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男神老公太危险、安暮晚宋靳墨安晓倩小说

男神老公太危险

安暮晚宋靳墨安晓倩小说

主角:安暮晚,宋靳墨,安晓倩 标签:婚恋、总裁豪门、契约情人、禁忌之恋、闪婚

一夜危情之后,安暮晚知道,在新婚之夜和自己缠绵一夜的男人,竟然是未婚夫的小叔?更是她姑姑安晓倩的未婚夫?一纸契约,将安暮晚变成宋靳墨的地下情人。男人给了安暮晚极尽的宠爱,在女人身心沦陷的时候,却给了她致命的打击。真相像是淬毒的利剑,毫不留情的刺穿安暮晚的心脏。安暮晚抱住肚子,痛苦的看着睥睨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为什么?”“因为这是你欠她的,亲爱的晚晚。”男人低下头,缱绻的呼吸,如同每个午夜梦回一般,缠绕在安暮晚的身体四周。可是,此刻,却像是毒蔓一般,缠住安暮晚的身体,甚至灵魂。原来,在这场爱情中,她不过就是一个笑话罢了。她千疮百孔,不过一场笑话。PS,新人新书,最极致的豪门虐恋,最唯美的甜宠之旅,尽在一晚情深,男神老公太危险中。

深绯树 状态:连载中

安暮晚宋靳墨安晓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3章 别碰我

    “不……不用了,我刚从公司出来,就要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安暮晚知道宋霁琰肯定还在云中漫步的,她立马心慌意乱道。

    她和宋靳墨在三楼纠缠,而宋霁琰则是在四楼等自己?

    想到这里,安暮晚的眼眸,满是痛苦和惆怅。

    “那你好好休息,晚上我们要过来宋家吃饭。”

    “好。”

    “晚一点我过来接你。”

    嘱咐完之后,宋霁琰便挂断了电话。

    安暮晚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一双眼睛,满是痛苦和挣扎。

    她是一个坏女人,她对着宋霁琰撒谎了。

    ……

    安暮晚虽然很累,可是,却没有立刻回到住处休息,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安暮晚的姑姑,安晓倩,是安暮晚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可是,安晓倩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好,经常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昨天虽然是安暮晚和宋霁琰的订婚典礼,同时,也是宋靳墨和安晓倩的订婚典礼。

    只不过,安晓倩因为身体不好,只是简单的举行了一下。

    对于宋靳墨会和安晓倩在一起这件事情,只怕整个京城的人都不明白吧?

    可是,在经过昨晚之后,安暮晚似乎有些知道……宋靳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不能够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宋靳墨当成复仇的工具。

    ……

    “靳墨,我已经好多了,你不要担心我。”

    “昨天原本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但是,我的身体就是这么的不争气,对不起。”

    “没事。”

    安暮晚刚走进安晓倩的病房,便听到里面传来冷冷淡淡的对话声。

    听到这个声音,安暮晚的身体倏然一僵。

    她反射性的就要扭头离开,却不想,安晓倩已经眼尖的看了安暮晚的身影。

    “小晚,你过来了。”

    既然安晓倩已经开口了,安暮晚想要离开似乎也有些不可能了。

    安暮晚僵直着脖子,面带僵直的扭头,看着安晓倩。

    安晓倩穿着医院特有的蓝色病人服。

    可能是因为长时间都在医院的关系。

    女人的肤色,显得异常的苍白。

    可是,今天的女人,却显得异常的幸福。

    因为宋靳墨的关系吗?

