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枕边囚爱:高冷首席请放手、秦颂白牧忆楚珂小说

枕边囚爱:高冷首席请放手

秦颂白牧忆楚珂小说

主角:秦颂,白牧忆,楚珂, 标签:总裁豪门、婚恋、契约情人

她心中的完美婚姻被好闺蜜的一张照片彻底破坏。完美婚姻之下包裹着的是复仇的火焰。“你妈害死了秦颂的爸,你知道吗!秦颂娶你单纯是为了报复!”灯光下,男人俊美的双眸冷冽如冰,薄唇轻启:“你就是死,也要是我的人。”

白水清衣 状态:连载中

秦颂白牧忆楚珂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一张照片

    铅云压顶,一道闪电破空落下,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在耳边炸开。

    劲风掠过,落地窗前的风铃发出杂乱无章的声响。

    “你……哪来的?”白牧忆一双茶色猫瞳,复杂交错的光。看着摆开的泛黄照片,意欲伸手拿起,又胆怯的收拢了手指。

    她怕,怕去触碰,就会发现是一场梦。

    饶是经过岁月腐蚀,她依旧能辨认出,照片上笑意和蔼的女人是十三年前与世长辞的母亲。

    一次搬家,唯一的相册丢失,这几张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坐在她面前,一身水蓝色长裙的女人,在蜡烛明明灭灭的光线下,一张秀气的脸显得诡异。

    定定的,与白牧忆对视了两秒。旋即,女人桃红的唇角勾勒出一抹温和的笑来,眼里却沉淀着一丝森冷:“当然是为了给你惊喜啊!”

    惊喜?

    白牧忆峨眉轻蹙,略带迷茫之色。

    “不过……”

    女人语调一转,瞥了眼照片道:“你不应该更好奇照片上的男人是谁?”

    她这么一提醒,白牧忆赫然注意到,照片还有一个主人公。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四十来岁男人,穿着卡其色的风衣,和母亲勾肩搭背,举止亲密。

    “谁?”

    乔晔打了个手势,示意她靠近。

    白牧忆乖乖俯首帖耳,只听她压低了声音如同道出宫廷辛秘。

    “他是你妈的老情人,秦颂的父亲。”

    “轰——”

    窗外的惊雷劈在别墅外的槐树上,似宣泄着满腹怒火。

    白牧忆骤然瞳孔紧缩,手不自觉的抖了抖。

    微微粘合的唇,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也发不出声,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脖子。

    抬眼看着爆料的乔晔,那双清灵的眸子里,似乎暗藏着挑衅,而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揶揄的笑。

    “我也是无意中得知的。”乔晔不慌不忙的坐回椅子上,无辜的耸了耸肩。

    无意?

    十三年前的事,有意还不一定能查到!

    白牧忆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凌厉的视线似乎要洞穿她一般。

    乔晔明显被看得心虚,瑟缩着靠在椅背。

    “我当是什么大事呢!”

    白牧忆如葱的指尖夹起一张照片在手里,迎着刺目的闪电,轻哼了一声:“秦颂他早就告诉过我了。”

    乔晔瞠目结舌,情形和她预料中的有了偏差。

    她这种表情,白牧忆分外的受用,不紧不慢的把照片放下,泰然自若。

    “你,你就没有羞耻心吗?”乔晔讶异的问道,控制不住情绪,声音徒然拔高:“你妈害死了秦颂的爸,你知道吗!秦颂娶你单纯是为了报复!”

    ‘哗啦!’

    惊雷不平息,刺痛了她的耳膜。

    白牧忆白皙的脸煞白如纸,不过一瞬,恢复如常。

    旋即,讥笑道:“乔小姐,暗恋我老公,你有羞耻心吗?”

    她又不是二愣子,乔晔之前几度靠近秦颂,每每暗送秋波她都当做没看见。

    如今,忍无可忍!

    “你……”

    乔晔花容失色,脸色如吃了死苍蝇一般的难看。

    白牧忆恍若未见,坐下翘着腿,端起咖啡凑到唇边轻抿一口,不咸不淡道:“这是我家,不经过我的允许以后不能踏足半步,谢谢。”

    “白牧忆,我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原本清纯的人儿,此刻面目狰狞,在闪电逆光里,如同巫师咬牙切齿的诅咒。

    “哼。”白牧忆冷哼一声,垂眼,视若无睹。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沉重急躁,渐渐的消弭于耳。她细长睫毛掩不住的痛心,指尖抚着照片上面容清秀女人的脸,眼中升起氤氲。

    为什么?

