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蜜宠娇妻:总裁有点甜、景宁慕彦泽陆景深小说

蜜宠娇妻:总裁有点甜

景宁慕彦泽陆景深小说

主角:景宁,慕彦泽,陆景深 标签:现言

没想到某女的追求者数不甚数,陆先生怒了:“收起你们的痴心妄想,这是我的女人!”

云树 状态:连载中

景宁慕彦泽陆景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捉人在床

    景宁到达丽华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整。

    电梯在22楼“叮”一声停下,她走出去,很快就找到2202房,按响门铃。

    门还没开,里面就传出男女急不可耐的声音。

    “泽,别,好像东西到了。”

    “等等,我去拿。”

    景宁站在门口,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东西还没到,这就玩儿上了?

    还真是心急!

    门很快打开,一个穿着浴袍,身上还带着水汽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景宁没去看他,将盒子递过去,“843块!现金还是微信?”

    对面的人却没有动。

    两秒过后,一道试探性的声音响起,“……宁宁?”

    景宁微怔,抬起头来。

    只见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一头短发湿漉漉的,身上仅穿着白色浴袍,暖黄色的灯光下,英俊白皙的脸上写满了惊讶,错愕,以及……一丝慌乱。

    景宁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彦泽,谁呀?”

    “没谁,送货的。”

    慕彦泽抢在景宁开口以前急急出声,然后迅速从钱夹里掏出一叠钞票塞进她手里,顺便将盒子抢了过去。

    门“砰”一声关上。

    景宁站在那里,指尖微微发抖,脸色也是一片苍白。

    片刻,她突然嗤笑了一声。

    看着手上那叠钞票,仿佛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嘲笑她的无知和愚蠢。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眶里的酸意逼回去,转身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掏出手机。

    “喂,你好,市公安局吗?我要举报,有人在丽华酒店招女支,房号是……”

    二十分钟后。

    一辆警车停在丽华酒店门口,旁边还有几家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

    酒店里的人被押解出来,记者们顿时纷涌上前。

    “慕先生,有人举报你在酒店里招小姐,请问这是真的吗?”

    “慕先生,作为慕氏的继承人,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对吗?”

    慕彦泽被记者围攻得水泄不通,连警察都阻止不了。

    半响,才忍无可忍的怒喝一声,“滚!”

    记者们被吓了一跳,果然退开些许。

    慕彦泽透过人群,死死盯着站在人群之外的景宁,眼底满是阴鸷狠戾。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景宁冷冷勾唇,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警察大手一挥,将人带上了车。

    人已经被带走,记者们自然也没有再停留的道理,也跟着呼啦啦离去。

    原本被堵得水泄不通的酒店门口,霎时间便空了下来。

    景宁站了一会儿,直到感觉胸腔里的呼吸顺畅了一些,这才准备离开。

    却不料,一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探究的眼眸。

    那是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年轻男人,长身玉立,身姿挺拔,利落的短发下一双眼睛深邃如星海,让人看不见底。

    英俊的五官在夜色的掩映下,透着一股清隽的贵气,与周遭的灯红酒绿毫不相融。

    景宁心头一动。

    潜意识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然而目光再转至他的身后,那个小心翼翼跟着的秘书,以及秘书身边那辆银色保时捷时,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认识这样显眼的人物。

    她没有多想,转身离开。

    直到那道娇小的人影融入车流,陆景深收回目光,淡淡的问:“刚才那人是谁?”

    身后的苏牧连忙答道:“您是问刚才被警察带走的那个?好像是慕氏集团的少东家,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

    陆景深微微皱眉,“我是问那个女的。”

    “啊?”苏牧有些懵,“哪个女的?”

    注意到陆景深的神色转为不悦,苏牧立马反应过来,“抱歉总裁,我马上去查……”

    “不用了。”

    陆景深打断他的话,沉思了几秒,突然想起什么。

    眼底闪过一抹意外,再次望向女孩离开的方向,勾唇一笑。

    片刻,方才迈步往里走去。

  • 第2章 青出于蓝

    景宁在警局刚做完笔录,外面就风风火火闯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景家的老太太王雪梅,一冲进来,当先就给了她一巴掌。

    景宁皱眉,嘴角有腥咸的血腥味散开,她冷冷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一群人。

    “你这个孽障!”

    王雪梅气得浑身发抖,“你明知道那是你妹妹,还敢报警?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

    景宁拭了拭嘴角的血迹,抬眼看着眼前的老妇人,目光嘲弄。

    “妹妹?你是指景小雅?”

    “装什么傻?外面的新闻都满天飞了,说是景家二小姐勾搭别人的未婚夫,你作为始作俑者难道会不知道?”

    景宁低眸,轻笑了笑。

    “我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野鸡,急着开张做生意,原来是我的亲妹妹?”

    站在王雪梅身后的景啸德勃然大怒,“畜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景宁冷笑了一声,她的确没想到,跟慕彦泽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会是景小雅。

    原本以为只是慕彦泽背叛了她,一气之下才想出这个损招,让他出个洋相来解恨。

    却不料一箭双雕,不仅未婚夫出了轨,对象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老太太怒不可遏,举着拐杖就要朝她身上砸下,旁边的余秀莲连忙拦住。

    “妈,有话好好说,别动气,当心气着身子。”

    说着,又转头过来劝景宁,“景宁,你也别再惹奶奶生气了,这件事是小雅对不起你,回头要打要骂都随你,但奶奶年纪大了,你听我的,服个软,别跟奶奶顶嘴,啊!”