    “小晚,快点过来,靳墨刚好过来,正好,你可以和靳墨认识一下。”

    安晓倩没有看出安暮晚僵硬的样子,只是一脸喜滋滋的朝着安暮晚招手道。

    之前安晓倩和宋靳墨交往,安暮晚是不知道的。

    只知道安晓倩喜欢上了宋靳墨,具体两人怎么认识的,安暮晚都不知道。

    安暮晚没有没有见过宋靳墨。

    因为男人之前一直在国外出差,回国之后,又很忙,所以安暮晚自然和宋靳墨碰面的机会很少。

    她和宋靳墨第一次打照面,还是昨晚上的订婚典礼。

    “靳墨,这个是我的侄女,安暮晚,小晚,快点叫姑丈。”

    安晓倩眉梢带着幸福的看着冷着脸的宋靳墨说道。

    相比较安晓倩幸福的样子,宋靳墨的表情,从刚才就没有变过。

    “小晚。”

    见安暮晚不开口,安晓倩有些担心宋靳墨会生气,不由得小心的看了宋靳墨一眼。

    见宋靳墨并没有生气,安晓倩才松了一口气。

    “姑……姑丈。”

    最终,实在是没有办法,安暮晚只好咬住舌尖,讷讷的叫着宋靳墨说道。

    宋靳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安暮晚,一双邪魅的眸子,在看着安暮晚的时候,似乎带着些许的轻佻。

    男人直白而灼热的目光,让安暮晚整个身体都抖得不成样子。

    她咬住嘴唇,垂下眼睑道。

    “姑姑,我……我还有工作要忙,晚一点……在过来看你。”

    一向都比较冷静沉稳的安暮晚,在宋靳墨的面前,却显得有些慌乱。

    没有等安晓倩说话,安暮晚已经慌张的离开了安晓倩的病房。

    看着安暮晚匆忙离开的背影,安晓倩的眼眸带着疑惑道。

    “小晚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害羞了?”

    “谁知道呢?”

    宋靳墨眼眸一闪而过的冷漠,笑得格外鬼魅道。

    “好了,你好好休息,有空我在过来看你。”

    停顿了几秒钟之后,男人抬起手腕,看着手腕上昂贵奢华的男士腕表,眼眸冷漠的朝着安晓倩说道。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安晓倩听到宋靳墨要离开,心中有些不舍道。

    宋靳墨没有说话,只是冷漠迈着双腿,离开了这里。

    看着宋靳墨离开的背影,安晓倩那双喜气洋洋的眸子,也不由得浸染着些许的暗淡。

    ……

    安暮晚拍着自己的胸口,有些慌张的靠在楼道口的墙壁上。

    想到宋靳墨看着她的那种样子,安暮晚的心中,顿时一阵的烦躁起来。

    她担心宋靳墨会将他们的关系,告诉安晓倩甚至是宋霁琰?

    男人对她的恨意,实在是……

    “啪嗒啪嗒。”

    当安暮晚想的出神的时候,一道脚步声,在不远处的地方响起。

    清脆的皮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安静的楼道的位置,显得异常的突兀。

    安暮晚的身体,不由得绷紧。

    许久之后,那个声音才渐渐的离开,安暮晚不由得呼出一口浊气。

    她扭头,就要离开医院的时候,谁知道,一转身,竟然就撞到了一堵肉墙身上。

    |“唔。”

    安暮晚的鼻子,重重的撞上了男人刚毅的胸膛上,疼的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刚分开?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朝着我投怀送抱?嗯?”

    低沉邪魅的声音,在安暮晚的头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安暮晚的身形不由得绷紧。

    就连女人垂落在两侧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成拳。

    她僵硬甚至机械的抬起头,当看到宋靳墨那张邪逼的脸之后,安暮晚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莫名的颤抖起来。

    “你……为什么……”

    为什么宋靳墨会出现在楼道这边?

    他不是应该陪着安晓倩的吗?

