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星尊、秦云天原婉然王就衡小说

星尊

秦云天原婉然王就衡小说

主角:秦云天,原婉然,王就衡, 标签:1

宇宙初开,谁是始神?太古武修,谁降天书?星族入侵,谁振臂一挥?这是一个逆天成神、赢得无数美人心的故事。

虎瓜 状态:完结

秦云天原婉然王就衡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大军压城

    诺东大陆。

    夜黑风高的死寂中,大戎国百万兵马与星元师东西分立,将大秦国都围得水泄不通。

    大军之前,星光石散发出耀眼光芒,数千大秦国子民被一根根长矛从肚子直穿过脑袋,血肉模糊地立在地上。

    一群被砍去双腿的大秦国人痛苦地呻吟着,慢慢向国都城门爬去。

    高高的城墙下,堆满了死去的两国将士和星元师的尸体,恶臭熏天。

    都城内,屋黑街静,两个浑身是血的星元师搀扶着一个少年,拼命往王宫走。

    “什么人?”数百守城将士冲出来,星光石骤然亮起。

    “快,快救王子殿下。”话音刚落,那两个星元师就力竭而死。

    守城将士发现,少年真的是大秦国的王子秦云天。

    所有守城将士如坠冰窟,一种痛如刀割的恐惧震得他们两眼大瞪,三天前,王子不是与整个国都的老弱妇孺一起迁往大秦祖地了吗?

    “告、告诉父王,祖地……”秦云天声若游丝。

    守城将士慌忙搀扶着秦云天快速奔入王宫,一路大喊:“快救殿下,快救殿下。”

    鸦雀无声的王宫顿时乱了起来,一个身穿金甲黑袍的中年男子抢奔过来,一把接过秦云天,“天儿,天儿,你怎么回来了?”

    见秦云天不醒人事,他又急急大喊:“空方闲,空掌教,快来。”

    一个身穿白袍,因为常年思虑过度而满脸倦容的男子飞身过去,用手按了按秦云天的胸口,接着搂起他,纵身跃到长在大殿中央的星骨树下。

    “空掌教,一定要救活天儿。”身穿金甲黑袍的中年男子,正是大秦国君秦浩梁。

    空方闲没有回答,他取两根星骨树的根须,植入秦云天鼻孔,双掌印在他胸口上,不断用自己的星元引导星骨树的星元之力流遍秦云天的经脉,直通命格。

    王宫再度沉寂下来,所有人满脸焦虑地看着秦云天,空气中有一股烧灼味。

    秦浩梁双拳紧握,脸色时而愤怒,时而悲怆,时而坚毅,寂静中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

    突然,秦云天嗯哼了一声,双目微微睁开。

    “殿下的两年之劫总算过去了。”空方闲脸色更加苍白,语气极度疲倦。

    秦浩梁走到秦云天身边,一手按在他肩膀上,“天儿,你母后呢,祖地是不是出事了?”

    “父王,他们抓走了母后,祖地也被攻破了。”秦云天泪流满面。

    江微雨被抓了?她还能活下来吗?秦浩梁浑身一颤,“不可能,不可能,星骨树还在,祖地的星元之力结界无人能破。”

    “王上,看来传言是真的,七杀星坠地,星骨树死。”空方闲叹了口气。

    整座王宫又陷入无尽的死寂中,在场的将士、星元师无不满脸死灰,为了抵御大戎国和神曜七星联军,他们的家人也都送回了祖地。

    如今,祖地沦陷,家人全死,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有一个将士喃喃自语地道:“可是,可是七杀星还在,星骨树也还活着啊。”

    “刚刚给殿下疗伤时,我发现星骨树已经没有多少星元之力了,恐怕,它随时会枯死。”空方闲说。

    没有星骨树,就没有星元之力结界,整个国都将不攻而破。

    所有人被一种绝望情绪笼罩着,秦云天看着满脸悲怆的父王,又看了一眼星骨树,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大戎国君戎狄裘和神曜七星族的计谋。

    “戎狄裘夺走我的七魄,莫非就是为了让我损耗掉星骨树的星元之力?”秦云天问。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秦浩梁和空方闲仿佛看到了一个谋划了十五年的阴谋。

