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慕尧煊沐念初江云宸小说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慕尧煊沐念初江云宸小说

主角:慕尧煊,沐念初,江云宸, 标签:女强、豪门、豪门恩怨

一觉醒来丢了清白,她却不知对方是谁,莫名其妙成了世人口中浪荡不堪的女人,一次次的春梦无痕,她疑惑,一纸契约的合同老公慕尧煊却嗤笑她春心荡漾,看着慕尧煊陷在轮椅里瘫痪的双腿,她的疑惑渐消,也是,这样的身体……怕是也不能够的吧,可是他这八块腹肌是怎么回事?肚子里的孩子又到底是谁的?

紫兰 状态:完结

慕尧煊沐念初江云宸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章 我比你清楚

    沐念初回过头,勾唇无所畏惧地笑了笑,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慕尧煊就在外面等我,现在我是他的未婚妻,你们要是想因此得罪慕家,我随便你们。”

    她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带着点点哭腔道,“出了这么门,我和你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话音落下,回过身,步履艰难地朝外面走去。

    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渲染出一朵朵无色的花。

    这一次,没有人再拦住她。

    渐渐收紧了拳头,想到一向疼爱她的父亲如今躺在医院,久久昏迷不醒,这一瞬间,她坚定了念头——一定要让父亲清醒过来,告诉他真相!

    回到车上,沐念初低垂着眼眸,似乎是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从缓过神来。

    慕尧煊也察觉到了她情绪的不对劲,没有说什么,直接吩咐司机开车。

    过了一会儿,沐念初发现这并不是来时候的路,有些奇怪,开口问道:“不回去吗?这是要去哪儿?”

    “民政局。”

    慕尧煊看了她一眼,漠然地吐出这三个字。

    沐念初瞳孔微缩,但是转瞬间又很快恢复过来,唇边扬起一抹苦涩笑。

    也是,她的确要嫁给他了,领个证是早晚的事了。

    便没有多说什么,将视线转向窗外,看着呼啸而过的风景,心底还是忍不住地泛酸。

    从民政局出来,重新上了车,沐念初看着手中的红本本,微微发愣,觉得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真的结婚了,还是和一个才认识不到两天的男人!

    慕尧煊却是始终面无表情,就像丝毫不在意这件事,而结婚的人也不是他一样。

    回到别墅,这一次,佣人已经安排好了沐念初住的房间,就在慕尧煊的隔壁。

    第二天,“慕氏公子不畏流言蜚语,强娶沐家千金”的新闻迅速在网络上流传开来,配图是二人昨天从民政局出来的照片。

    一时间,舆论阵阵。

    有的说是慕尧煊暗恋沐念初多年,才会在这风口浪尖接下这顶大大的绿帽。

    也有的说是沐念初被江云宸赶出家门,被慕尧煊收留,之后靠美色上位。

    还有的说是慕尧煊对沐念初才是真爱。

    诸如此类,等等,完全成为媒体大写特写的焦点。

    傍晚,快到饭点的时候,慕尧煊从房间出来。

    他打量了客厅中的沐念初一眼,略略皱眉道:“去换一身好一些的衣服,和我回去。”

    “回去?回哪儿?”沐念初愣了愣。

    “慕家祖宅。”

    在寂静的山林中,一栋复古的别墅矗立其中,黑色的铁栅栏增添了几分庄严的意味,放眼望去,里面是大片的绿色。

    沐念初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也好了不少。

    整齐的大理石道路折射着橙黄的灯光,推着慕尧煊走进去,沐念初这才发现里面的长桌坐了不少人。

    二人一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了他们的身上,带着明显的探究和打量。

    这让不太习惯的沐念初脸颊微红,一时间不知道视线该往哪里看才好。

    这分明就是慕家的家宴!

    慕尧煊看了她一眼,小声的在她耳边介绍着家里人。

    “尧煊,你回来啦?快快快,坐下,正好可以吃饭了。”坐在左边最中间的中年男人眉眼温和,笑的和蔼。

    “嗯,二叔。”慕尧煊点了点头,推着轮椅过去。

    见大家都入了座,菜也陆陆续续一道道被端了上来。

    “对了,这位是?”突然有人发出疑惑的声音,指的自然是坐在慕尧煊旁边的沐念初。

    然而,他们还没有回答,就见坐在长桌最前方的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女人抢先开了口,语气极其鄙夷和不屑,“不就是前几天被拍到婚前出轨的沐家千金吗?”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变得有些诡异。

    沐念初脸色一白,紧紧咬着下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早该想到的,当初那铺天盖地的新闻,又有谁能不知道呢。

    “郑姨,话可不能这么说。”慕尧煊勾唇笑了笑,一只手覆盖在沐念初的手背上,明显的安慰,接着云淡风轻说道,“造谣是犯法的,现在说话都讲究证据。”

    身为慕尧煊继母的郑芳芳脸色僵了僵,但是很快又恢复过去,轻哼一声,“新闻上都报道出来了,还能有假?尧煊,也不是我要说你,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不检点的女人?这不是给我们慕家抹黑吗?”