    “真是漂亮的眼睛。”

    宋靳墨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安暮晚的眼睑的位置。

    男人指尖的温度,似乎有些低,带着些许的阴凉。

    在触碰着安暮晚的脸颊的时候,莫名的让安暮晚整个身体不由得僵住了。

    “别碰我。”

    安暮晚抿着唇,将男人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拍开。

    宋靳墨目光幽深的盯着自己被安暮晚拍红的手背,一双眼眸,犀利的就像是利剑一般,直直的刺进了安暮晚的心脏。

    被男人用这种恐怖的目光看着,安暮晚感觉自己要被冻僵了。

    她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冷静,冷声道。

    “宋总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允许我离开。”

    她可不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宋靳墨有任何的交集。

    “看来,我真的有必要提醒一下,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了?”

    见女人冷若冰霜的要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宋靳墨阴森森的笑了笑。

    在安暮晚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男人已经伸出手,抓住了安暮晚的手腕,将女人按在了墙壁上。

    安暮晚脖子一僵,她的大脑,一片的空白。

    明明告诉自己,要将宋靳墨给推开,狠狠的推开。

    可是,宋靳墨的动作,却有些粗鲁,让安暮晚苦不堪言。

    宋靳墨捏住安暮晚的下巴,声音泛着些许冷然道。

    “不叫?”

  • 第002章 一纸契约

    “啊。”

    液晶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

    而画面中的女主角,毫无疑问,就是安暮晚和宋靳墨。

    她的身体,因为被宋靳墨享用了一整个晚上,已经没有办法动弹了。

    尤其是在看到画面中的女人之后,安暮晚觉得自己真的要奔溃了。

    不远处的床单上,落下了一点的殷红,像极了艳丽的梅花?

    那是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标志。

    “是不是感觉拍的非常漂亮?”

    低哑而撩人的声线,在门口响起。

    原本陷入了疯狂和崩溃的安暮晚,缓慢的回过神。

    女人的双眼,带着些许空洞的看着迈着修长的双腿,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件 白色的衬衣,领口的位置解开了三粒的扣子,露出男人异常精装性感的胸膛。

    而男人的五官,深刻俊美的就像是刀刻一般,完美的像是太阳神阿波罗。

    他走进安暮晚之后,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抬起安暮晚的下巴,邪魅的脸上带着轻佻道。

    “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为什么?”

    安暮晚失神的看着恶魔一般的男人,然后像是疯了一般,将男人的手甩开,发疯一般的甩了男人一个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异常的突兀。

    宋靳墨似乎也没有想到,情绪激动的安暮晚,竟然会打自己?

    男人一张脸,黑沉沉的,犀利的寒眸,冷冷的盯着安暮晚。

    “你倒是大胆?知道打了我的后果吗?“

    宋靳墨摸着自己的脸,凶狠的掐住安暮晚的下巴道。

    安暮晚苍白的俏脸上,带着些许的嘲弄的看着宋靳墨。

    “知道,你是想要杀了我?还是想要将我的手砍断?我既然敢打你,就不怕你折磨我。”

    宋靳墨盯着安暮晚,女人一双倔强的眸子,在暗淡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好看。

    男人定定的凝视了女人许久之后,才嗤笑的松开了安暮晚的下巴。

    “这些视频,可都是为了你准备的。”

    “宋靳墨,你想要毁了我。”

    安暮晚握紧拳头,脸色发白道。

    从昨晚上男人失控的吼出那些话之后,安暮晚已经有了这个觉悟了。

    这个男人,是想要毁了她?

    所有才会在她的订婚之夜,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毁了你?不……宝贝,你怎么会这个样子想?|”

    宋靳墨低笑一声,有些暧昧的靠近安暮晚。

    男性异常灼热甚至是撩人的呼吸,划过安暮晚的脸颊。

    惹得安暮晚,整个身体不由得僵住了。

    她的手指,异常僵硬,想要将男人推开,可是,男人却如同磐石一般,根本就推不动。

    “这些我可是用来自己欣赏的。”

    宋靳墨见女人素雅的脸上带着些许难堪,嘴角的笑纹,越发的严重。

    他凑近安暮晚,在女人的嘴巴上暧昧的亲了一口。

    安暮晚僵直着身体,狠狠的将男人推开。

    “宋靳墨,你究竟想要玩什么把戏。”

    “当我的情人。”

    宋靳墨被安暮晚这个样子推开,脸上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听到宋靳墨的话,安暮晚的眼底,不由得带着些许嘲笑。

    “宋总你是不是在做梦?》”

    她是宋霁琰的未婚妻,而他则是她小姨的未婚夫?