    首先,神曜七星族散播预言说秦云天将身怀圣兽烛照之魄出生。

    接着,戎狄裘借祝贺之名,在秦云天出生之日杀入秦王宫,夺走他的七魄,又在他身上种下噬魄毒,让他不仅无法汲取宇宙星元修炼,还需依靠星骨树的星元之力存活。

    最后,趁星骨树毁灭之时,举兵入侵,从此永占诺东大陆。

    秦浩梁和空方闲的沉默,让秦云天意识到,这一切真的是戎狄裘和神曜七星族的计谋。

    他想起祖地沦陷、母后被抓的遭遇,心中又痛又恨,眼下,如果星骨树真的死了,整个大秦就将从此灭亡,而他,正是促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悔恨交加,恨不得一死,可是悔恨越是强烈,他活下去的愿望就越强烈,是的,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雪恨。

    一定要报仇雪恨。

    秦云天想到了有战神之称的雁帖寒将军,倘若他带领两百万大秦将士从亡灵峡谷大胜归来,大秦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还有曲中传带领的御星阁五十万星元师,只要他们杀出沧溟荒原,大秦国都之困一定迎刃而解。

    他看向值守在星像镜前的将士,希望他们喊出胜利的消息。

    死寂中,突然有人飞奔进王宫,高声嘶喊:“王上,王上,他们把王后……”

    报信的将士跪在地上,不敢再说话。

    秦浩梁虎躯一震,疾步冲出大殿,登上宫楼,只见星光石照亮的地方,江微雨全身白条条,困在一群神曜七星族人里。

    秦浩梁双拳一轰,将身前的城堞击成了齑粉。他搂住秦云天,不想让他看到这悲惨的一幕。

    可是江微雨撕心裂肺的嘶喊声,在静静的夜空中不断传来,一声声撞击着他们父子俩的灵魂。

    每一个大秦国人,都被这惨叫声撞得心魄俱碎。

    秦云天悲痛欲绝,巨大的仇恨在他心里来回撞击,他嘶声吼叫,双目流血。

    夜空中传来江微雨的叫声,“杀了我,快杀了我。”

    “父王……”秦云天再也站立不稳,扑通跪到地上。

    秦浩梁拭去热泪,从身边一个将士手中,抢过一把弓弩,巨臂一拉,箭矢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射向江微雨。

    惨叫嘎然而止,夜空中只剩下神曜七星族的笑声。

    “戎狄裘,我秦浩梁不杀你,誓不为人。”秦浩梁的吼声在夜空回荡,悲怆而坚毅。

    一阵狷狂笑声响起,“秦浩梁,过了今夜,太古将不会再有一个大秦人。”这是戎狄裘的声音。

    这时候,一个神色慌张的大秦将士跑上宫楼,“王上,亡灵峡谷和沧溟荒原的战事……”

    一个说不完的消息永远是噩耗。

    秦浩梁心一横,领着秦云天和众人回到王宫,大殿之上,所有将士和星元师形如枯槁,个个垂头丧气。

    秦浩梁走到星象石前,可是星象石已碎。他仰天长叹了一口气,星象石整个太古只有三块,一碎俱碎,看来雁帖寒和曲中传带领的队伍全军覆没了。

    眼下,整个大秦只剩下国都中的三十万将士和十万星元师了。

    “天真要我大秦啊。”秦浩梁仰天长啸。

    “王上,要不撤退?”空方闲说。

    秦浩梁看了一眼众人,不再言语,他何尝不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只是此时此刻,他想把这个决定交给大殿上的众将士。

    “但求一死,绝不后退。”沉静中,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想到祖地沦陷,家人尽死,国之将破,已然生无可恋,遂跟着嘶吼起来,“但求一死,绝不后退。”

    秦云天看着他的父王,斩钉截铁地说:“父王,大秦开国五百三十六朝,自古只有一个祖训,君王死社稷,将士死国门。”

    秦云天的话让在场的将士想起大秦祖辈英勇荣光,顿时挺起胸膛,目光中只剩下坚毅,他们齐声吼着:“君王死社稷,将士死国门,大秦人永不后退。”

    秦浩梁似乎还在等待什么,双目紧闭,默不作声。

    沉寂中,夜空突然划过一道亮光,接着传来一阵轰鸣,有人喊了起来,“七煞星坠地,星骨树死了……”

    众人慌忙走过去,只见星骨树枝枯叶干,那枚结了近万年的星元果也掉在地上,干瘪得像一块石子。

    秦浩梁表情僵硬,捡起星元果,干瘪的果肉瞬间化成了灰烬,露出一粒通体漆黑得发亮的种子。他来不及诧异,就将种子放到秦云天手中。

    “空方闲,你带天儿从秘道走。”秦浩梁喊道。

    秦云天正欲抗拒,空方闲一掌已经拍来,击得他晕了过去。

    接着,空方闲双膝跪地,朝大殿之上的所有将士和星元师跪拜三下,又向秦浩梁拜了三拜,抱着秦云天飞身而去。

    王宫外,大戎国的大军已经发起最后的总攻,城墙倾塌的轰鸣声不断传来,厮杀之声惊天动地。

    秦浩梁领着众将士走出王宫,迎着茫茫夜色,他吼起了大秦的战歌《秦风》。

    “秦之泱泱,将守四方。太古之盛,唯秦之桢。克敌为艰,血染疆场。言念君子,与国同觞。”