    会是这样!

    “呼……”

    灌进的风吹灭了桌上的蜡烛,房间里陷入了黑暗死寂。

    而她,仿佛被关进了个无底深渊,无助,彷徨,恐惧,在心底迸发。

    “林嫂,玉如……人呢!”

    她焦急的起身,四下看去,大声的喊着家里的佣人。

    突然,大厅门口的位置,一束明亮的灯光,好似星辰璀璨。

    “停电了怎么不找人来看一看?”低沉浑厚的嗓音像是大提琴拉出的音调,随着光源,徐徐靠近。

    白牧忆怔住了,几秒后,眼眶泛红。

    “怎么了?”

    泪水涌出的刹那,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抚上了她的脸,指腹轻柔拭去。

    她吸了吸鼻子,逼回眼泪往肚子里咽,抬眼看着手机灯后的人,微光中,五官棱角深如刀刻。

    那一双墨色的眼,注视着她,哪里看得出半点阴谋?

    “秦颂,我们离婚吧!”

    她语气云淡风轻,攥着衣角的手却已是涔涔冷汗。

    一阵冷风拂来,周遭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你说什么?”秦颂眯着眼,面部线条紧绷,浑身散发着凛冽威压。

    “我说我们离婚吧!离婚!”

    白牧忆大吼起来,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像是找到了个宣泄口,唾沫横飞的质问道:“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爸是被我妈害死的!用婚姻来报复,你恶不恶心,可悲不可悲!”

    手插在长发里,尖锐的指甲狠狠抓了一把头皮,感觉到了疼才能克制住自己发狂的冲动。

    秦颂紧抿薄唇,面如锅黑。

    许久,谁也没开口说话,对峙着,四目相交,如同双双失语。

    一个泪凝于睫怒火中烧,一个目光深沉面若冰霜。

    “谁告诉你的?”

    良久,他终于开了口。

    “你不用管是谁告诉我的,既是事实,明天办理离婚手续,我不会和你这种卑鄙的人过下去!”白牧忆深吸了一口气,手背蹭了蹭酸涩的鼻尖,瞥过头不去看他。

    “你敢!”

    他冷声呵斥,手机的灯光條然消失。紧接着一只手不偏不倚的掐住了她细长的脖颈。

    “咳……”

    猝不及防的呼吸不畅, 白牧忆干咳着,试图掰开他的手。

    “白牧忆,你嫁给我的那一天你就是我秦家的人,不管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死也得死在秦家!”

    他厉色喝道,力度又重了几分,不断的收拢,真的有掐死她的打算。

    “……”白牧忆张着嘴,一个音节也发不出。近乎窒息,指甲在他手背上划出一道道血色痕迹。

  • 第二章 宿醉

    “铛——”

    某种电器,因通电而发出清脆声响。

    偌大的水晶灯,将房间里照亮得明亮通透,恍如白昼。

    她半睁开的眼,视线里,男人紧绷着面部线条,隼目酝酿着滔天怒火。

    “太太!”

    从门外进来的林嫂眼见这一幕,惊呼出声,吓到不知所措。

    秦颂冷冷的瞥了林嫂一眼,狠戾的眼眯起,像丢垃圾一样推开了白牧忆。

    她重心不稳,往后倾倒,林嫂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咳咳……”

    不停的咳嗽,巴掌大的脸憋得通红,五官皱成一团。

    喉咙似乎破裂开了个大大的口子,她捂着脖子,白皙的肌肤殷红的指印格外的触目惊心。

    “先生,这……”林嫂帮忙抚着她的背为白牧忆顺气,瞅了秦颂一眼。

    一记森冷的眼刀子过来,她忙缩了脖子,后半句话在舌尖未落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想掐死我?”缓过气来的白牧忆冷笑着,抓着林嫂的胳膊站直身,直视着他。茶色的眸子里波澜未起,如渊如沼。

    秦颂眼皮跳了跳,垂下在身侧的手微微的抖着,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

    “要么你掐死我,要么,离婚,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鼻尖稍有酸楚,她吸了吸,冷冷瞥了秦颂一眼,径直往楼上去。

    往事,如片段的影片在脑海里浮现,第一次在酒吧相遇,他绅士有礼。白氏集团受挫,他说:牧忆,嫁给我,我成为你的依靠。

    恍如昨日,念及,心如刀割。

    视线里,她背影笔直,如往常一般,绝然而独立。

    那眸中的冷静和倔强,让人恨不得捏成碎片!