    他提出这个要求?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

    “做梦?”宋靳墨玩味的摸着下巴,他挑起安暮晚的下巴,目光幽幽的盯着安暮晚说道。

    “我向来不喜欢做梦,安暮晚,你觉得京城的媒体,会不会很喜欢看到你的表演?我那个傻侄儿?竟然没有碰你?真是让我意外。”

    “你……”

    男人放肆的话语,让安暮晚整张脸都变得粉白一片。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早就将一切都计划好了。

    “签了它。”

    无视女人那双黑眸,像是要喷火一般,男人只是懒洋洋的将一纸合同,扔到了安暮晚的身上。

    安暮晚捡起床上的合同看了一眼。

    这个明显就是在天国下,不应该存在的卖身契。

    “如果我不签呢?”

    上面的条款,无非就是要求安暮晚当宋靳墨情人的条款,直到宋靳墨腻掉她为止,安暮晚才算是可以脱离宋靳墨。

    “你不会不签约的,安暮晚,还是你更喜欢让全世界欣赏你的动作片?”

    宋靳墨懒洋洋的看着安暮晚,笑得异常妖娆刺骨道。

    听到宋靳墨这个样子说,安暮晚的脸色,骤然一阵苍白。

    “而且,你也应该要为了月牙赎罪呢?”

    宋靳墨靠近安暮晚的耳边,男人有些放肆的在女人的耳边,轻轻的舔了一下。

    安暮晚顿时感觉,一股莫名的寒气,从自己的身体四周,开始蔓延。

    她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一阵剧烈的颤抖着。

    如同受惊的蝴蝶一般,轻轻的颤抖着。

    宋靳墨的嘴角,挂着些许玩味的看着安暮晚的样子,男人的眼底,始终都带着邪恶的光芒。

    圣洁而倔强的沙漠玫瑰,拧眉痛苦的样子,像极了被恶魔拉进深渊的天使?

    “只要我想要,随时随地,你都需要配合我。”

    许久之后,当安暮晚将手中签好的卖身契,交给了宋靳墨之后,宋靳墨才将视频的底片都删掉了,男人拿着契约书,笑得异常邪肆的朝着安暮晚说完,男人便消失不见了。

    安静的套房内,还充斥着那股异常暧昧的麝香的味道。

    安暮晚握紧拳头,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斑驳的痕迹。,

    女人的脸上,带着一抹虚无和苦涩。

    果然,欠了的,总是要还的。

    素白的手指,紧紧的握住,随后,再度松开。

    她掀开身上的被子,面无表情的裸着身体,朝着浴室走去。

    将身上属于宋靳墨的痕迹,尽数的洗干净之后,安暮晚才离开了套房。

    ……

    “小晚,你昨晚去哪里了?我等了你一晚上。”

    安暮晚刚坐上计程车,就接到了宋霁琰的电话。

    宋霁琰似乎有些疲惫的朝着安暮晚说道。

    昨晚是宋霁琰和安暮晚的订婚之夜,宋霁琰已经定下了云中漫步四楼的包厢。

    原本想要给安暮晚一个惊喜的。

    可是,男人等了一个晚上,却没有等到安暮晚出现。

    安暮晚的眼睑带着些许愧疚,她咬住嘴唇,低声道歉道。

    “抱歉,霁琰,昨晚上我有些稿子要赶,就忘记了我们昨晚是订婚之夜。”

    听到安暮晚这个样子说,宋霁琰似乎也没有在意,只是心疼道。

    “我不是说了,不要太累了,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