    那温柔懂事的样子,若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有多善良。

    景宁讽刺的勾起唇角。

    父亲景啸德见她这副样子,越发来气。

    “你觉得现在很得意是不是?把你妹妹和你未婚夫都弄进警局,让我们景家跟着慕家一起丢脸?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你妹妹好歹也是个明星,你今天这么一闹,传出去她以后怎么做人?她还要不要在娱乐圈混了?我们景家和慕家以后还要不要来往?这些你想过没有?”

    景宁冷冷的看着他,“所以,你能想到的就是这些?”

    景啸德一滞。

    “是他们狼狈为奸,你却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责备我?那你希望我怎么对他们?大度的祝他们百年好合?”

    景啸德被说得哑口无言,顿了两秒,才强梗着脖子怒声道:“自己没本事留住男人,还怪别人抢了你的?出了事不知道反醒,就知道怨天尤人,和你那个没出息的娘有什么区别!”

    景宁狠狠震了一下。

    看着眼前疾言厉色的父亲,只觉不敢置信。

    五年前,景啸德背叛,余秀莲带着景小雅登堂入室,她这才知道,原来她还有个只比自己小半岁的妹妹。

    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开着车冲进河里,车毁人亡。

    景家怕她闹事,将她送到国外,不问生死。

    那几年,若不是有母亲留下的一点遗产,她早就死在国外了。

    她一直知道,父亲和老太太都不喜欢她母亲,却没想人都死了,还要受这样的诋毁。

    她心头发寒,片刻,方才嘲弄的笑了一声。

    “是!我的确没用,毕竟我没有一个当惯三的妈,景小雅青出于蓝,我算见识到了。”

    旁边,余秀莲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景啸德勃然大怒,“你胡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知肚明!”

    “够了!”

    站在一旁的老太太突然呵斥出声,景啸德气得还想再说什么,被旁边的余秀莲拉了拉胳膊。

    一抬头,就看到走廊一端,慕天宏领着慕彦泽和景小雅一起从审讯室里出来。

    慕天宏的脸色很不好看,慕彦泽和景小雅也好不到哪里去。

    景小雅死死抱着慕彦泽的胳膊,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隐忍和委屈,眼眶哭得通红,看上去楚楚可怜。

    一群人顿时纷涌上前,殷切的关心道:“小雅!你没事吧?”

    景小雅摇了摇头,闷声说了一句,“我没事。”

    说完,抬头看向站在人群之后的景宁。

    “姐姐。”她轻唤了一声,走上前来,内疚又柔弱的望着她。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过来……我和阿泽哥哥……我们不是故意的,求你原谅我们吧!”

    景宁冷冷看着她,面无表情。

    慕天宏也叹了口气,上前说道:“这件事是我们慕家对不住你,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挽回,需要什么补偿,只要你开口,我们慕家一定满足。”

    景宁冷笑,“补偿?你这是想拿钱打发我?”

    慕天宏面色一变,眼底闪过一抹愧疚。

    他回头狠狠瞪了慕彦泽一眼,怒喝,“混账东西!自己干的好事,还不自己过来说清楚!”

    慕彦泽满脸的不情愿,看了景宁一眼,终究还是在父亲的威严下不情不愿的走上前来。

    “景宁,我们不合适,婚约还是解除吧!”

    景宁一震。

    明明知道结果,可是当真正听到的那一刻,还是止不住的感到难过,心头升上一股寒凉。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弯了弯唇。

    “慕彦泽,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六年。”

    六年,没想到,六年的时间,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让她抓奸在床,事后没有愧疚,没有挽回,甚至没有道歉,只有一句冰冷的“我们不合适”。

    有什么东西自心底破裂开来,她讽刺的勾起唇角,没有丝毫犹豫,“好,我答应你。”

    慕彦泽一怔,对她的果断有些意外。

    他微微皱眉,狐疑的看着她,“你说真的?”

    “解除婚约可以,不过我要慕氏新收购的那三家子公司,作为对我的补偿!”

    “什么?你疯了?!”

    慕天宏和慕彦泽还没来得及说话,景啸德就急吼出声。

    景宁冷睨了她一眼,“还没成亲家呢,就这么急着替人家着想?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点儿?”

    “你!”

    慕天宏抬手,打断景啸德的话,平静的看着景宁。

    “你的条件我答应你,什么时候将另一半婚书拿来,我就什么时候将公司过到你名下。”

    “一言为定。”

    慕天宏领着律师离开,景啸德气呼呼的瞪了景宁一眼,在余秀莲的陪同下搀扶着景老太太走了。

    空旷的走廊里就只剩下了景宁和慕彦泽景小雅三个人。

    她不想再多做纠缠,冷着脸转身往外走,身后却传来景小雅急切的声音。

    “姐姐!”

    下一秒,前路就被人挡住。

    景小雅一张素白的脸哭得梨花带雨,抓住她的胳膊颤声道:“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喜欢上阿泽哥哥的,求你千万不要生我们的气,一切的错都在我,要打要骂,你就冲我来吧!”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