皇后,现在他的人出了状况,他当然要率先受罚,“来人,将花翎海带上来。”

    “啊——”

    兽裘被滚烫的热油淋过,花翎海被带上来,扒光朝服披上兽裘时, 发出了撕裂的惨呼。

    花颜几欲疯狂,可换来的只是封玄奕一抹轻蔑残忍的笑容。

    他将她桎梏在怀里,低声柔语,“怎么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受辱痛苦,心是不是很难受?”

    花颜愤恨的看着他,“我要告诉圣上,昨晚让我破身的……”

    “本王的好母妃,‘’不等她说完,环在她腰上的手猛力一掐,将她打断,”若你想花氏全族都变成半兽人,本王不介意再多准备几套‘兽裘’。”

    花翎海披上兽裘,扔进了地牢,而花颜也因‘淫秽之罪’,被一同关押。

    她被封玄奕钉在牢房刑架上,铁链如五马分尸一般,紧紧的拉扯着她的四肢和脖子。

    衣衫撕裂,全身都是被地牢侍卫用泡过盐水的马鞭抽打出来的血痕。

    “为什么……”

    她心心念念了十年,为他吃斋念佛了十年,为何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恶魔?

    “为什么?”封玄奕笑了笑,“或许,因为你姓花吧。”

    说完,猛力的将她头一甩,脖子血痕之处又是一阵灼心的疼痛。

    而花翎海此刻也同样被铁链栓拴着,他疯狂的挣扎谩骂,“封玄奕,老夫当初就不该放走你,你天生卑贱,宫奴所出,有辱圣上尊贵的皇家血统,你母系族人都该死!”

    宫奴所出……

    封玄奕这一生最恨这四个字。

    “爹爹别说。”

    封玄奕整个人都冷了下来,瞅着花翎海,“本王乃当朝四皇子,你一介臣子,竟敢大嚣本王‘天生卑贱’?看来你这张嘴是不管不行了,来人!”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黑衣护卫立马上前。

    封玄奕一把拉住花翎海伤口上的铁链,伤口被勒的血肉模糊。

    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一只‘半兽人’竟还能口吐人语,这不是太反常了吗!”

    花颜愣住, 她忍着剧痛,声线因疼痛而颤抖,“王爷息怒,爹爹不是有意冒犯,还请王爷莫怪,花颜愿为奴为婢,替父受罚。”

    “为奴为婢?”封玄奕闻言冷笑,挑起她的下颚,低头凝视,“母妃如今贵为一国之后,为奴为婢,这不是折煞本王吗?”

    他抚过她的泪珠,“别哭,儿子千里迢迢从塞北赶回,就是为了祝贺母妃飞上枝头,荣登后座。本王依稀还记得,孩童时期,这张小脸可是经常出现在本王面前,追在本王身后,说此生只做本王的王妃呢,啧,怎么一转眼,竟成了本王的‘母妃’,真是造物弄人啊。”

    “过去是花颜不懂事,烦扰了奕王殿下,还请殿下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

    花颜本是一句自嘲的话,但在封玄奕这里听来可就不是这个味了。

    他认为花颜的意思是,她曾经疯狂的迷恋自己想要嫁给自己,都是因为年幼不知事,现在长大了,懂得了权衡利益,所以选择了他的父亲,当今的皇帝!

    封玄奕莫名一股不耐,一把甩开她的脸,“还等什么,给本王用刑!”

    一声令下,花翎海传来惨痛的叫声,一个烧的滚烫的铁烙,狠狠的烫在他的嘴巴上。

    花翎海顿时双瞳都鼓起,痛苦让他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

    “不要!”

    看着父亲如此受刑,花颜比自己受刑还痛苦,她疯狂的想去拉开施行的官兵,却无奈四肢全被刑具拴住,脖子上的铁链,越挣扎,勒的越紧。

    “封玄奕,为何要这样!”

    她几乎嘶吼出声,她不明白,不要她的人不是他吗?最后的一封信里,决定彼此陌路的人不是他吗?

    十年的分离,他们还未好好感受这份重逢,她还有好多的话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为何他竟变得如此恐怖,步步紧逼?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禀报,“秦姑娘——”

    “秦姑娘?”花颜被拴在邢架上,脑子里莫名的一阵空白。

    未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一个身着鹅暖色纱裙的窈窕身姿微微低了低首,进了牢房。

    四目相对,花颜水眸一亮,“落雪!”

    竟然是落雪,差点忘记,她当年是跟着封玄奕一起去的,如今,自然是要和他一起回来的。

    落雪答应过她,一定会帮她好好照顾封玄奕,太好了,她来了,她会帮她向封玄奕解释,。

    她不相信封玄奕还会残忍的对待她和父亲。

    而就在这时,封玄奕方才还冷若冰霜的面瘫脸,瞬息全无,疼惜备至的将落雪一把拉进怀里,柔声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乖乖呆在王府等本王回来吗?你身子不好,怎么受得了这地牢的寒气?”

    乖乖等着本王回来?

    你身子不好,怎么受得了这地牢的寒气?

    花颜顿时觉得浑身冰冷,他们这是?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太后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