    “现在的新闻能有几个是真的,不都是为了博关注。”慕尧煊顿了顿,看了沐念初一眼,接着冷冷说道,“念初是个怎么样的人,恐怕我比你清楚多。既然我已经娶了她,就不要再说这些让大家难堪的话了。”

    沐念初的身体一僵,受宠若惊地转过头,正好对上满脸宠溺的慕尧煊,不自觉心跳加速跳了跳。

    他这是在维护她吗?

    听到这话,郑芳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厌恶地瞪了沐念初一眼后,便收回了视线。

    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沐念初也十分感谢慕尧煊的维护,却是愈发摸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彼时,沐念初也深刻地意识到,慕家虽然权大势大,但是与之伴随的,是人心复杂,水深难测。在这样的家庭中,以后的生活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了,必须处处小心才行。

    “沐小姐,我叫慕媛,煊哥哥的妹妹,可以帮我盛碗汤吗?”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坐在沐念初旁边的年轻女人一边客气地说着,一边将碗递了过来,指了指不远处的汤。

    她正是郑芳芳与前夫所生的女儿,慕媛。

    沐念初愣了愣,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自然也是欢喜地点了点头,仔细盛好后,又递回过去。

    慕媛伸手准备接过来,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然后佯装手突然失去力气,一软,没有拿稳,碗直接从手中掉落下去。

    滚烫的汤尽数洒在了沐念初的手上和衣服上。

    “哎呀,我怎么这么不小心!”

    慕媛装作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却是坐定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眼底多了几分得意。

    沐念初这个时候才懊悔自己太容易相信人了,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可是即便知道,她也没办法当场发作,只好抽出几张纸,赶紧将身上的汤汁擦了擦。

    白色的连衣裙沾染上点点污渍,手背红了一大片,沐念初疼的轻微地皱了皱眉。

    慕尧煊看了看,喊来佣人找来一套合身的衣服,递给沐念初,温柔道:“楼上拐角第二间,是我的卧室,你去换套衣服,顺便整理一下。”

    沐念初点头嗯了一声,对着大家说了几句客套话,便上了楼。

    难怪从一进门,她就觉得似乎有某个灼热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现在想来,恐怕就是慕媛。

    在心底抱怨几分,她拉下拉链,将连衣裙褪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沐念初吓了一大跳,慌忙拿着手上的连衣裙遮挡住luo露的身体,害怕的往后退着。

    推着轮椅缓缓进来的慕尧煊抬头看了满脸羞红的沐念初一眼,神情间没有丝毫的异样,径直关上了门。

    “你……你……你来干什么?”沐念初结结巴巴地,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这是我的卧室。”慕尧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屑道,“放心,我对你这种平板身材没有丝毫兴趣。”

    和饭桌上的温柔简直判若令人。

    即便如此,被看光的沐念初依旧无法释怀,咬牙低声怒骂了一句,“流氓。”

    便匆匆往浴室跑去。

    换好衣服后,沐念初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通红,如同火烧一般,打开手龙头,捧了一把水,低头,胡乱摸了一把,这才觉得热度减轻了一些。

    开门,走出去,沐念初看了始终坐怀不乱的慕尧煊一眼,下一秒又立刻撇开了视线。

    慕尧煊却是没有多大的反应,抬起眼看了看,淡淡道:“我父亲让你去书房找他,一楼左手边第三间。”

    沐念初有些意外,却还是应了一声后,便乖乖前往了。

    毕竟,继续待在房间里,难免因为刚刚的事情尴尬,正愁没有理由出去。

    到了书房门口,再三确认后,沐念初抬手敲了敲门,礼貌道:“慕叔叔,是我,念初。”

    “进。”

    里面传来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

    沐念初推门走了进去后,又识趣地将门关上。

    慕廉松年近六十,头发乌黑,只有两鬓隐隐露出些许花白,他挺直着背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很精神,可是岁月还是在他的脸上划下了不少的痕迹。

    他就这么丝毫不避讳地打量着沐念初,目光中带着明显的探究,看的沐念初浑身不太舒服,只好打破沉默,率先开口道:“慕叔叔,尧煊说您找我,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叫慕叔叔?”慕廉松的目光趋近平静,渐渐温和起来。

    气氛一时间也变的轻松了不少。

    沐念初只好讪讪地改了口,不太习惯地喊道:“爸。”

