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回首又见程墨安、陆轻晚程墨安叶知秋小说

回首又见程墨安

陆轻晚程墨安叶知秋小说

主角:陆轻晚,程墨安,叶知秋 标签:总裁豪门、扮猪吃老虎、欢萌搞笑、天才宝宝、婚恋

新手制片人,因追债大财阀,冒充其初恋情人,却被他反套路据为己有,假扮小助理的身份,一点点吃掉她的小心心。等她明白这是场乌龙,准备撒腿跑路,他反手一个结婚证,“老婆,儿子都有了,你还想找哪个男人?”儿子?五岁的小奶娃霸着不走,“妈咪妈咪,你就答应吧,买一送一,限时特惠哦!”凭空冒出来的小娃娃,是她的??某只老狐狸用催眠术抹去了她的记忆,辣么她就用美人计让他逃不出手心儿。老狐狸啊,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就是咱们这样,我陪你花前月下,你的钱随便我花!身心干净一对一,全过程高甜爆笑,嗯……这是两只腹黑狐狸的爱情!

汤圆儿 状态:连载中

陆轻晚程墨安叶知秋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听说,你是我初恋?

    踏出美联航US-7019航班的机舱门,陆轻晚仰头望望天空,深吸了一口久违的空气。

    蓝天白云小暖风儿,连天公都在作美,这是个好的开始!

    “亲爱哒!”

    伴随清脆的嗓音,迎面跑来一抹浅红色的高挑身影,近了可以看清她少女模样的水润脸颊,明媚如初夏的热情笑脸。

    接着,她一个猛子扑到叶知秋怀里,“伦家想死你啦!”

    陆轻晚三年前在美国偶遇了叶知秋,那晚她们俩差点同时被子弹打死,后来就成了生死之交。

    “咳咳咳!”叶知秋被她撞的咳嗽好几声,“靠,压到姐胸了。”

    陆轻晚美眸闪动,色眯眯的打量她的上围, “你有吗?”

    “你妹……”叶知秋挑高陆轻晚的下颌,扁着嘴巴埋汰她,“啧啧啧,投资方撤资,项目告吹,大火都烧到眉毛了,你丫还有心情撩妹?”

    “靠……”

    开心过头把这茬给忘了。

    她此次回国是为了筹拍电影《倾听往事如昨》,但电影开拍在即,出品方绝世影业突然撤资,且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陆轻晚路上骂了绝世总裁程墨安几万次,还是不解气,“玛德,别让我见到程墨安!我特么一脚踢死他!”

    出站口,一辆顶配迈巴赫的车门缓缓关上,黑衣男子打开牛纸皮封面的文件夹,修长如玉的手指忽地停下,两道墨色剑眉蹙了蹙。

    司机毕恭毕敬,“总裁,可以走了吗?”

    男子敛回心神,幽邃的眸子如千尺寒潭,寂静又深远,“嗯。”

    叶知秋吓得一个机灵,双手齐齐用力,将她的嘴巴给堵了个结实,“卧槽,你小声点,当心被人灭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走,跟姐姐回家了!”

    陆轻晚乌溜溜的大眼睛乖巧的眨呀眨,“嗯嗯嗯!”

    叶知秋所谓的家,位于滨城CBD的天澄湖边,MBK旗下的高档湖景房,只是……

    咳咳咳!

    “球儿,你大爷的!你在忽悠我吧?这就是你所谓的MBK湖畔春天?”看到实物,陆轻晚一下子炸了毛。

    走出27楼电梯,沿着昏暗的楼梯上楼顶,打开生锈的铁门,迎面是矮小的屋塔房。

    叶知秋展开双臂转了一圈儿,“嗯哼!湖景房,顶楼,坐观天澄湖全貌,没骗你哦!”

    说好的高端湖景房开窗大公寓呢?

    陆轻晚感觉自己被耍了, “你丫个骗子!这尼玛是顶楼吗?这是楼顶!”

