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之一品庶女、颜染君夜析颜澈小说

重生之一品庶女

颜染君夜析颜澈小说

主角:颜染,君夜析,颜澈 标签:

前世,嫡母当权,亲弟早夭,她遇人不淑,沦为世人嘲笑的丧门星。步步为营,九死一生,只为心爱之人夺得太子之位,雄图霸业,却不想,真心人爱的是嫡姐,刻意接近为的是她孟家祖传的传世兵书,换得的却是沉溺湖底,含恨而终……今生,她虐嫡母,欺嫡姐,定要将踩下这乾坤,让他们尝尝掏空了真心,却不得善终的滋味!

一世琉璃 状态:连载中

颜染君夜析颜澈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惨死(1)

    寒风萧瑟,今夜十五,月若银盘。

    今日,皇长孙满月,太子府大摆席宴,喜气腾腾,隔着几个院落都能够听到远处的热闹和喧嚣。

    而北苑内,阴冷凄清,宛若鬼宅。

    春娥跪在颜染面前,不敢抬头看她一眼,低声怯弱地说道:“颜良睇,太子殿下他命人请良睇赴宴,说是皇长孙满月,举国同庆,不得怠慢……”

    “呵,不得怠慢?”语落,便听到一声冰冷地嘲讽,“南苑的薛侧妃可是谎称卧病在床,怎得没见他派人去请?”

    她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仿佛折断的枯枝,听的人耳膜一涩。

    春娥下意识地抬眸,便见十步之遥,颜染只着一身春衫,赤足地跪坐在冰冷的黑石地板上,裙摆下,隐约露出的脚踝纤细透明,仿佛一弯就折的芦苇。墨色的长发散落在身后,映着月色,仿佛落了雪,铺垫着阵阵的死气。

    谁能想象得到,曾经前往宠爱的颜良睇,到如今会变得这般了无生气?

    春娥有些不忍地咬唇:“良睇……”

    “去,为什么不去?如今的我,还有什么受不住的?”似是听出春娥的不忍,颜染微笑,但便是笑,她也笑的寡淡凄冷。

    她吃力地直起身,从桌边抄起一根发带,随意在脑后轻轻一束,任由身上宽大的衣衫披散在身上,人不人鬼不鬼地朝着院外走去。

    皇长孙的满月宴,上官墨不让她痛快,她又何须给他脸面?

    而春娥看着她仿佛吹风就倒的背影,轻轻一叹。

    自从那次小产,就不曾见过良睇露出过一丝笑靥,身子更是一年不如一年……

    ……

    府里上下到处张灯结彩,说不出的热烈喜庆,颜染望着这一片阑珊,嘴角却满是嘲讽。

    想起五年前的今天,正是她嫁给上官墨的日子,心里凄楚一片。

    当初她嫁得欢喜,又何曾想过,那是她噩梦的开始?

    没走多久,便见颜敏迎面走来,怀里抱着婴孩。

    一袭水红衣衫,衬得女子温柔大方,光彩照人,那一样望去,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颜染浑身一僵,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刚要转身,便听见一声娇媚的笑:“啧,我还以为请妹妹出来是件难事呢……妹妹,怎么不来看看硕儿?你看看他,长的多像殿下啊,若是妹妹当年的孩子还活着……”

    提到那个孩子,颜染脸色微变,心头的恨意如同恶魔般般挣脱牢笼,她冷冷一笑,语气冰凉的仿佛令人置身于冰窖:“那姐姐该小心一些了,指不定哪一天,皇长孙就折了……”

    她的话又狠又毒,原本还温柔端庄的颜敏瞬间面目狰狞:“放肆!”

    她刚要走上前,挥上一巴掌,忽然,眼角仿佛勾到了什么,她脸上的怒火骤变,转化成了委屈,美眸瞬间淌出了一颗颗眼泪:“妹妹,你怎么能那么说……你放过硕儿,可不可以?”

    她的声调颤抖,仿佛颜染要对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早已经对她的所作所为麻木,颜染面色冰冷,就是这样,只要颜敏一摆出这样的表情,所有人都会以为受伤害的人是她,而她颜染就是个恶毒的女人。

    她唇角抹过一丝嘲讽,果然,不等她转身,一丝劲风从耳边拂过,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啪!”

  • 第三章 重生

    四周一片漆黑,恍若一片虚无。

    颜染慌乱无目的地走着,寻不到一丝光亮,她不停走,想要找到出路,终于,在前方看到一丝耀眼的光芒,她拼命地朝着那个方向狂去……

    “咳咳……”她忽然难受地咳嗽起来,口中溢着腥甜。

    意识渐渐清晰,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床浅粉色的坠花床幔,馨香入鼻,分外熟悉。

    这是……怎么回事。

    她刚要转头,却发现头部缠着厚厚绷带,这一动,触痛了伤口。一阵剧痛传来,她顿时一身冷汗。

    慌忙撩起床前的纱帐,在看清眼前一切,颜染猛然一怔。

    前方缺角的书台,和破旧的梳妆柜孤零零地立在墙头,明明是一间极为简陋的屋室,却是她最为熟悉的。

    心底的柔软仿佛被往事唤起,颜染眼底浮上泪意,这是她的房间,是她曾经在颜府唯一的栖身之地。

    自从母亲孟鸢在她五岁那年难产而死之后,她就被赶到了这里。

    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还没死?一个念头从脑海里拂过,便立马被她否决了。

    嫡母梁氏面上和蔼大方,实际毒如蛇蝎,又怎么可能会愿意接她回来?更何况,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间屋子,早在她嫁给上官墨前,就被梁氏以驱赶灾星之由,烧成了灰烬。又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

    一个奇异的想法渐渐浮上心头……

    颜染连忙下了床,踉跄地走至梳妆台前。

    混沌的铜镜里,映出一张少女稚嫩的脸。面容俏丽稚嫩,光洁的额头上一弯黛眉轻撇,高挺的鼻梁,淡色的微抿的唇,尤其是那双眼睛,眼底含俏,顾盼间一汪秋水似落非落,澄澈见底,哪里看得出她日后的暗淡无光?

    颜染震惊地张大了嘴,手指不由自主的抚上脸颊,清晰地感觉到指尖下的润滑,而是枯燥。

    这镜中的影象,分明是自己年少时的模样。

    她……果然是重生了。

    心里划过一丝激动,但她很快的平复了下来,想起前世的一切,她嘴角渐渐凝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脸上的震惊之色骤然消散,换上了凛然寒意,连带着周身的空气仿佛都被凝结。

    这样,很好。

    过去的她太过纯良、天真,以至于上官墨利用,被颜敏欺骗,被众人欺辱,最后还被残忍的丢进池塘,活活淹死。

    如今,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她定不会放过那些伤害她的人,她要将他们狠狠地踩在脚下,将他们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痛苦,百倍,千倍得奉还!

    心中的恨意如烈火一般的燃烧,她紧紧握住拳头,任由前世的记忆充斥着她的思绪,想要把那些人,全部,焚烧殆尽!

    而就在这时,房间脆弱的小木门“吱呀--”了一声,门被缓缓推开,一抹青蓝色的身影轻巧钻了进来,少女环顾了门外四周,才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颜染脸上的神情尽失,立马投去了一个警惕的目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