    所有大秦将士顿时泪洒满面,怒声跟着唱了起来。

  • 第2章 神兽之魄

    秘道绵长,直通千里之外。

    这是秦太祖修建国都时就修好的逃生秘道,几千年来,不曾有人走过。

    离开秘道之后,醒来的秦云天虽然悲痛欲绝,可是事已至此,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活下去,报仇。

    是的,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雪恨。

    他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看着不断倒退的树林,突然发现这是在往南边走。

    他提醒空方闲,“教尊,往南走就是乌南大陆,乌月国的无藕公主虽然与我有婚约,可是父王多次向他们求援都得不到回应,我们往南走会不会是自投罗网?”

    空方闲没有停下脚步,穿过这片莽林,前方就是东卜山,空方闲似乎想起了什么,脚步奔得更快。

    “他们追来了。”空方闲突然往左闪去,藏在一块巨石背后。

    秦云天还来不及诧异,就听到有人远远喊道,“秦云天,出来吧,你身上的噬魄毒一天不解,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空方闲闭目叹了口气,在秦云天耳边低声说道:“少主,穿过这片莽林就是东卜山,你去星月宫,找谷若溪,求她设法化解你体内的噬魄毒。”

    “你不带我去?”秦云天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他们人数众多,修为境界不在老夫之下,多半是神曜七星族,老夫去会会他们。”

    空方闲说得随意,秦云天更觉得越发凶险,他知道神曜七星族由天枢魔族、天璇精灵族、天玑异兽族、天权巨人族、玉衡血翼族、开阳死灵族、瑶光仙族组成,每一个种族,都修为极高。

    可是,空方闲贵为大秦国的御星阁掌教,早已达到涅槃境,星元雄厚,即便不敌,大可以闪身逃走啊。

    秦云天看着须白皓首,满脸疲惫的空方闲,心中顿时醒悟,为了镇住他的命格,帮他度过噬魄毒的两年之劫,空方闲已经消耗了大量星元,刚刚又一顿飞奔疾走,此时恐怕已经元气大伤。

    想到这里,秦云天对自己的悔恨又重了几分,他一心想成为星元师,可是七魄全失,无法吸纳宇宙星元,十五年来只能躲在王宫中,靠研读御星阁的武功秘籍度日,还有大秦耗时多年才制定出来的四国英才谱。

    即便他最喜欢的御星阁镇阁之宝,樗风击影剑法,他也只是会其意知其招而无法施展出来。

    “我真没用。”秦云天心中愧疚。

    空方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安慰他,而是低吼道:“快走,再不走就迟了。”他索性抓住秦云天,运起全身星元往莽林深处推去,自己则往反方向跃了出去。

    秦云天飞出十丈之远,双足刚落地,他就死劲狂奔,不能让空方闲白白牺牲,一定要逃出去,活下去,为所有大秦国人报仇雪恨。

    他一路狂奔,茫茫夜色中,隐约传来了空方闲的歌声,那是大秦的《秦风》,每一个大秦国人都会吟唱。

    秦云天泪流满面,在心里也跟着默默吟唱起来,“秦之泱泱,将守四方。太古之盛,唯秦之桢。克敌为艰,血染疆场。言念君子,与国同觞。”