    “滨城市中心每平八万八,姐姐不收你房租,你丫知足吧。”

    陆轻晚难以平复买家秀和卖家秀之间的巨大落差,抱着枕头欲死状,“嘤嘤嘤,给我速效救心丸,伦家心痛的不能呼吸。”

    叶知秋捞起挺尸中的陆轻晚,“差不多得了哈,真受不了的话,回你六年前的大别墅去,要么,就给我麻溜的爬起来干正事。”

    六年前……

    她住天澄湖对岸的别墅区,在那里度过了锦衣玉食的十八年。

    想起陈年往事,陆轻晚沉沉的垂下眼睑,一丝酸涩飞逝在眼角,旋即,她绯色的嘴唇轻轻上扬,划开淡而凉的讥笑。

    失去的,总会回来,

    走着瞧吧。

    陆轻晚手臂环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动着火焰,“我在美国就联系过绝世影视部,但负责人说他们做不了主,让直接联系程总,特么,我哪儿够得着程墨安那货。”

    传说程墨安智商碾压爱因斯坦,不到十岁就考入了哈佛大学少年班,十六岁从麻省理工毕业,后在斯坦福硕博连读,除了金融之外还辅修了物理,一不小心拿了个哈佛大学物理金奖。

    总之一出生就被称为“别人家孩子”,走路带风,气场两米八,帅到人神共愤自己都不敢照镜子怕影响奋斗积极性的那种神一样的存在。

    以上,都是传说。

    现实是,绝世旗下共有二十五个子公司,绝世影业只是其中一个分支,按理说以程墨安的身份根本犯不着插手小小的影视项目,为什么他临时撤走了《倾听》五千万投资?

    有病?闲的?有仇?还是土豪任性?

    叶知秋摸着下巴叹息,“程墨安很注重个人隐私,所以网上没有照片,也没有资料,抛头露面的事都是他助理做的。”

    陆轻晚一屁股坐下去,“呵呵,估计是仇家太多,怕暴露身份后被人绑票。”

    叶知秋挑了挑柳眉,从文件夹里面抽了一叠打印纸,“咱们时间紧迫,用正常手段肯定没戏,所以需要剑走偏锋,下猛料!”

    陆轻晚撑大美眸,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你意思是,杀了他?这么帅的任务我去吧!”

    叶知秋扭了两下陆轻晚的脑袋,“你丫是不是在飞机上睡傻了,不是杀,是睡……你懂?”

    陆轻晚盯着叶知秋的胸,左边右边各看了五秒钟,“睡了他?你?”

    “错,是你!你负责勾引程墨安,让他乖乖掏钱。”

    陆轻晚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勾引…他?你让我用美人计?”

    “你是制片人好不好?而且呢,你恋爱经验丰富,男女老少通杀的嘛,最主要的是,你、有、胸!不然我再帮你揉大一点哦——”

    “你来啊。”

    叶知秋:“……”当她没说。

    陆轻晚翻白眼儿,“程墨安那种身份的男人什么女人没见过?稀罕我吗?而且,我正八经的恋爱就谈过一次,还特么被劈腿了,我哪儿来的经验?”

    “你少装纯,追你的男人从时代广场排到曼哈顿二十九号,你丫把他们都忘了?”

    陆轻晚坚决不接受美人计,她是靠实力吃饭的,要有节操!

    叶知秋叹一口气,“晚晚呀,《倾听》可是你母亲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啊,你爸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把它拍成电影,你辛辛苦苦筹备了整整一年,大会小会开了无数次,张导的门槛都被你踩塌了,为了你妈,你爸,你的梦想……”

    叶知秋一开始念经,陆轻晚的心理建设就倒台, “别酝酿情绪了,直接说吧。”

    就知道她受不了这招!百试百灵!

    叶知秋哗啦打开早就准备好的资料,“程墨安今晚跟天虹影业的胡总吃饭,时间地点都在这里,你打扮漂亮点,跟他来个偶遇,然后……嗯!”

    陆轻晚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嗯什么嗯?你大爷的居然给我挖坑!绝交十分钟!”

    叶知秋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礼服,“乖啦,今晚不能吃饭哦,我给你买的裙子是XS码,吃了就塞不下的哟,还有,吊牌不要拆,穿完了原价退,快去洗白白吧!”

    陆轻晚欲哭无泪状,“你算计我?!还不让我吃饭!绝交二十分钟!”

