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盗天女仙、包紫云鹤墨子臣小说

盗天女仙

包紫云鹤墨子臣小说

主角:包紫,云鹤,墨子臣 标签:爆笑、盗贼、咸鱼翻身、修仙、

盗墓女贼穿越修真界,挖宗门历代掌门坟茔,盗人镇派之宝,踹炉鼎,炸仙山,勾引佛门弟子,勾结妖魔,无恶不作……

羌塘 状态:连载中

包紫云鹤墨子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被未婚夫杀死

    冰音宫山峰耸入云霄,紫雾似烟,灵瀑如丝,仙鹤长唳,亭台楼阁大殿廊坊无数,宛若深幽的人间仙境。

    作为南疆第一仙派,自然是一块福地。

    此时的某个楼阁中,一位十五岁的少女吱呀推开们,手里捧着一方外表毫不起眼,约两尺长的木梭,眉开眼笑地跑进来。

    “云鹤师兄!云鹤师兄!”

    “阿紫来了啊……”

    屋里头传来男子清冷的声音。

    被唤作阿紫的少女,名字叫包紫,她眉目澄澈,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她两弯月芽的笑颜看起来傻乎乎的。

    云鹤从阴影之中走出来,这是个俊逸非凡的男子,他穿着祥云白袍,头戴金冠,孤傲冷绝,遗世独立,当然,他也有狂傲的资本,因为他是冰音宫百年一遇的天骄,才十八岁就已经有了灵动九重的修为,傲视南疆的所有同辈。

    “云鹤师兄,我把飞鱼梭给你带来了,给!”

    云鹤看着如献宝一般讨好的包紫,心中冷笑。她单纯清澈的笑靥,在云鹤眼中不过是白痴一般,令人厌恶。

    白痴到对他没有任何防备。

    云鹤一把扣住她白皙纤细的脖子,五指成抓掐了下去。包紫露出痛苦,全身无力,手中的飞鱼梭也掉在地板上,但她依然挤出笑容。

    “云……云鹤师兄,疼……放开我,我疼……不玩了……”

    呵,这个时候,她还以为在和她玩游戏么?

    “蠢货,你这种人怎么有资格活在世上?”

    包紫终于看清了他眸子里的阴冷和毒辣,虽然不可置信,但云鹤清晰的话语刺破了她的耳膜。

    “云鹤师兄……对不起……”

    包紫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云鹤师兄不高兴。

    “是,你是对不起我。”云鹤冷冷地说道,“你做得最对不起我的事,就是带着你那狗屁婚约来冰音宫!你也配么?你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的德性,不过是个废物,我是南疆的天之骄子,你配嫁给我么?连给我做洗脚婢你都没资格!”

    包紫是仙墓派的弟子,但她没有灵脉,无法修行,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云鹤的话终于让包紫明白了,在他心中,一直是看不起自己的,她是凡人,而云鹤是将来叱咤南疆的天骄,他们不相配!

    可是她也不想啊……

    “是爷爷让我来的……”

    包紫喉咙里艰难地吐出声音,她的面庞已经被掐得通红,透不过气来。

    “包远山那个老头真是痴心妄想,你们仙墓派现在已经沦落成三流门派了,也想攀高枝?”云鹤无情地说道,“而你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做我云鹤的道侣?!”

    包远山正是仙墓派的掌门,也是包紫的爷爷。

    百年之前,冰音宫的太上长老被人追杀,逃到仙墓派地界,是包远山给他疗伤丹药救了他一命,当时包远山和他又相谈甚欢,开始称兄道弟。

    为了报包远山的救命之恩,冰音宫的太上长老便许诺,以后包紫的爹娘诞下孩童,不管男女,冰音宫都愿意将最出色的弟子许作婚配。

    当时的仙墓派乃是南疆最大的门派,包远山原本并不以为意,只是冲着情谊答应了。

    可世易时移,仙墓派惹上仇家,包紫的爹娘生下包紫之后相继失踪离世,一下失去两大高手的仙墓派一落千丈,如今冰音宫后来居上独占鳌头。

    更让包远山担忧的是没有灵脉的包紫!

    她无法修行,注定没有强大的力量保护自身,在这个斗争厮杀不断的南疆,怎么能生存下去?

