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婚妻【完本】、方殷于莫心林可可小说

婚妻【完本】

方殷于莫心林可可小说

主角:方殷,于莫心,林可可 标签:

我与老公结婚三年,他却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兜兜转转,我竟与旧情人一夜风流。以为只是一场荒唐的游戏,没想到欲望的缺口一旦打开,再也无法填充。欲望下的交易,哪有什么感情可言,可是我却一步步沉沦在这段温柔里,无法自拔……

小烟卷儿 状态:完结

方殷于莫心林可可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无地自容

    中途,他将我的手从床头解开,换了无数体位,玩遍了各种玩法,将我折磨地近乎筋疲力竭,而我除了满嘴的嗯嗯啊啊之外,完全没有说话的空闲,等到他满足时,我们已经来回做了好几回。

    最后,我被弄趴在床上,四肢无力,身心却意外的满足,正想要抱着他好好睡上一觉时,他忽然将蒙在我眼睛上的黑布解开。

    睁眼一看,光着身压在我身上的人,竟然不是凌风?!

    我心里一惊,脑子顿时空白一片。

    我老公他人呢?

    男人将嘴角一勾,瞥着我,眼底全是戏虐,“表现不错。”

    我僵了两秒,确定这个男人不是凌风之后,一阵歇斯底里的情绪立马一番冲天,挥手就往他脸上甩耳光,一个巴掌还没有落下去,我的手在半空中被他截住,并钳住。

    彼时,我的视线已经被蒙上了一层水雾,他的俊颜与房里的暖色光一起变得模糊,将牙一咬就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老公呢?!”

    方殷将我的手一丢,眼底被嘲讽填满,“于莫心,我记得你没这么蠢,类似典雅这种星级酒店,没有房卡,谁也进不来。”

    闻言,我一顿,心里好像缺了个角。

    难道是他把房卡给了方殷……?

    不不,一定不是这样!

    我不敢再想下去,逼着自己将注意力全放到方殷这个男人身上,使出吃奶的劲儿将手抽了回来,拽起枕头就往他头上砸,惊慌焦错,语无伦次,“一定是你在搞鬼,你这么一来,让我怎么去见我老公,怎么让我以后在他面前挺起腰肢,抬起头说话?!”

    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边质问边捶打,他护住脑袋让我揍了几下之后,忽然将我的手腕逮住,并将我扔向一边,眉宇间充斥着不耐,沉声道:“真以为他把你当成宝珍惜是吧?!你老公是心甘情愿的把你送给我的!”

    我恍若晴天霹雳。

    我不愿意去相信,可是凌风亲自将我带到酒店里却是事实,理智一僵,思绪万千。

    他坐在床头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我正儿八经追你的时候你满脸不屑,兜兜转转那么大一个圈子,到头来还不是被我给睡了。”然后瞄了我一眼,神色语气都染上莫名的暧昧,“你不也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闻言,一股悲愤夹杂着羞愧翻涌而来,将我淹没到窒息。

    是的,方殷曾追过我。

    他一提这点,我又想到了无数种可能,在心里找了无数理由来搪塞自己,我不由紧了紧被子:或许是方殷用了非常手段也说不定。

    “你老公心甘情愿把你送给我,我岂有不受之理。”

    他仿佛能渗透人心,一句话就将我的妄想击垮,逼得我失去理智,我红着眼反身将他往后推,顺势摁上他的喉咙,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声咬牙切齿的“方殷!”

    当时我连与他同归于尽的心思都起来了,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比我想象中还不要脸无数倍,他将我的手轻轻一抓就解除了桎梏,将脑袋轻轻一凑,立马开展了一个法师热吻。

    我被气得胸闷气短,指尖与牙齿一并陷入他的血肉之中,一股血腥顿时侵入我的口腔,下一秒,他一掌将我推开,眼底是浓浓的不悦。

    我偏头往边上“呸”了一口,血红的唾液立马染红了床。

    他将被子一掀,惋惜,“你要是个雏儿,会更好玩。”

    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坦然穿戴好衣服就出门,临走前还不忘了用这事威胁我,跟我交换了微信。

    我的内心是抗拒的,可是更不愿他将事情捅破。

  • 第4章 老公似乎有小三了

    凌风微微一怔,我还没从他嘴里得到确切的答案,林可可突然插话进来,带着几分撒娇的意思,“表嫂怎么说的好像我不能来你家似的,要不是表哥,我都差点栽在酒吧里了呢。”

    不知为何,听着这略幸福清脆的声音,我心里的疑虑竟越窜越高,再看向凌风,我在他眼中看到了几分不易让人察觉的惶恐。

    越想越觉得处处都是疑点。

    这时,凌风开始有点不耐,他挥手就赶林可可,语气里尽数都是责备。

    “行了行了,都是多大的人了,你不是在忙毕业的事情?这都什么点了,还不去?还有一点,你怎么都是20出头的姑娘了,能不能别在再衣衫褴褛的在人前瞎晃悠?”

    林可可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两句,却被凌风吼了回去,“下次你要再去酒吧鬼混,别说身上全是草莓,就算被人轮了我也不去救你!”

    难道真的是这样?

    不应该是这样!

    我心情复杂间,林可可已经换好衣服出门,林可可前脚刚出门,凌风后脚就双膝跪在了我跟前,“老婆,我跟可可之间是清白的,你该知道我从小当她是妹妹,她昨晚在酒吧差点被人侵犯,我也是没办法才半途出去救她。”

    半途出去?

    凌风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他没有否认跟我发生关系,也没讲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酒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知。

    而我也没有问清楚的勇气。

    我跟凌风有很深的感情,我舍弃不下这段婚姻,或许是出于自私心理,又可能只是想弄清来龙去脉,我很理智的没有将跟方殷发生关系的事情道破。

    “你昨晚做的那么狠,我累成狗睡过去之后还出去,换了平时可不会这样。”

    闻言,他忽然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将我一把抱入怀中,力气出奇的大,仿佛恨不得立马将我揉入怀中,声音沉着而平静,“以后不会了,没有下次了。”

    他没有否认昨晚残暴对待我的事,难道他是真的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想到此处,我的心一节一节地凉了下去……

    我该怎么办?

    一个绵长的拥抱结束之后,他随意收拾了一下文件,拿了两片面包就出门,让我莫名感觉到几分生疏。

    一整个上午我都心神不宁,一篇授课文案拖了一个上午都没有写半个字。

    正准备做午饭时,手机铃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是一窜陌生的号码,往上一滑就接听。

    我当时做梦都没想到,这么一通电话让我与凌风的关系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将温馨幸福的日常生活碾成了碎渣。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