    晚上九点,皇庭娱乐会所。

    金碧辉煌的皇庭娱乐城,大门两旁立着十几根硕大的罗马柱,霓虹灯闪亮如星辰,出入的宾客非富即贵,门前停车场清一色百万豪车。

    陆轻晚一袭纯白色的连衣裙,自然垂直的长发流泻腰际,见谁都三分笑容,温温柔柔无害的样子。

    “美女,我找程墨安先生,请问他在哪个包厢呀?”

    听到找程墨安,前台美女不禁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她,“你有预约吗?”

    陆轻晚咬咬后牙槽,尼玛,还要预约?

    “美女,你觉得初恋女友见前男友,还需要预约吗?”

    前台的电话“啪”掉了,左右嘴角各抽搐一次,“初……初恋?”

    陆轻晚纯美无邪的微笑,柔声道,“美女,我家亲爱的到底在哪儿,我好久都没见到wuli安安了,很想他呢!”

    不远处,刚刚迈入旋转玻璃门的程墨安脚步顿了顿,讳莫如深的眼眸循声望去……

  • 第2章 神一样的定力

    他身边的助理陈纪年“蹭地”一下踩滑了地板,险些顺瓷砖飞出去,初恋?安安?

    额滴个乖乖……

    陈纪年吞吞冷气,不确定的翻开行程表,“总裁,天虹影视今晚没有女性代表,您另外约了人吗?”

    程墨安单手斜插裤袋,高大的黑色身躯岿然不动,低哑的嗓音矜贵清冷,“没有。”

    “那……我过去把人打发了?”

    刚才白激动了,原来又是个冒牌货。

    前台碎了满地的芳心还没来得及收拾,抬头看到了大厅尽头立着的黑衣男子,他正在侧目跟身边几个高层吩咐什么,眉目若朗月当空,有着出世的绝美和高华。

    “天呐……程墨安!”

    程墨安是皇庭的钻石VIP,前台自然认识他,但会所严格要求过,任何人不许偷拍、泄露客人的信息,尤其是他。

    大概是太激动,前台木讷的喊出了三个字,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某个方向,灵魂已经出窍了。

    陆轻晚顺着她的目光,搜索到了玻璃门的方向,然后一个趔趄——

    不是吧?

    这么挫?

    门口走来的男人,已经五十出头,脑袋上的头发掉了三分之二,头顶正前方比一百瓦的灯泡还亮,鼻梁略塌、肥厚的嘴唇充满了肉欲。

    圆润的肚腩撑开了加大款的西装外套,扣子吃力的锁住了他的腰围。

    黑色的西裤像两个麻袋装了两截石墩,整个人矮矮胖胖,神似加大加粗的霍比特人。

    娘亲啊!

    她要勾引的是这个男人吗?

    呼吸,吐气。

    陆轻晚优雅的撩起一缕长发,摇曳生姿若一朵游走在水中的睡莲。

    白色长裙完美烘托她身材的曲线,自胸到腿如青山流水。

    陆轻晚无疑美丽的,她的美并非性感妖娆,而是灵巧可爱,不施脂粉的粉嫩脸颊,盈盈闪闪的聪颖眼眸,骨子里流露出率真和潇洒,微圆的脸颊无从分辨真实年龄,眼角眉心都保留着十八岁的纯真烂漫。

    “墨安,我等你好久了。”

    陆轻晚柔柔美美的甜蜜笑着,洁白藕臂轻盈的搭上了肥胖男人的肩膀。

    那欲说还休的柔美,恰似诗词中演唱的“不胜凉风的娇羞”。

    程墨安一双深眸看向陆轻晚,眼底闪过短促的惊愕,又变得平静如水。

    陈纪年手里的文件夹“啪”掉了,他见鬼似的慢慢抬头,看到了程墨安的脸。

    好吧,万年冰山美男子此时此刻依然没有一丢丢表情变化。

    肥胖男人一个哆嗦,“你……找谁?”

    陆轻晚眨巴眨巴清澈的眼睛,“我找你呀,墨安,你可别说不记得我哦。”

    肥胖男人不自在的动了动嘴唇,“你……”认错人了,程墨安先生就在前面,我特么不敢冒充他啊,我不想死!