    酒,是穿肠毒药,滴滴腐蚀人的理智。

    房间里没有灯,迎着落地的窗盘腿坐下,背后是坚硬的床沿。

    “Cheers!”

    举杯对夜,闪电照亮了白牧忆略带泪痕的脸,如同沾了露的白玫瑰。

    殷红的酒在水晶高脚杯中微荡,扬起下巴,一饮而尽,苦涩在舌尖蔓延。

    为什么,戏剧性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好痛。”白牧忆下意识的坐起,将柔软的发压在耳际,头涨腰疼,骨头似散架。

    胸口微凉,眼睑垂下,她木然怔住。

    地上一片狼藉,衣服散落在蚕丝被上,有她的短裙,bra,还有……

    暗蓝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衣,男士内裤……

    机械的侧目而去,身旁的男人睡得很熟。

    下颌骨的线条流畅,五官深刻,眼窝深邃,细碎的黑发垂下,遮掩住了饱满光洁的额头。

    轻轻蹙着的眉宇,紧抿成线的薄唇,仿佛在梦里也不得安稳。

    秦颂!

    这个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酒精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散而去,白牧忆眉头紧皱,轻轻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

    昨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隐隐的记得自己好像在酒吧中买醉,之后便没有了记忆。

    自己怎么又回到别墅中了,而且,秦颂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身边?

    白牧忆抓过一旁的衬衫遮盖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意识也在渐渐地恢复,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答案。

    她勉强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四肢无力,走路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她轻轻的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这才感觉好一些。

    白牧忆扣上自己上衣的最后一个扣子,转过身去。

    躺在床上的秦颂已经醒过来了。

    “你做什么?”

    他语气冰冷,眉头紧皱,将手轻轻的抵在眼前,遮挡着外面照进来的光。

    “那你昨晚呢?你又做了什么好事。”白牧忆语气很不友善的说着。

    眼前的这个人曾是她的唯一。

    可是现在,她只想要逃得远远的,与这个男人再不相见。

    秦颂整理着自己的上衣,从床上下来,不以为然的看着白牧忆:“如你所见。”

    他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却悄悄地提示着白牧忆,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身子,就这样被这个男人玷污了。

    白牧忆死死的咬着牙,如同一只被激怒的狮子一样。

    “混蛋!”白牧忆猛地一巴掌打过去,却在瞬间被对方接住了。

    他死死握着白牧忆的手腕,她虽一拳打过来,却没有什么力道。直到白牧忆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才放开。

    在秦颂的脸上,依旧看不到任何表情。

    后辈用前辈的过错惩罚自己身边的人,这种事情秦颂也做得出来,还真是可笑。

    “无谓的抵抗。”秦颂将外套穿在身上,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离婚的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你最好死心。”

    他不温不火的态度在一瞬间激垮了白牧忆最后一点理性。

    “秦颂,你就是一个禽兽!”白牧忆死死的握紧拳头看着眼前的人,眼底满是怒火。

    他凭什么,带给自己希望,又马上将自己推向绝望的深渊,这个男人,自己再也不想要看到他了!

    指甲深深地刺进了掌心,留下几道印记,白牧忆却丝毫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说的没错。”秦颂忽的转身过来,渐渐地逼近着。

    “白牧忆,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他如同一只精明的猎手,在悄悄地密布着一张大网。

    “那个贱人的女儿,还没资格在我的面前谈条件。”

    白牧忆浑身颤抖,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妈妈,她不是贱人!”

    “你也一样。”

    白牧忆双手被控制住,一双眼睛泛红,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唔……”

    她死死的咬住秦颂的肩膀,白色的衬衫上不多时便出现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红。

    “既然你那么讨厌我,我们离婚,从此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离婚?休想。”

    秦颂忽的抓住了白牧忆的手,将她死死的抵在了墙上。

    他的语气冰冷,如冬夜中的风一般,淡淡的,却满是寒意。

    “你最好放弃抵抗。”

    说完,秦颂松开了白牧忆的手,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白牧忆的一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似乎要用眼神看穿这个男人一样。

    愤怒,失望。

    秦颂仅从她的眼神中看出这样的情感。

    他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卧室,墙上的时钟旋转,自己也应该到公司去了。

    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白牧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蜷缩在了角落中,阳光暖暖的照下,却驱散不掉心中的阴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