    慕廉松的脸上露出点点笑意,像极了一个慈祥的父亲,“既然你和尧煊已经决定结婚,我也不会反对的。我相信尧煊看人的目光,也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沐念初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尧煊那孩子呀,就是表面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心地很善良的,他那腿……”说到这里的时候,慕廉松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染上几分惋惜和哀伤,“哎,都过去,不提也罢,也真是苦了那孩子。”

    沐念初现在回想到慕尧煊,竟觉得有些像别扭的小孩,一时间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现在你身为他的老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希望你能尽好一个妻子的责任,好好照顾他。”慕廉松的语气严肃了一些,“你父亲和沐家的事情你就不用多操心了,慕家这边自然会有人帮你处理好的。”

    几番话下来,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个步入老年的男人对自己儿子的疼爱。

    沐念初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躺在医院的父亲,如果他知道自己结婚了,一定也会如此叮嘱慕尧煊的吧?

    瞬间,眼角泛出点点泪意,连忙低下头,不让人轻易察觉到。

    她动情应道:“爸,你放心吧,我会的。”

    不为别的,就为这份如山的父爱。

    况且,其实她也明白的,虽然慕尧煊在家宴上如此维护他,已非完璧之身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慕尧煊还肯接纳她,没有为难她,甚至付了父亲的医药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比起江云宸实在是好太多。

    听到这个回答,慕廉松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挥手,“其他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回房间吧。今晚和尧煊就别走了。”

    沐念初应声退出了书房。

    回去的路上,她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直到到了卧室,沐念初才猛然发现,慕家老爷子最后那番话,岂不是指她和慕尧煊今晚要睡同一个房间?!

  • 第一章 正好缺一个老婆

    热,好热。

    沐念初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周围一片陌生。

    这里是哪里?

    他是谁?

    “唔……”

    男人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身上,身体的燥热正在缓解,渐渐的,她控制不住的微弓起身子迎合,眼皮也是越来越重……

    晨曦慢慢拉开了帷幕,东方的地平线露出点点鱼肚白,太阳渐渐升了起来。

    沐念初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扬高手臂伸了个懒腰,下一秒瞬间愣住了。

    没穿衣服?

    她吓了一大跳,连忙坐了起来。

    脑海中闪过昨天晚上隐隐约约的片段,沐念初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她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

    垂在身侧的双手无措的收紧,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整个房间很安静,并没有其他的人。

    沐念初差点就以为那一切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春梦。

    要真是如此,该有多好。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沐念初连忙抹了抹眼泪,装作若无其事地接听起来。

    “你好,是沐念初吗?我是你父亲的主治医师,你快来医院一趟吧。”

    听到这话,沐念初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着急问道:“我父亲他怎么了?”

    “总之具体情况,你过来我们再详说。”

    说完,那端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沐念初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的,收拾好后,慌忙赶到了医院。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的,你父亲身体方面已经渐渐稳定了,但是医药费现在透支了不少,你赶紧去交钱吧。”医生客客气气地说道,将一张单据递了过去。

    沐念初担忧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接过来看了看,面露为难,只好讪讪道:“不好意思啊医生,我现在身上没有带多少钱,我回家拿,可以吗?”

    “嗯。”医生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尽快。”

    说了不少感谢的话,沐念初才离开医院。

    回到家,站定在门口,沐念初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婚夫江云宸。

    她和他在一起两年,虽然他无父无母,但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因此看轻他,不仅让他们订了婚,更是让江云宸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

    犹豫良久,她深吸一口气,摆好脸上的笑容,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云宸,我回……”

    “啪——”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点点痛感,眼前先是短暂的一黑,紧接着砸过来的报纸掉落到了地上。

    “你还有脸回来?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江云宸满脸怒气地坐在沙发上,语气森冷。

    沐念初的心“咯噔”一下,然后低头,捡起报纸,看到上面的新闻,脸色瞬间就失去了血色。

    “沐家千金深夜与陌生男子酒店相约,坐实婚前出轨!”

    大大的新闻标题下是好几张她和一个男人极其亲密的照片。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的照片中,她的脸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男人却是只有背影。

    沐念初的声音带着轻微额颤抖,哽咽道:“云宸,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男人!”

    “呵,不认识?”江云宸眼底多了几分厌恶,冷笑了一声,“所以,我的未婚妻是个即便不认识也能爬上他床的女人?沐念初,你贱不贱?”

    最后几个字,刻意加重了音量。

    沐念初眼眶通红,泪水悬挂若泣,无助地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已经失去了意识,那根本不是我我自愿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江云宸脸色一凝,愤怒地讽刺道,“这也不是你第一次做出这种事了吧?哼,碰都不愿意让我碰,却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你还真是好样的!”