    只是,他还没开口,害怕被当场揭穿真相的陆轻晚就急匆匆堵住了他的话,“哎呀墨安,你不会把我忘了吧?我是晚晚呀。”

    肥胖男人干笑,“我……”

    什么晚晚早早?我压根没见过你,你不要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

    陆轻晚柔弱无骨的小手抚摸他的西装领子,“忘了也没关系,人家会让你想起来哒。”

    你丫敢临时撤资,赶紧给老娘五千万!

    肥胖男人油腻的面孔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所以?”

    陆轻晚白白嫩嫩的手指暧昧点戳他的胸口,“墨安,这里人好多,人家都害怕了,咱们去里面好不好?人家想好好的给你介绍一下自己哦。”

    陈纪年听她一口一个墨安,叫的肝儿都颤了,可怕的是,他一向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总裁大人,居然被完美的忽略了。

    美女,你难道没听说过关于程总的传言吗?不知道程总是国民男神吗?这都能认错?

    好像也对,总裁的个人信息都是官方最高机密,她不可能知道的。

    陈纪年哆哆嗦嗦的低声问,“总裁,咱们走吗?”

    我怕再看下去,皇庭娱乐城要关门大吉。

    可是,程墨安却丝毫没有移步的打算,竟然站在原地低头跟几个部门经理谈投资计划,好像压根没看到这边的乌龙。

    陈纪年:“……”

    他已经不懂老板的世界了。

    肥胖男人朝程墨安偷瞄,可后者并无反应,似乎在默许这一切,于是胆子渐渐大了。

    眼睛色眯眯的盯着陆轻晚的胸口,“好啊,咱们进去,慢慢儿聊,慢慢儿撩……”

    “嗯嗯呢!人家站的脚都酸了呢。”

    陆轻晚的声音又甜又软,就像刚刚出炉的新鲜蛋糕,舔一口能爽到骨子里。

    “乖,我安排点小事,马上就带你进去,你先等我一下。”

    怀里肤白腰细的美人儿,生着美丽又不失可爱的脸蛋,但凡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肥胖男人的手,伴随着脸上展开的笑,就要搂住陆轻晚的腰……

    “咳!”

    眼看着肥厚的咸猪手靠近了不盈一握的腰肢,一声低沉却很有威慑力的咳嗽声,打断了他所有的动作。

    肥胖男人脊背僵了僵,肥厚的短粗大手触电般收回, “我……”

    程墨安低声跟陈纪年说了句什么,陈纪年的脸色颇有些无法言说。

    陈纪年走到肥胖男人面前,“程总,您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呢,咱们先去开会吧。”

    肥胖男人一脸猪肝色,看都不敢看程墨安,“我……??”

    “程总,您不会忘了吧?”陈纪年不动声色的提了个醒。

    肥胖男人愣怔了片刻,但很快就明白了意思,连声笑道,“对对对,我差点忘了正事,咱们先去开会,开会。”

    尼玛?开会?!!

    陆轻晚酝酿了一个得体的笑容,“墨安,我在外面等你,开完会记得来找我哦。”

    肥胖男人被她的眼神酥的双腿软乎乎的,表情连着下半段,精虫似乎要爬出眼睛,“好的宝贝儿,一会儿见,呵呵呵。”

    陆轻晚飞了个吻,“么啊!”

    这就上钩了?程墨安不过如此嘛!

    陈纪年又偷偷的看程墨安,他顾自提步走到电梯口,笔直的身形依旧高阔挺拔,好像刚才他未曾听闻任何事情。

    神一样的定力。

    森森的膜拜了!

    肥胖男人灰溜溜的跟在程墨安身后,上了电梯就低头赔罪,“程总,刚才是一场误会,我不认识那个女人,我没想到她上来就那样,我想解释的,可是……”

    您让助理那么说,我还怎么解释?

    程墨安长身玉立,电梯的空间并不大,但他好像孤身一人处在独立的世界,隔绝了一切凡俗污浊。

    “嗯?”

    无风无波的一个字,挟裹着自无底深渊涌上的寒冷,电梯内的温度骤降到零下。

    “我错了程总,其实我一开始就应该解释的,不该冒名顶替您的身份,我的错,我的错!”

    “所以?”程墨安眸底一片幽暗,看不出是喜是怒。

热门话题