    为了替包紫找到一个终生的寄托依靠,包远山这才想起多年前的这个口头婚约,于是和冰音宫传信,冰音宫也答允了。

    包紫这才带上爷爷的嘱咐,寻来冰音宫,住了小半个月。

    包紫处事单纯,对未婚夫也没什么概念,只听爷爷说是以后最亲密的人,包紫便敬畏有加,时时讨好,云鹤一直对她不冷不热,包紫也没往心里去。

    只可惜南疆尔虞我诈,人心险恶!包紫从未想过,云鹤竟然厌恶自己至此。

    “不……”

    包紫眉头紧蹙,已经无法呼吸,只嘴唇微动,窒息的感觉让她头晕目眩,然后头脑一片空白。

    正当她晕厥过去时,云鹤却松开了手,包紫一下瘫软在地上。

    “这么死真是便宜你了……”云鹤拍拍手说道,“何况杀了你,包远山找上门怎么办?”

    “你……你要干嘛?”

    包紫惊恐地看着云鹤,身子不住往后退,原以为最亲密的人,却是如同恶魔,取她性命的!

    “你以为我让你去取来飞鱼梭是为什么?”

    飞鱼梭是冰音宫的镇派之宝,一般封锁在库房之中。

    包紫不解,是云鹤让她去拿的啊!

    “哈哈哈,果真是蠢货!”云鹤大笑道,“包紫,你偷了我冰音宫的宝物,又勾引男弟子,与之私通!被我发现之后,羞愧当场自绝身亡……这个说法,你满不满意?”

    “可是……是你给我库房的令牌……”

    包紫睁着眼睛,她不相信这个倜傥潇洒的云鹤师兄,心肠如此歹毒。

    “哼,是你骗取我的信任,偷走令牌。”云鹤斜嘴笑道,“反正,死人是无法辩驳的,不是吗?”

    “我……我没有!我没有偷!也没有和男人……苟且!”

    包紫心中被恐惧包裹,她只能嘶喊着,可是在一个灵动九重的修仙者面前,她凡人之躯,弱小得如同蝼蚁,连她解释的话都传不到别人耳朵。

    退到门槛边的包紫却撞上了一个人,她穿着一袭红衣,正讥诮地低头看着自己。

    “包紫师妹,你就别躲了,至于解释,你去冥府跟阎王爷说吧……”

    面前寒光一闪,云鹤袖中一柄匕首没入包紫的胸膛,包紫嘴角溢血,红衣女子用手指去探,已无声息。

    “云鹤师兄,咱们终于把这个碍眼的废物除去了……”红衣女子双手缠上云鹤的腰肢,似娇似嗔地说道。

    “还多亏红柳师妹出的主意。”云鹤看着包紫的尸体说道,“你待会儿去随便找个男弟子,既然是伪造一个捉奸现场,就要把戏做足。”

    “是……”

    ……

    魂归九天,包紫再次转醒时,却已经不再是这个软弱无能的包紫,而是来自地球摸金门的盗墓女贼……

  • 第2章 盗墓女贼

    包紫一个鲤鱼打挺想要跳起来,但是肩膀下的疼痛让她一下子跌落到地上。

    “哎哟……”

    包紫疼得呲牙咧嘴,老半天才缓过来,看着眼前布置精巧的房间,雕梁画栋古色古香,不远处的床榻四角吊着璎珞玉环,香炉里冒出袅袅青烟,包紫有点发懵。

    “我不是在皇帝王莽的墓里吗?”

    包紫是地球上摸金门最后一个女弟子,寻龙点穴千山万水找到传说中汉代“疑似穿越者”王莽的真墓,又九死一生才闯到主墓室,最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棺椁。

    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里头的确躺着一具金缕玉衣的尸体,因为全身上下被金玉包裹,包紫看不清这位穿越者王莽长什么样。

    主墓室摆着无数的金银珠宝,玉石明珠,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鹌鹑蛋大的珍珠项链,金盏玉如意……各式各样都堆放在墓室周围,因为墓室设计得干燥无风,这些珍宝都还簇新锃亮。

    包紫不为所动,因为她知道最贵重的一定是贴身藏在棺椁里头的。

    但是棺材里头除了身穿金玉甲的王莽,就剩下他胸口的一只摔破缺口的碗。

    确切地是玉碟,跟普通人家的菜碟子差不多,莹莹的白玉光华环绕。

    “这东西是什么?”

    包紫奇怪,就连象征着皇帝身份的玉玺都搁在棺椁上头,这只玉碟却被他捧在怀里?!

    几次试探确保没有危险之后,包紫才伸手去拿。

    刚从王莽胸膛上面拿起来,金缕玉衣下面传来痛苦的嘶吼声,像是灵魂消散前的呐喊。

    “卧槽,这几千年前的穿越皇帝不会变成老粽子吧?!”