    他咬牙发誓,无论如何,他都要解掉身上的噬魄毒,成为一名星元师,修炼成一门绝世神功,手刃戎狄裘和神曜七星族。

    前方出现一团光亮。

    秦云天身上的星骨树种子也随之发出一道亮光,像一股巨大的引力,牵引着他一头冲了进去。

    引力之大,根本容不得刹住脚步。

    “啊!”秦云天惊叫一声,整个人急速往下坠。

    不知过了多久,砰地一声,秦云天掉在一潭池水里,水冰刺骨,冻得他全身发抖,呼气成烟。

    他爬出水潭,发现水光潋滟,眼睛适应四周的昏暗后,他抬头望去,一朵星光在遥遥上空闪烁。

    秦云天看不到任何东西可以帮助他攀爬上去。现在,他进入了一个新的绝境。他抹去脸上的水珠,环顾四周,看见一条青石小道,伸延进漆黑中,最深处,隐约有一团黑影在晃动。

    “请问这是星月宫吗?”秦云天喊道。

    没有声音回应。秦云天装着胆往前走,一股强大的气息,不,是七道浩浩荡荡的气息汹涌而来,压得他呼吸困难,站立不稳。

    那七道气息突然发出轰隆一声,将秦云天撞飞,重重地飞跌到水池里。

    秦云天以为自己会粉身碎骨,可是他只是摔得浑身疼痛,身体并没有受伤。这是一种警告,也是一种手下留情。

    “难道这是星月宫的人在考验我?”秦云天爬起来,继续往青石小道走去。

    昏暗中,响起阵阵锁链声,强大的罡风阵阵袭来,一声愤怒的咆哮响起,接着又是一声,咆哮声足足响了七次,声音惊天动地,震得四周摇摇晃晃。

    “晚辈求见谷若溪前辈。”秦云天作揖喊道。

    这时候,两朵星光亮起,接着更多星光闪闪曜曜,空间顿时明亮起来,秦云天看见了十四只明亮如皓月的眼睛。

    七只身型庞大如山的神兽,立在他面前,威风凛凛,呼气如风,喘息如雷。

    秦云天仅凭这些神兽的外形,就能认出它们分别是史书中所记载过的青龙、朱雀、玄武、白虎、貔貅、麒麟、当康。这七只上古神兽分别被巨大的镔铁锁链牢牢扣押着,但却如七位帝王一般,俯视着他。

    青龙喷出一口白气,咆哮一声,其它六只神兽也跟着躁动起来,咆哮连连。

    青龙朝秦云天射出一道金光,其它六只神兽像得到了召唤一样,身体也发出一道道金光,直入秦云天体内,激得他晕眩过去。

    青龙看着晕倒在地的秦云天,沉吟一声,用一种古老的神兽语言说:“这小子凡体,凡命,七魄不全,真是差得匪夷所思。”

    “兄长,我们真要这么做?”朱雀看着青龙。

    “早在千万年前,我就感应到我们神魄本体的强大气息,一旦本体彻底恢复,我们身为残魄,就只能灰飞烟灭了。”青龙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秦云天的身体。

    “兄长说得极是,当初七大神兽与神曜七星族大战,身殒魄散,圣身与神魄同时坠落虚空渊面,不知踪影,我们散逸出来,虽然有天脉的天地元气滋疗恢复成形,但终究不是神魄本体,没有圣身容纳,迟早还是会魄散烟消的。”白虎说。

    “近几年我魄象不稳的情况更加频繁了。”玄武说完,貔貅、麒麟、当康三只神兽也应声附和。

    “当初夏尧以大神通之力设下死结囚禁我们,其意不明,千百万年来,无一人来访,眼下这小子到来,不知是祸是福。”青龙说。

    “兄长,你做决定吧。”朱雀不再说话。

    白虎、玄武、貔貅、麒麟、当康也不再说话,只是颌首微笑,示意青龙它们已做好准备。

    “我们生而为七,如今有机会合而为一,应该是件幸事。”青龙长啸一声,化成一团金光,照在秦云天身上,一眨眼便没入他体内。

    朱雀、白虎、玄武、貔貅、麒麟、当康也纷纷化为金光一团,闪入秦云天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秦云天睁开眼,脑中一片空白。他环顾四周,七大神兽已不见踪影,他试着原地蹦跳了一下,身体突然直射而起,轰一声撞破了洞壁。

    这一冲,让秦云天如雏鹰展翅,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腾云驾雾般的感觉。

    眼前是莽莽丛林,日光照耀而下,温暖异常。

    秦云天慌忙就地一闪,躲入树荫之中,可是依然有斑驳的阳光照射下来,落在他身上。

    秦云天心中的慌乱变成了惊讶,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出现如被火焚烧般的疼痛,命格之中,也没有一股要绞碎身体的力量冲涌而出。

    “我可能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秦云天想着,却不知道他无意之间,聚齐了神兽七魄,命格之中,自此多了一股神兽霸力。

    前方就是东卜山了,那里白溪流过,山门耸峙,巍然成观。

    秦云天得到神兽霸力之后,奔跑的更快,体力也更加充沛,一炷香的时间,他就奔到了山门之前。

    只见青石铺就的山路一直向上伸延,葱郁的树林间,可见白塔忽闪忽现。

    他将脚跨过山门,一阵动听的女声突然响起,“哪里来的野小子,敢闯我星月宫圣地。”

    秦云天循声望去,两个白衣少女,自天而降,手中长剑寒光夺目。她们一把提起秦云天,“走,跟我们去见师姐。”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