    沐念初低垂下眼眸,咬紧了牙关,鼻头一酸,险些落下眼泪。

    还能说什么呢?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空气一时间变得安静下来,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些窒息。

    良久,沐念初才从犹豫中抬起头来,抿了抿干燥的唇,还是咬咬牙,放轻了声音,“云宸,我爸……他的医药费又该交了。”

    江云宸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穿上西装外套,朝门那边走去。

    路过沐念初身边的时候,他的语气柔和了些许,“跟我去见客户,应酬。”

    说这话的时候,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沐念初愣了愣,连忙跟了上去。

    她不知道为什么江云宸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带她去应酬,可这是不是代表,他不会计较这次的事情?况且,父亲的医药费还需要他掏钱,如何她都没有办法拒绝。

    车子在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停了下来。

    江云宸什么都没有说,径直下了车,向里面迈动脚步。

    沐念初的眉心跳了跳,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不敢开口问,只好一直跟着。

    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江云宸看了沐念初一眼,将她往前面推了推,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然后淡淡道:“你先进去等我,我去上个厕所。”

    沐念初点了点头,没有多想,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的灯光很暗,沙发旁的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

    只见那人穿着黑色的大衣,身板略略显得有些单薄,棱角分明的脸庞俊美绝伦,深邃的眼眸中泛着明显的寒光,周身充满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沐念初愣了愣,再不敢往前走一步。

    这个男人是谁?是云宸要见的客户吗?

    她的目光下意识地看了看门外,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江云宸回来。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这样的安静反倒让人觉得可怕。

    然而,过了许久,门那边依旧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别等了,江云宸不会来了。”

    清冷的男声陡然响了起来。

    沐念初心中警铃大作,看着他,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慕尧煊先是一顿,随即勾唇冷冷笑了笑,“欲擒故纵?既然都到这个房间了,还来这一套?有必要?”

    沐念初越听越不明白。

    慕尧煊摇着轮椅,逐渐靠近,嘲讽道:“你不就是今天新闻上那出轨门的女主角吗?怎么,现在还装清纯?”

    沐念初的脸色瞬间惨白,紧紧咬着下唇,撇过脑袋,没有说话。

    慕尧煊慵懒地抬起眼皮看了面前女人一眼,十分不屑,“不过你应该在心底窃喜吧?因为你很快就要嫁给我了。”

    “什么?”沐念初一惊,猛地抬起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样的反应让慕尧煊也有些意外,却是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只凉凉道:“江云宸把你当成礼物,送给我了。而我,一个双腿残疾的废人,正好缺一个老婆。”

    “不!这不可能!”沐念初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云宸他不是这样的人!我是他的未婚妻!”

    “呵,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今晚就是让你来见我的吗?”慕尧煊冷笑了一声。

    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突然又咽了回去,沐念初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着镇定,“他……说了的,我知道,所以,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这番话,她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哦?知道?”慕尧煊的目光久久落在沐念初身上,神情间意味不明。

    “我……我还有事,不打扰了。”这样的打量让沐念初很是受不了,她咬了咬牙,一边找了个借口,一边开门,逃也似的离开了。

    慕尧煊盯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中,双眸微眯,若有所思。

    一出房间,沐念初就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早就牢记于心的手机号。

    很快,那端就接通了。

    “云宸,你在哪里?”沐念初喘着气,抓紧手机,着急地问道。

    江云宸的声音听起来很随意,“回家了。”

    沐念初的心沉了沉,她停下脚步,颤抖地继续问下去,“你……是不是要把我送给别的男人?”

    话音落下,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

    “是啊,怎么了?对方是慕家公子慕尧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江云宸顿了顿,厌恶道,“别忘了,你可是给我戴了这么一大顶的绿帽子。”

    回答的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掩饰。

    一瞬间,沐念初只觉得浑身像是置身冰渊一样,冷的很。

    她的双眸失去了色彩,木讷地站在原地,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江云宸的双眸一凝,不快道:“我会给你父亲按时交上医药费,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嫁给慕家公子换来他们对沐家的帮助。我这也是为了沐家好。”

    “不,我不答应!”沐念初吸了吸鼻子,提高了音量,几近崩溃地拒绝道,“我是个人,不是所谓的棋子和联姻工具!”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温和的江云宸此时为何会如此无情,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昨晚的那个意外吗?

    可……她明明也是受害者啊,为什么连最亲近的他都要往她的伤口再捅上一刀?

    “你觉得你有的选吗?”江云宸的语气染上了浓浓的威胁意味,“如果你不答应,那么,你父亲的医药费我也无能为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