    金玉甲下边冒出一溜黑烟,金缕玉衣眨眼干瘪起来。

    包紫撒腿想溜,但是玉碟忽然变得千斤重一般,包紫一个不防,被巨力拉扯跌入棺材里头,和亲爱的老祖宗来了个面对面的深层次交流……

    “啊!!!你个臭流氓!老色狼……”

    被拉进棺椁之中,包紫胆儿再肥也吓得喊出来,天旋地转间,却到了这个房间。

    “难不成穿越到汉朝了?”

    回想起那个干枯的亲吻,尽管隔着金缕玉衣,包紫依然直犯恶心,掐着自己的喉咙干呕。

    好一阵子过后,包紫才冷静下来想想自己的处境。

    自己的双腿被一个男人压着,嗯,没有呼吸,背后有一个冒着血的窟窿,是被利剑刺死的。

    包紫淡定地一脚把他踹开,丝毫没有胆怯。

    废话,谁要是跟个千年老僵尸亲过,碰到个新鲜的,还怕个毛?!

    再说,包紫可是发死人财的,见到尸体比看见活人亲切……

    霎时,包紫脑海中一堆记忆涌来,幸亏这另一个世界的包紫软弱胆小,心思单纯,也没什么复杂的记忆,包紫只头疼了几个眨眼就恢复过来了。

    “被未婚夫杀死?真够没用的。”

    不过还是感谢这身体的原主的一些记忆,让包紫知道这个地域是南疆,此时自己身在冰音宫,首座大弟子云鹤的房间里。

    心间又冒出来对云鹤的仇恨,包紫觉得是原主的灵魂在作怪。

    “你自个儿的深仇大恨,关姑娘我毛线事啊?给我滚!”

    包紫恶狠狠地喊了一声,奇妙的是,心里乱糟糟的情绪顿时消散,什么继承原主的身体,帮她报仇雪恨,包紫可没有闲情雅致。

    你看,这世上连鬼都怕恶人,包紫一凶,这胆小鬼都吓跑了。

    肩膀下边,离心脏半寸的地方传来疼痛,包紫察觉到身体上的创口,也让自己神智清明了几分,然后走向地上的男尸。

    盗墓贼不翻一下尸体,都对不起自己的职业修养。

    “嘿,还是个穷光蛋!出师不利啊……”

    包紫有点郁闷,这男弟子看来就是红柳找来的背锅侠,一个冰音宫的小透明,死了也就死了,没人会在乎。

    他身上被包紫摸了个遍,只有一枚拇指盖大小的下品灵石,六棱角透明,看起来像是通透的水晶,里头有丝丝灵气萦绕。一把门派发放的初级宝剑,还有一块身份腰牌。

    毕竟是修真门派,这宝剑还算不错,比凡人兵器要锋利得多。

    包紫捡起地上的飞鱼梭,虽然不起眼,可从记忆里得知,这东西可是冰音宫的至宝啊!云鹤为了伪造她偷盗宝物,又栽赃她和男弟子私通的现场,就把飞鱼梭留在了这里。

    “云鹤应该不过多久就会找来掌门,此地不宜久留啊……”

    等他们一来,包紫就算不被乱棍打死,也要背着个淫妇的名声被浸猪笼,她只得再穿越一次了。

    包紫可不像原主那么傻乎乎的,这是冰音宫的地盘,掌门会维护谁?她可不会傻了吧唧地跑去陈情,让掌门替她伸冤。

    可心里实在不甘,首座大弟子的房间,她要是这么空手而归,岂不是白来一趟了?!

    心念一动,包紫顾不得伤口,脚下飞速移动,这找宝贝是她的拿手好戏啊!

    先是在床榻玉枕下摸出一只圆筒玉简,包紫瞧了瞧就扔进自己的腰包。

    “一般来说,玉简记载的是功法,被云鹤放在枕头下,应该是他的招牌法诀了。”

    然后马不停蹄地去柜子里翻找,掏出来一包裹灵石,足足有近百枚,且是中品灵石,比下品灵石要大了一倍,里头的灵气也充盈许多。

    “不愧是首座大弟子啊,富得流油,冰音宫砸下来的资源真是偏袒,尸体兄只有苦巴巴的一枚下品灵石,过着被剥削的奴隶日子,这王八蛋居然已经奔向小康了……不过尸体兄且甘心投胎吧,这些姐姐笑纳了,算是给你报仇,一路好走……”

    最后,包紫从抽屉里拿出来几个瓶瓶罐罐,莫名其妙的丹药,包紫不认识,原主又是个迷糊鬼,包紫只能揣兜里先不管了。

    要说冰音宫的房间当然是有禁制的,尤其是云鹤的修炼之处,外人进不来,里头又只有两具尸体,云鹤自然不会想到,其中一具尸体会借尸还魂,从里头将他的房间洗劫一空。

    屋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